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阑柯寺

“悟道兄,这不怪你”

青帝空洞的眼神陡然锐利起来。WwW、QUanbEn-xIAoShUo、cOm

青帝盘有髻,七柄小蛇模样的金色小剑是他簪,那簪盈盈浑厚法力转动,竟是一套没有渡过雷劫的下品灵器。

此刻,青帝如同高高在上的神抵,他凹陷的双眼,宛若俩枚星辰,似乎能够衍射至某个未知时空,整个药王谷都在他灵识覆盖当。

“淼苗护佑少主不周,护佑山庄无力,以至少主不幸被奸人恶贼所害,淼苗罪该万死”大血使对着青帝恭敬无比道。

其他俩名血使在青帝面前,此刻连呼吸都仿佛被冻结了。

“我儿都亡了,留你何用,你的确该死”

说话间,青帝袍袖一挥,顿时一股黑魇狂风,蕴含大五毒术的腥风朝大血使罩去,大血使原本只是引咎自责的说辞。

哪里想到,会遭来青帝怒火杀身之祸?

“啊,谷..谷~”

花白老者大血使惨叫间,化作了一具白骨。

“谷主饶命,谷主饶命~”剩下的俩名血使不断讨饶,他们也清楚的很,以青帝的修为,击杀他们一根手指都用不了。

在青帝威压下,俩人升不起丁点反抗之心,青帝在他们心就是神抵的存在,至高无上的象征。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的潜意识早已在药王谷众人心根深蒂固。

“我佛慈悲”

悟道站了出来,青帝的杀伐果断让他脸色也微微一变。

“你俩护卫少主不利,本座本该让你俩随同少主步入黄泉”那俩名血使身子压抑不住的颤栗,青帝语调一转,威严无比道;“药王谷被毁,需要重建,本座暂且留你俩性命,本座日后再取”。

“多谢谷主不杀之恩”俩名血使暗幸,躲过了一劫。

“青帝兄节哀~”悟道劝慰道。

叹息一声,青帝道;“傲青在天山修炼秘法,祭炼剧毒,得小儿传讯,匆忙赶回,可惜可惜,人算不如天算,还是晚了一步。傲青窥得一丝天机,推演出一丝天机命运,小儿祸有终劫,还是晚了一步”。....

傲青正是青帝本名

“那犯谷者自言名讳——夺命书生,修为倒是不高,只是身怀巨宝,那些法宝厉害的很,下品灵器都不泛数件,更有上古神兽鲲鹏护佑,悟道这才一时无法擒拿,唉,怕是原大世界某个修真大宗派的嫡系子弟”。

“或者是隐匿宗派魔头的传承者”

悟道很识趣的为自己找到了借口,下品灵器啊,不是一般人能够拥有的。

他身后俩名喇嘛嘴角抽了抽,眼神显然透着一丝困惑。

“小儿命劫数”说这话,青帝眼怒火燃烧。知子莫若父,他清楚的很,自己的儿子傲无常没太多大毛病,只不过在自己庇佑之下,性情乖张,有些暴戾,最为主要的是在一关上,放纵不羁。

“少谷主是否又要纳妾?”青帝突然问向俩名血使。

俩名血使劫后余生,早已胆颤的很,见青帝问,哪来还敢有丝毫隐瞒,一五一十的说出了纳妾之事。

一切矛头指向了——折柔儿。

“蛮人女子,看来这事同那蛮人女子脱不了关系”青帝狠着,他绝对是宁可我负天下人,不愿天下人负我的主。

“你俩清理山谷”

青帝命令后,对悟道说道;“悟道兄,这次劳烦你出手相助,傲青这里谢过,小儿之事暂且搁置一旁,大事为重”。

“悟道汗颜”

摇头的悟道,此刻双眼却泛起一抹精光。

——五祖图...

.......

“五祖图是什么?”

沐寒疑惑着,此刻沐寒已恢复了本来面貌,落在了一处灌木苍天的丛林之,气息也完全改变了。

“五祖,五祖图”

啊驮大人摸着光头,显然在搜索记忆,旋即大喜道;“对了,啊驮大人清楚了,戮血大6也有佛门五祖一说,不过修炼的是大乘佛教,似乎和那悟道秃驴小乘佛教没有太大干系啊”。

“啊驮大人,你知道五祖?”沐寒问道。

“嗯,五祖是佛门五位大能,始祖达摩,二祖“神光”,三祖“僧粲”,四祖“道信”,五祖“弘忍”,沐寒你提到的五祖该是同这五位佛门大能有关。迦叶大6,不,不说迦叶大6,哪怕是戮血大6不管大乘,小乘,能修炼到啊罗汉,晋升罗汉果位后,已是佛门拔尖大能,五祖的传承佛法是一部极为厉害的神通,也是一部经书”。

“一部经。

“楞伽阿跋多罗宝经,也可以叫做《愣伽经》,追求的据说是三界唯心,三界妄虚,据说修炼到最厉害,可领悟——“因缘本自无,不生亦不灭”的境界,具体功法,啊驮大人不清楚,不过老主人秘典宝藏,啊驮大人还记得对那的一丝记忆,说的好像是;“我不说因,亦不说无因,唯说自心分别见”。

“不生亦不灭?那岂不是不死之体,不堕落轮回?”沐寒眼前一亮,他一霎间联想到了当初关于“睛晶猿猴始祖”孙悟空的记载。

跳出五行外,不在轮回啊

那才是真正的于天地同寿,天地灭,我不灭的存在到了沐寒现在这个修为,他清楚的很,所谓的元婴强者,同天地同寿。

那是需要安渡一生修炼的情况下,否则保不准哪天就会被弱肉强食。

不说才区区元婴强者

便是连羽化飞升第一人“羽化真人”也遭六九天劫,被雷电轰的差点魂魄俱灭,老主人金刑审判者。

不是照样身亡?

“五祖图,我要得到”沐寒动心了。

“沐寒,啊驮大人提醒你,虽然杀戮药王谷时,你改变了容貌,虚造了气息,可要是有心人,全力追查,难免不露出马脚,捕捉到一些蛛丝马迹,就如青帝那等元婴强者,通过秘法,或者推演,怕是会牵连上唐家堡”

啊驮大人担忧道。

“的确如此”

沐寒脸色深沉的点了点头;“要是连这都联想不到,那青帝也正是愚蠢到了老家,啊驮大人,以你之见,现在怎么办?”。

能成为一方霸主,元婴期的“青帝”。

会是傻蛋?

“阑柯寺”

啊驮大人突然道;“对,就是阑柯寺,那悟道秃驴是小乘佛教,阑柯寺则是大乘,大乘小乘,俩大佛门派别那是早在太古就结下了芥蒂,就是不清楚,沐寒你有没有那胆子,将火烧到阑柯寺头上?”。

“你看我像没胆量的人?”

感受到啊驮大人挑衅的眼神,沐寒知道对方这是激将,对方这点小小心思,根本就瞒不过沐寒。

他反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