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清清不在卧房,不知是何时到了哪里去了,尹四月被冷劭放在他的腿上,这样的姿势让尹四月觉得屈辱,因为之前和他在厨房做时,就是用的这种姿势……

而冷劭,还把那样的画面给了易清清看……

冷劭冷着脸帮尹四月擦拭着湿漉漉的头发和身体,动作也带着明显的不悦粗鲁,她长长的头发被揉得乱七八糟,几乎都要打结了。

用毛巾大概擦完了头发,冷劭就把毛巾一丢,开始用浴巾给尹四月擦身体,手极为自然的碰到了她的胸部,尹四月顿时浑身一惊,整个人本能的往后仰去,冷劭搂着她后腰的手便稍稍用力,预防她倒下去。

“咝……”尹四月却突然倒吸了口气,后腰上的酸疼被冷劭稍稍一用力,就更加的疼了。

冷劭眉头皱得更紧了,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右手更加迅速而粗鲁的帮她擦着身体,尹四月很是窘迫,这男人居然能这么镇定的帮她擦……那么敏感的地方,真是……

昨晚那残酷到让人觉得冰冷的气氛仿佛突然之间烟消云散了,或许是因为尹四月发着高烧,所以也没有精神再去防备和伤心了。

“唔……”迷糊之际,感觉到冷劭的手不知何时移到了她的下-身处,尹四月顿时浑身一僵,再看看冷劭的脸色,依旧阴沉,他只是在很单纯的帮她擦身子罢了,只是那种地方……他叫她自己动手应该会更好吧?虫

冷劭听到她的低吟声,挑眉看她眼里,眸中很快就聚集起戏谑的眸光,嘴角也渐渐弯起,笑道:“看来昨晚还没满足你呢

!”

尹四月没有往日里的脸红心跳,而是低下头,满脸沉寂,昨晚……是她永远的痛,如果可以,她希望自己能选择性失忆。

冷劭看出尹四月的心思,冷哼一声不再说话,帮她擦完身子就把她轻轻放倒在床-上,就在尹四月警惕着他是不是又要“运动”之时,他却起身朝衣柜那边走去。

冷劭从里面挑了一套长衣长裤,同时拿出一套内衣裤,走到床边随手扔在**,又把尹四月抱了起来,然后去解尹四月身上的浴巾……

“我自己来……”明白了冷劭的意图,尹四月更加窘迫的说道。

冷劭冷冷的看她一眼,将手放下,低声喝道:“快点。”

尹四月乖乖的把浴巾拿掉,冷劭已经站起身来,走到一旁的沙发上坐了下来,拿出一根烟点上。

冷劭所坐的地方是尹四月的侧面,很容易就能看到尹四月的身体,虽然他们早已裸裎相对过很多次,但经过昨晚的事,让尹四月本能的不想在冷劭面前脱衣服。

尹四月转了个身,用背对着冷劭,这样至少好一点。

穿衣服这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动作却让尹四月很是难受,全身都是酸疼的,手臂亦是如此,光抬起来都觉得辛苦,结果内衣弄了半天都没有扣好,反而让手臂更加酸疼了。

冷劭在一旁皱眉看着,脸上的不悦愈发明显了,烟咬在嘴里,起身走到床边,拉过尹四月手里的内衣带,干脆利索的扣好了,又回到沙发上继续抽烟。

尹四月一惊,心里却很不是滋味,脑中不由自主的想到:他是不是帮很多女人穿过内衣?林若薇应该是最多的那个吧?

默默的把其他衣物穿好,尹四月就转过身去看着冷劭,不知道他要做什么

冷劭迅速的抽完烟,把烟在烟灰缸里戳灭,扔掉,然后又走到尹四月身边,一把将她横抱了起来。

尹四月依旧低着头,像只鸵鸟一样任由冷劭把自己抱了出去,走到楼梯处时,可以看到楼下很多佣人都在忙碌着打扫卫生,羞涩渐渐爬上尹四月的心里,让她开口道:“我自己可以的。”

冷劭低头看她一眼,一声不吭的就真的把她放了下来,尹四月没想到他行动这么快,腿本来就是身体里最酸的一处地方,再加上高烧,意识有些迷乱,腿一软,整个人险些从楼梯上滚下去。

冷劭又一次及时的接住了她,冷笑的看着她,又把她重新抱了起来,眼神里在说:“你真的行吗?”

尹四月撇着嘴不再说什么,冷劭温暖的身体,淡淡的烟草味道,还有周围投来的视线让她竟突然又有了幸福的感觉,昨晚的一切,在此刻想来,仿佛变成了一场虚惊的噩梦一般,那么的不真实。

尹池正自己推着轮椅从房间里出来,仰头诧异的看着冷劭和尹四月,一时愣住了,这是怎么回事?冷劭昨晚不是才对四月那么粗暴的吗?还是说,这又是他报复中的某招的某个部分?

“爸……”走到楼下,尹四月才发现愣愣看着他们两人的尹池,低声唤道。

冷劭冷着脸保持着沉默,对尹池视若无睹,尹四月想着他昨天还那么亲昵的叫着“爸”,心不由得又冷了,幸福的感觉消失殆尽。

突然一道灼热的眸光从左上方投射而来,尹四月疑惑的朝那边看去,就看到二楼的栏杆旁站着一个身材婀娜的女人,是易清清,她的眼眸里满是恶毒得毫不掩饰的眸光。

昨晚,她在尹四月去了浴室后,本来想再和冷劭把他们进行到一半的缠绵完成,可冷劭却眼睛都没睁开的让她滚,而她就真的听话的“滚”到了二楼的客房。

现在一大早醒来却发现冷劭抱着尹四月下楼,心里的愤懑顿时全部宣泄而出,冷劭当初不是刻意花高价来让她表演折磨尹四月的吗?怎么现在却又这么亲密的抱着她?难道冷劭花那么多钱就是为了耍她吗?!

享受阅读乐趣,尽在吾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