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可恶!别怕!这家伙只是样子吓人,其实外强中干。看我现在就去收拾它!”

说完,锋之手便举起她的两把阔刀刃,朝着魔鬼般的神火之王扔去。

但她很快就为自己的鲁莽行为付出了代价。

她的刀刃不仅对神火之王毫无作用,还因为其本身的风力,被牢牢吸住,无法动弹。

锋之手大惊,处在这个当口的她,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如果不放手的话,人和刀会双双卷入漩涡,肉身的她会被怪物体内高速旋转的风力碾成碎片;但是放手的话,自己的爱刀必然无法保全。

但现实不会留给她过多的时间去犹豫什么。神火之王的力量实在大得惊人,锋之手支撑了没多久,整个人就被吸了过去。

幸亏火之手还算冷静,丢出了一张爆炸符,炸断了刀柄和刀刃之间的钢丝,才得以保全锋之手的性命,只不过这一下也摔得不轻。

火之手还没来得及和锋之手交代什么,这次的目标就换成了自己。

神火之王呼啸着举起它的手,对准了火之手,并在一瞬间放出了一团火焰。那团火焰在风的增幅之下,变得又快又烈,若被击中的话,想必连尸体都会发出焦糊味来。

火之手自然不敢怠慢,拔腿便跑,火球擦着他的脑袋飞了过去,轰的一声,撞在了他身后的墙上。

撞击的瞬间,所有在场的人都感受到了一阵地震般的感觉,那个火球,竟然把坚硬的墙壁都破坏出了一个大窟窿,威力可见一斑。

不仅如此,神火之王的速度也快得惊人,它并没有真正的身体,只是靠风的力量支撑着自己,所以,尽管身躯庞大,却也能行动自如。

这不,锋之手和火之手就算使劲全力躲闪,但还是险象环生。

“呵呵,纯正的古维斯魔法吗?即使是已经年近八十的我,都只是在小孩子的时候才有幸见过一面。”会长克米特·巴肯一边摸着自己的白胡子,微笑着说道,“那个时候,古维斯魔法还处在鼎盛时期,不过因为过于依赖天赋的缘故,后来便后继无人了。没想到时隔了大半个世纪,竟然还能见到如此高深的魔法,真是幸甚啊!只可惜,我们的竞技场,今天看来是要遭殃了。”

坐在巴肯身边的安娜女王听了这话,也饶有兴致地问道:“那依巴肯会长看来,这个如此厉害的魔法,又会有什么弱点呢?”

“是啊,弱点吗?那还真不好说。”巴肯低下头想了想,说道,“硬要找的话,那就是它的核心。不管怎么厉害的魔法,都不可能凭空捏造一条新的生命出来。我想,这个庞然大物体内的某处,必然藏有一个控制它的核。只要能够破坏核的运转,自然也就能够打败它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想要在避免攻击的情况下去破坏核,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为这个家伙似乎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薄弱处。”

“也就是说,勃勒登堡的这个小组,基本上是要面临失败了吗?”女王问道。

“虽说战场上的事情瞬息万变,但想要在这个情况下翻盘,希望也十分渺茫了。”巴肯不动声色地说道,“除非,对方出现什么失误。”

回过头来的时候,火之手和锋之手已被神火之王逼入到一个角落当中,情况已是相当危急了。

“难道就这么投降?”

火之手心有不甘,但俗话说的好,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能保住性命才是最重要的。

*****

打从比赛一开始,森之手·萨克西便被死死地困在了结界之内。看着伙伴们在结界外以少对多,却依然拼命努力着的样子,以他这个着急的性格,又怎能不急?

“可恶!”他不停地用自己的拳头在地板上敲打着,为自己的无能感到后悔。

要知道,在这个小组里,他是攻击的主要输出,是防御的重要屏障,没有了他,小组在攻防两端都会受到很大的影响。

这个时候,森之手忽然听见一阵惊呼,他忙回过头去一看,但立刻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只见一个全身是火的庞然大物出现在了他的视线之内,那个家伙不仅外形恐怖,就连速度和威力也是顶尖级别的。

这不,只不过轻轻一下,竟然就把整个体育馆都震得摇晃了起来,而锋之手和火之手,面对这样的敌人,也就只有节节败退的份了。

“不行,现在正是重要关头,我怎么能安心坐在这里什么都不做呢?”

同他那两个处处受制的两个搭档相比,森之手更像是热锅上的蚂蚁,像这样帮不上一点忙的情况,可是比杀了他还要难受。

就在他在结界内来回踱步的时候,他看到了刚才自己打击地面时留下的痕迹,脑中忽然急中生智。

“对,就是这个!”森之手一拍脑袋,像是想到了什么方法。

他没有犹豫,憋足了劲,狠狠地在地上猛打了数拳,虽然拳头的关节上一下子就变得血迹斑斑,但他却全然不在意疼痛。这时,被他敲打的地板也碎裂开来了。

森之手大喜,连忙弯下腰来,将手指伸进了碎裂处,紧接着一使劲,想要凭借一己之力,将整块地板都掀起来。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只要将地板整块破坏,安置在地板上的结界也应该就会自己消失!”

可是这种事情谈何容易?竞技场的地板,每块都重量不轻,并且都紧紧地连结在一起,即使是森之手这样的大力士,都很难做到。

果然,他的脸涨得通红,地板还是纹丝不动。

“不行,森之手,你不能就这么放弃!我讨厌这样无能的自己,我不能就这样被打败!”

这时,他的脑海里出现了小枫的身影。

不错,森之手并没有忘记他一生中唯一在意的女孩子。他现在过得毫无地位,但只要通过这个考核,他就是大名鼎鼎的伊赛亚公会的成员了。

森之手并不傻,他知道,即使自己离开了村庄,小枫和她的父母也不会好过的。等到他有能力了,他就把三个人一起接到勃勒登堡来,以报答他们对自己的恩惠。

而这,就是森之手参加考核的一个重要的动机。

想到这里,森之手大吼一声,气势瞬间提升了数倍。

只见他的手臂上,脖子上,额头上的青筋同时暴起,牙齿也咬得咯咯作响,没想到的是,地板真的被开始出现了开裂的声音。

这个时候,其他人也终于注意到了森之手不同寻常的举动,都看得目瞪口呆。

“不是吧?他到底要干什么?”蝶埃塔睁大眼睛,像是看见外星人一般,惊讶地看着她的对手,“难道他想把地板整块搬起来?这都行?!”

这不是不行,因为话音刚落,森之手真的做到了!

一大块地板,硬是被他从地皮上扯了起来,连带着结界也一同被他破坏了,而他森之手,终于又可以站在战场上了。

在场的所有人,同时爆发出了一声惊呼。

“不是吧?!”面对这样的状况,蝶埃塔也是大跌眼界,她完全没有想到,森之手竟能做到这个地步。

“小森!我就知道你不会就这么被困住的!”锋之手兴奋地大叫道,“太给力了!”

虽然火之手也为森之手能够从结界中出来而感到开心,但他并没有过度乐观,他清楚,即使是森之手这样的人,也只不过是一具区区肉身,想和神火之王对抗,也必然会被切得皮开肉绽。

“大家不要乱了阵脚!”爱尔法提醒自己小组的成员道,“即使他们的最强成员回来了,但是我们的神火之王还在,没有必要退缩!”

可森之手显然不这么认为。

刚做完如此消耗体力的运动,他竟然只需要轻轻地喘了口气,便缓过劲来,轻描淡写地说道:“哼,是吗?这么看来,你们还是不明白干架的关键。

“小姑娘们,让我告诉你们吧,干架最重要的不是技术,而是气势。不错,刚才那一段,你们的确在气势上占据了上风,但是抱歉,你们没有抓住机会!现在不同了,局势已经扭转了,你认为就凭借那个愚蠢的大家伙,能够拦得住我吗?”

“一派胡言!”爱尔法虽然嘴上这么说,但不可思议的是,被森之手霸气的眼神一盯,竟真的感觉到浑身一寒。

火之手原本也想提醒他的同伴,千万不能轻敌,但转念一想,还是没有说出口。

“这家伙一直都是这样,不靠技术,而是靠着一股气势在打架,但的确也是无坚不摧。我不应该去坏了他的兴致。森之手,让我看看,在这种劣势下,你还能一如既往地我们带来胜利吗?”

“好了,准备好了吗?该死的大家伙,我可要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