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点熟悉?”王亮的话让陈然愣了一下,随即眼睛突然一亮,连忙问道:“是在老根叔家见到过的还是在其他地方见到过的?”

如果是在老根叔家见到过的,那自然就没什么了,若是在其他地方见到过……

王亮望望桌上的花神杯,又望向陈然,摇头回想道:“我也记不清在哪见到过了,但我肯定不是在老根叔家见到过的,好像是在我家里见到过的,记不清了,应该是小时候的事了,我回家问问我爸去,我爸应该知道……”

王亮话还没说完的,就迫不及待的站起来要回家找找去,这杯子这么值钱,显然刺激住他了,如果他家里也有的话……

王亮的话听的陈然也是心中一动,刘老根家的这一对杯子都是五月的石榴杯,一般很少会出现这样的情况,除非是和别人交换了一下,但刘老根家又不懂这个,无缘无故的肯定不会和其他人交换的,那无疑就有些奇怪了,除非也是和八月桂花杯那样一下子出现了很多,但是刚才他问刘老根这对杯子的来历,虽然被打了差,但很明显刘老根家里根本没有其他这样的杯子了,现在听王亮这样一说,也不由得让他猜测着难道一下子出现的五月石榴杯并不是全被刘老根家得到了,王亮家也有?

看到王亮跑出去了,陈然把刘老根家的这只石榴杯放在柜台上,免得被小孩子打碎了,紧接着也连忙跟了出来。

王亮带着陈然急匆匆的跑回家的时候,门口站了不少人,都在好奇的围着陈然的越野车观看着的,王亮跑过来,也顾不得和他们打招呼,直接带着陈然进了院子。

“嫂子,咱爸回来了没啊?”

王亮的大嫂在院子里洗衣服的,进了院子,王亮就迫不及待的问了一声。

“没有的啊,估计还得等一会,怎么了,有事啊?”王亮的大嫂奇怪的望着神色匆匆跑进来的王亮。

“没事,陈然,你先等我一下,我去找找看。”王亮摇摇头,招呼了一声陈然,想了想,就跑向了东屋。

陈然也能理解此时他的心情,所以也没说什么,就站在院子里等着。

王亮的大嫂奇怪的摇了摇头,看到陈然站在那里,就擦了擦手进屋给陈然搬出来了一张椅子,还拿了新鲜的葵瓜子招待着陈然坐下来。

陈然客气的道谢一声,坐下来等着,不过刚坐下,王亮就从东屋里跑了出来,陈然站起来还没开口问他的,他又跑进北屋去了。

陈然有些哭笑不得,也不坐着了,跟着他进了北屋,王亮在北屋里一阵翻箱倒柜,也没有找到。

“我明明记得在哪见过的,怎么没有呢?”把北屋翻遍了,也没有找到,王亮摇着头不甘心的说道。

陈然拍了拍他肩膀说道:“先别找了,还是等你爸回来问问他吧。”王亮翻找着的时候,其实他也用能量光圈探测了一下,这间屋里并没有发现花神杯的影子。

王亮无奈的点点头,和陈然一起出了北屋,来到院门口,人群差不多都已经散去了,也只有几个小孩还在围着越野车嬉闹着。

陈然还想去刘老根家问问刘老根知道不知道他家里的那一对石榴杯是怎么来的,还没去的,就有邻居和王亮招呼说,见到王亮他爸了,一会就回来了。

既然如此,那陈然和王亮也就等着了,别说王亮急着想知道他家里有没有花神杯,就是陈然也很想知道,相比刘老根,自然还是王亮家这边要亲近一些,刘老根别说不一定知道杯子的来历,就是知道了,恐怕也不一定会告诉他,王父这边无疑要好说话些。

没让陈然和王亮多等,不到一会,王亮的父母就回来了,两人都是五十出头的年龄,王亮的母亲就不用说了,如陈然想象中的淳朴和好客,令陈然有些意外的是王父,在他的印象里,王父应该也像农村老人一样,脸上刻满了岁月的痕迹。

谁知一见之下,完全不是陈然想象中的样子,不仅不是那么饱经沧桑,反而显得容光焕发,是位充满着睿智的老人家。

王亮的父母显然已经知道了家里来客人了,知道陈然是王亮的同学,都热情的不得了。

“爸,我记得咱家以前的时候,好像有一个那样的杯子,白瓷的,上面带有诗句,对了,我想起来了,我记的我小时候你还让我背上面的诗句呢,那杯子弄哪去了,还在不在?”刚说了两句,王亮就迫不及待的问起了花神杯,不过他也描述不清花神杯的样子,只能用上面的诗句描述了,这样一说,倒是让他突然想起了他怎么见到过的这种杯子了,确定了自己真的见过这种杯子,他顿时就有些激动起来。

看到王亮这副样子,陈然也精神一振,满怀期待的望向了王父。王亮说的不清,王父一时哪能想的起来,只能奇怪的问王亮问这个干嘛的。

“是我同学要的,你就说弄哪去了吧。”王亮心急着的呢,哪顾得上解释那么多。

听到是陈然要的,王父这才重视起来,皱着眉头询问道:“你说清楚,是多大的杯子?”

王亮只能又描述了一遍,不过只听描述如果时间长的话,显然很难想的起来,王父想了想,也没一点的印象,看到这样子,陈然就掏出钥匙,把越野车打开,从后车座底下,把装着林大爷的一对花神杯取了出来让王父看了一下。

“王老伯,就是这种杯子,您看您有印象不?”

“恩,就是这样的,这上面还有诗句,我小时候你还让我背上面的诗呢……”王亮伸手给王父指了指上面的诗句,满脸兴奋的说道。

王父伸手取出一对杯子中的荷花杯观看了一下,一边把杯子放进盒子里,一边回想着,想了半天,才对王亮点头说道:“你去老房子的药柜顶上看看。”

王父话音还未落下的,王亮就兴冲冲的掉头跑掉了,王亮的母亲喊了两声都没喊住,把他给好好的责怪了一番。

陈然也挺惊喜的,王父这话无疑说明王亮家还真的有花神杯,这可真算是意外之喜了。

王亮离开后,王亮的母亲就热情的招呼着陈然进屋,陈然把花神杯收起来,也没客气,跟着王父进了屋。

王父招待陈然坐下,就陪着陈然说话起来,王父虽然没见过陈然,但对陈然并不陌生,王亮在家里提起大学同学的时候,经常说起的就是陈然,所以王父对陈然没少说感谢的话,说的陈然都有些不好意思起来,虽然在上学的时候,他的确没少照顾王亮,但这里的照顾也只是同学之间的关怀而已,实用的帮助却没有,相反,王亮后来对他的帮助倒是挺多的。

陈然虽然想问问王亮家里杯子的来历,但毕竟还不能确定王亮家是真的有,也就只能压下了这份心思。

“陈然,你看看是不是这样的杯子……”刚坐下还没喝口茶的,就见到王亮抱着两个罐子兴冲冲的跑了进来。

陈然抬头一看,顿时眼前一亮,王亮抱过来的这两个罐子虽然表面上沾满了黑色的东西,但只是看了一眼,陈然就认出来了这两个罐子的的确确的是花神杯。

至于是不是康熙时期的五彩花神杯那就要看过才知了。

陈然连忙站起来,从王亮怀里接过来了一个观看起来,这只花神杯显然是被王亮家拿来当做药罐子了,一股子中草药味。

“你把膏药倒哪了,放好了没有?”王父也走过来,看到罐子里的草药被倒掉了,就有些责怪的问了一声。

“我倒在报纸上了。”王亮急着把罐子拿过来让陈然看的,哪还顾得上里面装着的草药啊,直接找了一张报纸,就把草药倒在报纸上了。

看到王父要发火,王亮连忙把罐子的事情和王父说了一下。

“这么多。”听到王亮说这罐子价值四十万,王父也被吓了一跳,有些不可置信的望着陈然观察着的两个罐子。

经过观察和探测,陈然这边也确认了王亮抱过来的这两个罐子的确是真正的康熙时期五彩花神杯。

让他意外的是王亮家的这一对花神杯竟然都是三月的桃花杯,而不是他想象中的五月石榴杯,刚才确认王亮家也有花神杯的时候,他还想着王亮家应该也是五月的石榴杯的,其原因自不用多说,结果却并不是这样的。

王亮家的这一对花神杯也是一摸一样的,不是五月的石榴杯,而是三月的桃花杯。

这还真是令陈然大吃一惊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刘老根家的是一对五月的石榴杯,王亮家的却是一对三月的桃花杯……

刘老根家有不说,王亮家也有,还都是一样的一对,很显然,这之间一定是有什么牵连。

陈然感到有些不可思议,把花神杯放下,就迫不及待的询问王父起来。

【抱歉啊,昨天下午突然停水停电,一直到现在还没来电的,高温三十五度,停水停电,凄惨的很……今天红票很少啊,求红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