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整一天,心岩什么都没有做,光跟着刘海在车间里转悠了,心岩觉得自己不像是来这里服刑的犯人,倒像是来参观的客人,而且让他费解的是,这一天什么都没有干竟然也没有人来管他们,无比的自由。

刘海属于自来熟的类型,而且还有爱吹牛的毛病,就像是小品里的大忽悠一样,真不愧是干诈骗的出身。

按照刘海的说法,他以前没被抓时十分风光,住的是别墅,开的是豪车,搂的是美女,吃的是山珍海味,无限潇洒。

对于这些话,心岩是很不屑的,可是还不能表现出来,自己是新人,万事都得以低调为主,尤其是在这么个各种牛鬼蛇神混杂的地方,更是得小心为主。心岩只得在脸上做出一副很崇拜的表情出来,嘴上还要附和着刘海说的话。

其实在心里,心岩已经把刘海鄙视了千万遍了,你那么牛,怎么会落到现在这步田地?

对于心岩的反应,刘海还是相当满意的,极大的满足了他的虚荣心。他拍着心岩的肩膀说道:“等出去了以后就跟着哥混吧,保证你吃香的喝辣的。”

心岩连忙道谢,心里却更加看不起刘海这个人了。

熟悉了车间里的生产流程,第二天心岩就正式上岗干活了。心岩被分到了磨光组,干的也不是什么技术活,打磨,就是抱着磨光机把那些焊接好的门框和门扇上面的焊点、边角毛刺全部磨平,以便于接下来打底喷漆。

这个活让心岩很感兴趣,从来没有干过这种工作的他怀揣着一颗好奇的心很认真的干着。他觉得很好玩,把磨光机打开以后,磨光片就开始飞速地转动起来,然后对准那些凸起的焊点压下去,来回的晃动,只听见“呲啦”一声,火花就开始飞溅,心岩觉得这太有意思了,干得不亦乐乎的。

只是结果不是太理想,到了中午的时候,心岩磨出来的门没有一件能够入了组里的检验员的法眼,不是磨透了就是没磨平,全部不合格。

“你这干的是什么活,不会干你就别干,长着嘴不会问问别人该怎么干吗?你弄成这样我怎么跟队长交待,全部都得返工,这些门还得重新焊一遍补漏,你说让谁去干?”检验员李牛正站在心岩磨好的门前气呼呼地训斥着他。周围围了一帮子看热闹的犯人。

长这么大,心岩还是头一回被别人这么多人的面训,心里的感受可想而知,看着李牛那得理不饶人的样子,还有那张喋喋不休的嘴,心岩真想直接扑上去把他的牙全部打下来。

可是这也只能是想想而已心岩并没有失去理智,更何况是自己理亏,活没有干好,除了忍,还能怎么样呢?只是觉得很丢人,很没有面子,觉得脸在发烫。

如果光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