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归宿峰之难

PS;感谢“剑吟”兄慷慨给力,沐寒就要发飙。wWw、QUAbEn-XIAoShUo、Com

南鹤子的惊叫声多少带点尖锐。

而归元子此刻满脸崇敬和喜意;“前,前辈是青帝长老?药,药王谷谷主?”青帝正是蛊兽门的客卿长老。

“青,青帝长老”危机感瞬间蔓延南鹤子全身。

“还望长老替归元做主,归元侥幸夺得炽神铁,谁不曾料想,此子见财起意,强行横夺,全然不顾俩派之间情谊”

有青帝撑腰,归元子胆气足了不少。

“不,不是的,青帝长老晚辈是赤火门坤阳长老座下第十三真传弟子,同归元兄不过一场误会”冷汗直冒,南鹤子此刻还不忘搬出宗门长老名讳。

为求的就是震慑住青帝。

“南鹤子,谁跟你称兄道弟,我可承受不起,若不是青帝长老出面,怕是现在你已杀人夺宝成功”归元子斜眼一挑,冷冰冰道。

“落井下石?”南鹤子气的全身发颤,正于张嘴辩解。

“恬燥”

沐寒一挥手,金掌如刀直接切下了南鹤子的一条手臂。

归元子吓一大跳

灵寂强者南鹤在,在这位青帝长老面前,没有丁点还手之力啊一声惨叫,南鹤子面容扭曲,可此刻的他,强忍双眼**的怒火。

“本座小惩大诫,断你一臂,免得你这些晚辈占着坤阳真人名讳,胡乱作为,坤阳不管,本座来管”沐寒冷色道。

“我赤火门弟子惩处何时轮到你蛊兽门管?如此不给坤阳长老面子,大言不惭,我定要说动坤阳长老,青帝,我和你不共戴天”。

强忍剧痛,脸色苍白的南鹤子声音颤抖道;“多,多谢前辈不杀之恩”。

沐寒挥手间,可不止断臂之痛,暗中用真元摧毁了南鹤子魂种,可以说,除却断臂之外,南鹤子这一生的修为,算是止步被沐寒终结了。

成功挑起了蛊兽门和赤火门隔阂。

“有何不服,叫坤阳见我,滚~”

沐寒袍袖一挥,南鹤子整个人像圆球一样,被掀飞出去撞在了一处山腰上,而后狼狈之极的逃走。

“青帝长老,这,杀南鹤子一人可以,不过长老这话,南鹤子那小人定会跑到坤阳真人面前添油加醋,怕是会...”归元子不敢再说下去。

“本座做事,还用你教”沐寒眉毛一掀。

“不敢不敢,弟子不敢”归元子吓的舌头直打颤。

“哼”

冷叱声响起,原地已失去了沐寒身影,只留下了呆若木鸡的归元子,半响之后,回神的归元子才想起,这大事定要上报宗门长老才行。...

......

翌日深夜,药王谷内

“轰隆隆”

沐寒在尽肆收刮药王谷灵草、毒物、宝贝、丹药之后,他双手一翻,大混沌雷斧在手,一斧将整个药王谷化作了废墟。

“不愧是青帝苦心经营多年,药王谷宝贝倒是多的吓人,单单这些天材地宝,就足以供我炼制十万枚灵丹”。

“咻~”

沐寒身子一动,消失在夜幕中....

这挑拨离间之计,太过粗俗,想要识破不难,沐寒倒也没布局太深,只是利用悟道传音小乘教的间隔时间。

让南苗蛊兽门和赤火门厮杀一场罢了

至少

可以将原本正邪浑水,搅拌的再混一些,然而沐寒又怎么清楚,正是他这随意而为,拉开了本就有相互吞并之意的南苗俩个最大宗派的千年厮杀..

.......

“欧治子人脉极广,天衍门更有夔师兄等元婴强者九人坐镇,我这番授命,趁着浮屠和蜀山大乱厮杀,浑水摸鱼,正是壮大离火门的绝佳时机,可将天衍门和离火门合二为一,完全掌控”。

在沐寒心中,天衍门是没有任何归宿感的

欧治子等人所为,无非抱着的目地,就是让羽化真人复出,而壮大离火门,是沐寒心愿,自然会不遗余力的培养自己所能掌门的底蕴和力量。

“现如今,我已拥有五件下品灵器,一件上品灵器该是我回归,霸绝丹青宗的时候了,也可顺势挑起丹青宗和蜀山的隔阂”。

沐寒极为长远的设谋

五件下品灵器;五雷令、罗浮洞天、九足巨鼎和幽冥九杵(分别是剥夺了罗弑俩人的神通而成),攻击力最强的还有“大混沌雷斧”。

至于上品灵器“沧海珠”倒显得鸡肋,除了啊驮大人,防御攻击等等,沐寒一项也拿不出手。

“巅峰法器,包括可进化的九龇炼虚炉,一共十六件,上品法器一百一十八件,中品和下品法器琳琅满目,起码估计不下俩千件。....不过鸡肋,对于现在的我来说,可有可无,炼化回炉倒不失为一个办法或赐给峰下弟子”。

山巅上,沐寒一一清点财物

“搜刮了药王谷,加上青帝、罗冥俩人自身携带的灵丹不下万枚,连上品灵丹也有十二枚,自己可丹炼药王谷的一切种种,至少可丹炼出下品灵丹十万枚,罗汉心果一枚,怕是权柄滔天的雷烁,也比不上我身怀的宝贝一二”。

沐寒

意气风发,就朝丹青宗飞去。...

.....

“王林,你未免太过了”五男三女,为首的是依附归宿峰的一名金丹中期男子,愤怒指责。

此刻,八人被十几名金丹弟子围困住,这些人都是得了共水授命,前来挑衅闹事的,那男子话音刚落,十几名金丹弟子桀桀大笑。

“过,赵龙你倒是说说,什么叫过?”

王林同样金丹中期,摸着下巴居高临下的笑着。

“同门相残,就带你这般欺负同门师兄妹的?归宿峰乃是沐寒首座大师兄行宫,我等皆是归宿峰中人,你等这样欺侮,等到沐师兄回归~”赵龙义愤填膺的话,被王林一声尖笑打断。

“哈,我好怕,你们怕不?”王林装出害怕模样。他身后金丹弟子则轰然大笑,一个个眼神中有的只是欺辱的兴奋。

“赵龙,做人要有自知之明,我规劝你,还是乖乖的投入共水副教麾下,以你的修为,副教还不会亏待了你,不要明珠蒙埃,冥顽不灵”王林笑容一敛,幽冷道。

“小人嘴脸”赵龙铿锵怒喝。

“哈,小人骂的好,骂的妙”说着话,王林脸色完全黑沉下来了。不过碍着丹宗戒律,同门相残的事情,倒也不敢做的出格。

围困,围堵、调戏、谩骂

这些手段,王林可谓是运用的如火纯青了,这围困的半月,也有归宿峰充满血气的弟子,实在受不了鸟气,上巨戮台挑战。

却被揍的血肉模糊

“赵师兄,现在怎么办?”几名女弟子慌张之极。更有心性不坚定着,暗中或明着的投靠共水峰麾下的,占了足足四层。

沐寒哪怕是首座弟子,怎比元婴副教?

这些一些归宿峰弟子见风使舵的想法和理由。

“王林,你不要太过分了”就在这时,一袭红色火袍的王重阳怒色踏出,现如今的他已是金丹后期。

“哎呦,是重阳师兄”王林幽然一笑。

“重阳师兄”

“重阳师兄,他,他们实在是~”

赵龙还算铿锵,可身后几名女弟子则个个面露委屈之色。

“给我撤走,否则休怪我撕破脸面”王重阳黑沉着脸色,锋利的眼神一扫王林众人。对于王重阳,明显还有几人有些忌惮。

“撕破脸面?”

王林震了震心神,嘴角抖动着笑了;“王重阳,你还真高看自己?给你点面子,才叫你一声师兄,哼哼,文斗、武斗,哪个怕你。这归宿峰上下,这半月来,怕是不下十人上巨戮台被揍成猪头了吧?别以为有沐寒师兄撑腰,我告诉你,沐寒师兄这老虎皮不好扯,也扯不开有本事的上雷烁长老那告去”。

有共水副教撑腰,王林底气十足

“我也不为难你,只要不踏下归宿峰,老老实实的给带着,缩着当好缩头乌龟,我王林保你无事”王林话落,身后众人大笑。

“你,和你拼了”赵龙银枪一抖,脸色姜红。

“回来”

“重阳师兄”

“回来,赵龙难道我的话你也不听了”

王重阳双眼寒光闪烁。见赵龙泱泱的走回。王重阳这才脸色缓和俩分;“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我们走~”。

这次王林等倒没阻拦,众人紧随王重阳回到了归宿峰。

“可惜了,要是那赵龙动手,你我就可找到理由,痛揍一顿,定叫共水副教满意”一名弟子献媚道。

“那王重阳脑子不笨,还算有点见识,现在宗门长老都在圣地和掌教至尊共襄大事,丹宗事物,均由共水副教做主。归宿峰的人敢动手,那是找死”。

“罢了,罢了,嘿嘿”

王林摸着下巴一笑;“你我这样围困,哪怕是闹到刑罚长老那,有副教撑腰,也掀不起丁点风浪。这短短半月,投靠咱们的人数,已占了归宿峰四成,再困他一个月,怕是整个归宿峰,就要人影罕见了”。

“高,师兄高见”

一干金丹弟子拍着马屁,轰然大笑。...

......

“重阳师兄,刚刚你为什么拦我?”赵龙义愤填膺状。

“唉”王重阳深深叹息;“不拦你,难不成眼睁睁看你送死,或者和裴飞、曲宫师弟他们一样,上巨戮台吃大亏?”。

“分明就是共水副教对沐师兄怀恨在心,这,这丹青宗呆不下去了,再这样下去,咱们归宿峰还能剩下几人”。

“话是这个道理,可长老都在圣地,共水副教一手遮天,你我又能如何,怕...怕是熬不到沐师兄回来,咱们归宿峰早已人心大变”。

先前投靠沐寒的丹宗弟子,各抒己见

言语中,一片压抑的惆怅,这才短短半月啊人心浮动,投靠对方的占了四成,再过一个月,岂不是成了空峰?

“重阳,有负沐师兄重托”王重阳仰头望天,深深叹气。

“重阳~”

就在这时,沐寒的声音在整个大殿回荡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