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那阵低沉的吼声,乌里奇那只连胜十九场的斗犬终于缓慢的走出了通道,场中对于这只凶悍的猛犬并不陌生,可在刘桓兄弟却还是第一次见到,刘信说的不错,这家伙就像是一只体型小了一些的雄狮,周身全是金黄色的毛发,却惟独在嘴尖鼻翼之处有着一抹乌黑,无论是身躯还是四肢都粗壮的充满了力量,尤其是那一双眼睛虽然此时还显得有些惺忪,可给人的感觉却是极为的凶残与嗜血!

相比于皇甫奇的斗犬,这只猛犬看上去还很是慵懒,似乎刚刚睡醒一般,诺大的身躯亦处在一种放松的状态之内,可随着对方挑衅似的叫声,它全身一抖,金黄色的毛发瞬间张开,一双眼睛也散发出慑人的光芒,那种看着对方的神情竟然有着一种人性化的不屑。

黑犬的叫声响亮有礼,四只蹄抓缓缓的在地上移动,整个身躯紧绷的犹如一张巨弓,此时两犬尚未相斗,四周观者的喊声已经开始响起了,斗犬的那种血腥与暴力本就可以满足很多人隐藏在心中的那种欲望,加上还有赌性的刺激,如此流行与市井不是没有道理的。今日皇甫奇的这只斗犬刚刚出场已经给了众人不少的希望,毕竟论体型它丝毫不在对方之下,之前有过不少的斗犬一见这只金黄猛犬便吓得夹尾而逃,更有甚者当场瘫软便溺,让对方轻松的不战而胜,可眼前的黑犬显然气势十足,在它的叫声之下,金犬竟没有回应。

刘桓对于斗犬之道并不精通,可在感觉上他并没有众人的那种乐观情绪,直觉告诉他西域客商乌里奇的这只金黄色斗犬绝不简单,还有就是父亲曾经和他说过的一句话“会咬人的狗不叫。”此时再看神州的严具贾访等人亦是一脸的肃然,没有随着众人一般的喊叫,这让刘桓更加相信了自己的推断,他们可都是此间的常客,经验很是丰富,如今都是这样的表情就能证明这些人对于皇甫奇的斗犬并不看好。

跟三叔学艺多年,又得父亲亲自指教,加上战阵之中的历练,如今刘桓的武艺已经是极为精湛,观这两只斗犬厮杀之前的对峙,却也有着一些端倪,黑犬的吠叫之声更多的实在给自己鼓劲,提升战前的气势,可那只金犬却是沉稳之极,颇具高手的气度,父亲军中那些大将包括他自己与二位叔父每到战事或在阵上都有着这样的气度,那才是顶尖高手,想到这里,刘桓忽然用右掌击打了一下自己的面颊,在想什么?竟然拿父亲与两位叔父来比较,当真失礼之至!好在周围之人的注意力全在场中,并无人可以看见刘桓奇怪的举动。

一阵对峙之后,黑色金色的两条身影瞬间便绞在了一处,此时它们的口中不再有凶狠的吼叫,而是用自己尖利的爪牙去撕扯对方的肢体,那黑犬口中的利齿已是隐有寒光,可金犬张口之后那一口锯齿更是令人生寒,在对战之中,它粗大的身躯竟是灵活的犹如脱兔!黑犬数次迅如闪电的攻击都被他的晃动所闪避,咬到的只有毛发。

场边的欢呼声再度高涨,黑犬的气势给了他们极大的信心,而刘桓身边的刘信就不像大哥这般有着诸多想法了,一样握紧拳头大呼小叫着,也许在他心中没有嗜血的欲望,可男人或是男孩子天性之中总是好斗的,此时这一面被场中的恶斗彻底激发了出来。

可这阵欢呼之声在高亢了片刻之后就变成了意外的惊呼,刘信也是吃惊的捂住了自己的嘴间,黑犬与对方的纠缠并未能持续多久,西域恶犬用它粗壮的前爪抽打在它的口侧,将之诺大的身形打得摇摇欲坠,显然这样的攻击方式很是出乎黑犬的意料,且对方的速度与力量又是那般的迅捷巨大!还没等它在踉跄之中调节好自己的身形,金黄色的身影已经在瞬间压了上来,那些带着口液的锯齿一瞬间便咬住了它的颈项,在经过一番试探之后,黄色巨犬的攻击无比精准。

“咔嚓。”场间的那声骨骼碎裂之声便在巨大的欢呼声中也隐隐可闻,它们所遮盖的只是黑犬最后的呜咽,等惊呼声也停止之后它再也无法发出任何的声音,因为一颗头颅已经含在了西域恶犬的口中,无头的身躯在颈间鲜血狂喷之后便倒在地上不断的抽搐起来,将身周的土地染得血红,而那只金犬很是轻松的将黑犬的头颅吐在地上,一双眼睛缓缓的扫视四周,一副耀武扬威的模样,此时眼中的那种嗜血与狂暴也令人望而生畏,今日的它似乎也表现的格外凶悍。

“第一场,乌里奇胜!”这个场面已经极为清楚,西域恶犬以压倒性的优势取得了胜利,手持扩音器的赌场之人高声喊道,东侧的通道之中便有异族打扮之人走出将金色巨犬带了回去,待铁门放下方才有人入内对场地加以清洁,这时方才那只承载了不少人希望的黑犬却没有因它凄惨的下场而赢得任何的同情,反而一片责骂之声,这使得皇甫奇的脸色一时有些铁青,想不到重金购来的斗犬在西域恶犬的面前竟是如此不堪一击,那些输了钱的赌徒的骂声也就像是在骂他一般,不过这就是斗犬场中的惯例,胜者为王不容改变。

一场斗完之后场间要有一段时间的休息,赌场之人也在询问着坐与高台之上的乌里奇,今日的连战两场是他之前就放出的狂言,这第一场他的斗犬胜得如此轻松,除了掉落一些毛发根本没有任何的损伤,甚至连体力都谈不上消耗,他面上那份飞扬跋扈的表情可想而知,看得四周观者很多人都是恨得牙关发痒却又无可奈何。

“朱世叔,你那斗犬比之皇甫世叔的如何?”便是刘桓在看了对方的嚣张之后也不由微微皱起了眉头,当下心中一动便来到皇甫奇与朱煜二人身边问道,黑犬败得太过惨了,与之前的场面并没有太大的区别,想象之中的恶斗也没有发生,他可不愿再让此人嚣张下去。

“大公子,我的那只斗犬是与皇甫兄一道求购而来,怕是未必在他之上,看前一场的局势恐也凶多吉少。”朱煜一脸凝重的言道,对他而言输掉些银钱事小,脸面可是极为重要的,方才的惨败已经让皇甫奇面色深沉之极,他亦不愿重蹈覆辙,不过此时箭在弦上却是不得不发,如今忽听刘桓问起,心中不由一动,当即便说道。

“既然如此,那这一场朱世叔就让给刘桓吧!”就算那金黄色的西域恶犬表现的如此凶残,可丝毫不能损及刘桓对于白狼的信心,明知必败的战局还有何进行下去的意义?他亦不能坐视其败,不过刘桓行事向来稳正,言语之中颇为有礼很是给了朱煜下台的空间。

“大公子有此意,在下自当遵从,只是。。”这对朱煜而言却是求之不得,可赌场有赌场的规矩,他也不能过于示弱。

“世叔放心,刘桓自有曲处。”刘桓言罢便立刻命人叫来赌场中人交代一番,那人闻言之后连连点头又往乌里奇那边去了,一番言语之后乌里奇的目光立刻就向此处的刘桓看来,也许是知道他乃是刘毅长子的身份,因此神色之中并无太多方才的嚣张,刘桓亦是与之对视,片刻之后二人同时收回眼光,乌里奇又对面前之人点了点头。

“经大公子,朱公子与乌里奇协商,下一场将由大公子的爱犬出战,倘若乌里奇再胜,明日便由朱公子的斗犬加以挑战,众位所投之注依旧有效,倘若大公子胜,此注将会由本场退还。”看着这个场面,围观之人多是窃窃私语起来,那赌场众人回到高台之上言道。

这个提议并没有受到在场众人过多的责难,甚至还有在朱煜身上投了重注之人心中窃喜,看过方才的一场恐怕不会再有人还对朱煜的斗犬抱有信心,既然大公子出手定有把握,只要他可以一胜众人的投注就不会有所损失了,而在乌里奇身上下注之人也并没有失去希望,若是他能再胜,明日的斗犬依然照旧,并不损及他们的利益。

此时场中众人都在议论着即将到来的一战,想必比之前者会精彩许多,而刘信却在这片议论声中一溜小跑的到了台下,在赌场之人的引领之下进入西侧的通道之中,他这是给白狼打气去了,前一场看得刘信心中颇为憋闷,恨不得白狼立刻就能将对手撕得粉碎!

随着锣声再响场间又恢复了安静,此次是东侧的铁门先行拉起,方才胜利的金黄色斗犬又缓缓的回到了场中,那神情与方才一般无二,只有在激战之时它才会抖擞精神,而西侧铁门的拉起使得全场都屏息凝神起来,诺大的斗场周围一片寂静无声,恐怕此处开业之后还是第一次,所有人对大公子的斗犬都充满了好奇,可它还未出现众人已经在西域恶犬的身上看出了端倪,此时它的毛发再度高高耸起,身躯微微的下压,一双眼睛死死的盯住了西侧的通道,一副大敌当前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