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岩一下子就被宝宝从**扑到了地上,脑袋重重地磕在了地板上,就在心岩准备喊疼的时候,宝宝的嘴已经吻到了他的唇上。

这是什么情况,难道老子被强j了?心岩的脑海里第一时间闪过了这么一个念头,接下来,他做出了最本能的反应,开始拼命地挣扎起来。

心岩打死也不会想到,看似柔弱的宝宝的身体里边竟然蕴含着那么大的力量,大到连自己都不是她的对手。

就这样,心岩被宝宝死死的控制在身体下面,她的唇疯狂的亲吻着心岩身上每一个**的地方,她用她**的身体不停地带给心岩一种狂野的刺激。

渐渐地,心岩挣扎的力度越来越小,到了后来竟然开始慢慢地迎合起宝宝的动作,两个人的喘息声越来越重,心岩一下子翻过身来,将原本在上边的宝宝压在了身下,两只手使劲地揉捏着宝宝的身体。

宝宝一边呻吟着一边伸出手来解开心岩衣服上的扣子,两个人似乎都很着急的样子,很快,心岩的上衣也被宝宝脱了下来,一个**的上身出现在宝宝面前。

就在这时,心岩忽然停下了他的动作,慢慢的站起身来。

“怎么了?”还躺在地板上的宝宝奇怪地问道。

“对不起。”心岩只说了这三个字,一把抓起自己扔在地上的衣服,头也不回地跑了出去。

随着那一声关门声,宝宝的泪水无声的淌了下来。

心岩出了门后,对着自己的脸狠狠地扇了几个耳光,他拿起挂在胸前的那一块玉坠,轻轻地吻了一下,然后穿上衣服,头也不回地朝楼下走去。

就在刚才,心岩和宝宝差点就要突破最后一道防线的时候,心岩看到了这块挂在自己胸前的玉坠,这块玉坠是有一次自己受伤后谷雪专门坐了一天一夜的火车去到一个佛教圣地为自己求来的,据说是能保平安。

谷雪亲手把这块玉坠挂在了自己脖子上,她告诉心岩,这块玉坠是可以保平安的,只要带上它,就算遇到再大的危险也可以化险为夷。

其实心岩是不相信这些东西的,但是他依旧每天都带着这块玉坠,就连睡觉的时候也不会摘下来,因为这是谷雪对他的爱。

心岩也是一个正常的男人,就在刚才宝宝那样的刺激下,他也情不自禁地有了反应,可是当他看到那块玉坠的时候,他的大脑一下子就清醒了。脑子里挥之不去的全都是谷雪的身影,他果断地保持住了自己对谷雪的那份忠贞。

有人说,忠贞这个词只限于女人,其实不然,相爱的两个人,彼此都要对对方忠贞,这才是对爱情负责,对爱人负责,也是对自己负责。

回到歌厅的时候,大家都还在那等着心岩,草草的跟他们喝了几杯酒之后,心岩就赶紧回家了,因为他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谷雪。

晚上躺在谷雪身边的时候,心岩感觉到自己是那么地踏实,他还是坚持住了。

第二天中午,心岩依旧是去找余涛,他们刚来这个地方,对一切都还比较陌生,自己总要多关心关心他们。

来到宾馆的时候,余涛他们已经起床了,正坐在房间里看电视,看到心岩以后,他们一下子酒吧心岩围在中间,叽叽喳喳地问个不停,好像有问不完的问题似的。

“先坐下,一个一个说。”心岩捂着耳朵从包围圈里钻了出来。

“老大,我昨天听他们说你有好几家酒吧,咱们昨天去玩的那家歌厅也是你的,你到底有多少场子啊?”李力最先提出了问题。

“呃,现在我有四家酒吧,两家歌厅,一间迪厅,还有两家娱乐场。”心岩想了一下说道。

“什么是娱乐场?”李力不明白。

“就是赌场。”心岩回答道。

“嘶。”在场的人不由得都吸了一口

,看.书网武侠(了?

“恩,我有两个问题。”余涛坐到心岩对面,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行,你问吧。”心岩笑了笑,那么多问题都答了,也不差这两个了。

“大妈咪是什么意思?”余涛提出了他的第一个问题。

“啊?”心岩一愣,随即又反应过来,回答道:“大妈咪就是一个职位,昨天咱们去歌厅玩的时候,那些陪你们喝酒的女孩都是归妈咪管的,每个店里都有自己的妈咪,而这些妈咪就是归大妈咪管的。明白了吗?”

“恩,明白了。”余涛点了点头,他昨天想了一晚上也没想明白那个大妈咪到底是什么意思,现在总算是搞明白了。

“你不是有两个问题吗?还有一个是什么?”心岩见余涛问完第一个问题后就不说话了,不禁好奇地问道。

“恩,那个,昨天晚上那个大妈咪跟你是什么关系呀?”余涛吱吱呜呜地问出了他的第二个问题。

心岩彻底被雷到了,他根本就没有想到余涛竟然会问这个问题,不过看余涛现在的样子,心岩很快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余涛八成是看上宝宝了。

“我俩就是老板和员工的关系,没什么特殊的,她算是我这边的元老了吧。”心岩给出了余涛想要的答案。

果然,余涛听到这个答案的时候明显的松了一口气,本来他还以为心岩和宝宝有什么特殊的关系呢,现在既然心岩说没有,那就肯定没有了,因为心岩没有必要也不可能骗自己。

“还有一个,我要是喜欢她该怎么办?”余涛没有了一开始的羞涩,大声的说道。

“你这是第三个问题了,不过我免费回答你,要是喜欢的话,那就放手去追吧。”心岩想到如果余涛真的把宝宝追到手了,那对自己还真是大好事一件啊。只是昨晚发生了那样的事,不知道宝宝那边会怎么样。

“艹,余涛你小子就是个色狼,除了女人没有别的事情。”

“就是就是,昨天那女的我看了,至少要比余涛大七八岁,这样的余涛你都不放过啊,你还真是没人性。”

“余涛人家是重口味,哪是咱们这些凡人能体会的了的。”

。。。。。。

所有人在听完余涛的问题后,都开始讽刺挖苦他。

余涛一点也不介意,此刻的他,高兴着呢,至于别人,爱说什么说什么去吧。

“好了,现在你们的问题都问完了,该我说两句了吧。”心岩今天过来也是有事要宣布的。

大家立刻闭上了嘴,都把目光投向了心岩,看他要说什么。

“今天我会安排平子带着你们到各个场子里去转一转,你们多用点心学学,看看别人是怎么做事的,最好是能尽快的把业务熟练了,我不希望别人在背后嚼我的舌头,说我心岩的兄弟都是一帮中看不中用的家伙,明白了吗?”心岩沉声说道。

“明白了。”众人齐声喊道。

“好,还有一件事,我会尽快给你们租个房子,老住宾馆里也不是个事。当然,不可能是一人一套房,一开始你们就先在一起挤一挤,至于将来是住洋房还是住别墅,那就全看你们自己的本事了,有道是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有什么困难你们可以跟我讲,但是我不可能一路都帮着你们,我希望我心岩的兄弟拉出去个个都是让别人仰着头看得,而不是让别人低着头踩的。”心岩的这番话说的并不怎么客气,但是在余涛他们听来却是对自己的鼓励。

“跟你们说句实话,别看我现在是城西的老大,其实我的事业也才刚刚起步,我有更远大的理想和目标,现在的这一切只不过是准备活动而已,如果有一天你们也当上了老大,那我也希望你们能爬的更高。”心岩挥舞着拳头大声说道。

余涛他们几个人听的是热血沸腾,更远大的目标和理想,那会是什么?

到了晚上,蒋平开着车过来把余涛他们都接走了,从今天开始,他们真正的踏上道了。

心岩一个人走在夜幕下的林荫道上,从很早以前开始心岩就养成了一个习惯,就是喜欢在林荫树下散步来思考,这个习惯一直保持到现在。

虽然现在已经是冬天了,树枝上早已没了树叶,可是心岩并不在乎这些,他要的只是一种感觉而已,有没有树叶并不重要。

现在心岩已经开始一步步的做大做强了,在整个市里,心岩也算得上是一号人物了,可是心岩并不满足,他还想要做得更大,就像刚才他对余涛他们说的,现在的这一切只不过是准备活动。

在他的心里,的确只是把现在自己所拥有的这一切当成了一个准备活动,或者说是一个热身而已,那么接下来就要开始真正的往上爬了。

心岩现在考虑的就是怎么样往上爬的问题。

现在的社会基本上已经定型了,那就是金钱至上,权力至上,其他的一切都是扯淡,流传千年的黑帮模式早已经不能适应现在这个社会了,如果还一味地强撑下去,那么灭亡也就是迟早的事了。

自己手中现在拥有着不小的势力,但是势力越大也就代表着所需要承担的风险越大,如何将风险降到最低,如何保存自己的势力,这就是现在自己需要面对的问题。

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将自己的势力合法化,可是这里不是国外,法律是不会允许这样的势力存在的,那该怎么办?

变通,通过转变让法律允许,这是心岩心岩现在唯一能想到的办法,可是究竟该怎么转变?这又是一个大难题,几百号人,总不可能都从良了吧,那自己还混个屁呀,而且自己的生意基本上都是走在边缘的,政府说你合法,那你就是合法的,如果哪天政府不高兴了,那一锤子砸下来,自己连个渣都不会剩的。

本文由看书网小说(.)原创首发,阅读最新章节请搜索“看书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