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飞说道:这些肯定不是好人,我都已经闻到几个人身上有血迹的味道。我们静观其变,也不要喝这茶寮的茶水,看看待会儿如何。

这时候,茶寮小二端了一个大茶壶,五个酒碗上来。

只见那小二摆开五个酒碗,倒上白水,便问道:四个客官,要不要吃点心?说着,手上蘸着水,在桌上写了两个字:快走。

岳飞见此,故意大声说道:小二,茅房在何处?快领我去。说完,提着小二就往里走。

小二领着岳飞兜了几处地方,见四下无人,便停了下来。

岳飞问道:到底什么回事?

小二低声说道:客官肯定是外地人了。这帮强人在相州一带已经有十几年了,也不知道有多少人,专门打劫大户人家,来去无踪,官府也拿他们没办法。这个月他们已经来过这里两次,不知道哪家大户又要遭殃了。你们还是快走吧,免得丢了性命。

岳飞谢过小二,独自回到座位,正想和汤怀他们说话,忽然听到嘶---嘶---的马叫声。

有人偷马,我们出去岳飞说完。五人即时背上包袱,抄起家伙,走出茶寮。

来到栓马处,只见几个汉子正要解开缰绳,牛皋和王贵两个急性子跑上前去,一脚一个,把那几个汉子踢开。

茶寮里的那些人听到外面有动静,全都抄起家伙跑了出来,连同原先在外面的十来个同伙,一起围住岳飞五兄弟。

岳飞眼睛一扫,大约三十来人。

岳飞正要说话,一个瘦猴晃悠悠地走过来,说道:外乡人,你们有福了,我家少爷给你们五两银子,买下这五匹劣马。这银子拿着,快点跑。

岳飞看了一眼汤怀,汤怀会意了,走上前去,接过银两,说到:这位大哥,你们少爷是谁?说出来看我们认不认识,如果是旧相识,这些马就是送给你们也行啊。

那瘦猴见汤怀识相,奸笑着说:告诉你们也无妨,我家少爷就是……

那么多废话干嘛?拿了钱就走,不走就打远处一个白衣少年冷冷打断瘦猴的话。

是,少爷。那瘦猴对着那白衣少年点头哈腰,转身对着汤怀大声喝道:没听见我家少爷的话?还不快走。

岳飞笑了,喝道:一人一边,每人九个,杀。

牛皋、汤怀、张显、王贵四人听得岳飞号令,挥动家伙,向四边冲杀而去。

牛皋四人武艺虽是不及岳飞,但与这些普通山贼相斗,真如同猛虎入羊群。特别是王贵,学得华山心法后,武艺大进,但一直都是兄弟之间对练,未曾尝试过真打。这次可是开了荤,大刀施展开来,劈、砍、推、斩、翻、滚、盘、压,无不得其自然。自己这边砍完,就跑到汤怀这边去,急得汤怀大声乱嚷。牛皋在旁边笑个不停。这些个山贼,连逃跑都来不及。

那白衣少年见此阵势,转身想逃,已被岳飞堵住前路。

白衣少年双眼紧盯岳飞,说道:这位朋友,凡是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岳飞笑了:难道你以为我会留个后患?

一百两黄金。白衣少年举起一根手指说道:

岳飞摇头道:我不缺黄金。

白衣少年想了想,说道:看你们的样子,应该是进京赴考的武生。我爹就是‘阎王刀’龙二,龙家帮的帮主。我们龙家帮横行相州府,河南府,开封府,应天府,与官府多有交往。你要当官,便捐个知县给你又何妨。

岳飞听说龙二两个字,心里一动,问道:十六年前东京汴梁曾经有一个御前四品带刀护卫龙二,外号也是叫‘阎王刀’,可是你爹?

白衣少年听到岳飞如此一说,还以为真是碰到旧相识,连忙点头答道:这位大哥说得没错,我爹曾是御前四品带刀护卫。当年招安梁山后,我爹还曾与梁山好汉赤发鬼刘唐在金銮殿御前比试刀法,打了一百多个回合,不分胜负。

各位看官,这种秀给皇帝看的表演赛,多有猫腻。不过能混上御前四品带刀护卫一职,武艺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岳飞故作不信,说到:既然是御前四品带刀护卫,而且我听说‘阎王刀’还是蔡京太师的得力助手,可谓是当时得令,又怎么会落草为寇。

两人说话间,牛皋四人已经把其余强人杀干净,围了上来。白衣少年急了,说到:这些是朝廷上的事情,我也不懂。我爹今天晚上就去攻打昼锦堂,本来我们也是要前去汇合的。你若不信,可跟我一齐前去。你们五人武艺高强,我保证爹爹会重用你们……

既然已经得到消息,岳飞不再理会白衣少年所言,右手一伸,沥泉神矛便刺穿少年的喉咙。母亲的大仇算是拿回了点利息。那白衣少年作恶多时,今天也是应有此报。

岳飞走上前去,搜遍了少年的全身,只有十几两散碎金银,另外还有一叠厚厚的面额十贯的钱引。岳飞第一次见到这些纸币,甚觉新鲜。就这薄薄的一张纸,盖上个钱引处的大章,写上十贯钱,难道真的可以当十贯钱来使用?这也太儿戏了吧。

岳飞让牛皋四人搜查其他强人,倒也搜出几十两散银。不过钱引就没有再发现了。

岳飞把那茶寮小二叫了出来,给了他十两银子,让他处理掉这些强人尸体。多赚了几个月的工钱,那小二自是爽快。

牛皋四人正要上马启程,被岳飞叫停,说道:今晚可能有场大战,我们还是多歇息一会,吃点东西,让马也喝些水,晚些再上路。

五兄弟重新回茶寮歇息。张显不小心碰到茶寮边上一架车辆,车辆上的稻草丢了下来,露出一张大弓。原来这不是一架普通的车辆,而是一部床子弩车。岳飞一看,旁边还有一架类似的车辆,便让张显一并推开稻草堆,赫然也是一辆床子弩车。岳飞明白了,这帮匪徒原本是要送这两辆床子弩车去攻打昼锦堂的。

五兄弟进了茶寮,让茶寮老板帮忙喂马。自己坐下歇息。

五人坐得下,说起刚才的打斗,汤怀与王贵又争吵了起来。其余三人哈哈大笑……

半个时辰后,岳飞五人拖着那两辆床子弩车往昼锦堂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