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自成洞天

p;上架第一天,求月票了哦呼呼

九道龙啸,九条青龙葛然盘旋腾空

庞大的身躯蜿蜒横挪,仿佛天幕苍穹随时会被撕裂

“不好,这九龇炼虚炉好大的灵气,这般灵气外泄冲天,怕是会引来丹宗其他真传觊觎”沐寒剑眉一掀。wWW,QuAnBen-XIaoShuo,cOM

心想间,沐寒摄空虚掌一抓

五指根根蕴含偌大气息,磅礴如山,掌心中空气捏碎,出阵阵气鸣轰爆巨响,这摄空一抓,四周百丈空气完全震荡起来。

“师兄,这是?”王重阳,水仙儿仰头间,心惊胆颤。

沐寒五指抓出,黑袍体表蕴荡开阵阵金光,“大慈折悲手”完全罩向九滋炼虚炉,那九条腾龙如同被捏住颈脖的泥鳅。

吼吼吼

龙吟长啸,龙啸冲天

“若真龙法相,我倒真无力擒拿,就凭九道龙气,哼,给我下”沐寒一吼,嘭嘭嘭,连挥数百掌,掌掌如山如海。

虚空顿裂,出现一道黑洞漩涡,将九龇炼虚炉吞噬进了黑洞。

沐寒弹指,一滴鲜血融入“九龇炼虚炉”,这才神色一喜道;“王重阳,水仙儿,这九龇炼虚炉我既然所得,也不亏待你俩,这里十枚“衍血丹”虽不比归元丹,对你俩也有莫大裨益”话落,一道白光划向王重阳手中。

王重阳低头一瞧,是白瓷陶瓶,忙不迭推辞;“师,师兄这怎么可以,重阳同师妹受师兄救命大恩,这,这?”。

“对呢,师兄,救命大恩,恩重如天,只要师兄不嫌弃仙儿和重阳师兄道力微末,能让我俩随其左右,已是天大恩赐”。

水仙儿柔若无骨的声音,飘渺如同天籁之音。

“予我好者,我沐寒千百倍报之,坏我事者,下场就同这康亲无异,这康亲已除,你俩自行寻一处住处”。

沐寒话落,身子一动化作一股清风消失。

“重阳师兄,这?”水仙儿楞了楞,见沐寒早已消失,这才回神

“沐师兄好大威严,仙儿,你我跟随沐师兄定然没错”王重阳低头一扫陶瓷玉瓶,望着沐寒离去方向,眼神一片炙热。

........

归宿峰,一座千丈山腰

仿佛直插云霄,夕阳残落,山腰被白雾弥绕,横将进去是一处幽幽青苔半掩的山洞,此刻沐寒处在山洞前,人处其中,犹如被群云围拢般。

“这九龇炼虚炉是什么等级的法宝?难道是灵器不成,不对,若是灵器,王重阳单凭器灵诛杀康亲如同宽衣,当日哪里还会那般受辱?”。

沐寒摇摇头,离击杀康亲小王爷已经过去七日

滴血祭炼,沐寒“大天衍术”已达到上善若水臻境,祭炼“九龇炼虚炉”手到擒来,只可惜,这七日来研究,依然满头雾水。

他,竟判断不出九龇炼虚炉等阶。

“时日不多天榜争夺半年之期,料想击杀了康亲,那银梭定会出手,真传弟子,我若没有名分,也不敢斩杀”

沐寒神经紧绷,紧迫感油然而生。

沐寒虽狂,却也没狂到没有边际。哪位真传弟子不是宗门砥柱,要在丹青宗,斩杀银梭子?

那是自寻死路

“福祸所相依,斩杀康亲,定会引得银梭子出手,要在这丹宗步步为营,便是成个真传使,也不知猴年马月,我这也是险中求胜”沐寒暗暗一狠;“要能让银梭子都无功而返,定然声名大噪,再加以我丹炼术以及治器手段,怕丹宗长老不青睐,不保我”。

沐寒这是一搏,疯狂的一搏

这就如,在凡俗之世,若想在军队成万人之上,定要杀敌立功,要是一步一个脚印的混,还不等成了将军,怕是就已当炮灰冲锋陷阵,死于非命了。

只有让自己身价倍增,才会引得各方长老重视

从而,一步登天

就在这时,啊驮大人贼头贼脑的又冒了出来,嘎嘎大笑;“好,好啊,沐寒,这九滋炼虚炉,炼虚返神,这次你斩杀康亲小子可赚大了,这九滋炼虚炉现在虽是破损的巅峰法器,却是可成长的巅峰法器,一道凝结器灵,晋升成了灵器,就自从洞天,到时候,沐寒你就可以用这丹炉炼化道力啊”。

破损的巅峰法器,可晋升,自成洞天?

沐寒望着小眼睛都已乐得眯成了缝隙的“啊驮大人”,眉毛一掀,他可清楚,这小光头不但会“心术”。

更是本源鲲鹏神兽,那可是活了千古的老怪物啊

“洞天,修真术语,意思泛指洞天福地,上古既有十大洞天、三十六小洞天,都灵气充沛,修炼冥思可胜俗物百倍,千倍,若洞天厉害,更可自成沙弥小世界,现如今蜀山整座山脉便是自成洞天,啊驮大人,你是说,这破损的巅峰法器九龇炼虚炉,一旦晋升成了灵器,就可自成洞天?”。

就有对洞天记载,沐寒自然清楚。

洞天自成“沙弥小世界”。

可衍千态,生万物,可以这么说,若是在自生洞天中,主人就是神明的存在,只需一个心念,就可排山倒海,破碎虚空,威能不敢想象。

啊驮大人亢奋的点头,旋即咂了咂嘴巴;“可惜啊可惜,这小炉破损的厉害,不说晋升灵器,凝结器灵,就是将它完全恢复成巅峰法器,也不知需耗损多少纯阳之力,要是恢复到完全状态,沐寒,你完全可以用这小炉子炼神返虚,祭炼出道力”。

“道力?”沐寒皱了皱眉

隐约间,仿佛记得当初蜀山一幕,蜀山掌教“玉阳子”的惊叹声;“这孽障,竟在短短时日达到分神初期,凝聚了九百道道力?”。

啊驮大人仿佛早已料到沐寒的困惑,狠狠一抹光头。

“自身修行,便是追寻道力强横,这也是三千大道,道道彼岸一说源头,修真者与天地争寿,一旦凝结金丹,寿元就会有五百,同时魂种也会滋生道力,嘎嘎,不过弱小的很,金丹初期不过五十道道力”。

“金丹后,(每一级增加道力五十)、灵寂、(五十,这里一共三百)元婴,出窍也是一样,你父亲沐咫尺当初动用潜龙勿用,强行将修为提升至分神初期,的确是达到了九百道力”。

道力,这是全新概念,沐寒竖耳听得仔细。

沐寒的态度,让啊驮大人很是满意的一笑;“当然,修真者比的便是功法、法宝,以及心态等等,就如沐寒你,现在金丹中期,不过一百道道力,要是拼死一搏,也可同灵寂初期的沈旭斗上一斗,这就是占了法宝,功法的便宜”。

啊驮大人的话,让沐寒恍然大悟。

同时不禁向往;“这九滋炼虚炉,炼神返虚,我若是将破损处完全弥补好,滋生道力,炼化吸收,修为不是日月变迁,突飞猛进?”。...

归宿峰,围聚了不少待选弟子。

一道道身影或比武,或静坐冥思,个个气韵盘旋,衣衫飘诀。

自从沐寒一斩康亲,奠定莫大威严后,连带着旁人看王重阳,水仙儿的眼神都有了异样,多少有些敬意。

“师兄,你看看他们好热情,这些”水仙儿为王重阳柔声道,她怀着多了不少物件,丹药、宝器、法符等。

“仙儿,这些人嘴脸难道你还没看清?当初你我落难,哪个为你我出头?现如今不过见你我跟随沐寒师兄得势,这才巴结罢了”。

王重阳冷哼一声。

见风使舵的家伙他见多了,当你得势时,巴结的很,你不得势时,那是恨不得多踩你几脚,不落井下石就算不出了。

“只有同沐师兄一样,自强则强,外界不过只是助力”王重阳内心对沐寒的感激,崇敬之情,笔墨难书。

“哦”水仙儿粉唇扁了扁,略显失望;“重阳师兄既不喜欢,那仙儿就将这些物件…退还”。

“这倒不必”。

水仙儿话音未落,王重阳嘴角上扬,冷声打断;“真君子,受人点滴之恩,当以涌泉相报,至于这些个见风使舵的小人,他们送的物件,收就收了,小人不取,何谓小人,当以天诛地灭”。

水仙儿闻言一惊,眸光闪闪,望着王重阳的眼神似乎有些陌生。

“重阳师兄,变了好多”

水仙儿秀眉微凝,心中默叹一声。

“快看”

就在这时,虚空顿裂,仙鹤长啸,破空而至

在归宿峰众人诧异惊讶中,足足十八道白光如虹,像箭一样锐利破空,开始不过拳头大小,片刻后那些白光众人已经看清,竟是足足七八米大小的仙鹤。

十八道仙鹤背上都端坐一人,个个神色桀骜。

仙鹤一落,双翼挥舞煽动,形成股股飓风,砂石飞卷,翅膀煽动间,人仰马翻,水仙儿、王重阳等数百人好不容易才定身回神。

“拜见众位师兄”众人忙不迭心神紧张的躬身。

仙鹤上,那十八道青衫男子却无动于衷,各个眼神悠远,洞穿天际,仿佛是在等待着某个大人物诧临。

“这?”王重阳、水仙儿互相偷窥一眼,心中顿感不安。

就在这时,一旦银光形如闪电,残影拉出数百米距离,待到人影凝实,水仙儿、王重阳等数百人这才偷眼望去,来人竟是一袭银装包裹的白眉青年。

“见过银梭师兄”

十八道仙鹤上弟子,齐声如雷,声势浩大,直穿数十里,比得凡人世俗,臣子拜见君王三呼万岁,还要磅礴万千辈。

“谁是沐寒”银梭子清冷声响起。

H o1 23中 文網[H o1 23.s ]更新 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