泪已干了,枕头却已湿透。

“一个人若已完全绝望了时,为什么还要活着?”

波波自己也无法解释。

这也许只因为她还不想死,也许因为她还没有真的完全绝望。

“罗烈绝不会就这样无声无息的死了的,他就算要死,临死前也会来告诉我……”

汽车还停在楼下的街道旁,银灰色的光泽看来还是那么灿烂华丽。

那条鲜艳的黄丝中,就在枕旁。

但现在波波却情愿将这所有的一切,去换取罗烈的一点点消息。

已经两天了。

她就这样躺在**,几乎连动都没有动过,也没有吃一粒米。

她苹果般的面颊已陷落了下去,发亮的眼睛里也布满红丝。

“难道我就这样在这里等死?我这样死了又有谁会知道,又有谁会为我流一滴眼泪?”

黑豹当然不会。

她不愿再想黑豹,却偏偏不能不想。

恨,岂非本来就是种和爱同样深这,同样强烈的感情!

爱和恨最大的不同,是爱能使人憧憬未来,能使人对未来充满希望。

恨却只有使人想到过去那些痛苦的往事。

“以后怎么办呢?”

波波连想都没有去想。

她要活下去,却没有想到怎样才能活得下去,也没有想过用什么方式活下去。

难道真的去出卖自己?

波波又不是那种女人,绝不是!

她想黑豹,想罗烈,想到她第一次被黑豹占有时的痛苦与甜蜜,想到黑豹对她的欺骗和报复,她全身都像是在洪炉中受着煎熬。她想看着黑豹死在她面前,又希望以后永远不要再见到这个人。

但就在这时,黑豹已出现在她面前——门虽然是锁着的,她却忘了黑豹有钥匙。

钥匙还是在他手里“叮叮当当”的响。

黑豹还是以前的黑豹,骄傲、深沉、冷酷,充满了一种原始的野性。

波波的心跳忽然加快,却立刻昂起了头,冷笑着:“想下到黑大爷还会来照顾我,只可惜今天我已太累,已不接客了,抱歉得很。”

黑豹静静的站在那里,看着她,脸上完全没有任何表情。

“我每天最多只接五个客人,你若真的要来,明天清早。”波波冷笑着,却也不知是在骗别人,还是在骗自己。

黑豹冷酷的眼睛里,忽然露出种很奇怪的表情,仿佛是怜悯,又仿佛是另一种更微妙的情感。

他慢慢的走了过来,走到床前。

“你快出去,我不许你碰我。”波波大叫,想抓起枕头来保护自己。

可是黑豹已将她从**拉了起来,抱在怀里。

他并没有用力。

他的动作是那么温柔,他的胸膛却又是那么强壮。

他是个男人,是波波第一次将自己完全付出去给他的男人。

波波用尽全身力气,一口咬在他肩头上,却又忍不住倒在他怀里,失声痛哭了起来。

这究竟是爱?还是恨?

她自己也分不出,又有谁能分得出。

“你为什么要来?你难道还不肯放过我?”她痛哭着嘶喊。

黑豹什么都没有说,只是轻轻抚摸着她柔软的头发,她光滑的肩和背脊……

她整个人都已软瘫,再也没有力气挣扎,再也没有力量反抗。

她实在已太疲倦,疲倦得就像是只在暴风雨中迷失了方向的鸽子,只要能有个安全的地方能让她歇下来,别的事她已全部不管了。

黑豹的嘴角忽然露出一丝情意的微笑。

波波恰巧看到了他的笑,立刻忍住了哭声:“你是不是要我跟你回去?”

黑豹慢慢的点了点头。

“好,我跟你回去,”波波又昂起了头:“但我也要你明白一件事。”

黑豹在听着。

“我跟你回去,只为了要报复,固为我只有跟你在一起时,才有机会报复。”

黑豹看着她,突然大笑。

他大笑着高高举起她,又放下,放在**,解开了她的衣襟:“你唯一能报复我的法子,就是用你的法子,就是用你的两条腿挤出我种子来。”

他大笑着占有了她。

波波闭上了眼,承受着。

她心里忽又充满了仇恨,她发誓一定要报复。

现在她要报复的,也许不是因为他以前对她做的那些事,而是因为他现在对她的讥嘲和轻蔑。

对一个女人来说,这种仇恨也许远比别的仇恨都要强烈得多。二

端午。

这小客厅的隔音虽然很好,却还是可以隐隐听得到楼下的狂歌声。

真正能令男人们狂欢的事,只有两种。

酒和女人。

楼下有酒,也有女人,今天是黑豹为他的兄弟们庆功的日子。

在这大都市里,现在几乎已找不出一个敢来挡他们路的人。

最好的酒,最**的女人。

好酒总是能让人醉得快些,**的女人总是能让人多喝几杯。

波波就在楼上听着这些男人和女人的笑声。

她没有喝酒,也没有笑。

她就静静的坐在那张沙发上,等着黑豹上来,等着黑豹喝得大醉。

今天也许就是她报复的机会。

黑豹上来的时候,果然已醉了。

是两个人扶他上来的,搂下的狂欢却还在继续着。

“让我来照顾他,”波波从他们手里接过黑豹:“你们还是下去玩你们的,今天这个机会可很难得。”

今天这机会实在难得,何况扶黑豹上来的这两个人,本身也差不多快要人扶了。

世上最想喝酒的人,也正是已经快喝醉的人。

他们立刻笑嘻嘻的对波波一鞠躬,然后就以最快的速度回到酒瓶子前面去。

波波将黑豹扶到**,然后再回身关起了门,锁起来。

黑豹仰卧**,嘴里还在不停的吵着要酒喝:“拿酒来,我还没醉……谁说我醉了,谁敢说我已醉了?”

一定不肯承认自己喝醉的人,就算还没有完全醉,至少也已醉了八成。

波波眼睛里发着光,柔声道:“谁也没有说你喝醉了,这里还有酒,我陪你喝。”

她果然在房里准备了一瓶陈年白兰地,送到黑豹面前。

酒瓶已开了,黑豹一把就抢了过去,打开瓶就往嘴里倒。

可是他的手已发软,似已连瓶子都拿不稳,酒倒得他一身一脸。

波波轻轻叹息,摇着头:“你看你,就像个孩子似的,让我来替你擦擦脸。”

她到浴室里拧了把手中出来,一只脚跪到**,去擦黑豹脸上的酒。

可是她的眼睛却在盯着黑豹的眼睛。

黑豹已醉得连眼睛都睁不开了。

波波的眼睛往下移,已盯在他咽喉上。

她拿着毛巾的手开始发抖,声音却更温柔:“乖乖的不要动,让我替你擦擦脸。”

黑豹没有动,他全身都已发软,根本没法子动。

波波咬着嘴唇,突然从毛巾里抽出一柄尖刀,一刀往黑豹的咽喉刺了下去。

她的手突然不抖了。

因为黑豹已突然握住了她的手腕,就像是在她手腕上加了道铁铐。

她的身子却开始抖了起来,全身都抖个不停。

黑豹已睁开眼睛,正冷冷的看着她,目光比她手里的刀锋还冷。

“你……你没有醉?”波波的声音也在发抖,并不是因为恐惧,而是因为失望。

黑豹眼睛的确连一点醉意都没有。

“我说过我跟你来,就是为了报复!”波波并没有低头,“除非你杀了我,否则我总有一天会等到机会的。”

黑豹冷笑:“你以为我不敢杀你?”

“我就怕你不敢!”波波的头抬得更高。

黑豹突然夺过她手里的刀,一刀刺向她胸瞠。

波波的胸膛挺起,可是这一刀并没刺下去。

黑豹握刀的手似也在发抖,突然咬了咬牙,跳起来,一脚踢开了门,冲出去大叫:“带三个女人上来,三个最骚的女人。”

他冷笑着转过身,瞪着波波,“我也说过,你要报复只有一种法子,所以你最好学学她们是怎么样对付男人的。”

“我用不着去学,”波波也昂起头冷笑道:“只要我高兴,我可以比她们三个人加起来骚十倍。”

带上楼的三个女人并不是最**的,最**的已经被胡彪带走了。

胡彪选择女人,远比拼命七郎还精明得多。

他选的这个女人叫红玉。

这女人一喝过酒,眼睛里就好像要滴出水来。

胡彪当然懂得,将这种女人留在一大堆男人中间,是件多么不智的事。

等到有了第一个机会,他就把她拉了出去。

“你要拉我到哪里去?”红玉吃吃的笑着:“现在就上床岂非太早,我还要喝酒。”

“别的地方也有酒,你随便喝多少都行。”胡彪搂住了她水蛇般的腰:‘我知道一个地方有七十年的陈年法国香摈酒。”

他不但懂得女人,也懂得酒,所以他终年看来都是睡眼不足的样子。

“法国香摈,”红王不挣扎,开始咬他的耳朵,“只要你真的肯让我喝一整瓶法国香摈,我保证你明天早上一定下不了床。

胡彪的手从她腰上滑了下去:“只要有你陪着,我情愿三天不下床。”

这瓶香摈虽然没有七十年陈,但香摈总是香摈。

香摈总能令人有种奢华的优越感,尤其是开瓶时那“波”的一响,更往往令人党得自己是个大亨。

“我以前总认为你没出息的。”红玉用一双冰淋淋的眼睛瞟着胡彪。媚笑着,“想不到你现在真的变成个大亨了。”

胡彪大笑,道:“这次你总算没有看走眼,只要你真的能让我三天下不了床,我明天就送个钻戒给你,”

“多大的钻戒?”红玉笑得更媚。

“比你的……还大。”

他并没有说清楚中间那两个字,红玉却已听清楚了,整个人都笑倒在他怀里。

她笑的时候,身上很多地方都可以让男人看得连眼珠子都要凸出来。

但胡彪的笑声却突然停顿。

他突然看到一个人走过来,拿起了他面前的香摈,一口喝了下去。

这人的年纪并不大,风度很好,衣着也很考究,看样子就像是很有教养的年轻绅士。

但他做的事却绝不像是个绅士。

胡彪不认得这个人,已沉下了脸,冷冷道:“这是我的酒。”

“我知道。”这人的脸色看来也是苍白的,仿佛总是带着种很有教养的微笑。

“你在喝我的酒。”胡彪瞪着他。

“我不但要喝你的酒。”这人彬彬有礼的微笑着:“我还要你旁边这个女人。”

“你说什么?”胡彪跳了起来:“你是在找麻烦,还是在找死?”

他本人不是个容易被激怒的人,但现在酒已喝了不少,旁边又有个女人。

“我并不想要你死。”年轻的绅士还在微笑着:“我最多也只不过让你在**躺三十天。”

红王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她忽然发现这个人很有趣。

胡彪却觉得无趣极了,他只希望能赶快解决这件无趣的事,去做些有趣的事。

他的手一挥,香摈酒的瓶子已向这年轻绅士的头上砸了过去。

洒瓶并没被砸破,甚至连瓶里的酒都没有溅出来。

年轻的绅士叹了口气,这瓶酒忽然就已被他平平稳稳的接在手里。

他轻轻的叹息着,摇着头,说道:“这么好的酒,这么好的女人,到了你这种人手里,实在都被糟塌了。”

胡彪的脸色已发青,再一挥手,手里已多了柄两尺长的短刀……刀在他手里并没有被糟塌。

他用刀的手法,纯熟得就像是屠夫在杀牛一样,他要将这年轻的绅士当做牛。

刀光一闪,已刺向这年轻人的咽喉。

只可惜这年轻人并不是牛。

他身子一闪,刀锋就往他身旁擦过去,他的拳头却已迎面打在胡彪鼻梁上撞在后面的墙上。胡彪的人立刻被打得飞了出去。

他并没有听见自己鼻梁碎裂的声音,他整个人都已晕眩,连站部已站不住。

“这一拳已足够让你躺三天,”年轻的绅士微笑着:“但我说过要让你躺三十天的。”

他慢慢的走过去,盯着胡彪:“我说过的话一向算数,除非你肯跪下来求我饶了你。”

胡彪怒吼如雷贯耳,双拳急打他左右两边太阳穴。

这一着正是大洪拳中最毒辣的一着杀手,胡彪的拳头好像比他的刀还可怕。

但他的双拳刚击出,别人的一双手掌已重重的切在他左右双肩上。

他腰下弯的时候,眼泪已随着鲜血、鼻涕一起流了出来。

“现在你至少要躺十五天了。”年轻人微笑着,突又反手挥拳。

后面已有七八个人同时扑过来,这里现在也已是他们的地盘,他们并不怕在这里杀人。

七八个人手里都已抄出了杀人的武器,有斧头,也有刀。

这年轻人的手就是武器。

他的手粗糙坚硬,令人很难相信这双手是属于这么样一位绅士的。

他反手挥拳时,整个人突然凭空跃起,他的脚已踢在一个人的下巴

下巴碎裂时发出的声音,远比鼻梁被打碎时清脆得多。

但这声音也被另一个人的惨呼声掩没了,他的手掌已切在这个人的锁子骨上。

胡彪已勉强拾起头,看着他举手投足间已击倒了三个人,突然大喝:“住手!”

他说的话在这些人间也已是命令。

除了已倒下去的三个人外,别的立刻退下去。

“朋友高姓大名,是哪条路上来的?”他已看出这年轻人绝不是没有来历的人,“朋友你烧的是那一门的香?拜的是哪一门的佛?”

“我烧的是蚊香,”年轻人还在微笑,“但也只有在蚊子多的时候才烧。”

胡彪目光闪动:“朋友莫非和老八股的那三位当家的有什么渊源?”

“老八股我一个也不认得,洋博士倒认得几个。”

胡彪冷笑:“朋友若是想到这里来开码头的,就请留下个时候地方来,到时我们老大一定会亲自上门拜访讨教。”

“我就住在百乐门四楼的套房。”这次他好像听懂了,“这位姑娘今天晚上也会住在那里,”他在看着红玉微笑。

胡彪铁青的脸已扭曲——红玉已躲在墙角,居然也在笑。

“我本来应该让你躺三十天的。”年轻人拍了拍衣襟:“看在这位姑娘份上,对折优待,所以你最好也不要忘了答应过送给她的钻戒。”

红玉扭动着腰肢走过来,媚笑着:“我的钻戒现在还要他送?”

年轻的绅士拉过了她:“钻戒归他送,人归我,旅馆帐恐怕就得归他们的老大去付的了。”三

黑豹**裸的坐在沙发上,身上的每一根肌肉都似已崩紧。

胡彪就像是一滩泥般,软瘫在他对面的沙发上,还在不停的流着冷汗

他却连看都没有看胡彪一眼,胡彪也不敢抬起头来看他。

夜已很深,楼下的大自鸣钟刚敲过三响。

黑豹动也不动的坐着,凝视着左腿上已用纱布包扎起来的枪伤,冷酷的眼睛里,居然仿佛带着种前所未见的忧郁之色。

这枪伤虽然并不妨碍他的行动,但若在剧烈打斗时,总难免还是要受到影响的。

“那是个什么样的人?”他忽然问。

其实胡彪已将那个人的样子形容过一遍,但他却还是问得更详细些。

“是个年纪很轻的人,看来最多只有二十五六。”胡彪回答,“衣着穿得很考究、派头好像跟高登差不多,却比高登还绅士得多。”

黑豹突然握紧双拳,重重一拳打在沙发扶手上:“我问的是他的人,不是他的衣服,也不是他的派头。”

胡彪的头垂得更低,迟疑着:“他长得并不难看,脸色发自,好像已经有很久没有晒过太阳,但出手却又狠又快,而且显得经验很丰富,除了老大之外,这地方还很难见到那样的好手。”

黑豹的脸色更阴沉,更空疏,拳头握得更紧,喃喃自语:“难道真的是他?……他怎么能出来的?……”

胡彪不敢答腔,他根本不知道黑豹嘴里说的“他”,是个什么人。

“绝不会是他。”黑豹忽又用力摇头,“他以前不是这样子的人。”

“我以前也从没有见过这个人。”胡彪附和,“他说不定也跟高登一样,是从国外回来的。”

“你问过他住在哪里?”

“就住在百乐门四楼的套房。”胡彪忽然想到,“好像也正是高登以前住的那间房。”

黑豹看着自己的手,瞳孔似已突然收缩。

“你想他……他会不会是替高登来复仇的?”胡彪的脸色也有些变了。

黑豹突然冷笑:“不管他是为什么来的,他既然来了,我们总不能让他失望。”

他忽然大声吩咐,“秦三爷若还没有醉,就请他上来!”

秦三爷叫秦松,是“喜鹊”的老三,也就是那个笑起来很阴沉、很残酷的人。

他没有醉。

他常喝酒,却从来也没有醉过,这远比从不喝酒更困难得多。

黑豹找他,就因为黑豹知道这里没有人比他更能控制自己。

两分钟后他就已上来,他上来的时候,不但衣服穿得很整齐,甚至连头发都没有乱。

黑豹目中露出满意之色:“你没有睡?”

“没有,”秦松摇摇头,好像随时都在准备应变,所以无论有什么事发生,他一向都是第一个出现的人。

“以前张老三手下那批人,现在还找不找得到?”黑豹问。

“是不是他带到虹桥货仓去的那一批?”

黑豹道:“对。”

“假如是急事,我三十分钟之内就可找到他们。”

“这是急事,”黑豹断然地道:“你在天亮之前,一定要带他们到百乐门的四楼查房去,找一个人。”

他在发命令的时候,神情忽然变得十分严肃,使人完全忘了他是**着的。

他在发命令的时候,秦松只听,不问。

他们以前本来虽然是很亲密的兄弟,但现在秦松已发现他们之间的距离。

秦松知道能保持这个距离才是安全的——他一向是个最能控制自己的人。

“先问清他的姓名和来意。”黑豹的命令简短而有力,“然后就做了他。”

“是。”秦松连一句话都没有问,就立刻转过身。

黑豹目中又露出满意之色,他喜欢这种只知道执行他的命令,而从不多问的人。

“等一等,”黑豹忽然又道,“他若是姓罗,就留下他一条命,抬他回来。”

说到“抬他回来”这四个字时,他语气很重,这意思就是告诉秦松,他见到这个人时,这个人最好已站不起来。

他相信秦松明白他的意思。

秦松执行他命令时,从未令他失望过一次。四

红玉躺在干净的白被单里,瞬也不瞬的看着她旁边的这个男人。

从屋顶照下来的灯光,使他的脸看来更苍白。

他现在仿佛已显得没有刚才那样年轻,苍白的脸上,仿佛带着种说不出的空虚和疲倦,眼角似已现出了一条条在痛苦的经验中留下的皱纹。

可是他眼睛里的表情却完全不同。

他眼睛本来是明朗的,坦白的,现在却充满了怒意和仇恨。

红玉忽然忍不住轻轻叹息了一声:“你究竟是个怎么样的人?”她轻抚着他坚实的胸膛:“是绅士?是流氓?还是个被通缉的凶手?”

他没有回答这句话,甚至好像连听都没有听见,但眼角的皱纹却更深了。

他在想什么?是为了什么在悲痛?

是为了一个移情别恋的女人?还是为了一个将他出卖了的朋友?

“你到这里来,好像并不是为了找酒和女人的。”红玉轻轻的说:“是为了报复!”

“报复?”他忽然转过头,瞪着她,锐利的眼神好像一直要看到她心里去。

红玉忽然觉得一阵寒冷:“我并不知道你的事,连你是谁都不知道。”

她已发现这个人心里一定隐藏着许多可怕的秘密,无论谁知道他的秘密,都是件很危险的事,所以在尽力解释。

“我只不过觉得你并不是来玩的,而且你看来好像有很多心事,很多烦恼。”

他忽然笑了:“我最大的烦恼,就是每个女人好像都有很多心病。”

他的手已滑入被单下,现在他的动作已不再像是个绅士。

红玉她忍不住吃吃的笑了,不停的妞动着腰肢,也不知是在闪避,还是在迎合?

“不管怎么样,你总个很可爱的男人,而且很够劲。”

她忽然用力紧搂住他,发出一连串呻吟般的低语:“我喜欢你……真的喜欢你……”

他也用力抱住了她,目中痛苦之色却更深了。

然后他忽又觉得自己抱住的是另一个人,他忽然开始兴奋。

就在这时候,他听见了敲门声。

红玉的手脚立刻冰冷,全身都缩成了一团,道:“一定是胡老四的兄弟们来了,他们绝不会放过你的。”

“你用不着害怕,”他微笑着站起来,“他们并不是可怕的人。”

“他们也许并不可怕,但他们的老大黑豹……”提起这名字,红玉连嘴唇上都已失去血色,“那个人简直不是人,是个杀人的魔星,据说连他流出来的血都是冰冷的。”

他好像并没有注意听她的话,正在穿他的裤子和鞋袜。

“假如来的真是黑豹,你一定要特别小心。”

红玉拉住了他的手,她忽然发现自己对这年轻人竟有了一种真正的关心。

这年轻人微笑道,轻轻拍了拍她的脸:“我会小心的,现在我还不想死。”他的笑容中也露出种悲愤之色,“现在我还不想从楼上跳下去。”

敲门声已停了。

敲门的人显然很有耐性,并不在乎多等几分钟。

主人也并没问是谁,就把门开了,门开的时候,他的人已返到靠墙的沙发上,打量着这个站在门口的人。

“我姓秦,叫秦松。”这人笑的时候,也会令人感觉到很不舒服。

“你就是胡彪的老大?”

秦松微笑着摇摇头,“你应该听说过我们的老大是谁,至少红玉姑娘应该已告诉你。”

他说话的态度客气而有礼,但说出来的话却直接而锋利。

无论谁都会感觉到他是个很不好对付的人。

他对这个坐在对面沙发上的年轻人,好像也有同样的感觉。

“有很多人告诉我很多事。”这年轻人也和他一样,面上总是带着笑容,“我并不是一定要每句话都相信。”

秦松又微笑着点点头,忽然问:“朋友贵姓?”

“我们是朋友?”

“现在当然还不是。”秦松只有承认。

“以后恐怕也不会是。”年轻人淡淡道,“我喝了胡彪的酒,又抢了他的女人,他的兄弟当然不会把我当朋友。”

“那么你就不该冒险开门让我们进来的。”秦松笑得更阴沉。

“冒险?”

“在这里,一个人若不是朋友,就是仇敌,你开门让你的仇敌进来。岂非是件很危险的事。”

年轻人笑了:“是你们危险,还是我?”

秦松突然大笑:“胡老囚说得不错,你果然是个很难对付的人。”

他笑声突又停顿,凝视着对面的这个人:“现在我只有一件事想请教。”

“我在听。”

“你喝了胡老四的酒,又抢了他的女人,究竟是为了什么?”

“因为他的酒和女人都是最好的。”年轻人笑着说,“我恰巧又是个酒色之徒。”

“只为了这一点?”秦松冷冷的问。

“这一点就已足够。”

秦松盯着他的脸:“你常常为了酒和女人打碎别人的鼻子?”

“有时我也打别的地方,只不过我总认为鼻子这目标不错,”

“你出手的时候,并不知道他是谁?”

年轻人摇摇头:“我只知道他也很想打破我的头,要打入的人,通常就得准备挨揍。”

秦松冷笑:“你现在已准备好了么?”

他的人一直站在门口,这时忽然向后面退出了七八步,他退得很快。

就在他开始向后退的时候,门外就已有十来条大汉冲进来。这些人其中有南宗“**八法”的门下,也有北派“谭腿”的高手。

年轻人仿佛一眼就看出他们是职业性的打手,远比刚才他打倒的那三个人要难对付得多。

但是他却还是在微笑着:“像你们这种人若是变成残废,说不定就会饿死的。”他又轻轻叹了口气,“我并不想要你们饿死,可是我出手一向很重。”

他微笑着站起来,已有两只拳头到了他面前,一条腿横扫他足踝。

他轻轻一跃,就已到了沙发上,突又从沙发上弹起,凌空翻身。他拳头向前面一个人击出时,脚后跟也踢在后面一个的肋骨上。

然后他突又反手,一掌切中了旁边一个人在颈后的动脉。

他出手干净利落,迅速准确,一看明明已击出,招式却又会突然改变。

他明明想用拳头打碎你鼻梁,但等你倒下去时,却是被他一脚踢倒的。

他明明是想打第一个人,但倒下去的却往往是第二个人。

四个人倒下后,突然有人失声惊呼:“反手道!”

这世上只有两个人会用“反手道”,一个是罗烈,一个是黑豹。

难道罗烈终于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