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米发问,阿真笑了笑道:“很简单,当李能武昏睡过去后,施铮便开始动手,把窗户连框都卸了下来。wWW。qUAnbEn-xIaosHuo。coM”

众人听他这话,瞪大眼惊问:“连窗框都卸下?”

“没错,把整扇窗户连框都卸下,因为是连框都御下,所以从外面跟本就看不出这扇窗户有被破坏过。”

“这,太不可思议了。”捕头脸色苍白,他可是从窗户爬进去的,怎么就没发现。

阿真沉下脸继续说道:“把所有事做完后,施铮便掩上房门离去,离去后赶到琴女房中静等着客栈打烊,直到时辰差不多后便把琴女绑在后背上,然后盖上黑绒披风向客栈奔跑而去。”

芊芸听的直点头,“夫君,这就是店小二描述施铮当时的情况。”

“没错。”阿真牵着芊芸的手继续道:“施铮怕店小二来坏事,叫他在门口等着,然后快速进李能武的房间,拿起李能武的佩刀往琴女的胸口一刺,当时琴女的血液还没凝固,这就是为什么李能武随身的匕首会粘满琴女血液的原因。”

洪瑞听到这里接口道:“然后施铮便把房门落闩,再把窗户拿下,从窗户爬出去,再把窗户安置回原样,等到天明时,捕头一来,怕被人发现,便怂恿衙役们踢坏窗户。”

满瑞说完,捕头咬牙切齿道:“好恶毒的诡计。”

琴米听他们这番话,拧紧眉头,疑惑问道:“不对呀真哥,据店小二说半夜还听见酒缸打破的声音,被迷昏的李能武如何能打破酒缸?”

“这个也很简单。施铮把李能武迷昏后拖到**,然后被子一半盖到他大腿,另一半搁在床檐,再把酒缸压在床檐的被子上。”

他这一说,众人齐问:“这是为何?”

他们这一问,阿真呵呵笑道:“李能武只是被迷昏了,不是死了,半夜时天冷,身上没盖被子,被子更是在大腿上,迷糊之间一扯腿边的被子,那床檐边的酒缸便打破在地了。”说完他朝捕头问道:“你当时进屋时看见那被打破的酒缸是不是就在床檐边?”

他这一问,捕头直点头,没错,破酒缸就是在床边被发现的。

众人听捕头说是,蓦然惊骇。

柳风扬捏紧拳掌拍了拍气愤道:“施铮真是恶毒,此人该杀。”

郭直孝也赞成,赶紧说道:“真哥,快把这施铮抓起来吧。”

阿真蹩了蹩郭直孝,耸耸肩摊开手掌道:“所有证剧全被清理了,怎么抓?”

他的反问令众人愣怔,是啊?怎么抓,虽然真哥这所推论的都合情合理,可单凭推断就要抓人怎么也说不过去呀。

柳风扬立即跳脚,“真哥,难道要让施铮逍遥法外吗?”

“当然不是。”阿真笑答,朝原路回去,今天的天气真好,这阵午时风吹的很妙啊,“日晕三更雨,月晕午时风。”高兴的边走边吟。

众人不知他在卖什么关,蒙胧间见真哥念念有词,一头雾水中紧跟在他身后朝原路回去。

阿真刚走回衙门口时,就见小将奔来。

众人见到小将,一头雾水,左右看了看,惊讶的发现小将怎么不在他们人群里?

柳风扬皱起眉头朝站定后的小将弱弱问道:“小将,你是什么时候离开的?”众人齐点头,对呀,这小将是什么时候离开的?

他这一问,阿真白眼大翻差点吐沫,朝茫然的众人调侃道:“怎么?一群人里面不见了一人,你们直到现在才发现?”

众人听真哥的调侃对小将感到万分报赧。

小将见众人对他扬来那种不好意思的眼神,老脸报赧说道:“教练有什么事都叫大将、大将,也难怪大家忘了我。”

他这一说,柳风扬等人竖起母指,就是这样子。真哥有什么事都是大将,小将自然而就被遗忘了,立即朝小将投去十二万分的感激。

阿真大翻白眼,就他们有话说,转过脸朝小将问道:“去查的怎么样?”

“禀教练,李能武和施铮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友没错,可里面还有一位叫洪衣柔,这洪衣柔和两人也是一起从小长大的。”

小将报告完,阿真皱起眉头问道:“洪衣柔是不是福禄所说嘴里所说,洪家堡三女儿?”

“正是,不单只是这样,这名洪衣柔的舅舅便是此地的长史。”小将据实禀报。

“难怪,难怪。”阿真点点头,万万也没想到这洪家堡的三女儿竟然是李能武的青梅竹马。想后朝小将继续问道:“查出有谁曾经向她提过亲吗?”

落话,小将立即接口:“如教练所料,施铮曾去提亲,可却迟迟没答复,后来福禄去提亲,却立马允应。”

小将这一禀,大家心里多少有些知道了,这施铮连尸都奸,此人可是变态的很呀。

小将话落,阿真点头,“走,看看李能武去。”说完朝衙内牢房步去。

走过长长昏暗的牢道,李能武依然仰靠在那面墙上,好似对那面墙情有独终一般。

阿真见他这模样子,比了比牢锁,牢役很快便把牢门打开。阿真走进去后见他依然闭着眼睛,笑道:“李能武,我又来了。”

果然李能武依然不卑不吭,见状他不由的裂开口朝郭直孝笑道:“直孝啊,你瞧瞧他有多傻,被人陷害了还这副坦然样。”说道,手指比着闭目的李能武。

众人齐往李能武身上看上去,连原本看他不顺眼的柳风扬也情不自禁噗哧笑了。

阿真这一说,众人这一嘲笑,李能武的眼立即睁开,猛然站起来指着阿真的鼻子叫道:“什么叫被人陷害?谁被人陷害了?”

阿真见又激到他了,哈哈嘲笑中指着他的鼻子道:“就是你,你这傻蛋被人陷害了还傻傻愣愣的。”

说完他就见李能武怒火中烧,提着手铐便向他扑了过来。手还没碰到他的衣视袖,旁边的芊芸抬起脚把他踹回他钟爱的墙壁上怒斥:“大胆奴才,竟然敢对当家主人动手动脚。”

李能武突然被芊芸这一踹,重重撞倒在墙上后毫不知疼痛瞬间就站了起来,狂喊问道:“谁被人陷害,你们给我说清楚。”

柳风扬见他这样子,不由的可怜,指着他的鼻子吼道:“就是你这傻蛋,杀死琴女嫁祸给你的人,就是你的好友施铮。”

“不可能,不可能。我不相信。”李能武听柳风扬这一讲,愣怔后摇了摇头跪倒在地,万万也不敢相信他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竟然会陷害他。

琴米见他如此模样,心里不忍,把真哥所有的推断,和他说了一遍。

说完后,李能武更是摇头呐喊:“我不相信,我不相信。让我出去,我要当面问问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阿真见他如此模样,哼道:“因为琴女喜欢你而不喜欢他,因为洪衣柔答应嫁你而不嫁他。”

“不可能,不可能。”李能武抓狂了,提着手铐脚链就往牢门口冲去。

“拦住他。”阿真见他要冲出去,嘲门口的两莫喊道。

莫苦见他冲到门框上了,抬起脚往他胸口踹去,瞬间把李能武踹飞,重重撞进后面的牢墙。

阿真见状,朝大小将喊道:“抓住他。”

旁边的大小将立即把跌落在地的李能武紧紧擒住。

“放开我,放开我。”李能武见挣脱不开大小将的铁手,仰天狂吼。

阿真板起脸踱到他旁边,眼睛对着他的眼睛,阴狠的说道:“你今天一定要死,没得选择。”

众人大惊,真哥知道他是被冤枉的,为何要让他死?虽有满肚子疑问,可是见到真哥如此阴狠模样,不由的也暗暗心悸。

李能武听他这一说,喊道:“你明知道我是被冤枉还要草菅人命吗?”如果他真的杀人,一命抵一命也就算了,可他没杀人要死他,他心有不甘。

“没错,我杀你不是因为你杀人,而是因为你无情无义,连猪狗都不如,如此猪狗不如之人活着有何用?”

阿真喝斥,李能武挣扎的更猛烈,狂吼道:“放屁,我如何无情无义,又如何猪狗不如了。”

“洪衣柔对你一往情深,而你见她被采花贼污辱后,心生嫌弃。这不是无情无义,不是猪狗都不如那是什么。”他就是存心要把他抹黑,让他心生愧疚。

果然他话刚说完,李能武不再挣扎瞪大眼睛着急:“衣柔怎么呢?快告诉我,快告诉我。”

阿真见他如此着急,心里笑翻了,青梅竹马这份关心不是说能断就能断的,可仍板起脸喝道:“混帐李能武别和我装腔作势,你见洪衣柔遭人污辱心生嫌弃,想弃她逃去,才会发生这遭人陷害之事,如此猪狗不如之人,竟然还敢在我面前假装不知。”

这一翻痛骂,把李能武骂的心里委屈,他确实不知道啊,想到衣柔遭采花贼污辱,不由的心里悲痛,“不……”痛彻心悱的他仰起脑袋大吼。

阿真见他如此模样,朝两将使了个眼色,两将见教练眼神,立即放开李能武。

李能武手臂一松,跌跪在地,身影破败,泪不停往脸颊流,自从他进牢里,衣柔每日三餐从不间断,而他总是摔碗踢盘,对她不理不睬,没想到她自己已身遭重创。

想完后,李能武心里酸楚的溢满心胸,仰头呐吼:“不……”吼完,把自己一颗大脑袋往地上砰砰砰直撞,撞的血花四溅,浑不觉痛。

阿真见他竟然拿自己的大脑门撞地,撞的血花乱喷,不由傻眼了。

“快拦着他。”好几滴血都喷到他脸上了。

众人也吓了一大跳,大小将立即上前死死把李能武擒住。

“让我死,让我死。”李能武不停挣扎,一心求死。

众人见了不由心酸,讨厌他的柳风扬突然间对他无比好感,只是条有情有义的硬汉子。

“放心,我马上让你死。”阿真听他求死,点点头朝小将喊道:“小将。”

小将听他这一喊,立即从怀里掏出一包药粉,往李能武嘴里塞进去。

众人惊棘大喊:“真哥,不要……”

可是来不及了,李能武吃了药重重瘫倒在地。

阿真见李能武瘫倒在地,朝担心的一群人笑道:“放心吧,他只是昏过去。”

众人听了他的话才松了口气,原来只是昏过去了。

李能武吃了药后,瘫倒在地,神智却清醒,咕噜的眼睛直打转,两耳虽能听见他们谈话,可身体却僵硬如石头一般,一动也动不了。

阿真蹲下身子望着李能武咕嘀转动的眼珠子说道:“我知道你听着见,别挣扎,一个时辰后你便会恢复正常。”

柳风扬等人听他这一说,不由的好奇了,真哥又在弄什么玄虚了?他们的头脑真的跟不上啊。

琴米见他和李能武说完了,小声问道:“真哥,你要如何帮他平冤定狱?”

站起来的阿真听琴米这一问,笑道:“用我大司马的身份。”

这一说众人茫然,虚软的李能武咕嘀眼珠子直转个不停,他就是大司马?他就是他仰慕的大司马吗?想问,可嘴巴却无力张开。

“真哥,大司马的身分要如何令施铮招供?”柳风扬好奇了。

阿真翘起嘴角,从李能武怀里掏出他的扇子,往柳风扬的脑门一啪道:“想想民间争相传闻的大司马是什么样子的?”

“阎王见了绕道走?”郭直任弱弱说道。

“是啊。”阿真高兴万份,大司马在百姓的心里是那种,飞天能打卫星,下海可灭航母的人物,不好好用用就太浪费了。

大家见他点头,还是不明白的摇摇头,阎王绕道走和这命案有什么关系。

他见大家还是不懂,也不解释,朝洪瑞问道:“洪瑞,你衙门有多少衙役?”

“禀公子,共有衙役五百多名。”

“好。”阿真点了点头继续问道:“城外有城隍之类的庙宇吗?”

他这一问众人愣怔,难道真哥打算和阎王爷拼一拼到底是谁比较厉害了吗?

“有,在西门外的的山林里。”洪瑞心里没底了,大司马难道请阎王爷来破案吗?

他听洪瑞说有,心里大喜,朝他招了招手。

洪瑞见他朝自己招手,害怕中小心亦亦踱近,恭敬的竖起耳朵。

“入夜时,你命衙役们把衙门里的站笼或牢笼全都搬到城徨庙外的一里地放着,然后命这五百多位衙役换上犯服,披头散发站在这些站笼或牢笼里。”

洪瑞听着茫然,迟疑一下弱弱问道:“这,不知公子爷要做何事?”

阿真啪的一声把扇子摇开,呵呵笑道:“本司马要来一个阴间审犯。”

“阴间审犯?”众人大惊,这真哥可真是越来越神了。

“今夜可又是个鬼夜呀,真是个好夜。”笑完朝躺在地上的李能武看了看叫道:“把他押起来,拖到刑场去。”

这一番命令又惹的众人心头一跳,刑场不就是要解决死刑犯的场所吗?怎么真哥不会真的打算杀李能武吧,可看他笑眯眯的样子也不像呀。无数个问号立在众人头顶上不停转绕着。

命令完后,阿真摇头扇子走出牢房,边走边朝旁边的洪瑞说道:“你快命人敲罗打鼓走街窜巷告诉所有百姓,就说李能武无情无义,背家弃主,触怒大司马,大司马下令即刻对李能武实施腰斩。”

洪瑞听的冷汗飕飕,不敢犹豫,看来大司马真的要杀李能武了。

很快众人便奔走到刑场,阿真命所有差衙清空一里外的人,李能武眼绑黑布被放躺在刑台上。

阿真满意的朝大将喊道:“大将。”

大将很快便走了上来,他下令:“穿上李能武的裤子。”

众人不明白他要干嘛,可却见大将飞快的脱了李能武的裤子,然后自己穿上了。

阿真跺了跺自己脚下的木板道:“把这里挖开。”

旁边的衙役满头雾水,动手把下面几块木板给拆了开来,露出黑黑的一个大洞。

“大将躺下去,脚露出来。”阿真比划继续指挥:“把李能武头和肩露在外面脚放进洞里。”

很快一翻折腾,大将和李能武全都准备就绪。

大家看的一愣一愣,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来。

“拿快黑布把这洞盖上。”捕头立即找出来一大块黑布,盖在洞的中间。

黑布一盖大家猛然惊醒,这黑布下躺着宛如就只有李能武一人,让人查察不出有两人在里面。

阿真左右看了看,满意思点头继续命令道:“快去卖一只小猪,不要太大,洞口这般大小就可以。”

衙役立即跑去弄,旁边的众人不明不白。不知道这猪要干嘛,可也不问继续等待着。

命令完后,阿真走到一旁那满脸横肉的刽子手,刽子手雄汉站在一旁,手握大砍刀,一看就是杀了几百人的模样。

阿真敲了敲刽子手中的刀旁,说道:“去换把大刀。”

刽子手一愣,蹩了蹩他们家老爷,见老爷点头,飞快离去。

很快衙役和刽子手都来了,两名衙役杠着一头小母猪急忙奔来,阿真满意点头道:“把猪嘴紧紧绑上,放在这坑上面。”

衙役们听命,把这头小母猪绑的如结结实实的往那坑口一放,盖上黑布完全看不出来中间还有一只母猪。

阿真满意地转过头看向那刽子手,见他已换来一把关公刀,一样威武的站在旁边一动不动,他不由宛尔,如果这刽子手再留一把胡须就和关老爷有一拼了。阿真暗暗发笑朝刽子手下令道:“等一下行刑时,你要看清了,把这只母猪连布给我砍成两瓣,不要出错了。”

刽子手抬眼凝视着那条黑布中央,寻找到定位点后点头,他行刑多年,一向都是手起刀落,犯人也都是头身分离,无一例外。

阿真见刽子手点头,点头叫道:“好,洪瑞你快去换官服,等一下百姓来围观时,你就犹如要刑犯人一般,该怎么样就要怎么样,知道吗?”

“是,下官明白。”洪瑞不敢迟疑,立即离去。

“好了,把百姓们放进来吧。”阿真朝捕头命令完,便和柳风扬等人走下刑台。

很快无数百姓如流水一般泻进刑台下,寂静的刑场立即乱哄哄的,众人对台上绑住眼睛的李能武指指点点。

“教练,施铮来了。”小将在旁边小声说道。

隐在人群里的阿真四周看了看,黑压压脑袋,人挤人,也不知道哪位是施铮。

小将见他找不到人,抬起手指指向远方一位穿着青袍的年青男子道:“教练,就是那个穿青袍的。”

小将这一比划,众人全都看见了,阿真远远蹩着施铮,见他一副书生副样,怎么看都不像是心里变态的人,如没有这一出,怕是让人万万也不可能想到。

“呜……差爷让我喂我儿子几口饭吧。”人群里冒出福禄的身影,福禄老泪纵横,好像一瞬间苍老了许多。苦苦哭求着拦在台阶的差爷们。

福禄旁边的洪衣柔也泣不成声,跪倒在地上苦求着。

“走走走,李能武无情无义,无父无主,罪该万死,死也不能做饱死鬼。”捕头威武走到台阶大喝。

福禄和衣柔听这话,泪更是止不住的流,任他们也无法想到大司马来了,而且把秋决改成立即行刑。

“李伯,衣柔,你们起来吧。”施铮在旁边扶着他们两人,也是一脸痛苦。

柳风扬和郭直孝见到施铮这番假仁假意,很没风度的朝地上呸了一大口。

支持文学,支持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