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赵海府上留了半日,临近黄昏之时刘毅便就启程,夜晚赶路对他及随行众人而言绝不是难题,而那辆精心打造的新式马车也不至让甄宓等三女收到太多的颠簸之苦,这可是器具所的精华所在!当然能够陪在夫君身边,三女早就做好了这样的准备。赵海自然不会阻拦,兄长此番是要赶往冀州受到雨灾的各县的,能在他这里耽搁整整一天已经足见情意了,他亦不敢过多相送,生怕别人从中看出破绽。

此番出行为了隐藏行迹一行不但加以改装刘毅更连乌云盖雪也没有骑出来,这是戏志才一力坚持的,今时不同往日,燕王的坐骑亦是极为明显的目标!如今刘毅所乘的乃是幽州马场之中一匹顶级良驹,名为“蹄踏燕”亦是极为神骏,奔跑之间更是轻灵无比,可能其比之乌云盖雪并不输之,但在刘毅心中还是自己的老伙计最好。

眼下在官道之上的行进的只有刘毅这一行的二三十人,其余亲卫营士卒扮作两三个商队或在之前,或在之后,可一旦生变就能在最短的时间之内赶到燕王身旁,至于其余的暗影之人则各有各的潜藏行踪之法,此时虽是踪迹不现,可他们出现的速度还要在亲卫营之上!

一行尽皆骑马乘车飞快赶路,却唯有一人是个例外,在刘毅的身后三尺之地,硕大的黑影始终不理其左右,看他迈开双腿,速度竟不在尚未放开全速的“蹄踏燕”之下,其奔行近一个时辰,他也始终没有被拉下分毫!此人当然便是刘毅在涿县新收的山林少年涙无痕了,他可不会骑马,更是不愿意坐车,只愿奔跑相随,对此刘毅并无异议,管亥等人却是有些不以为然,这样的奔走短时之内尚能支撑,但时间一长人力终究有限,却是未料这个少年的耐力也是极为变态,便是如今才额上微微见汗,令得一众随行之人都不得不自叹不如!

刘毅一路之上也不是没有相试之意的,他在渐渐加快蹄踏燕的速度,虽然未到十成可六成总是有得,以这匹良驹的素质而言已经与寻常战马相差无几了,不过涙无痕也随着加速,完全不见吃力之态!令得朗生也是颇为吃惊与他的耐力,自然他是不会再将蹄踏燕加速的,否则只会累坏这个少年,也学在力量与灵活度上他单凭身体还可略胜一筹,可这耐力就是他也没有足够的自信就一定能胜过涙无痕!

此次刘毅出行一路之上都有着极为周全的安排,每到一地也都会有最为可靠的官员或是军中战将迎接燕王,到了范阳郡之时则是由范阳相朱亮亲自出迎,此人便是禁军统领朱明之弟!当年刘毅第一次微服出行之时他还在黟县强逼郝昭母子了,后在朗生的授意之下朱明将此事详细告知了兄弟,并转达主公之言让他好好发奋,建功立业!

有得时候大人物的一句话就可以改变普通人的一生,这在朱亮身上体现的尤其明显,他是真的埋首发奋了,以幽州书院三甲的成绩前往幽州任职,那年北平大雪他亲自带领全县军民日夜加固险房,并坐镇与最为危险之处,加上其上县尉的玩忽职守,刘毅便让其待之以为一县之长,这些年来更是政绩彪炳,前番述职被加为范阳相!

此番能在平原与燕王相见对于朱亮而言可是天大的惊喜,不过他可不敢大摆排场,就算不是为了燕王的安全不宜张扬刘毅的脾气也是麾下官员尽皆知晓的,当年便有北平近郊的一个县尉因为如此而被刘毅毫不留情的当着众人之面一番训斥,虽未去其官职可在同僚之中亦是颇为丢脸,从此之后这样的事情就再没有出现过!刘毅以身作则如此,当然便是上行下效,虽然没有四菜一汤这个具体规定但各地官员因为公事迎来送往之间是十分注意俭朴节约的,亦为开源节流之意。

刘毅与朱亮相见的所在乃是范阳城近郊的一处郡国兵营地,朱亮安排的十分周到却无铺张奢华之处,不过对待几位燕王侧妃之时就是更为精细了,无论食宿都极为妥帖且丝毫不加逾矩,难够有今天的地位朱亮也确是个心眼通透之人,朗生对此还是颇为满意的。对这位下属亦是抚慰了一番,那是因为朱亮在范阳官声极佳,尤其善于查案,很有些刑侦高手的风采,这一点刘毅来时便在百姓口中听过!

除了燕王的到来让朱亮惊喜之外,晚间饮宴之时最让他吃惊的便是随在燕王身边的那个雄壮少年了,身材极为健硕的他饭量更是惊人,一个人便足足吃了普通郡国士卒十人的份还犹自不足,从头到尾他也没有听这位少年说过一句完整的话,有得只是一些单音!不过朱亮的吃惊是不会表现出来的,燕王身边有一些奇人异事并不足为奇。

席间倒是朱亮所提一事让刘毅留上了心,原来北平各出调集的救灾物资在路过范阳之时被当地一个掌管仓库的小吏贪墨了二十石粮食,如此庞大的物资二十石粮食显得极为细微,放在别处稍有疏漏就可能放过,但在心明眼亮的朱亮面前此人却无所遁形,如今正被押在北平大牢之中听候发落,今日提起此事亦是询问燕王心意之意!

刘毅闻言默然不语,在他心中自然不会为了一个小吏之事心忧,如今随着幽州各州的兴旺,各种物质都极大的丰富起来,那些贪墨之事是必然会随之而来的,这是历朝历代都很难解决的问题,哪怕是朱元璋的扒皮填草都未将之消亡,刘毅手中的天耳有监察官员之职,遇有贪墨之人也会严格加以惩处,但处罚只是手段并非治本之法!这些事情想要将之彻底消灭是不大可能的,便在后世也没有一个国家能够做到这一点,况且在华夏人情又是根深蒂固的千年相传,在刘毅心中恐怕只有高*薪养廉才是治本之道,这个办法也少不得会有很多的弊端产生,但两害相权取其轻,之前是因为官员的俸禄都有定制刘毅未曾轻举妄动,看来这个办法此时亦到了要实际执行的时候了!

详细思索一番之后刘毅先是问起了朱亮对此的想法,其所思倒是极为清晰,对于此等贪墨之事依据贪墨的数量律法是有所规定的,那个小吏理当杖责二十永不录用!但燕王当日便有过严令,救灾物资等同军资,一旦有失军法从事,而若是依照军法便是杖责六十但可继续留用以观后效!这小吏贪墨的原因乃是老母急病家中积蓄难以支撑,这才不得不铤而走险,在朱亮心中是倾向于后者的,毕竟此人平素的表现还是兢兢业业的,如此虽是多受皮肉之苦却可以保住自己的职位,当然就算再加用之也不会是在平原亦不会是仓库之职了。

对于朱亮的这个想法刘毅给予了支持,属领之中富足之后反倒是官员们的收入有所降低,这本就是他欲行高*薪养廉之法的初衷,但似这般的情形绝不会是特例,在众人不断的努力之下如今幽州各州百姓的生计已经得到了保障,是否能在医疗方面再加以改良了?单是各县的医馆显然是不够的,医保更是暂时没有基础,但这却不代表此中没有变通之法,而这一切正是大权在握的燕王应该考量的事情。

朱亮此人年纪不大却是头脑清晰,见事精准,为官又是颇为清廉,看来今后观其表现倒可以进一步重用之,当刘毅离开平原的时候脑海之中已经有了这样的想法,此人乃是幽州书院培养出的代表性人物,其身上深深的打下了刘毅的烙印更是接受了不少他新颖的细想,如今自己对社会制度还是改良为主,可一旦自己的实力足够去做改革之时像朱亮这般的年青官员就会称为绝大的臂助,此时亦可准备了。

范阳县已是临近幽州冀州的交界之处,过了此处行不多时便到了冀州的河间郡,此处乃是高顺辽东营的驻地,在冀州境内有着燕军将近一半的精锐的所在,不久之后张合的虎卫军也将开来此间,刘毅此行除了巡视灾区之外视察部队亦是重要的目的,两年方略之中各军的兵力都得到了极大的补强,幽州武院的整军更是为其输送了不少很是优秀的各个层级军官人才,各军的练兵一天也没有停止过,如今朗生就是要看实际操练的效果,当然绝不会对其加以提前的通知!

后世在华夏的企业之中亦不时会有领导下去视察的举动,可那在刘毅眼中却与过家家并无二至,都是提前打好招呼,早在领导来之前的数日甚至是半月就开始准备,安排的极为周到,这绝不是下面的职责,根源还在领导身上,如果真的想看到真实的情况他们就应该突然袭击,这样的安排恐怕在其心中也不过就是走走过场之举了!

这样的举动刘毅不会为之,尤其是在军旅之中,强大的军队是他争霸天下的基础所在,他要的是实实在在的强悍战力,而不是任何的表面文章,此处在之前的幽州军现在的燕军之中已经形成了传统,似徐晃张合张辽这般的统领一级大将下到各个军营也是有着律例要求的,倘若有人敢于虚应与事无论是谁朗生都不会有丝毫的手软!

他的手中有最为详细的辽东营地图,自然便能找出最佳的路径给予突袭,此时刘毅手中不过百余名亲卫营士卒,但另一个时空之中甘兴霸突袭曹营亦不过百人,这些身经百战的精锐足以让刘毅对辽东营的应急能力做出一番考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