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慧,就算没有那条项链,我们还是要分手的!”

“薛承宇!没想到你这么狠心,我们的孩子才没有,你就跟我说分手的话,你知道我有多伤心吗?你不仅想分手,还想拿回项链,简直是做梦!我死也不会同意的!”黎晓慧彻底奔溃了,没想到薛承宇这么绝情,她哭着跑走了。

薛承宇望着黎晓慧的背影,心里纠结着,他把事情说清楚了,但是结果却不近人意,还不知道有什么暴风雨在等他呢!

——————

大概过了一个星期,黎晓慧居然又来了。

这次是一反常态。

“承宇哥,我们好好谈谈!”她在他的书房坐下了。

“想谈什么?”

“我们分手好了!”黎晓慧的表情有些哀戚地说。

“你同意了!”薛承宇对于她的转变有点无法适应。

“我回去想了好几天,终于想通了,勉强在一起,你不开心,我就不开心,这样大家都没有意思。”

“谢谢你,晓慧!”薛承宇终于露出久违的一个笑容。

“承宇哥,是我要谢谢你,谢谢你两年多对我的爱和照顾。你在我心里永远都是最重要的那个人,只要你以后想到了我,可以随时回来找我。你喜欢谁,我都会在背后默默地祝福你!”黎晓慧的眼神看起来格外真诚。

“晓慧……”薛承宇突然发现这样的黎晓慧真的是太善良了,太令人感动了!

“好啦!以后我们还是好兄妹吧!”黎晓慧大方地朝他伸出了手。

“嗯,永远都是。”薛承宇紧紧地握住了她的手,内心充满了感激。

两人约好了分手,两家人也不再提订婚的事,一切看上去好像都回到了最初。

薛承宇没少被薛浩批评责骂,但是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也没有办法勉强。

薛承宇的心终于轻松了。

他现在是自由的,可以随心所欲地去追求自己想要的了。

薛承宇收拾好行囊,开着车,来到了h市。

这里有着令他朝思暮想的人。

可是穆允慧和他的联系越来越少,有时候还说是信号不好,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到达h市后,他竟然联系不上穆允慧,只要打电话给刘心洁。

在h市一家咖啡馆里见面。

“刘心洁,你能帮我约穆允慧出来吗?”薛承宇说。

“这个嘛!”刘心洁有点为难。

“怎么了?”

“她说你们现在还不适合见面!”刘心洁委婉地说。

“怎么不适合?我现在已经和黎晓慧分手了,现在我是单身,我和她可以光明正大在一起了!”薛承宇激动地说。

“你说的都是真的?”刘心洁突然来了精神。

“千真万确!”

“哎呦!老兄!你早就该这么做了。你不知道我家小慧吃了多少苦流过多少泪哦!”刘心洁忍不住吐槽。

“她怎么了?”薛承宇紧张了。

“她从暑假回来就跟我说,以后再也不跟你联系了,不再见你了。”刘心洁也是希望他们能够在一起的。

“……”薛承宇沉默了,他想到临走前穆允慧的表现都那么不一样呢!原来是做好了不再和他联系的准备。

“我现在要见到她,当面和她说清楚!”薛承宇希望刘心洁帮忙。

“恐怕你现在见不到她。”

“为什么?”

“她不在家。”

“去哪了?”

“唉……这可不好办啊!我答应小慧不告诉别人她的行踪的!”刘心洁犯难了。

“你就当你说漏嘴了不就行了吗?”薛承宇抓狂了。

“好主意!她去h市和r市交界格坝乡西山沟村去义务教书去了。”刘心洁总是“漏嘴”。

“去教书?”

“嗯,她每年暑假都会到那个地方去教孩子学习。”

“每年都去?”薛承宇惊讶了,她自己还是个学生就跑去教书了。

“嗯。我给你写个地址,你去找她吧!”刘心洁掏出笔和便签,写了一串地址。

薛承宇拿着地址看了一遍,头大,一看这么长的地址就知道路不好走。

“对了,你确定是要把小慧追回来吗?”刘心洁笑着问。

“当然!”

“我教你一个快速打动她的办法吧!要不要学?”刘心洁眨眨眼。

“当然要学!”

“那就走吧!”

“去哪?”

“跟我走就对了!”

——————

薛承宇开着车按着刘心洁给的地址走。问了很多人,最终才找到地点。

一个穷山沟里,车子都很难开进去。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最终抵达西山沟村。

他的大奔到了那里,那里的村民像看到外星人一般都围着他的车看。

“大叔,请问西山沟小学在哪?”薛承宇从窗户问向旁边的一位围观的大叔。

“你找小学啊!就在前面,再拐个弯就到了,不过车子开不进去!”大叔用手指路。

“哦,谢谢你啊!”薛承宇熄火,把车停到一旁。

这些村民以为来了什么了不起的人物,都争先给他让路。还有人想为他带路,但被他谢绝了。他想自己找到穆允慧,给她一个惊喜。

当他来到西山沟小学时,他的下巴差点掉在地上,这也算小学?

围墙都是残亘断壁,几间破烂房子,房顶还长着草,窗户连个框架都没有,看起来随时快要倒塌的样子。

在他皱眉头的时候,破房子里传出一个熟悉的声音,是穆允慧,她正在朗读小学语文课文。

她的声音是那么的好听,如同一弯清泉,婉转流淌,流进了他的心里。

他循声而去,破旧教室的窗户看到她的背影,还有几十个小孩子坐在里面听课。里面的桌子板凳都很破旧,但是那些孩子都听得很认真,谁也没有注意到窗外站着他。

一堂课结束。

“好,下课了!可以休息了!”穆允慧说了下课,孩子们如同出笼的鸟雀一样兴奋地跑出教室。

穆允慧收拾好课本和孩子们一起走出教室时,看到了阳光里站着的薛承宇,她以为自己眼花了,还揉揉眼睛。的确是他!

很多孩子都好奇地围着薛承宇看。

“你怎么找来的?”穆允慧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