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安国顾不得理会她,迫不及待的下命令,“马上打电话给这几家网站,让他们把报道全都删了,要快。”

“是是是。”属下吓的屁滚尿流,连忙办事去了。

夜安国心急如焚直拍桌子,狠狠瞪着屏幕,怎么会出这样的纰漏?

这是前所未有的事情,居然有人不给他面子,太可恨了。

一分钟过去,二分钟过去,五分钟过去了,那几家网站都没有如他如愿删去稿子,短短几分钟内,点击量达到几十万,更有甚者,有些人传上微博,不少大v们迅速转载了这条微博,并发表措词犀利的评论。瞬间网上如同炸开了锅,网民们义愤填膺,一面倒的指责夜氏一家人,一个为老不尊,纵容儿子无恶不作伤天害理,偏心眼,重男轻女,亲爹变后父,说啥的都有。

陈秋芸这个后母被骂的狗血喷头,成了恶毒后母的代名词,世人唾弃。

至于夜绍杰更是犯了众怒,成了众矢之的,网上恶评如潮。

传播速度之快出乎夜安国的意料,任何补救措施都来不及了。他打电话给几家网站的负责人,无一例外都是关机,联系不上。

他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形象一旦破坏,要重建谈何容易,要给他们全家洗白白,这条路曲折而漫长。

而他不能直接对轻亭下手了,她有任何闪失,都会记在他头上。不但不能谋夺她的东西,还要做一个慈爱的父亲,让大家都看到他的爱女之心。

“怦。”他拿起茶杯狠狠摔在地上,杯子摔的粉碎,他还不解气,凡是眼前所见之物,全都砸光。

怎么会走到这一步?

让他进退两难,就算气的吐血,也要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出现在公众面前,想想就受不了,这口气他实在咽不下去。

到底是谁躲在暗处算计他?

这招太狠太阴了,打的他措手不及,陷入完全被动。

他几乎能预见明天的股价又是直线狂跌,股东们又要来逼他,快疯了。

陈秋芸瘫软在椅子上,脸色灰败,“老公,应该有幕后黑手,我们一定要挖出来,否则永远不会消停。”

这样的事情会层出不穷,麻烦不断。

夜安国何尝不知道这个道理,但问题是,他查不出背后之人。

不出他所料,一大早就有无数媒体堵在家门口,股价一路狂跌,惨绿一片,市场动荡,公司业务全乱套,股东们怒气冲天。

夜安国当机立断,将从轻亭手里拿来的百分之十股份当着媒体的面还给她,并送了她一部劳斯莱斯。

陈秋芸母女天天陪轻亭上街,把她当凤凰般捧在手心里,呵护备至,给轻亭买了许多好东西,衣服包包首饰鞋子应有尽有。

轻亭全都笑纳,当着媒体的面帮着夜家人说尽好话,整整闹了一个多月,事情才算慢慢消停下来,情况有所好转。

夜安国不知想了什么办法,求得冷家和欧阳家收手,公司渐渐稳定,股价也随之回升,但经此一事,公司元气大伤,灰头涂脸,走到哪里都有异样的目光跟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