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奕的心中升起一股怒火,抬起头只见一个灰衣修士一身魔气泄出,让这时辰的宁静荡然无存。无常魔君凌空站在百丈之外正用冰冷的目光盯着自己。

“你们是什么人?”那魔道修士身上升起了一股杀意,在他看来只要是修士在这里,都是敌人,而敌人那就只有杀!

方奕感觉到那修士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意心中的怒火更甚了,刚才的那丝诗情画意早就被驱散得无影无踪了,方奕心中暗道打扰了我们不说还敢起杀意,哪怕你是分神期那又如何?

“你们找死!”那修士见到方奕他们竟然还不答自己的问话,本来他魔道中人,只要一不高兴,就杀人,在修真界中他无常魔君的名头又岂是白叫的?无常魔君心中大怒,在他看来这不过是金丹期而已,连自己的喝问也敢不回答,自己连手指都不用动,只要喝一声就将他们震死了。

“你个人是不是傻的?怎么这么没礼貌啊?大清早就吼什么吼?”方奕还没说话,无痕倒是抢先站起来说了。其实无痕不再是当初刚出道的稚了,对于杀气的感应并不下于方奕。

无痕的声音有些时候是非常具有杀伤力的,并不是她的话有多锋利而是出乎意料。

无常魔君听到后为之一愣那刚刚凝起的一口气却一下子泄了“好你个小丫头,你这是在找死!”无常魔君心中大怒,手一挥,天空中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巴掌,朝着方奕两人压下来。

“哼,没有理你还想打人?你们老不要脸的!”无痕的声音如针尖一般的深深刺在无常魔君的心头上。

此时方奕也笑道“那是当然,你不见人家,都不穿里衣人的,又怎么会讲理呢?”

方奕与无痕似乎对于天空中朝他们拍下来的那恐怖巴掌丝毫不放在心上,就好像那巴掌是一股清风似乎的。

无常魔君听到方奕无痕他们的冷嘲热讽却怒极而笑咬着牙“好……哈哈,好,你们死定了,天下地下没有人能救得了你们,我要将你们的元神打入到噬魂幡中,让你们永世不得超生!”

说着无常魔君的头顶升起一一道黑气缭绕的血色大幡,在那幡上一个散发着邪恶气息的噬字,那个‘噬’字似乎无物不噬,加那阳光照在那上面,也没有丝毫感觉。那张幡中传出一道道的嚎叫,朝着方奕他们盖过来。而那无常魔君也化作一道黑风跟着卷过来。

此时方奕与无痕相视一眼,他们同时发出一道‘五气连波’那天空压下来的巨大巴掌顿时烟云散。

无痕见到那张噬魂幡时顿时一股恶心的感觉冲上来,怒喝一声“好你个魔头,竟然炼这种邪恶的法器,吃我一道‘星离银汉’”

只见无痕的手中突然爆起一道清光,顿时这里的阳光为之一暗,而无痕那道清光之中升起了无数的光点,如在夜晚之中的满天星辰。那道清光化作一道星河朝着那张噬魂幡卷去。

而方奕也动了,他手中挥着由破冰剑变大到三丈的巨剑朝着无常魔君拍去。

无常魔君见到方奕他们的动作心中一震,这!这哪里是金丹期?分明就是分神期!而这个小子竟然也是出窍期,那手中的竟然还是上品灵器!

这……

方奕的那一剑,很简单,没有什么风云倒卷,更没有什么天地变色,只是很平常的一剑,只不过破冰剑变大一点而已。

可是这一剑在无常魔君的眼中却变得非常的恐怖,因为这一剑给他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这一剑虽然平常,可是经过长生大帝的指点的东西又岂会简单?就这平平常常的一剑之中就带着一丝规则,尽管只是一丝皮毛,但是它的威力也是非常的恐怖。

那一剑挥出去后,无常魔君化作的黑风顿时陷入到方奕这一剑之中的重力之中,一时间无常魔君的速度慢了下来,而方奕的剑依然没有变化,还是那样的轻轻的往那里拍去。

无常魔君感觉自己根本躲不开,把心一横,怒吼一声“好,你有灵器,老子就没有了吗?给我去死!”

无常魔君祭出一件黑锤,喷出一口精血,顿时那黑锤变也一个小山大小,上面隐隐传来一股威压,似乎就算是大地也能轰出一个洞来。那巨锤从天降,那空气被挤得一丝不存,巨锤带着那恐怖的破空之声,朝着方奕轰下来。

方奕见状也不敢大意,手中的破冰剑没有变大,可是却激发出它的威能!破坚顿时破冰剑金光大作,在那剑锋之上隐隐有一丝丝的声音响起,那是剑锋破空之声。方奕挥动着破冰剑朝着前方斩去,目的就是无常魔君。

那巨锤压了下来,可是方奕的一剑却毫不停留的斩了上去,“嗡……”一道肉眼可见的音波传开,那下面的一些草木顿时被震成粉末。

可是那个巨锤却如流星飞了回去。而方奕的剑却丝毫不变的继续朝着无常魔君斩去。无常魔君见到这个结果脸色大变,不再去理会被击飞去的巨锤,而是往自己的附加灵符。无常魔君的身上不断的升起一道道的光,那是一道道灵符加在自己身上的力量,有加速度的风系法术,有加力量的土系法术……更有各种的防御罡罩。而手中也出现一把灵器长枪,挥动间几道残影带着刺耳的破空声迎了上来。

比法术,也许方奕比不过,可是方奕的这一剑之同样也带着有威能,君不见有炼体士,以力破法,还有那剑仙,以剑破天,这些都不是法术!方奕的这一剑也同样如此,因为因为方奕知道自己最强的并不是法术,而是棒法!方奕的棒法是在无数血战之中练出来的,从苦寂洲,阵法天地!所经历的战斗数千场,而法术之斗却几乎没有,试问这样之下,方奕的法术再有天赋也比不过别人数十百数百年如一日研究出来的法术强。其实从方奕发现自己的肉身远比别人的强大之后他就知道自己的路子会是什么了。更何况他现在已经悟到了一丝重之规则的皮毛了,这才是他最强的手段。

无常魔君的枪法在方奕的那一剑下,竟然连挡都挡不住,而那身上数十层的罡罩却被破冰剑摧枯拉朽般的撕破,击在无常魔君的身上。

无常魔君心中已经被恐惧占据了,他实在是想像不出来,怎么会有如此恐怖的一剑,这还是人施展有吗?无常魔君怕了!他以前就曾经因为自己出言不逊而吃过大亏,但是后来修为提上来了,也就没有再发生过,久而久之那次的教训也淡忘了。

但是今天他终于想起了当初自己因为这个而吃到的苦了,那腹上故意留下的疤痕突然隐隐作痛了起来。现在怎么办?难道自己要死在这里吗?

不可能!无常魔君疯狂了!他一生奇遇无数,尤其是刚刚踏足真真界时,就得到了一个天大的奇遇,若不然他也不会就此自大起来。也因为年轻气盛,终于得罪了一个不能得罪的人,最后他的腹上被斩了一刀之外,他身上的东西也被尽数夺去。再后来他又得一奇遇,经过百年苦修后终将那人杀于枪下。

此后他就的轻狂本性再一次出现,完全凭自己的喜怒做事,死在他手下的的人不少,耐听死在他手底下的凡人更是数不胜数,灭村,灭镇甚至是灭城也不是没有的事,这一切都只是因为他的心情与那张不知吞噬了多少人魂的噬魂幡。

无常魔君的元婴在方奕的破冰剑击中之前顿时破体而出,浮在半空中有些迷茫。而他的身体也在那瞬间被方奕那带着重之规则的破冰剑斩中成了一蓬血未雾。

无常魔君见到自己的身体被轰成了血雾后,惊叫一声元婴就往远处遁去!而就在离去的那一刻无常魔君还用着无比恶毒的目光扫了眼方奕想要将方奕记忆下来,然后再找机会报仇雪恨。

无痕对于那张散发着邪恶气息的噬魂幡心中恨到了极点,她知道这种魔道的这种幡要用不知道多少的生命来炼祭而成的,这种邪恶的东西,只要心中还有几分道德心的人都会十分痛恨的。

无痕下定了心思一定要将这东西给毁了!无痕的那一道‘星离星汉’将满天星光化作一道长河,撞上了那噬魂幡之上,顿时那张噬魂幡之中传来一阵的惨叫声。无仿佛看到了那些人被杀死后抽出灵魂,扔入到那噬魂幡中被万鬼噬咬,甚至又看到一些人被生生的抽出灵魂而发出的惨叫声。

想到那一幕幕,无痕的柳眉倒竖,怒火冲霄,在这一刻无痕身上的气势大增,手一挥一道无形的剑气斩到那还在朝着她盖过来的噬魂幡。

突然那噬魂一下子爆发出无数的惨叫声,那噬魂幡竟然从中被分成了数块。无痕手一下子闪过的残影,一条浩然之气从她手中迸发开来,化作一场细雨,淋在那噬魂幡上,那噬魂幡的惨叫声顿时收了起来,随着那细雨的不断淋浇,那血色的噬魂幡渐渐的开始融化消失不见了。这就是浩然之气的恐怖之处,所以很多的魔修与鬼修都不愿与他们战的原因。

无痕回过神来,正好见到方奕将无常魔君的身体轰爆,而那个无常魔君的元婴竟然还敢用这种恶毒的目光看方奕,无痕一想到刚才被自己毁掉的噬魂幡,一道神识闪电一闪而出,将正要远遁的无常魔君的元婴打散,无边的灵力回归到天地之中……

天空中下起了一场晴雨,似乎要将这里的一切都洗涮一遍。阳光依旧,在那大雨之中照出一道七彩长虹。

方奕与无痕牵着手看那雨中的彩虹,相视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