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陆寒他们在门外与天蟒纠缠的时候,这门里便是掠进来了好多人,他们就是其中的两个而已.

通往门里面,还有很多的脚印。

“进还是不进?”停在门前,花成海凝眉道。

毕竟,门外这两个冰雕有点唬人!

“进,你没看到脚印么?现咱们一步的人都已经进去了,这门应该是被他们轰开的,他们也应该和什么东西交上手了,不过看样子他们是赢了。”陆寒当机立断。

接下来,他们便是如刚刚进巨殿正门的时候那样,各自都是运转起了元气,在身子周身布上可一层防御元气罩后,才小心谨慎的掠近了这座大殿之内。

与他们想象中的凶险有些差别,他们很顺利的便进来了。

而那些雪怪,在陆寒他们进入楼房之内后,徘徊了一会儿便是消失了,它们竟然是没有进来。

感觉不到危险后,他们便是撤掉了元气罩,开始四下打量起了四周。

一层之内,恍若被土匪打劫过一样,乱糟糟的,水晶吊灯碎落,各种家具摆设,散落一地,看起来好不凌乱。

稍作矗立后,陆寒他们听到楼上,传来了一些喧闹之声,于是他们便是踩着阶梯掠了上去。

来到二楼,这里有很多的面积极大的房间。

陆寒他们从走廊里走过,观望着各个房间里面的的状况。

每个房间,和一楼的状况一样,乱糟糟的,房间里,到处都是倒落的书架,但散落在地面上的书太少,与密密麻麻的书架来比,成了个明显的极差。

而且,陆寒他们还见到了一大群人,在房间里横冲直闯,到处在翻来翻去,他们眼中都闪烁着诡异的亮光,那光代表着渴望。

恍若一个饥‘渴’了多年的汉子,见到了‘裸’女一样,那是深深的渴望!

这一切情况,已经明朗了。

这些人显然是在寻宝。

而这里,看上去似乎是藏书阁。

那些人自然是在寻找修技,修诀等高级的稀罕玩意。

若不是陆寒比较注重的是异莲的话,他没准也会在这里跟他们搀和搀和。

“这些家伙,也太野蛮了一些……”

望了望这里破败不堪的模样,陆寒等人也没了时间细看,当下便是又向楼上走了去。

当然以花成海闪电的速度,还是以眨眼之势,掠了不少修诀修技。

当他们踏着楼梯即将掠到三楼之时。

顿时便是,感觉到了脑子有些眩晕。

“空气中有毒!”

公明大袖一挥,磅礴的元气如气lang般呼啸而出,在几人周身迅速凝聚,形成了一层淡淡元气罩,将毒气都给过滤了。

“这般毒气,毒的不仅仅是人的**,还会腐蚀灵魂,如此厉害奇特的毒气还是头一遭见。”敖信叹道。

“寻常元尊境强者在这等地方,恐怕都难以抵制毒气。”公明点头郑重的道。

这个老头就是这样,遇到正经事的话,立刻就会正经的不行,没事的话,秒变老顽童。

“这遗迹,与之前圣元大陆上,出现的那些遗迹不同,之前出现的那些遗迹有的是远古时期的败落的都城,有的是远古时期的某派的建居地,而这里则像是,某个有大神通的强者的安寝之地。”一边走着,一边凝眉道。

“没想到,我们成了盗墓贼了……”陆寒摇头一笑。

片刻,当他们,进到三楼之后,发现走廊中,无序的躺着很多尸体,他们每一个人的身上的皮肉,都是腐烂的不成样子了。

显然,这便是中招的结果。

而每具尸体身上都有着嗤嗤声,弥漫而出。

众人细细一看,只见在尸体上,都有着一群如黑色甲壳虫般的虫子,在撕食着尸体。

那些虫子,每一只个头都有拳头大小,八条足爪,每一根都似一柄尖刀,他们能够轻易的切开人的皮肤,他们嘴巴上的长牙长得极为无须,密密麻麻,让人看了就不由的犯恶心。

“尸蹩!好大个的尸蹩!”公明面露惊异。

“尸蹩是什么?”陆寒好奇的问。

“是一种食腐性群居妖兽。多出现于深山河渠或者沼泽中,平常很少见,所以你不知道不奇怪,但它们的个头一般都应该是拇指大小,可这里的竟然有这么大,而且每一只都是有着不弱于涅槃境的实力,像等低级妖兽,竟然有这等实力,真是奇了……”公明解释道。

陆寒恍然。

云崖,花成海,罗冰也都是如陆寒一样,一脸恍然之色。

真不是他们没见识,而是因为这种东西,在外面,并不出奇,也较为少见。所以知名度较低。

在走廊中缓步而行的时候,陆寒等人的目光,在周围四敞大开的房间中望去,有着很多强者在打斗,在抢掠着什么。

每个房间都是被打乱的一塌糊涂,地上还散落着许多奇形怪状的丹药,每一枚丹药上都是蕴含着些许不弱的能量。

二层是修诀,修技。

三层是丹药。

四层又会是什么呢?

冥冥之中,众人都有种感觉,这里会给他们找到异莲的契机。

这层的丹药与下面的修技,修诀,一样,都是稀奇古怪的高级货,但陆寒在乎的根本就不是这些,于是,当花成海以闪电的速度,在这里掠抢了一些东西后。他们便是迅速向第四层掠了去。即将掠到第四层时,便是直感觉一股不弱的寒意,冲袭而来。这股寒气,对身体有着较大的伤害。

“别消耗元气了……”

赤炎兽感觉到,公明又要施展自身元气,来抵御寒气后,它纵身便是跳了下来。说了这么一句后,众人周围百米之内,寒意顿无。

不知这赤炎兽本身身份的,云崖,花成海,罗冰三人都是大惊失色。

“为了避免烤死你们,我就不变大了。”赤炎兽漫不经心的道了这么一句,便是向前迈步走了去。

众人赶忙跟上。

“我去,这小猫是什么来路?”一边走着,花成海惊道。

听到花成海这话,赤炎兽当即不悦的撇了花成海一眼。

它最讨厌别人管它叫猫了!

“这是我们院长的赤炎兽。”见状,陆寒赶忙拉了一下花成海,对赤炎兽配了个笑脸后,给花成海等人介绍道“这便是赤炎兽啊?本来见到龙就已经够开眼界的了,没想到还能看见赤炎兽。”花成海惊叹了一声后“对了,刚才没机会问,少宗主你跟龙族有什么关系啊?”

云崖和罗冰也都是眼巴巴的瞅着陆寒,等着他的回答。

“你们只需要知道,我是龙皇的干儿子就行了。其余的等以后有时间了,在慢慢讲给你听吧……”陆寒云淡风轻的一笑后,便是加快了脚步。

花成海,罗冰,云崖三人也都知道现在不是聊这些的时候,紧跟上去,没再多问。

进到第四层后,陆寒等人发现,这里屹立着大量被冻成冰块的死尸。

众人略感惊异之后,便是开始打量起了这里。

这层与下方几层不一样。

这里没有分设房间,就如较为广阔的宫殿大厅一样。无论是装饰还是排场等等,都远非下面两层可以相比。

这里的所有建筑,装饰恍若都是由寒冰锻造的,上面的寒意,都极为的强烈。

以赤炎兽如此高温度的火焰,都是只能以一种极为缓慢的速度,烤化它们而已。

仰头望向,大厅的顶方,有一个方形天窗,是打开的。

些许雪花洒落了进来,飘飘洒洒,摔在地上后,便是会瞬间融入进地面,恍若从未有它存在过。

这里林立着一排排寒冰博古架。

架子上面摆放着很多,一些附着着薄冰的妖核。

“奇怪,这里的寒,不足以冻死人吧?更不至于将人冻成冰块吧?”陆寒不解的道。

不仅仅是他,其他人对这一状况,也都是很不解。

正在他们打量着周围一切的时候,忽然又掠进来了一群人,见到那些妖核后,他们都是疯了似的抢掠了起来。

因为在下几层,他们抢掠的肥肠脑满,都没有出现任何事,所以现在已经抢红了眼,从而也放弃了警惕。

就当他们,才闯进来,抢了没几颗妖核的时候,身体都是相继僵住,然后一股滔天的寒意,从他们手中握着的妖核上传来,瞬间便是将他们冻成了冰块。

这些人中,多数都是对异莲不报打算的,所以只是来寻宝的,他们的实力也都是不很强,多数是元皇境强者。

可这也让众**惊失色,能进入巨殿的,来到这里的,哪一个不是有些手段的存在。竟然连反应都没有反应过来,就被冻成了冰块,这太骇人了。

就在陆寒他们都是凝眉的时候,那些被冻住的人中,竟然有一些是名元尊境强者,他们疯狂的运转着元气,身上的冰块,都是开始隐隐炸裂,片刻后,他们便是从冰块中脱离了出来,出来后,迅速便是丢下了手中已经没有了薄冰的妖核。

即便知道它们,已经没有危害了,他们也不想在捡了……

这时,陆寒等人也都明白,为什么下方那几层楼中,并没有什么厉害的防御了,正是因为在下面掠取宝物,并不算太费劲,于是那些夺宝之人便是会放松警惕。可当他们满怀欣喜的来到这里后,便是会面临最危险的打击,大部分人最后什么都带不出去……

在你最激动的时候,给你最沉重的打击……

这便应该是是建设者的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