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无痕他们的震惊方奕只是微微点头。

他当然知道,其实他也是刚刚知道的。

他从那九沙殿三个字的意境中醒来时目光不经意扫过殿门下面,却发现有一些竟然用与那墙差不多颜色的染料写的,如果不注意看根本无法察觉,更重要的是他就在门下面,可以说是绝对的不起眼。

二**六九四二八一,九个数字。当时方奕还是微微一愣,这九个数字有什么用?而且这九个字很眼熟。

结果没想到一转眼就发现了紫洛的存在,想想他都还有些心惊,好在他发现得早,不然被他捉到自己恐怕连渣都不会剩,毕竟那可是百星魔君。方奕心中还在庆幸着,好在子默他们在传书飞剑上给了他影像,不然恐怕自己被一巴掌拍死了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吧。

等他冲过来后,他的突然冷静了下来,念头电转,他猛然想到那几个字为什么会这么眼熟了,是在东方申的记忆中,这些字是南宫杰写的!

随后他又疑惑了,他没事写这些数字在这里干嘛?不过在方奕看来,也只有南宫杰才会将他想要的东西留在最显眼面又不起眼的地方,而那门槛下就是这种地方。正如某人所说的,‘如果你想在将什么东西藏好,那就将它变得不引人注意,并摆在不让有注意的地方。’

等方奕进入到九沙殿后,他见到竟然有九道门在这里,他突然神差鬼使般的踏入了第二个门,随后更是想也不想的按着那九个数字来走。

但是他之所以停下来,那是因为他刚刚才想起,来时是九个门,但是在身后同样也有九道门,他进来时没有做记号。一会怎么出去?

“你真的知道怎么走?”无痕见方奕没有说话再问了一次。

“我是知道怎么进去,可是我进来时忘了做记号了。”方奕郁闷的说,而且他还不确定按着那几个数字走会不会真的有收获甚至是危险。

无痕和唐诗柳突然有种在晕掉的冲动,之前唐诗柳见方奕走起来毫不犹豫,就猜出他可能知道某些路线,但是她万万想不到他只知道进不知道出,而且还不做记号。唐诗柳心暗叹果然还是年轻啊。

随后无痕很理解的点点头“这不怪你谁让后面有个人追来呢……你怎么就没有想到做记号呢?”

方奕很无语,唐诗柳此时就笑道“放心,我做了记号,现在可以带上我了吧?”

无痕惊讶的看着唐诗柳,而方奕心中却为之一凛,这个女人不简单,自己走得这么快,这么突然,可是她却依然还冷静到留下记号。

无痕却看不惯唐诗柳对方奕说话出声打击“你留了也没用,你还是走吧。”

唐诗柳愣住了“为什么?”她感觉和这个小姑娘久了是不是变傻了。

“你没看出这里有阵法的吗?你说你留了记号,那你现在就找出你留下记号的那通道看看?”无痕一脸鄙视的看着唐诗柳。

唐诗柳的脸色大变,她回过头,却发现来进来时留下的记号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怎么可能?”她从门中走出来时就做了记号,连动都没动过,但是刚才他回头看那个做了记号的门竟然没有任何的记号,她再看方奕扔出去的那块石头却依然还那他扔出的地方。

唐诗柳看着那石头再看向无痕。

“进去没有阵法,在们的后面就有阵法,你别看你刚才一动不动,然后就退回去就行了,其实在你踏出这门后,其实就已经起了变化了,我告诉你也无妨……真正的门在那里!”无痕指着离唐诗柳身后的门足有四道门之远的一道门而且在那上面没有任何的记号。

无痕看到唐诗柳目光中的疑惑“你不信?不信可以去看看你的记号在不在那里。”

不过唐诗柳没有走去,方奕此时似乎看穿了她心中的顾虑“去看吧,我保证不会借机跑。”

唐诗柳惊讶的看着方奕,她心中所想的正是这个,她怕自己进去后,无痕和方奕就会借机走,到时她想追也追不上反而会因为此而迷失在这里。这种心思连她自己都没有发现,等方奕说出来后,她才发现自己竟然有些舍不得离开无痕了。她喜欢上了和无痕吵闹的感觉,这是一种无忧远虑的感觉,一种朋友的感觉。

在门派中处处提防,连自己的师父也不能相信,唯一能相信只有自己,那些平时看起来友善的同门师姐师妹们在需要的时候下起手来比仇人还在狠辣,那些看起来很关心徒弟们的师父,在必要时却只能成为随时能弃的卒或者是修为的炉鼎。

“说了不扔下你就不扔,还不去看看?竟然敢怀疑我说的话……真是的……”无痕见唐诗柳愣在那里嘀咕着。

唐诗柳深深的看了眼方奕,却引起了无痕的怒火“你还看!”

唐诗柳突然笑了,笑得很灿烂,转过头朝着那道门走去。

无痕见到唐诗柳的笑容愣住了,一时间静一下来,只有远远传来的打斗声和呼喊声。

“你什么突然不赶她走了?不会是看上她了吧?”无痕给方奕传音。

方奕却微微一笑“你说呢。”无痕听了顿时柳眉倒竖

“呵呵,你不觉得要个人陪你聊天吗?我看她正好。”方奕连忙说。

九曲八卦阵,虽然在无痕看来,这阵法简单,但是在别人的眼中就很困难,因为这个阵法在外面早就已经失传了,无痕他认出这个阵法清空是因为他的师父静瑶仙子给他的一个残本之中见到的。

九曲八卦阵如果不明白它的走向,那就会永远被困在这里,步移影换,这就是九曲八卦阵的物点,当你跨出一步后,你身后的东西就会发生变化。因为你跨出的那一步事实并不止一步这么简单。其实你一步跨出实际上已经有了三丈的距离甚至更远,这距离是不定的,更重要的是你直直朝着前面但是实际上已经是走偏了,甚至是往后面跨出也有。

……

没一会唐诗柳就从中走了出来,出现时站在的竟然是他之前所站的位置上,离真正的门相差了四道。她惊讶的看着无痕。

“怎么样?相信了吧?”无痕见到唐诗柳的惊讶很有成就感。

唐诗柳才点点头,随后更大的疑惑浮在她的心中,他们到底是什么人,小小年纪就有如此修为,天资之高让人高山仰止,就算是大宗派的弟子也不能与之相比。还得罪了修为高深莫测的修士,而且看上去他们并不害怕,对这里异常的熟悉,还有这里面到底有些什么东西?

她突然发现自己看不透他们,很神秘,像这种天才人物早就名扬天下了,可是他却连听都没听过。易凡?施水忆?

“不用想太多,知道太多对你无益。”方奕说着朝着第四个门走了进去。

无痕追上去“你还没说你是怎么知道这路是怎么走的呢。”

唐诗柳微微一愣连忙追上去,现在她想走都走不了,谁让只有无痕才知道怎么走呢。

按着门前的那九个数字走,终于来最后一个数字的门前。

“这里就是尽头?我感觉不像啊。”无痕看前面的九道门疑惑的说。

“我也不知道,进去看看。”方奕相信在这个门后面肯定有留下有线索,有不死草的线索。

方奕深吸了一口气大步踏了进去,他倒想看看这个南宫杰到底给他留下了什么线索,他留下的四句话中还有两句没有头绪,现在又多了一列数字。

无痕和唐诗柳相视一眼,跟了进去。

进去后方奕愣住了,跟着进来的无痕和唐诗柳也愣住了,他们都呆呆的看着眼前的东西怔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