走出了妖兽山脉,向残月村的方向走了去。

途中,陆寒一直都在抱着小女孩,平日里训练负重百斤都是很平常的事情,所以陆寒压根就没在乎小女孩的分量。

走了不久,陆寒便看到了残月村的轮廓,在村子外边驻扎着几个帐篷,帐篷外边还有很多身穿黑甲的士兵在训练。

陆寒加快了脚步,不一会儿便走近了村子,迈步向村子里面走了去。

“少将军。”

才走进村子没几步,陆寒就听到一道很磁性的男人喊声传了过来。

陆寒止住脚步回头一看,只见一身穿黑色盔甲,腰间佩剑的男人,正向他急急忙忙的跑了过来。

“少将军,您这些日子去哪了?都统一直派人找您呢。”此人来到陆寒身前,恭敬的施了一礼后,急道。

“噢,前些日子出去混妖兽山脉,忘记给吕叔打招呼了,麻烦您回去的时候,告诉吕叔一声,让他不用担心我。”陆寒客气的回道。

陆寒虽然对这人没有印象,可是洛阳关所有大小的士官都认识自己,所以被认出来陆寒一点也不觉得奇怪。

“少将军,您不回去么?吕都统给我们下过命令了,说若见到您的话,一定要安全的带您回去的。”此人低声道。

“这…我还要在妖兽山脉历练一番呢,就先不回去了。”陆寒挥了挥手,道。

“妖兽山脉……太危险了,我派人跟您一起去吧。”

“好了,不用了,你退下吧,我还有事。”见这人迟迟不肯离开,陆寒眉毛一挑,只好用命令的口吻喝了一句。

此人听到陆寒这带着一丝威严的话,只好低头应了一声,转过身不情愿的离开了。

陆寒抱着怀中的小女孩,轻笑着揪了揪她的小鼻子,问道:“小妹妹,哪里是你家啊?”

“往前边在走几步,拐进那个胡同就是了…”小女孩红着脸颊,伸出手朝前边指了指。

旋即,陆寒顺着小女孩所指的地方走了去。

早上,村子里的人都起得很早。

当他们瞧见陆寒抱着小女孩走进那个胡同时,都开始轻声议论了起来。

“小媛…”

“这孩子,真可怜啊。”

“那个抱着小媛的少年是谁啊?”

……

陆寒踏进胡同才走没几步,就见旁边的院落中,焦急的走出了一个穿着淡绿色粗衣的妇人,和一个身材健硕穿着黄色麻衣的男人。

那两人见到陆寒后,当即便朝陆寒快步掠了过来,妇人边走边带焦急说道:“小媛,你跑哪里去了,急死婶婶了。”

“叔叔,婶婶。”

陆寒怀中的小女孩,瞧到面带焦急走过来的两人,当即轻声喊了一句。

“快去,把嫂子叫来,叫她别找了,小媛回来了。”

男人冲着身旁的妇人挥了挥手急声说道。

妇人点了点头,便慌乱的向不远处的一家院子跑了过去。

见状,陆寒低下身子将小女孩放了下来。

男人奔到小女孩身前,当即欢喜的将其抱了起来:“小媛,一大早的你去哪了?可吓死我们了。”

“叔叔,我去妖兽山脉,找爹爹了…碰到了一只大凶狼,是这个哥哥救得我。”

闻到小女孩的话,男人面色瞬间变的苦涩了起来,对着身前的陆寒微微欠身,嘴角扬起了一抹苦涩的笑容:“谢谢少侠,救了小媛一命。”

陆寒有些责怪意味的说道:“一个小女孩,你们怎么不看好?”

“我们……”男人面露难色,却没有说出什么。

“小媛,小媛……”此时不远处的院子门前,刚才那个身着青衣的妇人,带着一面色苍白,面露泪水的妇人一起奔跑了出来,后者苍白的脸上苦意尽显。

陆寒看到这妇人哭泣的样子,心隐隐有些不适,本来想教训一下这小女孩的父母的,可当见了这妇人的样子,陆寒那种想法便消散了。

面露泪水妇人奔到了男人的身前,从男人怀中将小女孩抱了过来:“媛媛,你去哪了,你知不知道大清早的,娘看不到你,有多担心么?”妇人紧紧的将小女孩抱在怀中,眼泪不断滴落。

“娘,我便去妖兽山脉找爹爹了…他都好久没回家了,小媛想爹爹。”小女孩眼泪忽然飞出眼眸,抱着妇人抽噎着道。

见到这一幕,身旁身穿麻衣的男人,和一旁的青衣妇人面色都挂满了悲伤。

而那抱着小媛妇人,则是抽噎的更厉害了。

见到这一景,这一幕,陆寒隐隐约约好像明白了些什么。

“这位大哥,小媛的父亲怎么了?”陆寒走近了几步,行到男人是身前,压低了声音问道。

身穿麻衣的男人,将陆寒向外拉了几步,叹了口气低声说道:“小媛的父亲,是我的大哥,前日子嫂子得了失血症,医治要花费很多钱,大哥不听我劝,跑去了妖兽山脉,想去猎杀妖兽赚些钱回来,可这都走了一个多月了,一个才初途境巅峰的武者,想必……”

说到这里,陆

寒明白了,心中酸酸的。一个初途境巅峰的武者,去妖兽山脉那就是意味着死亡。

“老师,失血病严重么?”陆寒传音问向夜辰。

“人体血液生成不足,导致的浑身无力,不算太严重的病,可时间一旦拖的长了,也会威胁生命。”夜辰苍老的声音中略带出怜悯之意。

陆寒点了点头,旋即走到了那抱着小媛的妇人身前,微微欠身,对妇人怀中的小媛柔声说道:“小媛不哭了,以后听家里人的话,不要乱跑了,我去帮你找你爹爹。”

“真的么?”小媛小声抽噎着,水雾涟涟眼睛紧紧盯着陆寒。

“当然啦,哥哥还会常来找你玩呢,来拉钩。”陆寒笑了笑,向小媛伸出了手。

“拉了钩,哥哥就要做到喔,要来找小媛玩喔。”小媛渐渐停止了哭泣,伸出肉嘟嘟的小手,腾出手指与陆寒拉了一下。

“大嫂,就是这位少侠,将小媛救回来的。”此时,身穿黄色麻衣的男人,对着一旁抱着小媛的妇人轻声说了一句。

“多谢少侠救命之恩。”听到男人的话,妇人流着泪,当即便欲跪下。

见状,陆寒紧忙弯下身子,伸出手挡住了妇人:“哎,不用不用。”

“多谢少侠了,这份恩情无以回报。”

“您别提什么谢不谢的了,对了,这些钱给您,去治疗您的病吧,这些东西您也拿去卖掉吧。”陆寒戒指一闪,皮质包裹出现在手中。

“这…这我不能要。”妇人瞧到包裹领口处,那露出的几块妖核和露显出的晶币,大吸了一口气后,果断拒绝了陆寒。

一旁的身穿黄色麻衣的男人,与那个青衣妇人,瞧见陆寒手中满满的包裹,都是将眼睛瞪的斗大。

“您一定要拿着,治好病才能照顾小媛啊,剩下的钱我可不是给您的,我是留个小媛的,以后小媛想怎么花就怎么花,如果还有剩下的呢,就给小媛当做嫁妆好不好?”见状,陆寒一边淡笑着说道,一边硬是将包裹塞到了妇人手中。

“小媛,才不要嫁人呢,长大了我要陪着哥哥。”妇人怀中的小媛眉毛扭了扭,嘟起了小嘴,小声说道。

“好啊,那哥哥就等着小媛长大。”陆寒伸出手,习惯性的揪了揪小媛的鼻子。

妇人紧要着嘴唇,眼泪落的厉害。

“好啦,我还要去妖兽山脉修炼,先走啦,改天再来看小媛。”说罢,陆寒便大步向外走了去。

“哥哥,说话要算话喔。”

陆寒才走出没几步,背后便传来了小媛的轻喊,这童气尽显的小声音,此时听来却是动人心弦。

陆寒回过头,嘴角扬起了一抹和煦笑容:“放心。”

说罢,便大步离开了,这种悲情的场面他最受不了了。

“孩子,你可真洒脱啊,猎师们为了那些东西不惜付出生命,而你就这拱手送人啦。”夜辰传音道。

“那些钱对于我来说没什么用,对于他们来说却能救命,那我还留着它做什么?如果我不将那些东西给他们的话,老师,您才会奇怪吧?”陆寒边走边说道。

“嘿嘿,小家伙,这个大陆上,像你这种人真是太少咯。不过我就喜欢你这样人,跟我这老家伙对脾气。”夜辰笑了几声满意的说道。

“哈哈,不然我怎么是您徒弟呢?”陆寒轻笑着传音道。

……

望着陆寒离开的身影,妇人抱着小女孩缓缓跪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