芷惜霜听到杜仲说要一起死时,她心中再一次被绝望的的气息充斥,刚刚才看到了生的希望现在又一次消失了,那可是自爆元婴,而且还是合体期的自爆那威力之强,实在是难以想像。

但是就在她们感觉到绝望时方奕竟然在那明显感受到自爆的波动的杜仲身上击了一下,结果那波动竟然就消失了。

“这么可能?”芷惜霜他们忍不住惊乎出来。

原来这里的人已经不再是方奕他们几个了,因为之前杜孟弄出来的这么大动静,自然将一些自认修为不低的人引了出来,他们也不插手,只是在远远的看着。可是他们越看越心惊,最后简直是惊为天人,太恐怖了。

被方奕的一击,杜仲意欲自爆的元婴失去了杜仲的元神推动力后,那自爆也完成不了自然也就散去。突然杜仲的身体一下子爆开,化作一股强烈的灵气之风席卷方圆千里。不过这与自爆不同,这是杜仲的元婴散开化作的灵气暴风,虽然强烈了点,可是这史是一场狂风而已伤害不到别人。

这灵气虽然浓,可是修士们可不敢去吸收,倒是便宜了这一方之地,相信百年之后这里就会因为这场灵气风暴而生长出各种的灵药。

方奕扫了一眼远处,“滚!十息之内滚出千里之外,不然……杀!”方奕的声音如九天雷动,巨大的声音这方圆百里中回荡。

那些旁观的修士们听到这声音后思虑了一下后纷纷离开,当然有些不怀好意的小心的潜伏下来。他们认为方奕击杀这位高手付出的代价定然不小,那果是那样的话……

但是下了刻他们就要为他们的行动而付出代价,“我说过十息之内不滚……死!”方奕冰冷的声音传出去后一道金色的闪电一闪而逝,跟着就是数道绝命之时惨叫声在远处传来。

这惨叫声让那些已经离开的人跑得更快,生怕那个煞星会看自己不顺眼将自己杀了那才叫冤枉。

“好了,他们都走光了。”方奕身上的冰冷气自己悄然散去,给芷惜霜他们的感觉就是一个瘦弱青年,哪里还有刚才两只杀合体期高手十息滚千里的霸气四溢大杀四方的绝世妖孽风彩。

此时方天定三个都呆呆的看着方奕,一时反应不过来。

此时方奕却来到方天定芸娘的面前跪了下去,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

“不孝儿方奕拜见父亲大人母亲大人,这次让您受惊了。”方奕的这么突然一跪确实是吓了他们一跳,不过随后方天定芸娘他们却笑了,但是眼泪却如泉涌一般的流了下来。那是喜悦的眼泪,那泪光之中闪着的是快乐的是欣慰的。

“好孩子,让娘看看,这些日子不好过吧?怎么这瘦小,可怜我的孩子哟。”芸娘将方奕扶起来,打量着身形瘦小,仿佛只需要的阵风就能将吹飞的方奕,不由怜惜的说。

方天定听到芸娘的话后也细细打量方奕,不由为之气窒,因为方奕的个子明显要矮上一些,比他矮了一个头,甚至连芷惜霜也比他高上二寸,更让他气愤的是他那纤细的体形,那叫竹竿,一个男要这么瘦干嘛?

“哼,臭小子你没吃饭吗?”方天定也板起了脸。

方奕有些哭笑不得,他哪里不是不吃饭,这都是炼体的结果,他的骨头的密度加强了结果体积变小了,结果整个都变得了,想要变回原来的样了,那就只有将天雷淬体法练到第七层后才有希望。

看到这一切的转变,芷惜霜感觉自己有些反应不过来,不过这也说明了一件事,那就是方奕的强大远远超出她的想像,而那突然出现女子更是高深莫测。

杜孟被方奕一棒击杀那还说得过去,因为杜孟那只遽在其表,可是连杜仲这个修了上千年的老怪物也是被一棒击杀,那可就是有些说不过去了,那可是合体后期,如此修为在修真界中也顶尖高手的存在,就这样死在了方奕的手中?这太不可思议了。可是这方奕也太没有高手的形象了?吧芷惜霜见到方奕那哭笑不得的样子却忍不住笑了。?

“噗哧……”

方天定听到芷惜霜的偷笑声,脸上多了一分尴尬,此时他才想起原来有外人在呢,随即方天定的那份尴尬却也悄然不见了,在他的眼中,早就已经将芷惜霜当儿媳看待,尽管当初芸娘拼命的拒绝,可是现在不是好了吗?这么好的姑娘上哪找去?随即方天定又将目光投向无痕。

“我们先离开这里。”方奕突然脸色微微一变。

方天定他们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他相信方奕一定会考虑周全的,这是他从刚才方奕的两次战斗当中看出来的。

方奕祭出破冰飞剑,带着方天定他们破空而去,转眼就消失在天边。

突然有一条三丈长的大蛇从土中穿出来,以尾巴撑起了身体如一根柱子的看着远去的剑光,那蛇目之中竟然闪过一道精光。可是随后那蛇目光之中突然升起了一丝退意,可还没等它落下来,一道闪电从天空而至,那蛇发出一道惨叫声,倒地上死得不能再死了。

一个不知在何处的山洞之中,一名黑衣修士猛然睁开眼一道精光从眼中闪过却照亮了这个黑乎乎的山洞,在那洞中似乎有无数的影子。他喃喃说“第一时间将我的儡傀除去,为了隐藏实力行踪?但你能隐藏得了吗?从离江山出来的话到底又强到什么程度了?咦?杜仲的元神玉牌碎了?天助我也,不管他是怎么死的,这个黑锅要落到你方奕头上了,真是很期待呢,不过回到天道宗后会让你大吃一惊的,哈哈……”那阴冷的笑声在这黑暗的山洞中回荡实在是让人感觉到不寒而栗。

却说方奕带着方天定他们离开,问及他们现在在哪里落脚,最想知道的是方天定他们是怎么达到筑基期的。要知道当初方奕发现自己能修练时,也曾经为方天定他们测试过了,他们的资质比他这个五行灵根还要差,他五行灵根还有希望,可方天定他们的资质却没有希望。

方奕收集这么多的灵药,甚至是为了那万古长青不死草而奔波流离为的就是要为方天定他们洗根伐髓,改变姿质,一起踏上长生路。这叫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可是现在方奕突然发现自己这么久以来的努力竟然没用了,心中惊喜的同时也有些失落,不过他又想到自己身为炼丹宗师,那么是不是可以用手中的灵药经帮他们打下坚实的基础。

当方奕得知,当初方天定他们出来后一下子就进入到一个上古强者的洞府之中,结果在那位已经殒落的强者留下的传承中找到了一瓶能改变他们资质的丹药让他们非常迅速的突破到了筑基期。

这让方奕不由感叹,这就是奇遇啊,轻轻松松的就能达到筑基期了,传承的功法很适合他们修练,这一路上除了瓶颈外,基本不会有什么问题了。突然方奕想到了他那位哥哥,也不知道他又有着什么样的际遇,方奕从因果线上可以感受到他哥哥并没有死。

此时方奕也终于知道了,原来当初将自己送出五十万里外的竟然是父亲的朋友,不过方奕可以肯定的是那人必定不弱,而那人竟然是百花谷的人,后来那人将自己送出去后,回来将他们也救了出去,并带到百花谷中住了下来。方奕将那人的名字深深的记了下来。

“吕子轩!”

方奕默念头这个名字,将这个名字刻在心头,因为他是方奕的大恩人!他救了他一家更救了他方奕,有仇在报,有恩更在报!尤其是他这修因果之道的人对于这恩仇看得更重。

“谢谢你!”突然方奕对芷惜霜说道。

“呃?谢谢我什么?”芷惜霜突然听到方奕对她说话不由愣了下,可是那双美丽的眼睛却变亮了。

“谢谢你帮我照顾我父母这么久,如果有什么尽可找我!”这是道谢也是承诺。

芷惜霜听到方奕的话后那明亮的目光却微微有些黯淡,至于为何恐怕只有她自己才知道了。

“不用谢的,我也是受叔叔的嘱咐,其实是方叔叔方阿姨他们照顾我才是。”芷惜霜微微有些脸红,事实上也正如她所说的那样,芸娘在教她如何处事。因为她一出生之后就是一个打基础的童年,跟着就是那修练,与外人的接触并不多。

在一旁的无痕并没有出声,只是静静的站在旁边,仿佛她是不存在的,如果这是在几年有的话恐怕连她自己都无法想像,毕竟当初是她却抢了方奕的信的。

方奕的破冰剑速很快,只是几刻的时间,他们就已经方出现在了离百花谷遗址的千里之外。

“你们就在这里?”方奕的面色有些古怪,当初他的神识可不是不止一次的扫过这里,虽然发现了有一群人在这里,他以为只是一个小门派在这里沾光的,根本没有入别处想,甚至他没有到这里来打听的念头,这对于方奕还说这简直就是在眼皮底下。

“怎么了?”芷惜霜见方奕的脸色有些奇怪,不由问道。

“有些意外。”方奕当然不会说他的神识已经将这里翻了几遍了这种得罪人的话。

“那是自然。”芷惜霜听到后却是很自豪的说。

方奕也暗暗点头,确实任谁也不会想到这里就是百花谷的那些人,别人就算是发现了也只会是认为是一个小门派而已,这叫灯下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