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司马……”

“大司马……”

“大司马……”

一路走来,叫大司马的声音此起彼伏,走到帅帐前,他朝帐兵问道:“大帅在帐吗?”

帐兵单膝跪答:“大帅外出还未回帐。wWW、QuAnBen-XIaoShuo、cOM”

“派人叫他回帐,我有事和他说。”他朝帐兵命令后,转过朝李能武说道:“能武,帮我弄些饭菜来。”说完挥帘入帐。

正在寨门口与诸将军谈话的柳晚扬听到信兵说大司马正在他帐内,便匆匆返回,一进帐便见他又跑到帅帐吃饭,白眼一翻道:“你帐内好像有桌子吧,怎么每次都跑到帅帐用膳?”

吃的正爽的阿真听到他这话,也是狐疑地抬起头道:“晚扬你说奇怪不,明明是一样的饭菜,可是在这里吃却比较香。”他也弄不懂。

柳晚扬见他满脸疑惑,摇头叹息道:“这叫糟不一样,味也不一样。”

“糟?什么糟?”

“猪仔贪别糟的意思你不知道吗?明明馊是一样的,可是猪仔就是老爱跑到别的猪糟里吃。这就叫猪仔贪别糟。”

愣愣的阿真张大来还不及噎下去的饭菜的大口,傻眼地望着柳晚扬。

柳晚扬见他这呆愣表情,心情万分愉快地走到帅位,席地坐下问道:“你命人来找我,有什么事?”

阿真听他问话,噎下嘴里的饭菜,嘴角裂到耳边上去了。没想到呆板的柳晚扬竟然也会调侃人,而且调侃的如富有深度。什么猪仔贪别糟?真他妈的够有水准的,不愧是太尉大人。

“没有什么大事,只是要再交待你,昨晚之事绝对不能延误了。”他无声笑后,再嘱咐道。

柳晚扬慎重点头回答:“你就放心吧。”

“那好,我也要走了,两城一战可得,晚上咱们再见了。”说完他推开前面的饭菜,毫无胃口站了起来。什么猪糟,什么馊食。他还能吃得下吗?

柳晚扬跟着站起来,“小兄弟要小心为上呀。”

“放心。”

“你的饭菜不吃了吗?”

……

“这些馊你留着自己吃吧。”他摆手,头也不回的挥开帐帘,走了出去。

柳晚扬见他走出去了,望了望桌上还剩一半的饭菜,突然仰天哈哈大笑,心情无比愉快。

天色渐暗,太原城门外羿平提着大喉咙朝奔走出兵的士兵大吼。

“快,大家快集合。”

这是一场战争。

一场巨大的战争。

众兵士满头大汗地从城内跑出城外,见到将军喉咙脖子粗的吼喝,就知道是一场大战了。只是他们不明白,前面不是有上百万大军吗?他们要和谁打?

阿真站在前面,沙虎滑了滑喉咙小心道:“教练,也让我们去吧。”

“嗯,你和沙狼一起去。”他对旁边祈望的沙虎说道。

沙虎和沙狼大喜,如天上掉下一大堆黄金在他们脚前一般。

沙狗则忧着脸乞求道:“教练,也让我去吧。”

“你不用,留在这里训练兀鹰。”阿真头也不地回答。

“是呀,二弟,你也去了兀鹰就没人塾促了。”沙虎自己爽就可以,弟弟纳凉一旁去。

沙狗默然无语低垂着脑袋,不再吭声。虽然他们跟了教练才没几天,可是教练的脾气他们是知道的,一旦决定了就是死的了。再罗嗦,说不定他把他砍了。

太原大将军羿平集合二万名兵士,跑到他前面道:“大司马,二万名精壮兵士集合完毕。”

“嗯。”阿真点点头,望了望那天边那一轮快沉下去的夕阳后,走上前朝前面两万名兵士喊道:“据我查擦,辽国皇上正在大同,大家随我到大同杀了辽皇上。”

前面二万名兵士相互望来望去,他们都知道真定被辽国占领了,他们又没有翅膀怎么飞过去杀辽国皇上?

阿真知道他们在迷茫什么,大声吼道:“大家放心,我是大司马,有什么事我不能办到的,大家只要跟着我就可以杀辽国皇上。”

“是……”这次就没有人疑惑了,兴奋的齐吼。大司马何许人,他可是天神呐。说不定他招来几片云彩,让他们真的飞过真定抵达大同呢。

“走。”他率队徒步向前走去。

沙虎和沙狼引路,后面二万名兵士整齐划着脚步,紧紧跟在后面。

天!越来越暗淡了,驻扎前线两位将军也抵达了,帅寨里的元继法和柳晚扬正提着士气高昂,没被战火染过的兵士,朝屡攻不下的两城推进。

真定城。

阿不打坐在帅位,皱起眉头朝下面的众将说道:“据探子报,大周的大司马昨日便抵达了,可前面的大周兵仍无动向。”

铁木努沉不住气站起来请战道:“阿不打,明日让我出城,必杀的大周军片甲不留。”

“耶律栋的信你没看见吗?他说大周如没举动我们绝对不能妄动。”阿不打冷冷朝铁木努说道。

铁木努丧气地坐回位置,厅内寂静无声。

阿葱球眯着眼缓缓道:“传闻大周的大司马文武兼备,用兵如神,不应该无所作为呀。”

他这一问,令满厅的武将面面相觑。他们都对大周这位大司马如雷贯耳,可今次是第一次兵戎相见,也不知是真是假。

“昨日他才刚到,或许会休息几日。或是在寻什么良策。”阿不打接口道。

铁木努重哼,“有什么良策,两城皆在我们手中,他又不是鸟人,飞得过去吗?”

阿葱球挑眉回道:“铁木努,大周这位大司马被传为天神,或许他真的能腾云驾雾也说不定。”

“哈哈哈……”铁木努仰头大笑道:“就算他真的是鸟人那又如何。要他们大军全都是鸟人才行,不然就单他来我也把他剁成肉酱。”

“铁木努说的好。哈哈哈……”阿不打也仰头大笑。

诸将见大帅大笑,齐跟着嘲笑不止。

就在他们大笑中,万万也没料到,这个世界还真的有鸟人。如果这个世界里有孙膑,如果这个世界有三国。那他们或许会能想的更通透一些。

翻山越岭的二万兵士,陡步攀爬在险象环生的峰腰上。

“小心……”一名兵士紧拉着险险中差点翻身掉落进万丈深渊的另一位士兵。

“啊……”

随后一声惨叫划过黑色的夜空,又一名兵士瞬间消失在大队伍里,往万丈深渊极速掉落。

阿真咬牙听着这不知是第几十声惨叫了,额头挂满汗水朝沙虎唤道:“还要多久到山顶?”

“教练,这里便是山顶了,咱们现在已是在下坡了。”沙虎小心地在潦黑的山林里领路着。

已在下坡了?他怎么没感觉到啊?

二万名兵士额头挂满冷汗小心亦亦地行走在陡峭的峰腰,不敢吭声,怕一不下心小命就没了。

天空朗朗,繁星闪耀,月辉下众人又攀爬了近一个时辰,在大家心里骂爹咒娘时,沙虎小声的声音便响起来了。

“教练,再一盏茶功夫就能抵达大路了,是否现在下去?”

阿真听到前面就是大路,顿觉的如吃了伟哥一般,兴奋无比朝满头大汗的羿平小声道:“你命所有兵士席地休息,吃些干粮,等待战机。”

“是。”羿平兴奋无比,领命地传下去。

“大司马有令,原地休息。”

“大司马有令,原地休息。”

“大司马有令,原地休息。”

一声一声的传话,虚弱的回传在这二万兵士里面。

戌时一过,亥时便来了。

大同城中陷入一片熟睡,前方有百万兵士守城,大同城墙上的巡兵了了无几,有好些更是偷懒的席地而坐,后背仰靠在墙檐上打起了盹。

反观真定和河间城墙上却灯火通明,城墙上三步一哨、五步一岗,巡卫们睁大贼眼仔细巡察城中的各个角落。

阿真仰靠在树干上,闭着眼养神。

羿平望了望漆黑的天际,凑过脑袋道:“大司马,已是亥时了,是否要前进?”

“到亥时正中再出发。”他算过了,柳晚扬子时攻城。他亥时正中前进,不用三盏茶便能夺下大同,再去帮他攻城时间刚好。太早的话被围欧那就惨了。

又是一片静待。

夜越来越深了,各城都处于熟睡中,羿平观望繁星后,着急凑过身道:“大司马时间到了。”

“好。”阿真蓦地睁开双眼,站起来命令道:“所有人都不能出声向大同推进,备好攻城具器,我今晚要拿下大同。”

“是。”羿平抱拳兴奋回答,大手一挥,停顿的二万兵将开始向前蠕动。

趁着夜色的掩护,二万大军急行了近三刻钟,大同巨大的堡垒便出现在大家眼里。

羿平兴奋中急报:“大司马,大同城兵无发现我军。”

阿真咋舌,距大同不到百丈了,辽国这些守城兵到底在在干嘛?过的也太安逸了吧。老子今天就要让他们吃到安逸的亏。

刷的一声他提起利举下达命令:“冲啊。”

“冲啊……”二万兵将热血涌腾的梯着云梯,杠着巨木,万马奔腾的朝大同那了了无几的城堡攻进去。

正仰靠在城墙熟睡的守城兵,听到如此雷动的攻城声,吓的一条老命去了半条,来不往抹掉勾住眼角的眼屎就慌乱的站了起来,几把利箭顿时贯穿他们脑袋,终于连剩下的半条老命也去了。

砰……

砰……

砰…

没人堵的大同城门,被数十名大周兵环抱的巨木敲不到三下便哗啦撞开了。

羿平见城门被撞开了,热血沸腾的都倒流了,一马当先提着剑狂喊:“冲啊……”

二万大军如蚁一般,急向狭小的城门涌了进去。

“大周兵来了。”

“大周兵来了。”

“快起来,大周兵来了。”

城中八万熟睡的大辽兵将,不知谁撕裂心肺的狂吼。

顿时穿着内裤的八万辽兵,顿时炸了锅了,恐慌的如待宰的羔羊一般。

阿真满头大汗地也跑进城内,见到大军正在与辽国小部队撕杀,提起喉咙朝众人狂喊:“进辽**寨放火,快进辽**寨放火。”杀哪里杀得完啊。

李能武一马当先,从地上捡起一支火把,跳上一匹不知是谁舍弃的空马。驾的一声急往辽国城中的军寨里狂奔而去。

羿平和无数兵士也抢了马匹,一手狂挥马绳,一手提火把跟着李能武狂奔而去。

“大家快出来,找火了。”

“找火了,快救火。”

“快跑,大周兵来了。”

阿真刚到就见到被熊熊烈火的焚烧的军寨前,听到的就是这些惊恐的喊声。讶异到底是谁这么有才,都火烧屁股了,还能救火,真是太过杰出了。

“看看有没有桐油或易燃物,全给我倒进火里。”他朝前面上万名纵火犯高喊。

辽国兵士众多人衣裳不整逃出大火,手无兵刃的他们,一逃出来不是被包围的大周士兵一枪刺死,便跪倒在地伏手称臣。

在辽国兵将鬼哭狼嚎之际,阿真不忍中调转脚步,太过残忍了,眼睁睁看着这八万人活生生葬送在火海里,逃出来的更被团团包围的大周兵刺死。虽然他没亲手杀过任何人,可是身上背负的亡灵却比任何人都要多得多。

子时要到大同城内清剿干净,他朝羿平喊道:“什么时候了。”

“还有两刻钟亥时就过了。”

“所有人立即随我到真定城。”阿真大吼,柳晚扬大概也要攻城了。

“报……”一匹快马飞奔进城。

他见来人是负责监视真定城的探兵,急问:“真定发生了什么事?”

“禀大司马,大同有小股逃兵,逃进了真定城。”探子急报。

“什么?”阿真大惊,咕噜两眼不停打转,阿不打如果得知大同被攻陷必定会派兵来救。就算大同城池再坚固,他二万兵马能守多久。可现在逃回不止害了柳晚扬而他这二万大军必定也会溃不成军。

着急中他来回踱步。羿平等将站在旁边不敢吭声,心里也急就像他们家老婆快生了一般,可却苦无办法。

焦滤不已的阿真,飞快在头脑里搜寻兵法。孙子兵法、三十六计、武穆遗书。

“见鬼。”他抓的头皮宵满天飞地大声咒骂。

“兵者诡道也,用兵之道虚虚实实,实实虚虚。虚则实之,实则虚之。”边踱边念。

众将和李能武听不懂他在念什么,二万大军静整站在空旷的大同城中,焦滤等待着。

踱了一会儿,阿真死命地望着旁边几具穿着辽国兵铠的尸体,脑中灵光一闪下命道:“大家快换身上辽国兵铠。脖子随便绑上个可以认得出的东西。”

寂静的二万兵士听他如此喊话,不敢有一分迟疑,立即动手去脱那些死尸的辽兵盔甲。

“羿平。”

“末将在。”虽身陷险境,可仍一身虎胆“马上带五千弓箭手,箭头绑上易燃物,上城墙上躲着,辽国兵马一入城,立即给我射杀。”

“是。”

“李能武,快带五千名兵士,在城内搜寻桐油等,把城内地上墙上都给我洒满了。”他要辽国兵马全变成烤鸭。

“是。”李能武领命,立即带领着刚换好辽国盔甲的大周兵满城去搜寻易燃物。

“两位副将。”

“末将在。”羿平的两位副将也是一身是胆的跨步站出来。

“你们两人各提五千兵马,全都藏在城外的树林两侧。见到辽国兵马前来时不要迎击,直到前部进城,你们便垮骑冲杀而出。”

“是。”两人抱拳。

阿真想了想追加道:“多备军旗,尽量让所有兵士都骑上马匹,马匹尾后全都绑上树枝,要作出一副我大军有声势浩大一般。”

“是。”两人领命后,各领着五千名兵士,赶紧朝城门口狂奔出去。

采集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