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毅原本只当是刘度寻自己谈论行商之事,谁知他却是来引荐张虎的,这并不矛盾,刘度乃是刘毅的族叔,而从正统名分上说,张虎还算不上他的妻兄,远近亲疏自是有别,此人他也只是在与玉儿成亲之日见过一面,当时他对玉儿极好,可对着自己总有点淡淡的傲气,似乎不大待见世家子弟,却不知今日来寻自己所为何故,想来不过是求个一官半职,就凭着玉儿的面子刘毅也不会亏待与他。

可是当二人一番深谈之后,刘毅的想法倒没错,可却立时后怕起来,大才啊,这样的人才自己竟然一直没有发现,简直是睁眼如盲,别人傲气一点你就不愿与之交往了?三国里名士脾气大的多了去了,想争天下,你还不得忍着,这对刘毅而言亦算是一种及时的警醒,未必大才都是自己知道的,说不定就还有一些未在史上留名,说严重一点这是经验主义错误,属于路线问题,可绝不能再有下回。

一开始张虎说起刘毅燕郡行政之事颇有夸赞之言,他还没有放在心上,只当是礼貌上的寒暄,谁知此后说起的就全是他的弊端了,不光道理明晰,还是论据充分,显然是下了很大的功夫,刘毅当即就明白过来,大舅子是来帮自己的,可人家不靠裙带,靠的是真才实学,当下更是以礼相待,详细询之,张虎高谈雄辩,对答如流,不光针对一些弊端提出的改良方法一针见血,就是刘毅颇为得意的几处经过他小小的改动更是锦上添花,且大大减少了人力物力的消耗,说道最后张虎嫣然一副名士的做派,而刘郡守却成了虚心好学的学生。

张虎不止对燕郡政事了如指掌,天下大势更是眼光不俗,以她所言,天子暗弱,大权旁落,内臣外戚必将势同水火,而刘毅现在选择的内臣无疑是正确的,他们最大的弱点就是难以掌握军权,可也正因如此相对与外戚更能得到天子的信赖,在外戚的势力未被剪除之时,内臣的地位是极为牢固的。当然这还有一个前提,眼下大将军何进虽是权势过人可此人却不过是个庸才,一旦天子真正与内臣联手,他绝非其敌,以目下形势看来,两三年内双方必有一场死斗!

刘毅听到这里,内心可谓欢喜无限,张虎所言确乃字字珠玑,尤其是对内臣的分析,自古以来,宦臣可以权倾天下,可真想要篡位夺权绝无可能,天子暗弱时他们尚有机会,可一旦真要狠下心来对付他们却并无困难,刘瑾、魏忠贤莫不如是,没有军权绝对是他们的致命伤,刘毅与赵忠暗通款曲是因为他有现代人的性格,换了皇甫嵩那样的老将你就是杀了他他也不会如此!所以他们只能成为天子对付政敌的一大利器,对于社稷他们终究是没有太大威胁的。

而他对何进的看法以及今后走向的预测在刘毅看来亦是精准,可自己是穿越来的,人家可是完全靠的自己的分析能力,这岂能同日而语?虽说张虎肯定看不到后来灵帝驾崩,内臣外戚相争的最后下场是让董卓得利,可他要真能预测这些刘毅就真的要怀疑他的身份了。

现在燕郡稳定,政事通顺,商事发达,刘毅缺什么?缺的就是人才,虽说有穿越的优势,可实际上在人才的寻访上这个优势并不大,典韦是陈留的吧,可这陈留地方可大了去了,那时候可没有什么派出所可以便与搜寻。荀彧程昱等人倒是世家子弟,可以人家的地位刘毅不认为他们会看得上现在的自己,却说服这些大才?他有这个能力吗?主角光环还是王八之气?这些人的利益都是与家族紧紧联系在一起的,想要贤才投效,谈何容易,除了甘赵二人与自己义结金兰,刘毅得了个裴元绍都兴奋半天了,不用说面前的张虎了。

缺少人才的后果的就是要事必躬亲,想想那些汗牛充栋的文简在战场上所向无敌的他却没有半分底气,这样忙到最后很有可能就是武侯鞠躬尽瘁的下场,想想都让人不寒而栗。其实在刘毅心中,做主公或是做皇帝说起来也并不困难,说到底六个字“会用人、会杀人!”只要把这六个字做到淋漓尽致,那便是帝王之才!用人就要人尽其才,杀起来也要心狠手辣,曹操之于荀彧,重八之于徐达莫不如是。

“大。子才精通政事,眼光深远,真贤达之才也,毅有失礼数,尚请子才勿怪,惟愿能与君携手,日夜请教。”刘毅上前深深一礼,恭敬的说道,本来觉得叫声大舅子显得亲切,可一想绝对不妥,这个时代的士子最重的就是礼数与诚意,否则刘皇叔也不用三顾茅庐,还要备上重礼,如此贤才自己可千万不能错过。

“郡守过谦了,虎今次前来便为一袭深谈,如今已知大人胸怀,若蒙不弃,子才愿追随骥尾,略效绵薄。”张虎急忙上前相扶,又以大礼参见,本来他的确对刘毅这个世家子弟并不看好,认为他不过是一勇之夫,就是黄巾乱中刘毅闯下一番勇名也没有改变他的看法,直到燕郡上任之后,此人竟能将一郡之地整顿的井井有条,大出张虎所料,他虽才高,却是为人清高自傲,因此并不为人所喜,可一身才学却无报国之门岂不令人扼腕,最后方才下定决心不畏人言前来寻访刘毅,今日一谈,此人的确胸怀不凡,更能知情识趣,以礼相待,当下也不再犹豫,认其为主,以他的性格只要计议已定并会尽心竭力。

“哈哈哈哈,古人云千军易得一将难求,今日我得子才远胜千军。”刘宇大笑声中将张虎扶起,此时心中颇能了解当日曹操初见荀彧的感觉,不过他一向认为什么“吾之子房”定是罗大大杜撰,以孟德的水平绝不会在当时就说那样的话,张虎能否真的与荀彧相提并论,他现在不敢肯定,任何人才也要经过实践的历练。

当晚刘毅房中的灯火一宿未熄,二人彻夜长谈,这一番交心可说是酣畅淋漓,都有得遇知己的感觉。次日一早。刘毅留下裴元绍的玄武营继续守关,自己则带领人马回归林县,走前他还特地在偏僻之处踢了裴元绍一脚,笑骂他多事,搞得元绍丈二金刚摸不着脑袋,不过看主公的力度与笑脸显然不是什么坏事,他也就一笑置之,心中反觉如此才是主公真正把自己当成心腹的作法!

到得林县,刘毅便放手把所有政事通通丢给张虎,当时兴霸还有点意见,却被刘毅压下,张虎的确不负使命,各种各样的改良措施循序渐进,秋收工作更是做得有声有色,看着他处理那些公文游刃有余的样子,再想到从前的自己,刘毅不由暗叫惭愧,不过欢喜更是居多,这一郡之地的政事对于张虎来说简直就是小菜一碟,看来自己得多多努力了,至少要弄个一州之地给他治理才行。

除了政事,张虎在军旅之中也极有建树,当日在军中甘宁颇为不服,要与他赌斗军阵,张虎微笑相应,结果一月之后,无论是一伍,一什,一队、一曲,志才统领的士卒总能通过精妙的配合与战阵战而胜之,至此兴霸与子龙都是心悦诚服,每次见到必持礼极恭。

在张虎的主持之下,白虎营重新整编,骑兵则独成一部,分为轻重二营,有了乌桓的两千匹骏马,二营的人数也扩充了一倍。当然张虎没有将这些骏马全部归入军中,而是留下了很多精壮马匹,并四处寻访有能之士建立自己的马场,按他的设想,以后每营都要配上一定的骡马,增强士卒的机动性,这点更是得到了刘毅的全力支持,心中也不免感慨,似张虎这般全才,若是自己与玉儿没有瓜葛定会失之交臂,看他如今的表现,真以王佐之才称之也绝不为过,可为何此等人物却在史上无名?难道是自己造成的蝴蝶效应?这一切刘毅倒不愿去多做揣摩,反正贤才如今已为自己所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