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强冲破了宋兵的第一轮的阻截,金兵正欲策马往前推进,忽然听到一片齐整的叫杀声,紧随着眼前无数道明晃晃的亮光闪过,密密麻麻的大枪枪尖很突兀地出现在金兵的跟前。

又是一招猛龙出海。

这是第二轮的长枪兵,奋不顾身地持枪向前猛刺。

说到底,以步兵来对抗骑兵的真谛,就是靠人命和勇气来支撑,绝对的血淋淋,不存在任何的饶幸。

金人的骑兵虽然勇猛,但甫一开始就被宋兵所扔出的火把阵所延滞,紧接着是第一轮由长枪兵组成的人肉拒马,金兵的来势已经完全被截停;所以这第二轮的猛龙出海,真正给金兵带来了沉重地杀伤。

................................

当年宋太祖赵匡胤一统江山之后,下令麾下的众位猛将,每人献出威力最大的一招枪法,揉和自己的太祖枪法,从而形成历史上唯一的一门由朝廷创建的枪术---宋朝官家制式枪法。这跟现代天朝的广播体操有些类似。

这套枪法,由朝廷各级的枪棒教头逐层传授给士兵。当年梁山好汉豹子头林冲是八十万禁军的总教头,而金枪手徐宁则是殿前司金枪班直的教头。

猛龙出海之所以位列宋朝官家制式枪法第一式,威力巨大,在于它并不是简单地刺出。而是带有旋转的力量;当大枪抽离之际,身体中枪的部位已经被绞碎,血如泉涌,难以消停。

................................

前几排的金兵被挡住。后面的金兵并不止步,还是继续策马往前压迫推进,狼牙大棒之下,甚至不分敌我。

宋兵也不示弱,余下的长枪兵,一拥而上。抖动长枪,迎着金兵的来势猛扎;而站列在最后的弓箭兵,则抽出腰间的佩刀和匕首,在人丛的间隙处闪入,朝金兵的下三路舍命攻去。

这种战法,是宋朝与契丹辽人交战百余年的经验总结:先是远程弓箭攻击,其次是以重盾兵、长枪兵等逐次降低辽人骑兵的速度,最后全军近身纠缠拼命;如今用来对付金兵,同样见效。

一时间,金兵与宋兵纠缠在了一起。刀来枪往、血肉模糊、残肢断臂横飞;撕裂声、喊杀声、惨叫声此起彼伏。

现在已经到了比拼勇气和韧性的时候了。

......

乱军之中,突然传来一阵尖锐的嘶叫声;一名金兵将领,舞动宣花大斧,在乱糟糟的人丛中,杀开了一小片空旷的地方;尾随其后的金兵,逐渐聚集成型;宋兵的形势顿时变得岌岌可危。

形势越是混乱。双方的距离越近,移动的速度越慢,对宋朝的步兵越有利;反之,胜利的天枰就会往金兵倾斜。

那帮金兵也是很有经验,凭借己方的将领杀开一片空地,欲与宋兵重新拉开距离,给战马腾出启动起步的空间,如此以来,金兵就能再次占据上风,把尚未进城的宋兵给拦截在汴梁城的外面。

......

正在万分危急之际。一声尖锐而悠长的哨声倏然响起,哨声所经之处,宋兵纷纷往两边闪避开,让出一条小道;一员宋朝大将,骑着一匹甲马。抖动着丈八点钢枪,沿着小道飞快地朝那片空地冲过去。

那名金国的大将一口气劈飞了十来个宋兵,前面被砍开了大片的空地;金将哈哈大笑,刚要松口气,忽然有一骑战将斜斜冲近,一把明晃晃的枪尖闪电般地往自己的心脏部位刺来。

宋朝制式枪术:夜叉探海

金兵大将大吃一惊,刚要回身抽大斧来挡时,那把明晃晃的枪尖在胸前突然消失不见了。

那金兵大将心底一寒,毛发直竖,正欲变招时,为时已晚;一把枪尖不请自来,径直从金将的大嘴巴处强行闯入,从后脑透出。

宋朝制式枪术:乌鸦贯顶

那名用宣化大斧的金国将领是女真完颜部落的一名万户丈,名叫完颜银环;而使长枪的那名宋朝的大将就是张叔夜的大儿子---张子伯。

......

上阵交战与平时的比武演练不同,生死胜负只在一瞬间,而决定胜负的因素多种多样:包括地形、气候等外界环境的变化;包括队友、对手的发挥;甚至是自己的心理因素,等等;并不是全部由交手双方的武艺高低决定。

比如三国时期,蜀中名将关羽一招就劈死了颜良,并不是说关羽的武艺就比颜良高出许多,而是在关羽与颜良交手的那一刹那,天时、地利、人和这三个要素全都站在关羽的这一边。

事实上,单纯以武力比较,以曹操的大将徐晃作为一个参照,关羽与徐晃交手八十回合,胜负未分(见三国演义第七十六回);而徐晃只二十个回合便被颜良所打败(见三国演义第二十五回)。

有此可见,即便不能说颜良的武艺比关羽高,起码也相差不远,而颜良之所以被关羽一刀所杀,在于他太大意,对关羽战马的速度完全估计错误所致。

而现在完颜银环两招就败于张子伯的枪下,原因在于惯性思维和动作。

人的思想有惯性思维,人的身体也有惯性的动作。

完颜银环与宋朝的步兵打了好长一阵子,已经习惯了步兵的力量与慢吞吞的速度和节奏;当宋兵中突然出现了一名骑马的张子伯,无论是出枪的速度、力量还是节奏,与宋朝的步兵完全不在一个等级上,这使完颜银环一时适应不过来;措手不及之下,被张子伯一枪贯脑而死,那就再自然不过了。

....................................

把完颜银环挑落马下,张子伯并不收手,乘着那道气势,把丈八点钢枪向前伸出,腰转、膀动、臂扬、腕翻……

四团枪花,呈正方形腾然出现在张子伯的马前。

下方两团枪花,各自闪出一把枪尖,分别拍向前方左右两骑金兵所乘战马的马头;那两匹战马吃痛,扭头往左右两边跑开。

上方的两团枪花,同样闪出一把枪尖,分别刺向金兵的额头;两名金兵的眉心旋即出现了一个酒杯大小的血洞,应声掉落马下。

如是者,张子伯狠闭着这口气,竭尽全力,挥舞丈八点钢枪向前猛冲,也不知冲了多远,一口气用尽,前面已经再没有任何金兵的存在了。

宋朝制式枪术:乘龙舞花、大风火轮

这一招原本是武胜军节度使、渤海郡王高怀德的家传杀招,专事乱战及冲锋杀敌之用;后来被宋太祖赵匡胤指名索要,并把这招编写进了官家制式枪术之中,高怀德也不敢不献。

如今被张子伯用上,一个冲刺,就把金兵勉强排列好得队形给冲了个透亮。

谢谢zhuxyhh01大大、独孤飒霜大大、大寒尖大大、hns2006大大、靓女007大大的打赏和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