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章;大啊修罗

九幽之地,九幽黎主

可以说,食婴老魔身后那九根触角似的丑陋尾巴,就是汲取了九幽之地的所有元气,才凝化而成的,代表的是魔道气运,他九幽魔地,魔主的气运。wwW!qUAnbEn-xIaosHuo!coM()

而现在,正反大吞噬术下

沐寒和啊陀大人的联手一击之下,竟然切断了他九根触尾?一声凄厉惨叫,更多的是夹带愤怒,无法压抑,不能遏制的愤怒。

“死死死,老夫要让你们统统都死”

极度的愤怒,让食婴老魔近乎失去了理智,这刹那什么白泽、白帝的顾忌,也被抛到了九霄云外。

“糟糕”

“不好”

化凡刚毅的脸色一变,浓眉深深凝结;“沐师弟断去老魔根源气运所在,这老魔是完全暴怒了,再也不会顾忌~”。

“黎龇元,放肆”

“黎龇元,还不快快住手,难道你能自信抗本帝和麒主联手绞杀?”

“黎龇元,还不速速住手~~~”

巨无霸似的白帝,怒发冲冠,他的双眼,就像是炽光万丈的骄阳,如同有汹汹的火焰,在白帝双眼当中燃烧着。

他的声音,在不断的透彻传下,四面扩散着。....

“白禹,我给你脸面,这才不杀你白家小女娃娃”

暴怒中的食婴老魔‘黎龇元’,完完全全的失去了理智;“这些小娃后辈,敢如此对待老夫,死,我要他们统统都死”。

当下,他狂吼一声,十指连连弹动,正道和魔道不同,虽说在沐寒眼中区别不大,然认真说起来。

正道或许会为了冠以头上的声誉,还有所为有所不为。

魔道

邪魔祸乱,魔性所致,目地只有一个,就是灭杀一切阻碍自己脚步的敌人,什么声誉名节,对于魔道强者来说,根本就不屑一顾。

何况是活了万古的‘食婴老魔’?

“该死,哪怕是借助始元符命印,可毕竟只是仙器虚影,威力不如真仙器的千分之一二,先前黎龇元所有忌惮,我还能够勉强战个平手,可现如今~~”化凡心思电转,手段不知,身后浮现出一枚十丈方圆的大印;“管不了许多沐寒的生死,事关麒主计划,不能有所闪失,拼了”。

沐寒刚刚将九根触角送入罗浮洞天,旋即一股股如剑似的气势,压的他几乎没办法挺直身子,九幽黎主。

这个万古魔头,终于施展出了他的法宝;“啊修罗刀”。

“魔器,上品魔器,不过这啊修罗刀乃是太古尧蛮大战时,遗留下来的神兵,普通的上品灵器根本不是啊修罗刀的对手”。

食婴老魔施展出啊修罗刀,化凡和白帝虚影都震惊了起来。

一刹那群魔踊跃,阴风弥漫天地,食婴老魔的修罗刀中,封印的是一头太古‘大啊修罗王’,杀伐成性。

名叫罗睺。住在须弥山之北,大海之底。海水浮悬在他宫殿之上,四面的风护持着宫门。他的王城纵广八万由旬,内外七重城廓,高达三千由旬。金城银门,园林清泉,众鸟合鸣。他的身形高出须弥山一万由旬,高达二万八千由旬。到大海中化现巨大的身体,海水只淹到他的脐下,头却高出须弥山顶,手障日月。日月天子见其丑形,惊恐害怕,不敢出来,所以天地失去光明。

就是这么一位太古大能,机缘巧合之下,被蛮帝封印在啊修罗刀之中,赏赐给了‘黎龇元’。

甚至于以

食婴老魔现如今的修为,还不足打开‘啊修罗刀’十分之一的力量。

要是能够完全打开啊修罗刀太古时候,全胜力量,那甚至是可媲美仙器的存在不,比一般仙器还要恐怖。

“群魔诛天,万魔归心,谁主沉浮,唯我龇元~”食婴老魔运转魔功,完全唤醒了啊修罗刀中的器灵。

——罗睺

“是佛业大能,太古佛国天龙八部护法神明之一,已经无限接近菩萨大尊果之位,其野心勃勃太古时观赏须弥金山,自然之灵风,吹开了天宫仙门据闻,那风吹地地净,吹花花开,阿修罗王有五位大臣,捉持,雄力,武艺,头首以及摧伏,这加重了罗睺的野心,想捣毁天宫,取日月作他的耳珰,这才被仙界大罗至高金仙存在,击杀粉碎,怎么会成了魔灵,还成了黎龇元手中的魔器”化凡大惊失色。

白帝也脸色凝重;“黎龇元,你盘踞九幽之地,本帝并没对你动手,你我井水不犯河水,你要是胆敢释放出啊修罗门,本帝定会联手白泽麒主,对你九幽之地进行灭杀”。

“哈哈哈,威胁,白禹你这算是威胁?”

老魔一步踏出,千米之距,魔贯长虹一般,啊修罗刀‘罗睺’似乎占据了他的躯壳肉身。

“好大煞气,怕是大啊修罗王占据了黎龇元的肉胎,转化成了血元胎盘,看来,黎龇元并不能完全掌控啊修罗刀”白帝心想间,啊修罗刀动了,看上去像是食婴老魔施展出的魔刀三千斩。

可实际上,却是啊修罗刀自身所为。

“该死,黎龇元,你竟敢对本帝动手,我定要率我白莲十万教众,踏平你九幽之地”。

连化凡也感到吃惊

“恬噪”食婴老魔啊修罗刀挥舞,以白帝修为,原本不会弱于黎龇元,可惜的是,这一刻前来的不过是一滴精血凝炼成的分身。

“蓬”白帝才抵挡了九刀,第十刀魔冠天下,一刀斩杀出,不仅仅有食婴老魔的力量,更有罗睺的煞气。....

白家,白禹大帝闭关所在洞天

“嗯?”

白禹大帝赤色的眉毛陡然扬起,他所处的是一个没有边际的山洞,仅仅是他轻声一哼,就地动山摇。

“好个黎龇元,好好好”白帝真身,怒极而笑,九千九百九十九条上古螭龙不断在他黑色长袍中,狂啸嘶鸣。

“本帝即将渡六九天劫,破碎虚空,白日飞升,本想你黎龇元对本帝算是敬畏,容你九幽之地苟且。今日看来,本帝该再渡劫之前,扫平九幽之地,否则一旦本帝渡劫飞升,我白莲圣教,岂不是要遭你这魔头毒手”。

说话间,白帝手中出现一根长矛,那长矛非常神奇,看上去竟然像是天龙做成的标本,只是上面布满了眼睛,密密麻麻的,每一只眼睛都在不断闪动,一股股恐怖的气息,在长矛身上闪耀流转着。

“碎灭之矛,释”

白帝虚空一划,出现一轮玄光镜,里面残影幻动,正是化凡等人身影,几乎同时,白帝以摧枯拉朽的力量,将破灭之矛透射进了玄光镜中。....

“蓬”

化凡全力出手,这才让沐寒有了喘息之机,只是方才被啊修罗刀,刀气劈中了身子,差点一口元气,没运转上来昏厥过去。

罗浮洞天当中,白夕雨能够感受到外界的一切,绝色的容貌上,长长的睫毛在不断颤动,可却始终没说什么。

甚至,只是盯着沐寒,从她恬静的脸上看不出丝毫异样端倪。

“糟糕,连化凡大师兄也受伤了”

沐寒的心,更加沉重。

自己虽然可对付出窍巅峰,甚至连分神初期,如蜀山道玄,以现在的修为,也能够搏上一搏。

然而,面对跨入天位境的食婴老魔,沐寒简直就像是十一二岁的少年,对上一个身经百战的大汉一样。

只有被揉逆的份

残影凝实,化凡的确是受了重创,悬浮头顶的‘元始符命印’失去控制,再次化回成了一片恒古文章,上面的**不断在不断溃散。

“啊修罗刀,不愧是可媲美仙器的神兵,大啊修罗罗睺太恐怖了,沐师弟断去了黎龇元九尾,切断本源,就现在以我的实力,借助元始符命印,不说击败,但抗衡一二绝没问题~~”

化凡运转道力修复着细微的伤势。

被啊修罗刀刀气造成的伤口,都弥漫着黑黝黝的魔气,和普通伤势不同,想要治愈,极为不易。

“别无他法,只好燃烧传音符箓,恭迎麒主前来,将你这魔头擒杀”化凡手中,突然多了一道符箓。

“噗”

化作一团火焰,旋即急速闪去。

“想通知白泽,化凡,你是痴心妄想,给老夫破灭”食婴老魔身子一动,就是一团魔气,而后魔气一凝,从中出现一刀惊鸿刀芒。

“就是现在”

化凡眼睛一亮,而沐寒也后续而上。

这是化凡刻意制造的一个战机,虽然希望不大,但现如今已别无他法,黎龇元显然已经陷入了疯狂,连白帝虚影都敢抹杀。

又还有什么顾忌?

黎龇元刚刚施展出修罗十三刀,将那传音符箓震荡成了碎片,这时,化凡的攻击已经压制。

全力一击的道力,让老魔体表的魔袍一下子四分五裂。

“化凡小儿,卑鄙”

黎龇元反应极为快速,修罗刀挥舞,竟是格挡住了化凡的致命一棍,而就在这时;“灭碎之矛,释”。

那是白帝的声音

那苍茫的声音,透着无与伦比的威严,似乎是从某个未知过度,就那样子飘荡过来的一般,一下子就刺中了黎龇元的脑袋。

“大霸王术,三十三天擒**”爆炸的碎肉中,一枚魔婴飞闪而出,沐寒眼前一亮,一把就将那魔婴送入了罗浮洞天之中。

“白大小姐,出来”

沐寒心念一动,一道白影在同时间,飘飞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