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烟火之后,周围的小组第一时间便赶往了出事的地点。尽管即将面对这块大陆上最有名的剑客团体,但村民们的心里还是没有一点退缩的意思,别看萨尔布的人们平时一个个都悠哉悠哉的,但一到了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他们保护妻儿、保护村子的决心绝对不会比任何军队差,他们要用自己的力量将入侵者驱赶出村子。

可是,当他们看见躺在地上的那二十多具尸体的时候,村民们还是惊呆了。他们没有想到,即使他们以最快速度赶到现场,自己的同乡还是已经顶不住了。

而站在他们面前的,毫无疑问,正是做下了这些伤天害理之事的罪魁祸首,狼山剑客。

“你们这些混蛋!不要给我欺人太甚了!”

前来救援的小组,带队的人正是鹿敏的父亲牛力·菲利斯。虽然他的身材非常高大,但实际上,他和自己的女儿鹿敏的性格正好相反,平时总是给人一副乐呵呵的样子。不过,到了这个时候,他心中的潜在一面终于被激发了。

牛力手持一根碗口粗细的铁棍,见对面又有一支小组赶到,而夹在中间的狼山剑客仅仅也就十来个人,便率领着他手下的小组成员,二话不说地冲了上去。

这些农村人,尽管大多数都没有练过什么特殊的功夫,可是把他们逼急了,也不是这么好惹的主。在同伴的尸体面前,他们一个个都像打了鸡血似地,不要命地杀向了狼山剑客。

宫本健一郎所带的,一共就只有十五人,其中有五个是原来煞狼队的成员,而其他十个则是从下面挑选上来的优秀剑客。但在处理紧急状况的经验上,这些新手显然还比不上原来的煞狼队来得冷静,甚至说,有些人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有难度的情况,之前连一次任务的经历都不曾有过。

一分钟下来,狼山剑客们非但没有突破重围,反而被越来越多的村民包围得水泄不通。虽然没有一个人死掉,但萨尔布这边也没有太多的伤亡。一旦有人被狼山剑客砍伤,旁边的人就一定会义无反顾地冲上前去,让敌人的注意力不得不转移到他身上。

“为乡亲们报仇!”

“让狼山的混蛋们血债血偿!我要用自己的双手保护我们的村子!”

村民们无所畏惧地大喊着。

这就是萨尔布和其他村子的差别所在。平常那毫无竞争、悠哉悠哉的生活,让他们彼此之间都建立起了深厚的友谊,也让他们比任何其他村子的村民都更加热爱自己的家园,只要有人敢对他们的村子不利,他们就会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让对手后悔。

不过,这一切,都建立在“地狱之狼”宫本健一郎没有出手的基础上。

宫本不知道在考虑些什么,或许是想培养一下弟子们的实战经验,或许只是在观察萨尔布人的情况,反正他只是站在众弟子的中间,似乎并没有想要动手的冲动,即使自己这方已经被逼入了墙角,落入了异常被动的状态,他还是显得相当淡定,面不改色地注视着所有的一切,就像是在伺机而动的野兽一般。

可就当萨尔布人以为自己稳操胜券的时候,宫本终于露出了他狰狞的一面。

只见他的右脚微微一转,忽然,整个人就如同闪电一样从人群中穿了过去。这绝对是一件非常困难的工作,或许,整个世界也只有宫本能找到这道拥挤人群中的唯一空隙了吧。

而等他刚在包围圈外站定的同时,四个手持农具的村民已经一声不响地倒在了地上,全都是一剑封喉,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而身为肇事者的宫本,甚至连刀身也只不过拔出了一半。

显然,就算是这样高难度的动作,宫本也根本没有用出全力。

在场的所有活人都被宫本给镇住。即使是那十五个来自狼山的剑客,也对宫本这独一无二的脚步和刀法敬佩不已。虽然在对煞狼队进行教学的时候,宫本往往会亲自做出很多示范,但却从来没有机会在他们面前展现出杀人的本事。

“怎么?你们不是叫嚣着要为同乡报仇吗?我只不过杀了四个人,就把你们的气势都打消了?这样未免有些太无聊了些吧?”宫本将长刀收回了刀鞘,又藐视一切的口吻挑衅道。

“你这家伙……”

牛力·菲利斯手里紧紧握着棍子,就算他是一个剑术方面的外行人,但从光光从刚才那剑,谁都可以看得出来,这个黑发黄肤、留着糟乱胡渣的家伙,和那些年轻的剑客完全就不在同一个档次上。

“如果你们不过来的话,我可要过去了哦。虽然我并不喜欢对你们这种毫无技术含量的人动手,但这毕竟是那位大人的意愿。只有祝你们好运了。”

宫本那毫无起伏的声音刚刚落下,他整个身体就如同卯足了劲的钻头一样,毫无预兆地向前冲了过去。

牛力没想到宫本的瞬间速度会快到这种程度,连忙下意识地将棍子挡在胸前。还没等他反应过来,身后就发出了数声凄惨的叫喊,而他手中碗口般粗细的铁棍,竟也被横向切开了一道大口子,无疑,如果不是棍子够粗的话,他自己一定也已经完蛋了。

牛力来不及喘息,便立刻转过身来。他知道,只要慢上一步,自己的性命便会攥在他人手上。

可当他看到身后的同伴们一个个死不瞑目的表情之时,胸口的热血还是沸腾起来了。说实话,他活了这么久,还从来没有见到这么残忍的景象——满地的鲜血,一具具染成了鲜红的尸体。

这哪里还是萨尔布,简直就是人间炼狱的场景。

牛力颤抖着双手,嘴唇发白,两眼死死地盯着还在尽情厮杀着的宫本,几乎都快喷出鲜血来了。

“可……可恶!你这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我不允许你再屠杀我的朋友!给我从这里消失吧!”

他一边激动地大喊着,一边举着铁棍朝着正背对着自己的宫本使劲挥去。这个时候,他早就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

但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宫本虽然是背对着他,但却像是在脑袋后面长了一对眼睛似地,微微一侧身,铁棒就从宫本的肩膀旁滑了过去。

可这还不是最惨的,更令牛力心寒的是,他的铁棒非但没有打到宫本,反而打在了站在宫本身前的一位萨尔布年轻人的脑袋上。

没有挣扎几下,那个年轻人便口吐白沫,倒在了地上。

“怎……怎么会这样……”牛力张大嘴巴,慌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尽管他是那个鹿敏·菲利斯的父亲,但这样的事情,却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早已超出了他能承受的范围。

“我……我竟然……我竟然……”

“这就是你们的极限。弱小的人,永远只能迎来悲剧的人生。与其让你继续为干掉自己的同伴而后悔,还不如我来做个好人,送你最后一程,也好让你得到解脱。”

说完,宫本便挥出自己的长刀,向牛力·菲利斯砍去。

此时的牛力,已经毫无还手之力,他已然被自己的鲁莽给惊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