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海燕神情愠怒,说出来这些话,她都觉得羞耻,但是却没有办法。

一侧目,看着乔伊的神情,又是那种惧怕的样子。

这让她觉得非常的费解,明明不喜欢,明明又很害怕,又怎么来人家的房内。

她都不知道,他们是怎么从这个房间里面走出去的。

简直是太丢人了。

洛采尘等到他们都出去了之后,他在**又躺了下来。

雪白的床单上,有着一抹刺眼的处-女血。

就是凭着这些,洛采尘也觉得,乔伊这个有趣的女人,他是要定了。

洛采尘拿起了一侧的手机,打开了相册,里面的照片,全部都是乔伊,各种姿势的乔伊。

明明是那么羞耻的姿势,可是乔伊的神情,却又都是那么的魅惑的。

看到了这个,洛采尘觉得自己的欲-望,又觉醒了。

乔伊,真的是一个有趣的女人。

“小妤,这么晚上了,你们先去休息吧!!”

金海燕捏了捏眉心,先让盛夏他们离开。

她有点害怕,等待让乔伊说话的时候,她又口没遮拦,说出一些让人费解的话语来。

“好!”

盛夏点了点头,她看了一眼乔伊,便与宫少泽一起离开了。

“你跟着我一起进来!”

金海燕又怒气腾腾的看着乔伊,冷声让她进去。

乔伊的心,本来就还是惶惶不安的,此时听到了金海燕这么冷声的跟自己说话,心情一下子就变得不好了起来。

自己都已经发生了这种事情,自己也不想的,自己的心里面,都是冷冰冰的了。

可是她还是这么的冷声对待自己,这是亲妈吗?

“你到底是在想着一些什么?”

门刚刚被关起来,金海燕便又出声问着。

乔伊低着头,闷声不吭。

她也不知道,事情怎么会变成了这样,自己明明是下药给宫少泽的。

为何宫少泽没事,自己还跑去了找洛采尘。

更令人觉得可怕的是,自己还把洛采尘给当成了宫少泽。

这些到底是怎么回事?

乔伊觉得有些惶恐,她陡然的想到了前世,洛采尘喂她吃的那些药,其中就是有着有些让人产生幻觉的药。

乔伊一想到这些,身体踉跄了一下,差一点倒了下来。

“你怎么了?”

金海燕皱眉看着乔伊,她感觉自己真的是一点都不懂这个女儿。

“没有!!”

乔伊觉得浑身泛着凉意,现在已经被洛采尘这个毒蛇给盯上了。

洛采尘已经开始设计她了,显然她之前对待宫少泽的那些小把戏,都完蛋了,早早的喝了幻觉的药水,简直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

她真的不想再嫁给洛采尘了,一点点都不想。

现在想着这些,整个人都开始崩溃了。

乔伊不停的发抖,金海燕也知道,现在不好问她一些什么。

但是那个视屏,是她自己笑眯眯的进去的,之前还在攀咬着,说是乔妤害了她。

真的不知道,她的这个心里面,到底是想着一些什么。

谁没事,在害她呀。

“好了,老婆!你让她回去自己好好地想清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