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毅纵马缓缓而出,口中的语气似乎是和多年故交好友在叙旧,可听在公孙瓒耳中却是格外的刺耳,正是面前这个满面笑容的俊朗青年处心积虑的设计伏击与他,使得他六万精兵毁于一旦!

“刘朗生!我公孙瓒与你往日无怨、近日无仇,可你却趁虚而入占我州郡,又设此毒计毁我大军,今日定与你不死不休!”公孙瓒此时心如刀割,双目血红,咬牙切齿的道。

“世人多言白马将军英雄盖世,却未料到眼光不过一市井之徒!这天下州郡莫不是天子所有,你拘禁上官,形同谋反,刘某身为汉臣讨之名正言顺;战阵厮杀只求杀敌败敌,玩弄手段乃天经地义,伯圭兄你技不如人,当有此败,还敢指责刘某?如今形势,你便如我掌中之物,又凭什么与我见生死?刘毅说道这里语声转厉。

“巧舌如簧,刘朗生你想的什么心思难道我心中不知?汉室衰微,自是有能者居之,你休要掩饰了!”公孙瓒狂怒之下口不择言,旁边刘备听了他此言也不由得眉头微皱,汉室衰微虽是事实,但天子尚在,如此毫不忌讳的直言岂不正授人以柄?

“哈哈哈哈,伯圭兄我看你是糊涂了吧,以为刘某也如你这乱臣贼子一般心思?你要与刘某见生死,好,看在联军同袍一场的份上,便与你公平一战的机会,要来就来!”刘毅于马上仰天大笑,心道玩嘴你岂是少爷我的对手,今日我便效仿武侯,看你做不做王朗!

“你。。。”公孙瓒再是狂怒也知道公平单战之下自己哪里是刘毅的对手,可眼前的形式却令他难堪,身躯微微颤抖却还是不敢上前。

“刘将军欺人太甚了吧,既然如此,便让关某代公孙太守与你一战,生死勿论!”旁边关羽见了公孙瓒的窘态心中虽是有些鄙夷可也动了恻隐之心,当下拍马舞刀而出,欲与刘毅一战。

“关羽,刘某知你乃当世豪杰,桃园三英讨伐黄巾之时也是屡建功勋,本来心中敬之;可未料到如今居然助纣为虐,刘玄德,亏你还是大汉宗室,如此行为岂不令祖宗蒙羞!你之二弟虽是武勇过人可刘某连那吕布都不惧,又岂会怕他?现如今你等三人若是再相助公孙瓒便也一并是乱臣贼子,刘某可不会与你们讲什么风度!”对于关羽的挑战,若是换个场合刘毅定是欣然接受,他也想见识一下这后世称颂的武圣的实力,可如今大势尽在掌握,又何必节外生枝?若只是一味好勇斗狠,又怎能成就大业。

这番话刘毅说的是义正严词,不怒自威,他牢牢的站在大义的立场之上,刘备乃汉室宗亲,闻听更是无言以对;关羽见刘毅并不与他接战,虽是恼怒却也不敢上前,刘毅身后近卫营数百弓手已经张弓搭箭,此时冲上去岂不自寻死路?

“刘毅,休要再巧言令色了,你以为今夜定能擒的住我吗?我公孙瓒就算身死也要让你付出代价,儿郎们,与我突围!”公孙瓒见刘备被刘毅说得面有羞惭之色,心中暗道不好,若是失去了关羽张飞两员虎将的相助今夜想生离此地可谓希望渺茫,因此不敢再给刘毅说话的机会,鼓动手下残军便冲杀上去。

能随他到此的士卒无不是军中精锐,加上奋力求生的希望使得他们更添战力,在被近卫营将士用弓箭杀伤一轮之后,白马义从跟在步卒后面已经接近了刘毅的军阵,公孙瓒的用意很明显,通过步卒的牺牲来换取骑军可以冲击起来,突出重围,可惜他的白马义从虽是精悍无比,可刘毅手下也有一支名扬天下的劲旅-----铁骑营。

两支精锐之师毫无花巧的对撞一处,激烈的厮杀就此展开,双方将士都展现出了令人敬佩的血勇,一方拼死突击,一方舍命拦截,片刻功夫就有数百将士身死当场,只剩下孤零零的坐骑在主人身侧流连不舍,明月当空之下却是血腥一片。

兵对兵,王对王,铁骑营士卒虽是勇悍无双,可在关羽张飞这两个盖世虎将面前还是显得十分的虚弱,刀矛挥舞之间已有数十骑在二人手下饮恨,刘毅心中暗叹一声,不挡住这两人,今夜休想截住公孙瓒,交代周仓看住公孙瓒之后,他舞动大斧带着近卫营精锐迎上二人!伯明一时拦之不及,心中颇为焦急,关张之勇他也看在眼里,单打独斗这天下自然没有胜过主公之人,可以二敌一。。。

即使以刘毅的自负,也不想独自面对二人的冲击,关张联手,这天下谁人可敌?本来是想用人海战术拖着二人,可他却低估了自己对士卒的关爱之心,见着铁骑营的弟兄一个个的倒下又一个个的杀上,心头那股热血再一次的沸腾起来,吕布的待遇便让我刘毅来享受吧。

说时迟,那时快,随着刘毅的冲上,血龙戟与青龙刀丈八矛瞬间就绞杀一块,他们这一战士卒们根本插不上手,虽是平日里对刘毅充满信心可在这二人的威势面前都是心中暗暗担心!

三人一处厮杀,二十合一晃便过,刘毅却是心中暗暗叫苦,那青龙偃月刀与丈八蛇矛给他带来了无边的压力,二人中任意一人恐怕自己要胜至少也要百合开外,如今还是联手之势,纵使以他的身手也被稳稳的压在下风,苦苦支撑,虽暂时未露败象可也知是时间问题。

他心头叫苦殊不知关张二人也是心中暗惊,自刘毅拒绝与关羽单战之后他们也大致知道了刘毅的战略,如此形势此乃极为自然之事,可没想到刘毅对于手下士卒的爱护之心如此强烈,大好局面之下仍然不惧艰险的杀了上来。以前也知刘毅武勇非凡,与吕布虎牢关前的惊世一战便是二人也看得心惊,可旁观哪有亲身体验印象深刻,在自己二人的联手压制之下,刘朗生虽处下风却韧力惊人,血龙戟的光芒虽被压制可守势却是绵密无比,一时之间却也败之不得。可刘毅挡住了二人之后整个局面已经在向铁骑营与近卫营倾斜!

白马义从再是天下精锐但毕竟刚才损失惨重,又被烟熏火烤了一场,加上铁骑营本就不在他们之下,一开始抱着一颗必死之心,又有关张两个锋锐的尖头,尚能向前冲杀不止,可现在已被铁骑营稳稳挡住,公孙瓒更是在周仓的刀下动弹不得。

关张见到眼前形势,知道再不在短时间内击败刘毅今夜休想突围,虽是联手之势不屑为胜也不得不全力以赴,刀矛之上更是倾尽全力,不离刘毅周身要害!关云长的青龙偃月重在气势,往往对决之时胜负就在顷刻之间,而张翼德的丈八蛇矛更是霸气无双,此时更是不惜以伤换伤,再战十余合刘毅的血龙戟已是遮拦不住。

“靠!这便是后世传颂的万人敌了,果然厉害!”刘毅再也难以抵挡二人的联手之势,只得拨马退到一边,同时喝令士卒让开二人之路,本来此战他是想把刘备三兄弟一并拿下,省的日后麻烦,可独挡关张联手之后不得不退而求其次,只求留下公孙瓒了,看来战前的排兵布阵还是有所疏漏,太过追求面面俱到,否则若将徐晃张合二将带在身边今日他至少有七成把握可把关张二人留在此地。经此一战他也真正认清了这二人的实力,虽说自己看上去力战二人联手四十回合不败,可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自己**这匹乌云盖雪,想来当年吕奉先力敌二人联手也是此理,熊虎之将果然当之无愧!

见刘毅败退,关羽张飞也不再犹豫,保着刘备就冲杀出去,不是他们不想救公孙瓒,只是此时已经大势难改,趁着刘毅体力未复对方无可抗自己二人之将尚能保大哥杀出重围,若稍有耽搁恐怕自身难保!而刘毅却是力不从心,这个级别的交手手下士卒根本帮不上忙,除非自己舍命拦截,可如今形势大好他又何必冒此奇险?

关羽张飞保着刘备率领数十残骑杀出重围之后公孙瓒已经成了名副其实的瓮中之鳖,体力稍稍恢复之后刘毅上前换下周仓,不过十五回合便将之生擒,手下见主将被擒也纷纷请降。

此战刘毅斩获极多,共破公孙瓒大军六万,其中斩首一万,俘敌万余,有很多士卒都葬身在了火海之中,瓒手下田楷、严纲自后军突围却被李铁牛拦截,张隽乂枪伤严纲,活捉田楷,立下战功!公孙瓒既被生擒,北平不久肯定是刘毅的囊中之物,这一战过后也初步奠定了刘毅一统幽州全境的基础,在争霸天下的大业上踏出了坚实的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