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侮辱

月『色』透过浓浓的云雾在天地间绽出一片华彩。微风轻柔的吹起窗纱,曼舞出一种惬意的风情。风漠冷冷的抱着双臂站在窗前,然而此刻他的心情却是差到了极点。满屋都是刚才抽过的烟味,浓浓的味道弥散在每个角落。想着霏霏竟然不经他同意就私自跟着欧阳成功走了,他心里就充满了愤怒。

“表哥,谢谢你。”霏霏提着妈妈让表哥带了的补品,抱着表哥给了他一个美式亲吻。也许对外国人来说,这只是礼貌。但是在风漠看来却超出了界限,他的双眸燃烧着怒火,抱着的双臂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放下,拳头捏得咯咯直响。穿过纱窗的眼睛恨不得杀了笑意盈盈的欧阳成功。

“霏霏,过两天你要陪我出去走别忘了?”欧阳成功朝霏霏挥了挥手,转身离去时不忘提醒霏霏答应过他的事情。

“知道了,表哥,你真的好啰嗦,以后枚枚姐嫁给你肯定会别你唠叨死的。”调皮的吐了下舌头,拎着东西朝大厦走去。

用钥匙打开了大门,如自己预期的没看到风漠在客厅。霏霏自嘲的一笑,她怎么期望现在能看到他回来。他现在应该和白雪在一起,一想到白雪,她的心里就酸酸的。是吃醋吗?她一个替身哪有吃真身的醋。四年前他就护着白雪,四年后难道自己能改变什么。

“你还知道回来,我以为你忘了自己是什么身份了。”忽然一个黑影从书房窜了出来。把霏霏吓得差点晕过去。

“你,你怎么这么早回来了?”看到是风漠霏霏收起心里的惊慌,抬头问到。

“我要是不这么早回来,还看不到那么精彩的场面呢。”他的口气中火『药』味十足,像个吃醋的丈夫看到妻子偷情似的。

“什么精彩场面?”被他骂得有点『摸』不着头脑,霏霏有点恼怒了。只准州官放火,不准百姓点灯。他是什么理论。自己只不过和表哥出去喝了些咖啡,再就是到饭店拿了些东西罢了。他有必要这么讽刺人吗?也不想想他自己,和白雪旁若无人的同进同出的。

“还要我说吗?跟一个不熟的男人深更半夜才回来,这好像不是良家『妇』女该有的形象。”他睥睨着霏霏,好像霏霏真有他说的那么浪『荡』似的。

“你,简直是疯子,不可理喻。”霏霏把补品放在沙发的茶几上,恨恨的咬着牙齿。他真的无『药』可救了,自己出去又碍着他什么事了,还是踩着他的尾巴了。他竟然把自己说成那种不顾廉耻的女人。

看着霏霏小脸涨得通红,牙齿咬得咯咯直响,他才发觉自己可能说得过头了。可又实在拉不下脸向她道歉,干脆转身去了书房。

“风漠,你给我说清楚,我到底踩着你那条尾巴了,让你这样侮辱我。”看到他似乎不屑一顾的神情,霏霏气得捏紧了小拳头连名带姓的喊道。这个自大狂,这个傲慢的家伙。他今天一定要给自己一个解释,否则她绝不绕过他。

“你要我说什么和男人这么晚回来,难道不知道人家担……。”话一说出口,他才明白自己今晚为何会发这么大火了,原来自己是在担心她。他担心她出了意外,担心她碰到坏人。为了掩饰自己的失措,他不再搭理霏霏。

听到他还没说完的话,霏霏惊呆了,难道他真的在担心自己吗?她的眼睛眨了眨,看着风漠高挺的背影消失在书房里。难道自己误会他了,他是在关心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