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美玉正是凭着肚子才让冷宗凯另眼相看,得到十几年的娇宠。

本该是她们母子的一切,全被另一对母子抢走,每当想起,依旧是心伤累累。

艾小姐目瞪口呆,半天反应不过来。

“老夫人,您怎么能这么说?这可是睿少的种,你们冷家的骨肉。”

冷母低头看着两个粉雕玉琢的孩子,眼中闪过一丝欣慰。

“我们冷家有小石头和豆豆就够了。”

她和祺睿受过的苦,她绝对不想让这两个孩子也一一尝过,那种痛毕生难忘。

所以就算是真的,她也不会认下来,她不缺孙子。

她的态度很鲜明,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小云汐眼睛一亮,顿时有了精神,“奶奶,我看这女人分明是想破坏我们一家人的和睦,不安好心,她是跟我们家有仇吧。”

宸轩眼神一闪,“肯定是,想飞上枝头当凤凰,想踩着我们的肩膀往上爬。”

云汐小脸鼓鼓的,气的不轻,“好坏的女人,应该脱光衣服吊起来抽几鞭子。”

众人眼睛一亮,纷纷表示赞同。“这个主意好。”

祺睿勾了勾嘴角,平静无波,“牧师,完成仪式。”

清冷的声音猛的响起,所有的目光看过来,神情各异。

好奇怪,睿少这态度太耐人寻味了。

牧师已经麻木了,像机器人般问了一遍,真的是麻木了!!!

轻亭面带微笑的听完,红唇微扬,勾勒出温柔的弧度,“我愿意。”

三个字清脆又响亮,传入每一个人耳朵里。

全场皆静,只见祺睿扬起一抹清艳绝伦的笑意,如清晨的阳光,温暖而又朝气蓬勃。

牧师笑吟吟的大声宣布,“请两位交换戒指。”

祺睿接过儿子手中的戒指,轻轻一用力,将戒指套在轻亭手上,这一刻,纷纷扰扰的世界都静了下来,心情说不出的喜悦。

轻亭含笑而站,也替祺睿戴上戒指,两个人含情脉脉的互视,仿佛全世界只剩下彼此,浓浓的情意溢于言表,画面唯美而精致,让人眼前一亮。

众人默默的看着这一幕,竟然舍不得破坏。

宸轩在心里重重松了口气,眼中闪过一丝轻松。

一道愤怒的声音猛的响起,打破一片迷离的气氛,“夜轻亭,你会后悔的,你这是害了他。”

轻亭微微蹙眉,这女人真破坏气氛。

“请叫我冷少夫人,我们夫妻之间的事,轮不到一个神经病说三道四,痴心妄想是种病,得治。”

她根本不信这个女人的话,完全是胡说八道,半个字都不能当真。

祺睿是什么样的人,她比谁都清楚。

艾小姐眼中闪过一丝怨毒,“我爹地就是脑科方面的专家,他若称第二,没人敢称第一,冷祺睿,你做好赴死的准备了?”

轻亭的心一咯噔,好像有什么东西从脑海闪过,快的让她抓不住。

她下意识的喝道,“拿下她。”

“谁敢?”艾小姐妆容尽毁,很是狼狈,但还在歇斯底里的怒吼,“我是睿少的女人,你们都想得罪睿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