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任督二脉

“你怎么没有玩游戏!你刚才去什么地方了。”刘杰强奇怪的问道。

“哦!我刚才出去走了走!”刘彦一边向卫生间跑去一边说道。

“嗯!你是该出去走走,要是整天在家里非憋成白痴不可!”这个时候刘杰强已经穿好衣服从房间里面出来了。

“表哥,你说的对,我是该出去走走!”刘彦的声音从卫生间里面传出来。

“嗯!我出去买一些早点,马上就回来!”

“你去吧!”刘彦这才送了一口气,因为刘彦把衣服脱下来以后才看见自己的衣服上全是血迹,充满了血腥味,怕被表哥闻到。

等刘杰强把门关上以后,刘彦才小心的走出卫生间。刘彦要去拿干净衣服,好洗澡。

刘杰强从楼下把吃的带上来,刘彦已经洗完澡后,正在洗那件沾满血的衣服。

“我没有走错门吧!怎么今天刘彦这么早就来洗衣服了。”看到刘彦在洗衣服刘杰强还不忘玩挖苦一下他。

“好了洗完了,我们吃饭吧!”

“好!哈哈!”

等待是无聊的,夜晚是遥不可及的。吃过饭等刘杰强上班后,刘彦把从黑衣人身上换下看来的衣服从卫生间里面拿了出来,一股浓重的血腥味扑面而来。

“哇!太重的血腥味,幸亏表哥刚才没有味到。”急忙跑到卫生间里面对着衣服一阵猛洗。

“唉!不错……衣服怎么破了。”刘彦没有听明白师父说的话,本来是叫他把贴身的那件衣服拿下来的,可是刘彦却把身上的衣服全换了下来,其中还包括裤子……这也不能怪刘彦,是个人都会这样理解。

“嗯!还是内衣不错,样式也气派!”刘彦最满意的就是这见内衣。这件衣服没有袖口,看上去是金属丝做的,放在手上完全没有属于金属冰冷。几件衣服经过刘彦的反复检查确认,只有这件内衣还算是有用,当然还有那把剑。

刘彦把自己认为没有用的衣服藏好,有可能以后还有用处。坐在沙发上仔细打量这件衣服,没有发现任何和平常衣服有什么不同之处,唯一不同就是比平常衣服要硬很多。细心的刘彦发现有一处比其他的地方要厚那么一点点,翻来覆去之后从衣服的夹层里面发现了一块布。那块布上写满了密密麻麻的小字,顶上写了两个个大字——『迷』踪。往后看还有几处特别的地方分别写了‘博’、‘飘’、‘闪’、‘奇’,‘博’是内功,‘飘’是轻功,‘闪’是剑,‘奇’说的是暗器。

看到这些刘彦陷入了白痴状态。

“还真……真的有武功秘籍……那这把剑……”感叹之后刘彦想起自己刚开始见到的师父时候那种感觉,应该就是师父是练武之人。

这一天刘彦只是进入游戏,把任务做完就都沉浸在秘籍之中。秘籍中前言所说是,做为刺客首先是要耐住寂寞,喜欢黑暗,一个喜欢黑暗的人才不会被黑暗中隐藏的危险所吓倒。当刘彦看到这里,才知道自己的师父为什么会收自己为徒,原来就是因为一句我喜欢黑夜,一个喜欢黑夜的人就一定是喜欢寂寞的人,这也很好解释师父为什么说天助我也!自己对师父的一拜,师父为什么会说自己是一块好材料。其实一般情况下当知道对方是一个杀人犯,一般人都会选择逃跑,或是大叫,而刘彦却没有,这就能说明刘彦不是一个平常人。

刘彦拿着手中的秘籍首先看的便是其中的‘博’,也就是内功。为什么会先看内功,刘彦就觉得现在很多的人招式是有了,可是却没有什么力,这个力就体现在内功修为上,所以刘彦首选‘博’。

中国的武术是博大精深,怎么可能是刘彦一个半路出家的和尚能看懂的!就连丹田都不知道在什么地方,自己也不敢『乱』练,万一像电视上那样走火入魔该怎么办。

俗话说不懂上百度,不会上搜狗。刘彦上百度真还找到了关于丹田和经脉的信息,按照秘籍上说的练起来。做事一般都是入门难,练武也是一个道理,刘彦时常感觉自己练的和秘籍上说的不一样,秘籍上说有感觉有气流的时候,要引导气流流动,可是刘彦哪能感觉到气流,就感觉有一团气在向下压,然后就有声音传来‘卟’,放了一个屁……

一般人要是遇到刘彦这种情况大多数都会认为这是在骗人,可是刘彦是亲身经历过,自己在师傅的眼神下都有窒息的感觉,这不是一般人能做到。刘彦回来之后也好好的分析过这本秘籍的真假,现在这年代什么都有假的,一本假秘籍也有可能,但是师父的本事不是假的。

时间一点点过去,黑夜将要来临。

刘彦在一天中除了练功就是吃饭,偶尔会把那把剑拿出来看看。这把剑的剑柄看上去不是很华丽,护手看上去是一个连接剑柄和剑身的作用,至少外形是这样,护手两端向两边延伸,大约有四厘米。最奇特的还是剑身,剑身古朴长约一米,两侧都有刃,明显是一把双刃剑,中间还有一条血槽,剑刃上的血槽可以减轻重量但不减强度和硬度,足见打造者的用心。在阳光下可以看出剑身有隐隐的发黑,但是在阴暗的地方就是隐隐发光,这才是最吸引刘彦的地方。

黑夜来临,城市的灯光亮起,在这个夜晚注定是一个不眠夜。看看时间现在还是凌晨一点多,刘彦不会傻到现在就去搬运尸体,一说到尸体刘彦拔凉拔凉的。

这个时候刘彦就去玩游戏去了,来到游戏跟活死人打了声招呼说自己有事,就去做任务,顺便到武馆看看师父,等刘彦把游戏中的事情做完以后已经是三点多了。急忙下游戏,在现实中把衣服换上,刘彦换的是那件夜行衣,蹑手蹑脚的走出房门。

小心的走上楼顶,翻开掩盖尸体的木板。刚翻开木板就有一股腐臭的气味正在蔓延,可能有些人会说刘彦很傻,可是刘彦连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让师父入土为安的想。不理会腐臭的气味,幸好这里还有一块大的布,刘彦用布把尸体裹好,放在肩上就向楼下走去。

一路上刘彦是谨慎万分,随时注意动向,刘彦走过的一路上都会留下一路的味道。还好直到刘彦到了郊区都没有遇到任何一个人,当把尸体放在地上的时候连刘彦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刘彦找了一个树多的地方,就开始掘土工作,在来的时候刘彦是把师父留给自己的剑也带在身上,现在正好派上用场。

一个小时以后刘彦把最后一捧土洒在了师父的坟上,三叩九拜之后,刘彦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那就是自己收手的剑会随着自己每一次起身,而抖动一下。

“难道说这剑还有灵『性』……我不会让你失去你的光华,你放心。”自言自语的说道。说完这话之后剑身抖动的越厉害,明显是受到刘彦这句话的刺激。可刘彦自己感觉又不一样,感觉自己内心深处的力量正在觉醒,一股前所未有的冲动感。

刘彦突然一跃而起,朝着远方飞驰而去。同样的刘彦也完成了一次蜕变,这正是由刘彦手中剑发挥的作用,因为刚才发自内心的语言,与剑产生共鸣。使得这把剑重新得到了灵『性』,为了感谢刘彦,就直接把刘彦的任督二脉打通,才使得刘彦感觉到自己的力量觉醒。任督二脉若通,则八脉通;八脉通,则百脉通,进而能改善体质,强筋健骨,促进循环。任督二脉一旦被打通,武功即突飞猛进。为什么说任督二脉若通,则八脉通,在练武之中任督二脉是最难打通,一旦打通任督二脉其他六脉就不在是什么问题。

刘彦的冲动感也是任督二脉被打通,庞大的能量在刘彦的经脉中流动,若不是及时排出,可能会因为这种拔苗助长的方,而导致爆体身亡。好在这个时候这把剑又救了刘彦,它用自己的灵力让刘彦出现了冲动的感觉,使得刘彦身体庞大的能量有了宣泄之处。

越过树木,越过房顶每一个动作都是那么熟悉,就好像是每一种动作都是在脑子里面天然存在。刘彦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一回事,反正就是有一股力量在自己体内横冲直撞找地方逃脱束缚,自己也有办来约束体内的力量,但是还是有一部分不能调控,只能把不能调控的力量消耗掉才行。在天空的刘彦也很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能飞跃,一跃就是十几米,还有自己的着力点可以是树上,也可以是一颗小草上,刘彦感觉到只要自己调控体内的能量向脚流动,就会让自己很轻。

刘彦向来时的路返回,由于刘彦体内的不能『操』控的能量还没有消耗完,只能飞跃来达到消耗的目的。速度之快简直令人咂舌,刘彦只是听叫风呼呼的声音,其他的就没有什么感觉。要是平常人像刘彦现在的情况肯定会觉得头晕,因为这么快的速度,周围的景物变化肯定也会很快,景物变化快到了一定程度之后就会使人感觉到头晕。当然刘彦是因为任督二脉被打通,各种感官增加,在刘彦的眼中就是很平常一样的,更加不会产生头晕的感觉。

很快就到了表哥家的楼下,刘彦突然有一个想不去用钥匙开门,直接用轻功飞檐走壁,从窗子进去。现在体内不可『操』控的能量,已经被刘彦消耗的差不多了,没有这些能量『乱』窜,刘彦反而觉得身体比以前更加充满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