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徐扬之战的前哨战,扬州军突袭燕军水寨的这一场夜战双方打的十分激烈,为了能够最大的威胁龙骧军以及探查此时燕军真正的实力,刘备诸葛亮派出的士卒虽然不多却全是精锐,关、张、黄三大虎将齐出,无白耳亲军丹阳精兵亦尽数出动,面对燕军王牌龙骧军扬州军的表现还是可圈可点的,不过单以战力而言除了关羽亲领的丹阳精兵还能与龙骧军抗衡不落下风之外,另一主力无当飞军的差距就比较明显了!而白耳亲兵虽亦是战力不俗可毕竟只是刘备的近卫军对于整体战局并没有太大的影响,因此整体来说扬州军还是要稍逊一筹。

这一战双方出动厮杀的士卒不过三万,但论起激烈及精彩之处却未必在青州刘曹数十万大军的交锋之下,扬州军方面最为出彩的无疑便是关羽,以六千士卒对付龙骧军骑兵营五千精锐加之水寨之中的三千人马仍能让敌方疲于应付便斩获两千之数,令得骑兵营大伤元气可说已然将临阵调兵之能发挥到了极致!比起其惊人的武勇来还要更为令人注目。而燕军方面自然就是二公子刘信,不但在与关云长的单战之中显示出了出类拔萃的勇武,更是将与之并列后起之秀中声威颇盛的小将关平伤在戟下,当然除了勇武之外二公子的临阵应变亦表现的有声有色,他的发挥最终造成了关羽始终无法对水寨形成威胁!

当骑兵营再度集合一处之时,便是关羽也无法再度营造出方才那种有利的形势了,有刘信涙无痕及林雪在侧想要攻陷水寨更是千难万难,眼见黎明将至,而一旦视野不受阻碍敌军骑兵的战力将会成倍增长,方才出于如此逆境他们都表现的那般顽强,可想而知一旦被其恢复正常的战力将会对丹阳兵形成多大的压力?这个险关羽不敢冒,因此他也只有退而求其次的西进争取与张飞汇合看看有没有机会可以对龙骧军造成更大的打击,他们此次的战略目标也只能完成一半。

在被刘信接应脱出险境之时林雪便已经派人飞骑而去通传臧霸纪灵二人,因此在关羽的丹阳精兵到达之前与无当飞军及白耳亲兵鏖战的燕军已然开始了收缩!臧霸敌住张飞,纪灵缠住黄忠,这一战打到现在又是有两个多时辰,双方士卒都已很是疲惫,而越在此时燕军耐久力上的优势就更能发挥出来,已然将敌军压在了下风,上风之势的他们自然是想走便走,即使关羽的丹阳兵拿他们亦无可奈何。

关、张、黄三人合兵一处,对比臧霸手中的一营半龙骧军士卒很明显要处在兵力上的优势,可与对方酣战近一夜,燕军王牌的实力已然深入了他们的心中,在敌军严阵以待己方士卒又极为疲劳的情况下想要将之歼灭极之困难,何况还有刘信的骑兵营一旁犹疑,一旦天色将明,憋了一夜伤亡颇重的士卒们将会彻底露出他们的獠牙!权衡再三,关羽的选择是知机而退,既不能战此时后退敌军亦是无法阻止,毕竟此时这徐南之地已然成了刘毅的属领,徐晃随时都会赶到!

半夜厮杀,双方各自付出了数千人的伤亡,关羽张飞二将亲自当道断后,扬州军士卒一一登上战船跨江而去,其间刘信与涙无痕很有兴趣再度上前领教一下张翼德的丈八蛇矛却被臧霸所阻,此战至此大局已定,斗将的胜败对于战局已无任何的意义,他也无谓再让二公子去冒任何的风险,此时宣高尚不知刘信在面对关平之时不顾生死的举动,事后得知对其胆色亦是极为欣赏,当然欣赏是暗中的,明面上他还是板起脸来将二公子训斥了一番,倘若刘信在他手下有个三长两短即使燕王不降罪于他其余将领恐怕就不会这么客气了,而且他自身也定会内疚不已,的确这是战将的职责,可二公子不是普通的战将。这个职责不但他臧霸承担不起,就是徐晃、二将军三将军都未必能够。

便在关羽等将率军过江之后不久,天色方刚放亮之时龙骧军第一支援兵已然赶到了战场,来将正是河北双雄之一的颜良颜士平,现在身为铁骑营冀州营统领,麾下一万精锐皆是当年冀州铁骑之中他与文丑的亲军,刘毅也并未将之打散,而文公横已然是铁骑营重骑营的统领,对于此二人统帅骑军之能朗生是知根知底的,他们之间可是有过殊死的搏杀,当日为了收服河北双雄刘毅可谓花了很多的心思,这二人的加入对于加强燕军骑军的指挥是有着相当重要的作用的,重骑营也正是在文丑担当统领之后,其战力与机动性又有了长足的进步。

在三国演义之中,颜文两员大将是被罗大大用来衬托关羽的神勇的,但并未因此对其武勇加以贬低,徐晃、张辽等大将都曾败在他们的手下,可对其领兵之能可能是因为缺少资料而将之归入了一勇之夫的行列!其实看看袁绍对他们的使用就能知二将之能,哪一次关键战役之中二人不是处在极为关键的位置?郭图与审配二人对双雄的评价就恰如其分展现了他们在军中的地位,“其将才当可与麴义相若。”

此次大战颜良的冀州营暂归龙骧军统领徐晃指挥,对此士平并无所意,燕军之中刘毅是极为强调纪律性与服从性的,一旦确定主将无论名声大小如何都要严格执行!况且以徐晃在燕军之中的资历与地位指挥颜良亦是无可厚非!对于此次徐扬之战士平心中的期待不言可表,他们在投奔燕王之后尚为建立尺寸之功,当然这也和燕军的两年方略修养生息脱不开干系。此番青州之战没他们什么事,二人都是憋了一口气要在战场之上证明自己的实力,证明燕王对他们的看重并非出于故交之情,这些靠嘴说是没用的,只有用一件件的战功来加以证明,文丑此时已然奋战在兖州之处与曹军虎豹骑多有交锋,得到徐晃的军令之后颜良兴奋不已率军前来自然也将速度放到了极致。

可惜天不遂人愿,紧赶慢赶之间终究还是迟了一个多时辰,这让颜良心中极为郁闷,由此亦可见关羽等将见机的精准,倘若他们一味求功与臧霸所部继续纠缠下去的话,那么天色一旦放亮扬州军要面对的绝不止是刘信林雪麾下的数千骑兵,颜良的七宝凤嘴刀加上万余骑兵之战力怕就是关羽张飞黄忠三人齐齐断后也挡不住对方的冲击!

相比于汉中、青州、兖州等处的激战,六合水寨附近的这场鏖战更像是一个小插曲,但对双方而言都有着重要的意义,扬州军对燕军陌生,反之亦然,通过此战双方都对对方有了进一步的了解,无当飞军暂且不论,关羽的丹阳士卒之战力便是比之王牌龙骧军都不遑多让,况且此次他麾下不过六千士卒,而据军情显示这一支丹阳精锐足有三万余人,将是燕军无法忽视的强大力量,此外张飞手下的那支飞燕骑仍然未曾露面,对此无论似刘毅还是徐晃都不会有丝毫的轻视。

总体分析这场夜战,燕军步卒伤亡在两千上下,骑兵营是最为惨重的,近两千人的伤亡已然是他们总体战力的四成,这亦是臧霸在战后最为自责的地方,并为此上书亲自向徐晃请罪!弋阳小道的敌军他不应该看不清晰还要等到刘信率军前往,就是因为纪灵前来助战之后主寨之中缺乏经营丰富的宿将坐镇才会使得燕军在面对关羽之时显得如此的被动,假使当日史涣不在青州一役之中负伤,有他在营寨之中调度即使关羽用兵如神燕军也有一战之力!按照当时的局势假若不是二公子及时站出统领大局,怕六合水寨还真的要为之所破,而真若如此,他臧宣高还有何面目去见徐将军与燕王?一切都是极险。

臧霸不仅亲领一营士卒更是身兼龙骧军副统领之职,对于骑兵营遭受如此损失他在心痛之余更是自责不已,因为这些都本是可以避免的,而在了解了具体战况之后心中又有着一种深深的骄傲!燕军很多的伤亡都是他们不愿舍弃同袍,或是争先恐后去阻拦关羽而造成的,的确这样的特质被关云长在战阵之上成功的加以利用,可臧霸却不会对此有任何改变的想法,这是燕军最为优秀的传统之一,士卒们用他们的生命捍卫了王牌的荣誉,战阵之失在于将,士卒都是好样的。

这一战的伤亡主要还在龙骧军骑军的优势没有充分发挥出来便被关羽利用种种形势纠缠住进行混战,夜战的因素亦是很重,不过即使如此英勇的骑兵营士卒在二公子的激励之下还是给丹阳精兵造成了千余人的伤亡。且最关键之处在于龙骧军日夜赶工的六合水寨因此得到了保存未遭到敌军任何的破坏,扬州军突袭的目的只能说达到了一半,如此一来甘宁的飞虎军在陆路之上就能得到充足的补给,庞统等人关于徐扬战局第一阶段的构想已然付诸实现!此时既有颜良的冀州营在侧又有龙骧军援军的不断赶到,扬州军想要再为奇袭之法已是断然不可,接下来恐怕战役的重点将会重新回到大江之上!

大汉建安二年公元二零二年二月初三,六合夜战之后的第三日早间,燕军龙骧军统领徐晃率领两万士卒到达江岸,在田豫张昭等人的有力组织之下,战略物资亦开始源源不断的运送而来,此间曹豹陈圭都有出力,前者表现的更为积极,因日前朝廷已然下旨将他任为折冲将军领沛县候,役比两千石,其位已然能与徐晃相当!此旨虽是朝廷所下可曹将军岂能不知此乃燕王的心意?这一次发动同族为水寨运送物资更是尽心竭力,当年徐州刘毅无心之举倒也算一段善缘!

刚过一日,甘宁统领的飞虎军终于出现在了江面之上,徐晃亲领众将到岸边相迎,此番二将军一至就代表着长江水道的掌控权已然落在了燕军手中,下一步攻守之间就要看这些水上同袍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