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侯渊的虎豹骑赶在樊稠的并州营之前到达高顺李典的交战之处,辽东军白虎营立刻腹背受敌,不过形势并未如同想象那般急转直下,虽说遭受敌军夹击但高顺此时还尽可支撑的住!这与他之前备战的细致有着绝大的关系,一面与李典做殊死搏杀高顺没有一刻放缓过对身后来敌的警惕,的确玄武营的铁甲军没有在肉搏中发挥效用,但白虎营的穿云箭结合地形却收到了极大的效果,正是由于他们的出色发挥才使得夏侯渊骑兵的突然性被大大降低,由此也使得汉军的伤亡被降到了最低,当然在此战之中地形的狭窄也帮了高顺的大忙!

不过即使如此经过两日不停激战的辽东军承受的压力也可想而知,但对高顺而言自从他领军前来的一刻就准备好了这种情况的出现,此处的汉军根本没有退路他们可以选择的就是坚持到最后一人以完成整个战局的胜利。可惜由于夏侯渊来的太快虽是受到白虎营阻击还是对汉军形成了一定的冲击,曹军由此士气大振,高顺相信假如夏侯渊再迟到半个时辰恐怕曹军就要失去他们的绝世猛将恶来典韦,方才在山头上他是亲眼见到典韦被身边的亲军拼死护卫退了下去。

永安官道的这场大战还在延续之中,江陵襄阳二处战局也陷入了一种僵局,曹操的亲自前来对曹军士卒的鼓舞不言而喻,这使得本来看起来有些岌岌可危的城池再度变得坚强起来!对此赵云郭嘉贾诩等人也只能寄望于前线士卒的韧性,虽然眼前的战局是他们最不希望看到的局面可打成这样的消耗战就整个天下大势而言也并非不可接受。

兵者诡道,在战场上总是会充满着不确定的因素,这种不定性在曹刘之间足以决定天下大局的战斗中表现的也是极为明显!刘毅在汉中荆襄两处出兵,徐州甘宁紧盯刘备,三线之中的突破口极为明显就是在荆襄之处,不光是刘毅与曹操,两军将领都能将眼前的形势看的极为通透!可战局的发展却是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集中了双方所有精锐的荆襄战局尚未打破,作为主力牵制的汉中张虎所部已然取得了极大的进展,襄阳江陵汉军狂攻近月没有进展可被称为天下雄关的葭萌关却出了问题,永安酣战之时张合的虎卫军登上了雄关的城头!

这所有的意外出自一人之手,而此人和军中还真没有太多的关系,可正向历史经常被小人物的举动所改变一样他也在汉末纷争之中书写了浓墨重彩的一笔,此人就是汉军器具所甲特工匠,曾经创造出独轮车而受到刘毅接见嘉奖的工匠第三流!另外的一个幕后推手只能说是天意,今年不过刚进十月末但汉中之处的天气已是异常寒冷。

时间倒回二十天前,张虎在此战之中的主要职责是全力攻击葭萌关以最大限度的牵制蜀中曹军主力,汉军自成军之日起之间的配合便是不遗余力,此番对雄关的攻击亦是不及损失的全力以赴,而担任初始主攻任务的便是张合魏延所统领的虎卫军!汉中米仓山一战魏延魏文长的大名传遍全军,众人在感叹天子识人之准的同时亦都赞赏这员小将过人的将略与胆识,亦在此战后他才在军中建立了真正的威望,此番攻城明知葭萌关乃是天险但虎卫军上下依旧是信心十足,越是困难的仗他们越是要抢着打,否则怎配被天子称为汉军第一强军?

现在刘毅登基为帝当日的那句话就成了金口玉言,虎卫军每一个士卒都将这份荣誉看的比自己的生命还要重要!第一强军不仅要体现在综合实力上,任何一个方面他们都要争做第一,在经常会运用到的攻城之道上他们也不会有丝毫的放松,虽说虎卫军并未在前番汉中兖州两处大战之中得到历练可当年两次安县之战他们的攻坚能力也是不可小视的。统领张合身为汉军最具备战略眼光的将领之一也大致预见到了对雄关的攻击,这段时日虎卫军一日也没有放松过攻城以及山地战的训练,第一强军的威名是建立在无数士卒的鲜血与汗水上的。

攻击葭萌关张虎的下令是全力以赴让守军不能有片刻的放松,可具体到实际操作上却没有进行太多的干涉,似张合这般大将也不需要。一般而言一支军队的风格与他的军事主官是有着紧密的联系的,张合作战就是变化多端且极为灵活,刘毅就曾在全军之会上让各军学习虎卫军那种用脑子打仗的风格,亦是隽乂不同于同袍之处。

要说对此感受最深的就是葭萌关守将曹洪,一天之内他就感受到了虎卫军各种作战风格的变化,刘毅评价曹军众将之时曾经称乐进“其勇如虎,其狡似狐。”那么放在张合身上就是千变万化,虎卫军在不断调整最佳的攻击队形与攻城战法,轰天炮与之的配合显得更为纯熟,因此就算有天险为凭曹洪也很难在虎卫军身上占到什么便宜。

数日攻击下来张合对葭萌关更有了全面的评估,虎卫军的超强战力使得他们在攻坚之中避免了很多的伤亡,可天险毕竟是天险,曹洪亦算得上曹营知名的战将,按眼下的战局进展下去没有一月时间及付出重大的伤亡虎卫军根本没有破关的可能,充其量与对方形成消耗罢了,的确这在之前的攻城战中已经是一件极为了不起的事情,但汉军有了步炮协同之后张合的胃口也是越来越大,他要想法设法在短期之内拿下雄关,而每日晚间张辽张绣等将亦会前来与他共商战事。

但在攻击延续了七天张合刚要将他们商讨出来的新式战法运用与实际之时张虎的一纸军令却让虎卫军停下了行动,对于军师将令隽乂不敢有半点违背,无论理解不理解军师一定有着自己的思考。安排全军严密监视关上敌军之后张合当即快马飞奔五十里之外的汉军主寨,相信军师一定会就这条军令给他一个合理的解释。

对于张合的前来张虎自然在意料之中,营门之前洪彪早就在等候着了,见一匹大宛良驹良驹飞奔而来立刻便先行迎了上去。“张将军来得好快,军师安排我在这里等候将军。”此前洪彪一直身为亲卫营的副统领,乃是刘毅西园之时的老部下,朗生登基之后他被加为偏将军,职位虽然不高可有一样却是受到全军将领羡慕的,其子洪通被刘毅认为义子此时正在幽州书院之中,当年虽只是一句戏言可朗生向来是一言九鼎,别看洪彪粗人一个可洪通却是文采不凡亦颇有声名,当年张合的虎卫军久驻北平,二人之间也是老相识了关系极佳。

“军师此令莫非已有破城之策?”很是随意的将缰绳往洪彪手中一塞,张合口中发问脚步却是不停往军中主帐而去!和洪彪之间不用有太多的虚套,前来大帐的路上他在心中一直思索的也是这个问题,没有原因张虎是绝不会下令阻止虎卫军直到目前尚算顺利的攻击的。

“呵呵,此等军机大事我等怎会得知,张将军前往营中见过军师当能知晓!”牵着马跟在张合身后洪彪笑道,看来张将军脑中片刻也没有忘记破关之事,这个问题他即使知道答案也不敢明言说出的。

“希望军师可有良策破关,曹军增援荆襄之处我军若拿下葭萌关**就能直捣成都!”张合自嘲的一笑言道,他当然不会不知葭萌关之后还有剑阁,可若曹军真的仗此而守的话汉军偷渡阴平的奇兵就能发挥更大的作用,说不得天子征伐曹操的胜负就能由此而定。

“虎卫军统领张合求见军师。”二人大步如飞不片刻就到营门之前,张合在帐外双手抱拳言道。

“隽乂到了?且进帐一叙。”张虎的声音从营帐之内传出,单听语音可没有半点的变化,一如既往的从容淡定,察言观色听音辨味在张军师身上可不会适用。

张合闻言迈步便入营帐,洪彪则在营门之前护卫,那两个一身劲装的乃是刘毅派在张虎身边的暗影护卫,对己方将帅的安危朗生可从来没有放松过警惕,尤其是像张虎这般的栋梁之才!帅帐之中只有三人,军师居中而坐见隽乂进帐起身相迎,其身后的那个年轻人就是其贴身侍卫暗二,在张虎身边他从来不言不语更像是一个影子。

暗影护卫张合早就得见,在他身边亦有此等护卫,真正吸引他目光的还是张虎下首的那名黑衣男子,此人坐与一张设计精巧的轮椅之上,面上亦覆盖着半片黑纱仅仅露出双目,张合进帐之时他亦转过身来,此人隽乂绝不会陌生,须知他可是为器具所做了一年的护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