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秋天而已,竟然漫天飘起了鹅毛大雪。

长长吁了一口气后,陆寒紧紧握了握手掌,感受着体内前所未有的强大力量,望着漫天大雪,他嘴角微微勾了起来。

“这应该就是帝境了吧……”

陆寒清楚的感觉到,他如今的境界,才算真正是有了质的飞跃。

只不过,现在他的所处的境界并不稳定,还有着一些虚浮之感。

即便如此,陆寒也是十分有信心对抗秦川了。

多日未出门的人们,见大风停了,便都相继走出了门来,可当他们看到漫天飞雪的时候,都是无不称奇。

短短几天,这片天地的天气实在是太为诡异了……

……

沉寂了几息后,陆寒便向自家的墓地飞掠了去。

转瞬。

他便来到了墓地,跪在母亲的墓碑前,陆寒笑着道:“妈,我来看你了……”

“您儿子现在可出息了,说出来您都可能不相信……”

虽然陆寒知道,母亲早已堕入轮回,却他在这里却恍若,依旧能感受到母亲的气息。

这令他感到温暖。

将这些年他遇到的所有好的事情,都细细讲了一遍后,陆寒便是忍不住流下了两行清泪。

他想母亲了……

在这儿和已故母亲,从清晨一直聊到了中午。

不知不觉,大雪已经厚厚的铺满了大地。

“妈,儿子走了……”

擦了擦未干的眼睛,陆寒又给母亲的墓磕了三个头,然后起身便向外走了去,可才走出半步远,他竟然是看到了自己的墓。

虽然没有立碑,但陆寒却是一眼便看得出那是自己墓。

因为他们这里有讲究,未成年的孩子死了,是不能立碑的,这讲究究竟有何而来,他至今都不清楚。况且这片中墓群中,仅仅就这一个墓没有立碑,而且还葬在了距离母亲不远的地方,所以,很好分辨,这就是他的墓无疑……

茫茫雪地之上,漫天飞雪之中,站着一个若谪仙般的青年,静静的望着一个无碑的坟墓,脸上有些无奈。

许久后,他望着那个墓,道:“这个世界的陆寒,的确死了……”

话落,他转身朝外迈出了一步,然而他的脚还没有落地,整个人便是消失在了原地。

当他再次出现之时,人却是进了村子。

来到了一户人家的院子中。

“家里的变化好大啊……”

陆寒望着原本的小平房,如今却已变成了三层小洋楼,不由轻声喃喃道。

时隔多年,物是人非。

院子里虽然拴着一条狼狗,可那狼狗望着陆寒却是不敢叫唤一声。

目光缓缓周围环视而过,陆寒发现,他小时候和母亲常玩的那个老秋千竟然还在。

偌大个院子里,唯一没变的也就只有这个秋千了。

陆寒不由自主的朝秋千走了去,转瞬,他坐在秋千之上,微微摇晃了起来。

脑海中开始浮现出,小时候,他母亲推着秋千和他玩耍的场景。

那时的他咯咯咯不停地笑……

甭提有多开心了……

回忆着过去,陆寒的嘴角微微勾起了一抹浅浅的弧度,但眼泪却是再度无声的滑落了下来。

不知何时,一道女人的不解之声忽然由小楼内响起。

“这几天还真是怪啊,这个季节竟然还下起雪了。”

话音方落,自一楼内,便走出了一对男女。

男的长得十分清秀,戴个眼镜,看上去质彬彬。

女的长着一张娃娃脸,水灵灵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十分的可爱。这个女人,还有个特殊的地方,十分引人注目,那就是这个女人挺这个大肚子,竟是个孕妇。

“老婆大人。这么大的雪,在屋里看电视不就好了吗?干嘛要出来呢。”男人体贴的替女人紧了紧羽绒服,故作埋怨道。

“我就是喜欢雪景啊。”女人嘟了嘟嘴后,绽颜一笑。

当两人才出了楼,站在遮檐下,一眼便见到了,坐在秋千上,那側对着他们的陆寒。

顿时,两人都是瞪大了眼。

连续几天怪异天气之后,在大雪天里,一个人奇装异服出现在自家院子里,投入的玩着自家的秋千,而且漫天飞雪,竟然没有一点儿落在那人的身上。任谁见了这一幕,恐怕谁都会有些害怕吧?

“你谁啊?!”男人定了定神,凝着眉望着陆寒大声问道。

一道略带叱喝意味的问话,将陆寒由回忆之中带了出来,他擦干了眼睛,闻声望去,目光自男人身上一扫而过后,最终停留在了孕妇的脸上,微微凝眉之后,眼中有着一抹暖意闪过。

他认出来那孕妇是谁了。

那正是小时候待她不错的,同父异母的妹妹,陆佳佳。

&nbs

p;

“是佳佳么?”陆寒站起身来,问。

闻声,孕妇身旁的男人一愣,这怪人是怎么知道自己老婆名字的?

而那孕妇盯着陆寒眼睛则是越睁越大,虽然陆寒与原来相比外貌有着不小的变化,但却还是有着几分少年时期的影子。

“哥……哥!?”孕妇张了张嘴巴,难以置信的喊了这么一声。

陆寒微笑着点了点头,没想到,妹妹还能认出自己来。

他迈步一步步走上了近前。

见状,男人一下子挡在在孕妇的身前,喝道:“你别在过来了啊!再过来别怪我不客气。”

陆寒停下身来,并未恼火,望着男人眼中倒是有着一抹赞许,“关键时刻,能够将自己的老婆护在身后,你这个妹夫,我认了。”

男人愣了,这人到底是谁?他将询问的目光投向了老婆。

然而陆佳佳却是重重的喘息了几口后,眼泪飞奔而出,她惊讶的问:“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哥,你是人是鬼?”

陆寒摇头一笑,“货真价实的人。”

“怎么可能,当初我可是亲眼看到了你的,你的尸体啊?”陆佳佳咬了咬嘴唇后,问。

闻声,男人明白了,面前这怪人,竟然是老婆那死去很久的哥哥。

这怎么可能?

男人吓得身子有些微微发抖了。

倒是陆佳佳一点都不害怕,她只是觉得有些难以置信而已。

自己喜爱的哥哥,哪怕即便是变成了鬼,她也不会害怕!

ps:零点时还会有四章准点发布,江火会与大家一起迎接除夕的到来!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