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起刚才小红的话,这会我根本来不及多想,看着眼前这黑衣墨镜的男人像狗熊一样的姿势,我抬起一脚便是朝这黑衣墨镜男人裤裆上踹过去,同时挥起一拳向他的眼镜砸过去,这下出手可是比较狠了,作死的节奏。趣/读/屋/

还是那句话,不管多硬的身体,不管金钟罩还是铁布衫,都不可能练到小丁丁上。

果然,我这一脚踹在这黑衣墨镜男人的裤裆上后,这只看起来硬邦邦的狗熊顿时发出一声嚎叫,身躯立刻后退了两步想要抽起砍刀砍我。但这会生死关头我的潜力似乎也被激发了出来,随着那一脚命中后我身子立刻一个虎扑,一拳就砸在了这黑衣墨镜男人的眼镜上,这男人用来装b的眼镜顿时被我一拳砸碎了,破碎的塑料镜片四分五裂,似乎有一部分碎片溅到这家伙眼睛里面了,这黑衣男人当下捂着右眼惨叫起来。

这会我也有点害怕了,想不到向来草包的自己今天竟然如此狠辣的放倒了一个黑社会的男人,不过我想我就是一个十三秒先生,几秒之内迅速出手要是还不能把对手撂倒的话,那躺在地下的肯定就是我了。

由于知道刚才小红所说的各种后果,果断的把这男人放倒后,我没有丝毫犹豫,立刻抢过他手中的砍刀,握在手中冲上楼梯向楼梯口的另一个男人砍过去。

这种砍刀比上次用刘静那种要重一点,刀刃也比较长,我拿在手中感觉重重的样子,不过当我用这砍刀向楼梯口那个男人劈下去的时候,这个黑衣男人表情也变得有些惊慌了,连忙抽出右手的砍刀后退抵挡。想来这种砍刀砍下去肯定不会像我们学校那会打架砍人那样只是阵阵麻痛的感觉,最少也得断胳膊少腿。

这会我突然觉得小红还真有点恶魔的样子,竟然逼的我拿砍刀砍人了,要是被里面他们黑社会的人抓住,那我不是比被刘静凌辱更惨,真不知道她说的让我进去踹倒一个拿相机的人是什么用意,总之希望这高科技美女别害我就好。

“叮……”

我狠手劈出的砍刀被楼梯口那黑衣男人横刀挡下了,两柄砍刀交击发出清脆的声音,我顿时感到手中虎口要命的震了一下,整个人差点摔倒在地,而那男人只是眉头微皱了一下,整个人依然气定神闲的站在原地,这样看来我还是不行。

这时,脑海中又响起小红的声音。

“别管这黑衣男人,抓紧时间,只剩下几十秒了!”

尼玛,听到小红这话我整颗心都提了起来,虽然不知道这时间到底意味着什么,但我这会还真有点生死时速的感觉。果断的一脚迈出后,我抽手挥起砍刀像小学生打架一样胡乱疯狂的向这楼梯口的黑衣男人砍过去,一连砍出十几刀。趣/读/屋/这男人顿时也被我这不要命的招式吓着了,握着砍刀连连后退,趁着这短暂的几秒钟的空挡,我身子一扭飞速的冲进二楼的大堂,根本不管这里有多少条狗,眼睛只搜索着哪里有个拿相机的男人。女配综穿记

这二楼大堂本来挺大的,但这会只有中间一张巨大的赌桌上聚满了人,其他两边都是空空的,中间这张赌桌边大概有一百多人,分别站在对面,两伙人看起来人数差不多,想来应该是两个帮会的头目在赌钱,周围站的那些男人都是一副黑社会小混混的打扮,不少留着杀马特发型,胳膊上纹着纹身,或是横着砍刀或是提着钢管,叼烟斜眼的样子,看起来很拽。

但我这会根本不管他们是哪来的孙子,像是寻仇一样拼命的向那张赌桌冲过去,这时身后好像听见有煞笔在叫我的声音,想来刘静那伙人也到楼梯口了,还真尼玛够快。

那张赌桌边上的一个个黑社会小混混这会看见我提着一柄砍刀冲过来,脸上也纷纷露出惊疑戒备的表情,不少都是眼睛盯着我,手里紧紧的握着家伙准备出手应付。

但就在这时,我还真看到一个拿着相机的青年,正站在那张赌桌边缘处离我不远的地方,这会正举着相机,赌桌中间有个看起来老大模样的男人举着一张扑克牌,这青年似乎就是在拍那张扑克牌。

这会我似乎猜到了什么,感觉小红刚才说的时间意思就是这青年按下按钮的时间,当下精神猛震,以百米冲刺的速度瞬间冲向那二b青年,抬起一脚便向这青年屁股沟子上踹过去,专业十年爆菊花,这一脚我可是使出了吃奶的力气。

此刻周围似乎有几个混混喊出了声,但我这会已经一脚踹到这二b青年沟子上了,想来我的爆菊花能力还是很强的,这一脚直接踹的这青年痛叫一声向地上倒去,手里的相机砸到地上被摔碎了,似乎还有个金属的东西掉了出来,但我这会达成目标后早已累的气喘吁吁,根本没管那些。

但此刻周围那些混混却是纷纷安静了下来,赌桌上那一百多人的眼睛这会都向我这边看过来,不,他们是在看我前面那个从相机里面掉出来的金属器物。

于此同时我发现,对面刚才被这二b青年拍的那一方黑社会成员脸庞都变得阴沉起来了,而这边的那一方黑社会成员却是目光森冷的盯着我,像是想把我砍掉的样子。

就在这时,对面有一个看起来很精干的年轻人走出来,在我面前冲我友好的笑了一下,然后弯下腰捡起我前面那个金属器物,脸色逐渐变得阴沉起来,冲着我那边赌桌上的混混们冷笑了几声,淡淡的说。

“很好,这是个发射器,里面还装着子弹,你们白虎帮的人今天来,原来是想害死我们老大呀!”

听到这句话,我也向那个金属器物看过去,这玩意似乎还真像个发射器,想来刚才那二b青年是想害死对面那桌上的老大,所以小红才让我救下他,看来小红这未仆先知的能力还真有点厉害,或者说是有点可怕。

这下,对面桌上的那伙人脸色都沉了下来,纷纷抽起砍刀,钢管站了起来,随时准

准备动手的样子。穿成男主剑灵肿么破

我面前的这个看起来很精干的年轻人这会又抬头向我看来,细细的打量了我一番,问我。

“你是我青帮哪个分堂的?你是提前得到什么消息才来救我们老大的吗?”

听到这年轻人的话我感到有点迷糊,只明白这人似乎是青帮的,思考了一会当下摇了摇头说。

“我不是青帮的,我只是一个学生!”

“学生?”听到我的回答这年轻人愣了一下,狐疑的看了我一眼问道。

“那你怎么知道这相机里装着发射器,特意把那人踹倒救我们老大!”

额,听到这里我也明白了这年轻人的意思,想来是以为我是帮里特意派来救这个老大的,但我这会总不能把小红的秘密说出来,只能咬了咬牙胡乱的编造了一句。

“我上这里来找人,然后看到那个拍照的就感觉有点不对劲,然后……”

我这话说的有点心虚,面前的年轻人似乎看出我是在刻意掩饰,当下摆了摆手说。

“算了,我不问你了,既然你救了我们老大你以后就是我们青帮的恩人了,我叫任飞,今天谢谢你了,小兄弟!”

说完这句话,这任飞便是伸手和我握了握,这黑社会的看起来虽然狠,但也都比较看重义气和恩情,想来不会对我怎样。

这会我们二人又向身边那张赌桌看过去,只见两边的人都站了出来,尤其是对面那个老大更是沉着脸,手里竟然握着一把黑色的手枪。

眼看这一场黑帮火拼就要在我眼前展开了,后面突然响起一个不要命的声音。

“嘿嘿,张涛,你就是钻到你妈那,老子也能把你揪出来……”

听到这声音我皱眉看过去,只见刘静正带着一伙人走了过来,但当他走到我面前不远处后,眼睛突然向这边白虎帮的人里面看过去,脸上顿时堆满笑容。

“驴爷,你怎么在这……”

刘静这话说完,我看见白虎帮也有个小头目似的中年人看过去,眼神中出现不屑的表情,嘲讽的说了一句。

“孙子,你来了!”

听到这中年人的话,刘静竟然像狗一样谄媚的低着头应道。

“是的,驴爷,我来了!”timez圈心术

听到刘静这话,那驴爷脸上的嘲讽神色更浓,吼了一句。

“孙子,给你爷爷过来磕头!”

这驴爷说完这话,刘静竟然不气不恼,乖乖的走了过去对着那个驴爷跪了下来。嘭嘭嘭的磕了三个响头,抬起头来还像是挺光荣的,一脸装b的表情。

我看见这会刘静后面那些男生们看刘静的眼神也有些鄙视了,想来也都不知道这比在学校那么装的厉害在外面竟然给人当孙子磕头,就这样的人竟然还当了我以前看来高高在上的如佳一中校霸,真是给一中丢人。

“哎,孙子真乖,以后爷爷有机会提拔你!”

看到刘静乖乖磕头的样子那驴爷也是很开心,像摸狗一样摸了摸刘静的头,接着便不再看这刘静了,转目向对面的那群青帮的人看过去。不过看这情形刘静也是白虎帮的,应该是白虎帮的一个小瘪三,说不好听点就是一条狗。

这会那驴爷又向对面的青帮的那伙人看过去,看到青帮那老大模样的人手里握着枪,眼睛顿时跳了一下,随即笑了笑说。

“星哥,我想这是误会了,那个拍照的虽然是我们的人,但那相机却是来路不明的,你要知道,我们白虎帮和青帮一直以来都是合作关系,一起对抗蝴蝶帮的!”

听到这驴爷的话,我身边的任飞又说话了,声音听起来有点愤怒。

“你他妈这条野驴,少在这假惺惺装b,就你白虎帮那点实力,还想对抗蝴蝶帮,今天的事情,你必须做出个解释!”

听到任飞这话,那驴爷似乎有点不高兴了,但也只是瞪了任飞一眼没再说什么,转身冲对面那个老大说。

“星哥,咱们刚才的赌局还没完了,难道我们堂堂两个大帮会的堂主连这点信誉都没有?还有,那个拍照的青年,我会处理掉的,星爷放心,我们继续赌,刚才你们青帮可是输了不少局,若是输光了,可得兑现承诺!”

这驴爷说完这话,那边的青帮众人脸色都有些难看了,面面相觑了一会后,纷纷坐了回来。

看到这一幕,这驴爷脸上也出现了满意的表情,然后打了个响指说,“星爷,我知道你好年轻女老师这一口,今天特地在附近学校给你找了一个!”

这驴爷说完这句话,一边的里屋中顿时走出来一个只穿着罩罩和内内的性感女人,看到这女人我顿时呆了一下,这女老师竟然就是我班那个经常看我裤裆的女英语老师。

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本站网址:,请多多支持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