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着满天风雪一群人浩浩荡荡的奔出不丹,这场雪连续下了两天好像还不停歇似的。wwW。QuanBen-XiaoShuo。cOm地上厚厚的积雪令人寸步难行,向少云穿着着厚重的绒毛夹克,头顶着羊帽。骑在马背上奔驰呼出来的热气瞬间就被寒风给吹散,大冷天里他额头冒着汗朝前喊道:“真哥,真哥。”

“吁……”阿真听见向少云的喊叫捏紧马绳,奔跑中的马儿鼻子喷出热气,紧急的煞车。“少云怎么呢?”他一捏马绳浩荡的大队人马也都煞车在四周。

“真哥,要与刘副将在这里分开了。”向少云踱过来,呵出气喊道。这大批部队是他在罗殿听闻真哥受伤,向罗殿守将借来以防万一的。

“将军,辛苦你们了。”阿真望着被大雪覆盖的大地都分不清东南西北了。

刘副将见大司马大人道谢惊慌的抱拳:“卑职不敢,这是卑职该做的。”

向少云对他们由是感激,如没刘副将带路,他与大小将连不丹在哪里都摸不着头脑,“辛苦刘将军了,我们便在此分开。”前面就是建昌了,过了建昌就是大周境了,也该分道扬镳了。

“不敢,大司马一路小心。”刘副将抱拳喊道。

“刘将军保重。”阿真也抱拳。

瞬间刘副将带领着大队人马向罗殿方向奔驰在漫天飞雪里,热热闹闹的人群只剩下他和少云大小将四人。

“大小将你们领路,真哥咱们赶路吧。”向少云大喊,话出口马上被寒风给吹散。可仍听得见,四人就朝建昌方向策马狂奔,再过五日春就来了,不加快可不行。

奔驰了整整一天,天黑之际四人终于在建昌城门关时赶到,匆匆吃过饭,疲惫不堪的他们倒在**触摸着暖和的被子很快就睡去。隔日的风雪依然猖妄,像是不把这个大地填平不罢休一样,天还未亮买了些干粮换过马匹暑光还未露出就奔驰出建昌府。

天灰成一片,雪大的把所有人的头发都染白了。“吁……”大小将在前头领路拉紧马绳。

“吁……”

“吁……”

阿真和向少云见大小将停下来,也赶紧煞车。“什么事情?”他们刚停下马,大小将调转马头来到他们身旁。

“教练,前方就是两国边境了,风雪太大,建昌府边境不太平,要不要等风雪小点再过。”大将回马禀报。

阿真望了望旁边的少云,“少云,这边境不太平吗?”

“是啊,真哥。两国的流寇聚集边境的众山上,我曾听闻建昌边境有一处山叫黑眉山,山上的流寇成百上千人,拦路打劫两国的商乏旅客。”少云说着喃喃又道:“真哥,我们还是等风雪小点再过比较安全?”

想他林阿真在二十一世里连黑社会都没有,哪里听闻过什么土匪打劫的,这还得了。

少云话刚完他就问道:“官府没派兵去剿吗?”这里的官府都干什么呢?

“真哥,你有所不知,这些流寇处于边境中央,都不在两国官府管辖范围,达尔巴曾命建昌带兵去剿,刚到边境,成都守将以为吐蕃进犯,带大兵前来,建昌军还没开始清剿就退了。现在两国交好,只留官府维齐治安,大军各自退百里驻守。这批流寇更是嚣张之极,青天白日里都敢出来打劫路人。两国边境商旅闻黑眉山变色,曾上报各自的地方官,官府却说边境群山众多,遍寻不找黑眉山方位。此事一推再推,就不了了之。”

向少云一番话惹的阿真喷出一鼻子的气道:“这里距成都还有多远?”

“不远,越过边境,距成都不到三十里。”向少云见真哥发火了,暗暗替黑眉山的众匪们叫苦。

“你们打不打得过?”阿真小心的问道,他见过向少云这小子的剑法,好的狠。还能隔空取剑呢?

“要打怕赢不了。”向少云剑法再好,黑眉山众匪上千人,站着让他杀,他都要杀的筋疲力尽,更别说打了。

“逃呢?”

“这个没问题,要逃简直就轻而易举,”向少云不怎么情愿的答道。想他从小到大还没逃过,难道今天要破例了,怎么想都觉的颜面无光。

“大小将,你们自保没问题吧。”阿真点点头,关心的喊道。

“没问题。”大小将也觉的颜面无光,他们可是男子汉大丈夫。

“真哥,你不会是想逃吧?”向少云听他这一问,很不情愿问道。

“我们现在才四人,要剿这黑眉山,也要等到成都调齐人手再来剿。”阿真理所当然的说完,向少云听他这一说,三人的脸都黑了。

阿真见这三人这么不情愿打趣道,“不然你们三人去把这黑眉山剿了,省的我在成都费时间怎么样?”他这一说三人的脸从黑转青,凭他们三人怕是剿不灭吧。

“真哥,打个商量怎么样?”向少云想了想悄悄的凑到阿真耳边小声道,大小将弓起身子凑起耳朵偷听着。

阿真见少云这小子这么小心亦亦不禁菀尔,“没问题,你说。”

“回去能不能不说我们是用逃的?”

“哈哈哈……”阿真听完,见向少云皱着脸委屈的商量放声大笑。拍了拍向少云的肩,“少云,大丈能屈能伸,不要太在意了。到时我们把这群流寇给剿了,为民造福,比任何面子都来的重要。”

一番话说的向少云喃喃耳赤,大小将低垂着脑袋。

“我答应你不说,咱们走。”阿真大喊,四个又迎着满天的风雪向前狂奔而去。

近中午时风雪越来越大,呼啸的暴风雪吹的他们眼睛快睁不开了。恶劣的天气把前方的道路吹的飘浮不定。

“大小将,找一处地方躲避风雪。”阿真大喊,可一出口的话马上被风给吹散,远处的大小将没听见还埋头向前狂奔。

“大小将停。”骑在阿真旁边的向少云听见了,丹田提气朝前大喊,马上大小将就停下来了。

“风雪太大了,找处地方躲避。”阿真顶着风雪向大小将靠近后就大声喊道。

两人点点头,手指向前方。他顺着他们的手指望过去,前面迷茫茫的只有风夹着雪什么都看不见。“走”虽然看不见,他一样信任大小将,卖了他又不值钱。

跟着大小将马屁股后,靠近时他就发现,这里竟然有一片松林,青松树密集的枝叶就像是一把把天然的大伞般,果然是处躲风雪的好地方。

四人扎好马后,披着雪朝松林更深里面躲避。

“少云,把东西拿出来吃。”走进松林里,上面的松叶挡住了大雪,四人依偎在一颗大松树下坐在还没被雪淹没的地上。

呼呼呼……寒风吹过松叶声阵阵呼啸而过,向少云掏出所有在建冒里搜瓜的家当——馒头、肉干。

四人像童子军一样围绕在一起,张嘴就啃着。

“喝点水。”阿真见向少像饿死鬼投胎似的一口一个馒头,把水袋递给他。他自认自己已经吃的很快的,没想到遇到个更快的。

“咳咳咳……”吃的太急,向少云狼吞虎咽时见真见喊话,抬起头一颗馒头卡在喉咙里不上不下,赶紧用手捶打着胸口,咳个不停。

阿真见状,果然被他的乌鸦嘴料到了。坐在旁边的他和小将见他要噎死了,赶紧用力的拍打他的背部。不一会儿被卡喉咙里的那颗馒头没吐出来,反倒噎下喉咙里往肚子里流进去,阿真暗暗咋舌,暗叹,这是什么样的胃啊?

“真哥,没人告诉你吃饭不要说话吗?”向少云噎下那颗馒头抱怨的叫道,他可是差点噎死耶。

“抱歉抱歉,喝口水缓缓。”阿真见他差点噎死不和他计较。

四人背靠在青松下闭目养神,良久的暴风雪才微微有收俭的迹像。

“教练,雪小了。”闭着眼的他,听见大将的报告,马上睁开眼站了起来:“走”

又是疲惫的赶路,雪越来越小了,天空却是依然灰蒙蒙的。放眼望去大地一片白皑皑,早不见了道路,可大小将依然自信的奔驰在前方,为他们引路。

越过边境,飞驰了不到半刻,隐约中见前面出现一群人影。鬼地方一目了解,怎么会出现大批人群。

“吁……”四人瞬间捏紧马停下马来。

向少云见远处点点黑的人群,小声对阿真说道:“真哥,前面可能是黑眉山的流寇。”

他刚说完前方的小黑点开始移动向他们靠近,瞬间浩浩荡荡马嘶声就来了。

这乌鸦嘴,说什么还真是什么。想想这鬼地方除了流寇外哪来这么一大批人马。心里大骂向少云这二愣,什么可能?是肯定。

“留下马匹钱物,本当家可以考滤饶你们一条狗命。”流寇们刚到,众罗喽就把他们团团围住,一位雄壮脏兮兮的大汉骑着马对他们凶狠大吼。

“你们是黑眉山来的?”阿真望了望四周数了数,这群流寇也才四十几人,不是说黑眉山有上百成千人吗?

“还不快下马跪拜我们黑眉山的三当家。”流寇脏汉旁边的小罗喽大喊道,那脏汉听旁边小罗喽这一喊顿时挺起胸膛一副骄傲无比的样子。

原来是黑眉山的三当家,阿真点了点头,前面的大将见流寇狂妄,阴沉着脸大喊,“混帐的狗东西,还不快下马拜见大司马。”

这群流寇从来没碰见被他们围住还敢这么嚣张的人,停顿了一下后这三当家就仰天哈哈大笑,随即群罗喽跟着仰天嘲笑。

“我呸!就凭你也是大司马,老子我就是皇帝老子了。”三当家一说完又一阵大声嘲笑。

“混帐。”向少云瞬间拔起剑,脚一踩马背像箭矢般瞬间就飞咻到三当家面前。

正在大笑中的三当家,见突然有一把剑向他飞驰而至,吓的收住了口,抬起手中的双刃矛尽全力一档。

锵……

一声巨响,向少云的利剑与三当家的双刃矛零距离接触,火花飞溅。

向少云这一招震的三当家虎口发麻,差点握不住手中的刃矛,三当家见此人的功力如此之高,顿时吓的脸色发白。还来不及后逃时,向少云身轻如燕凌空一翻,第二轮攻势从天空而下,三当家见天空之剑直劈而来,早吓不知所措,抬起麻疼的双刃胡乱挡住这波凌利的攻势。

两刃相撞时,三当家双手的刃矛瞬间脱落在地,双手被向少云的剑气伤的鲜血暴流。

向少云如鬼魅般,劈下来的剑招被挡,借力使力一个三百六十度的侧身翻后,如燕的身躯瞬间飘落在三当家面前,三家双刃刚刚脱落,随即就见到这张犹如从地狱爬出来的阴笑,他还来不及感觉到疼痛时,一颗黑脑袋慢慢的出现了裂隙,血一滴、二滴、三滴……然后急涌的从他脑中央窜了出来。

向少云落下身时,脚轻点厚厚的白雪,向上又跃起来,又是一个翻身人就坐在马背上,剑早入鞘。所到之处毫无痕迹,厚厚的白雪里更无任何脚印。

所有人,包括阿真都看的眼珠都快爆出眼眶了。

嘶……

一声清脆撕裂的声音响起,三当家爆露的在外的眼珠布满血丝,保持着骑在马上的姿势,可身体却分离了。三当家的左半边身躯倒在马匹左边的白雪上,右半边身躯也顺着姿势滑落下马,就像个被分开成两瓣的瓜子壳。哗啦啦的肠子、内脏、脑髓流的满地都是。

众人一愣一愣的看着眼前这惨状。

呕……

还没回过神来的众人,阿真就很没志气的当场呕了,把刚才吃的肉干全吐了出来。

黑眉山的小罗喽回过神来,见他们三当家才一瞬间就被劈成两瓣,哪里还敢留下,跑的比兔子还快,像是谁若跑的慢,马上就会变成两瓣瓜子壳似的。

“呕……”阿真骑在马背上,吐完后,还直干呕着。

“真哥,没事吧。”向少云见他干呕不停,担心的问道。

“教练喝口水会好点。”大将捧着个水袋递了过来。

阿真一把抢过水袋狠狠的灌了几大口,才觉的好一点,眼睛不敢向那瓜子壳瞄。

“我嘞个去,知道你武功厉害,以后别在我面前搞出这种瓜子壳的事来。不然我揍死你。”阿真灌完水后就朝向少云大吼,吼的向少云一愣一愣的。他自己挺满意自己的杰作的,多富有术艺。可真哥却不喜欢,无趣的耸了耸肩,小声的低喃道:“真不懂的欣赏。”

风雪小了很多,阿真耳尖听见了,抬起紧崩的脸对他大吼:“向少云,你说什么?”

向少云见自己的低喃被他听见了,摆着手陪着笑道:“没没没,真哥,咱们快赶路吧。”

缓过气来的阿真,眼睛不小心又瞄到那具被剖开成两瓣的瓜子壳,胃又一阵的翻腾,捂着嘴一咕脑的策马向前飞奔而去。妈的,这死向少云,杀人杀了就算了,还搞的自己像是艺术家一样。

www.QuanBen-XiaoShuo.com 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