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你有一架好漂亮的钢琴耶~小女孩眼睛亮亮的,欢呼雀跃地走到钢琴前坐下来。

……他没有说话。

你不会弹吗?我会,我弹给你听好了。弹什么呢?嗯……有了。小女孩自说自话。

……

好听吗?我新学会的哦!小女孩弹完一首曲子后,得意地说。

什么名字?他终于问了一句。

我弹的是《向悲伤说再见》,送给你,希望你每天和我一样快乐!小女孩说。

他从此经常听小女孩弹钢琴给他听,他喜欢听她弹钢琴,还有她那天真快乐的样子。

薛承宇回过神,继续听,直到表演结束,他看到台上的身影款款走向台前谢幕。

当他看到面具掉落时那低头的样子,他感到如此熟悉。

内心澎湃的他决定去看个究竟,他以上洗手间的理由出去了,黎晓慧没有多想。

等他赶到后台时,哪里还找到那个身影,最后他只在化妆间的桌子上发现了刚刚那个面具……

————————

宋易阳专程来看唐丽娜的表演。

当看到台上戴着面具神秘莫测的“唐丽娜”后,有点吃惊。

他没想到唐丽娜在台上如此的迷人。

更没想到她弹钢琴那么好听,富有内涵的她让他越来越爱她了。

他恨不得现在立刻就抱着她好好亲昵一番。

终于等到演出结束,他出了大礼堂后打了电话给唐丽娜。

当看到换好衣服的唐丽娜出现后,向他跑来,他的心激动不已,张开双臂,唐丽娜就立刻扑了进来。

“宝贝,你的表演实在是太精彩了!你不知道你有多美!”宋易阳紧紧地拥抱着唐丽娜,在她耳边热切地耳语着。

“易阳哥,你喜欢就好。”娇滴滴的声音让宋易阳丧失理智。

他拉着她穿过教学楼,来到学校后面的小花园,找到一个隐蔽又平整的地方。这里很偏僻,这个时候根本不会有人来。

宋易阳脱下外套铺在地上,然后抱着唐丽娜坐在他的衣服上。

两人都激动地拥吻着对方,天很冷,所以宋易阳只掀开唐丽娜的衣服,伸手进去揉nie她圆润的白兔。

唐丽娜被他压在了身下,他的吻热烈而急切,让唐丽娜几乎难以喘息。

宋易阳的下身早已鼓胀的难受,他迅速地解开唐丽娜的裤子扣子和拉链,脱去她一条腿上的裤子和内ku。她的身下早已湿润不堪,蜜液沾满了他的手。

唐丽娜热情主动的替宋易阳解开裤子皮带和拉链,掏出了他滚烫而坚硬的巨龙握在手里揉搓着,害得宋易阳惊呼一声。

宋易阳此刻似乎只想表达他内心的激动和爱意,直接搬开她的大腿,将坚硬的巨龙对准湿润的花jin,摩擦几下就彻底贯穿了进去。

“啊……喔……”唐丽娜忍不住shen吟出声,宋易阳的吻随即盖过来,将她的叫声都吃进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