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诩到了下邳?按此时赵云大军驻地与徐州的距离来算,便是八百里加急也要两日一夜的时间,与之同来的还是刘六,此人虽无军职却无人敢于轻视,乃跟随燕王身边长年形影不离之人。这个组合此时到来,贾文和定是受了刘毅所托,专为庞统主动出击的战略而来!闻报甘宁不敢怠慢,稍稍整装便随报信士卒往堂前相迎,庞统徐庶对视一眼急忙跟上,就连方才稳坐钓鱼台不发一言的张昭亦是起身相随。

燕王麾下的这些大才才堪相若各有所长,但无论在军中还是官员之中贾诩都有着极高的声望,甚至比最早追随刘毅的张虎还犹有过之,其最大的原因就在文和之狠,为了稳定大局一日之间拿下三千余颗人头,当日戏志才郭嘉包括张虎在内都是自叹不如,甚至就连甘宁徐晃这般的统军大将也不敢言自己手上取的人命就能多过军师,如此之人偏生还是一个文士,又有出鬼入神之算,怎不让人心折不已?

当年吕布与王允联手诛杀董卓,掌控汉都长安,威风一时无两,最后却败于李榷郭汜之手,此二人之声名哪能与温候相较?更别说其手下还有张辽高顺这般的良将,此中便可见贾文和实有翻云覆雨之能!当日闻听贾诩随献帝来到上党,燕王刘毅顾不得解甲奔行数里前往相见,一时汗流浃背,足见对此人的无比重视。而当日应对董承等人的谋反,贾诩的下手更让朗生心中大喜,迅速安定局面只是一个方面,此举可见毒士对他并无任何的保留,甚至不惜名声,如此下属他岂能不给予厚待,如今的贾文和官至太尉位列三公可是声名显赫!

倘若换了旁人哪怕就是张虎担此重任恐怕朝中百官多多少少都会有些异议,可在贾诩身上却无人敢置一言,除了燕王的意志不可抗拒之外“贾屠夫”大名也是极大的保证,说起来幽州各州的吏治之中田豫亦可称得上铁腕,整治的不法官员绝不在少数,但与贾诩相比终究还是差了一筹,北平菜市口一场大杀令得当时之人闻贾色变!

庞统徐庶对视的这一眼之中包含了不少信息,以二人的才智应变及互相之间的了解仅从贾诩此来就能翻出千言万语!十有八九燕王已然认可了庞统提出的战术,但此事事关全局,如今的形势他又不能将士元招往冀州与之详谈,贾文和来下邳便有代燕王前来之意,这种慎重的考量无可厚非,但关键在于此人到底会在战事之中处于何地?

对此徐庶虽有猜测却并未多想,但庞统心中就多少有些不自在了,燕王让贾文和前来徐州是否代表着他对此人的信任还要在自己之上了,又或者他的想法得到了刘毅的认可却要贾诩前来监督施行,又是否是对他不能尽信的一种表示?似乎以燕王平日的用人之道不会如此,一切还要静观其变。倒是刘毅书信不至贾诩已然到达下邳庞统徐庶稍稍一想便明此理,大战之时讯息传递尤为关键,一旦徐州燕军采取行动甘宁庞统等人首先要做的就是竭尽所能的将消息封锁。

“军师一路前来鞍马劳顿,先请内堂休息,恩?”甘宁等人方才走到回廊,迎面贾诩刘六二人及几名随从已经迎面而来,兴霸急忙上前几步施礼相见,口中的称呼却并不涉及文和的官位,依旧以军师称之,此处也是他对贾诩尊敬的一种表现,但还未等军师答话,他的眼光却落在了其身侧一名随从的身上,双目之中神光隐现。

“二将军,士元、元直,子布先生,多日未见,一向可好!”贾诩对甘宁颇为异常的反应只是微微一笑,便也上前与众人见礼,他此时的名爵尚在张虎之上,但心中自知这更多是燕王对原来旧臣的一种震慑,仅以此论燕军之中当是无人比他贾文和更适合担当此任了。

贾诩的狠在燕地是出了名的,除此之外他的身体在几位大才之中亦是最好的,还能颇通剑道之术,比之郭嘉张虎要胜过许多,此番连夜快马前来,面上虽有风尘仆仆之色但精神却是极佳,这多半也便是他前来下邳而不是郭嘉的原因了,奉孝那身板刘毅是绝不会让其如此奔波的,倘若一旦有个万一这样的损失就是他也承担不了。

“呵呵,刘信见过二叔,徐先生、庞先生、子布先生。”贾诩上前相见众人自是笑脸相迎,可甘宁的目光依旧紧紧锁住那名高大随从,片刻之后一抹笑容出现在嘴角之间,那人开始方还神情镇定,见甘宁笑容之后却也微笑起来,大步上前拱手作揖给众人见礼,听了这个声音庞统等人才反应过来,这不正是在北平军中的二公子刘信?

当日刘二公子奉赵云之命前来徐州运送军资,在下邳之处可是待了很长一段时日,相对于世子刘桓的少年老成,刘信的性格更容易与人接近,他似乎并无任何燕王之子的架子,甘宁自不必说,对庞统徐庶张昭等人都是持礼极恭,话说刘桓亦是如此,但二人给人的感觉却有不同之处,世子乃是礼数周到的客气,而二公子则显得更为真诚!

但见此时刘信对众人的问候就可见一斑,他不厌其烦的将所有人一一叫到,虽是稍嫌啰嗦可听者却是心中受用,此子武勇过人性情豪爽,又是天资聪颖待人和善,只是专心将道不喜权谋罢了,观燕王对待二子亦是有所区别,其实以人才而论刘信绝称得上出类拔萃,不在世子之下,当然这些之中忌讳太多,众人谁也不会对此过于深入!

假如说方才闻听贾诩前来的消息徐庞二人还只有七八分把握燕王已然接受了他们的提议之外,如今见到刘信改装来此更是十足的确定,二公子在燕军之中素有天才之名,更喜与名将对垒,此番倘若徐州出兵和刘玄德交锋,关羽、张飞、黄忠任何一个都会让勇猛的刘信见猎心喜,此处甘宁在认出刘信之后也有所感,特意回头给了庞统一个充满鼓励的微笑,二公子都来了,燕王的决心已然不言而喻。

“信儿还不将之除下,众位先生面前也不怕失礼!”但看面容这大汉与二公子可有天壤之别,甘宁当然知道其中原因,那巧夺天工的人皮面具正是出自爱妻王欣然之手,平日里视之极为珍贵,也就是刘信有这个面子能从二婶手中要去一张,别人想都别想,甘宁与燕王乃是结义兄弟,此时出言笑斥刘信却也没有半分失礼之处。

“来时就知瞒得过别人却惟独瞒不过二叔,几位先生失礼了。”刘信闻言稍稍回身双手覆面,再转过之时已是一张俊朗有神的少年面孔,其变化之妙令众人叹为观止,二将军贤妻的本领可谓层出不穷!庞统与徐庶所料自不会错,刘信此来就是为了与关张黄等将交手的,青州一战的最后涙无痕力战虎痴许褚,而年青一辈之中声名最盛的两员小将也展开了他们之间的第一场对决,最后曹彰与刘信平手收场,但在二公子看来再有一百回合自己定可战而胜之,兖州一战燕军怕是多以攻城为主,相对而言关羽张飞这般绝世猛将对他诱惑更大!

庞统的书信传到刘毅手中之后,朗生斟酌半日心中便有所得,随着地盘实力的逐渐增长如今的自己已然是独树一帜,表面上看他的领地还不如曹操当年鼎盛之时,可真正的实力确实犹有过之,求稳之心亦随之更甚!此处不能说错,在整体战略而言乃是必然!但兵家之事一旦过于追去稳正就会失去很多良机,关键还在度的把握,如今他剩下的这些对手可都是汉末人杰,自己苦心建立起来的优势不是没有在战场之上付之东流的可能,曹操突袭汉中,刘备全力兵屯庐江,战局形势已然与预计之中有了很大的改变,他亦要针对之有所调整!

如今冀州之事在简雍等人的治理之下行政方面已没有让他太过操心的地方,贾诩郭嘉在赵云身侧出谋划策,他此番出击也将郭图审配二人带在了身边参赞军机,邺城数月的深入了解,这两名当年袁绍麾下的心腹谋臣让刘毅有了更深的认识,他并不想浪费二人在军事方面的才华,亦可补自己思路上的欠缺之处,此事便和二人有过细商。

三人一番细致的研究之后,郭图对庞统的提出的战术极为认可,对于刘备此人的能力当年曾随袁绍攻之的他是有过亲身感触的,无论刘毅如何待他,或是想分化刘曹二人,只要燕军一家独大的形势不改,刘玄德的立场都不会有丝毫的变化,今日曹操主力已然在汉中之处,远隔千里再如何操心也于事无补,只能寄望于张虎的发挥,而单独面对兖州曹军,燕军显然更有余力腾出手来对刘备进行打压。

审正南的分析则更多是从刘备曹操二人之间的关系出发,对扬州而言最有利的结果莫过于此战之中燕军的实力被曹军大大抵消,则他们更能收渔人之利,因此即使支援曹军乃是必然,扬州军在出兵时机的选择上定然是会极为讲究的,一日燕军不大局进攻兖州刘备多半便会按兵不动,似此却给庞统之计提供了极大的空间,倘若操控得当甚至可将刘备大军堵在长江以南,使之难以加入到中原战场之中。

至此朗生再不犹豫,当即令刘六持他手书星夜赶往青州之处,将自己与郭图审配二人相商的结果详细告知郭嘉贾诩,刘信乃是燕王爱子,赵云对其更是喜爱有加,刘六到时他也正在大帐之中,得到燕王此信,贾诩郭嘉二人自然知道其中的分量,当夜文和便在刘信刘六的护卫之下赶往下邳,路上并未做任何的停留这才如期而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