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董家村驻地,整个驻地人来人往,热闹的好像过节一般。

从战争爆发以来,人类几乎再也没有出现过这样的场面,就连路过董家村的人都忍不住扭头朝里面张望几眼。

钱博宇带着几个人不慌不忙的朝着董家村驻地走过去,虽然段鹏的事情还没解决,但董家村好歹也算一方势力,董鸣的女儿订婚,钱博宇也不能说不去。

队伍刚行进到董家村驻地门口,钱博宇的脸色忽然阴沉下来。

董鸣的女儿订婚,这样的事情董鸣一定会邀请钱博宇和胡老大,但钱博宇却没料到,他竟然会和胡老大的队伍碰到一起。

胡老大的脸色也很难看,都已经好几天了,他们也还没想出解决的办法,这几天完全都在吃着老本,还过一段时间整个队伍就会断粮,忽然看见罪魁祸首,胡老大当然不会有好脸色。

“原来是胡老大,怎么带了这么多人呢,是不是吃一餐就可以节省一餐啊?”

胡老大的脸呈黑色,听到钱博宇的话之后,胡老大立刻玩了一招变脸,整张脸迅速的转成了红色。

实在是欺人太甚,自己队伍资源紧缺完全都是这个钱博宇闹出来的,钱博宇竟然还敢用这个事情来刺激他。

胸部剧烈起伏,口鼻中不断喷着粗气,胡老大恨不得找把能量枪直接将钱博宇干掉,不过这个想法显然不现实,除非他要和钱博宇干仗。

喘粗气也算是深呼吸的一种吧,至少看起来效果不错,随着时间过去,十多秒,胡老大喘气的声音越来越低,胸部起伏也趋于平缓,又等了一会,等心情平复下来,胡老大才又张开了口。

“钱将军带来的人也不算少嘛,今天我这粗人也算是学会了一句成语,为富不仁,哪怕家里再多东西,但是还是吃别人的更加开心。”

“你……”钱博宇是城市中地位最高的人,已经很久钱博宇没有受过这种气,自然钱博宇的涵养也不能和胡老大这种长期受气的人相比,胡老大的声音刚刚落下,钱博宇气的几乎快要跳了起来。

“我怎么?难道我说错了吗?”如果没有董鸣的队伍出现,胡老大也许还会继续忍耐下去,但现在有了董鸣,胡老大当然没有继续受钱博宇鸟气的义务。

“钱将军,胡老大,欢迎欢迎!”

眼看钱博宇和胡老大越说越僵,马上就有干起来的意思,董鸣从驻地里面迎了出来。

“小女一点点小事,两位还亲自过来,实在是太给我老董面子了,客气话就不多说了,里面请!”

现在是战争时期,一般人家,别说是订婚,就算是结婚都不可能有这么大的场面,但董若是董鸣的女儿,而且现在整个村子都已经入驻城市,不需要再过那种提心吊胆的日子,所以董若的喜事自然是要大办,既然是大办,很自然董鸣也就通知了钱博宇和胡老大。

其实也只是一个礼节方面的事情,但董鸣却没想到钱博宇和胡老大竟然都亲自赶了过来,还好,董家村驻地有守卫,而守卫又挺机灵,老远看见钱博宇和胡老大都在向驻地走来,而且还很有可能会碰到一起,守卫就通知了董鸣,而董鸣赶出来的时间也算是刚刚好。

“哼!”心里不爽,可是主人董鸣都已经迎了出来,就算不爽也得给董鸣留几分面子,毕竟现在是董鸣女儿的订婚,如果大闹一场的话,董鸣那边说不定还会逼出其他变化,钱博宇只能冷哼一声,朝着驻地里面走了进去。

董鸣脸上的笑容僵了一下,钱博宇是将军,董鸣也是将军,虽然钱博宇能过来参加董若的订婚是给了董鸣面子,但董鸣现在亲自迎出来调解,钱博宇还这样冷哼一下,自然搞的董鸣也有点不趣,不过董鸣也不好多说什么,脸上的笑容只是僵了一下,董鸣又转脸望向了胡老大。

“胡老大,里面请!”

“好!好!请!请!”胡老大笑着应道道。

董鸣的表情变化很隐蔽,不过胡老大一直都在关注着,当钱博宇走时那声冷哼出口,胡老大本来想顶上一句的,但是,就在那一瞬间,胡老大发现了董鸣的脸色变化,所以胡老大就忍了下来,能在董鸣的心里种上一根刺,胡老大已经知足。

…………

和董若订婚的事情依照段鹏的想法,就是简简单单大家把事情挑明就可以,但段鹏没想到最后董鸣的计划却是这样。

当然,段鹏也表示过反对,可是董鸣说之所以举行这个宴会,除了他和董若的事情,还有别的事情要宣布,所以就算是尴尬,段鹏也只好硬着头皮应了下来。

段鹏在村子的地位很高,不过地位再高,段鹏也只是一个十七岁的孩子,在宴会厅里,段鹏只是走了一圈,脸已经变得通红,可能因为是喜庆的日子,而段鹏又是事件的主角,大家料准了段鹏就算不好意思也会忍着,所以不管熟还是不熟,只要看到段鹏,大家都会凑上来调笑段鹏两句。

正在一个角落躲着大家的视线,忽然,门报声在大厅中响起。

“钱博宇钱将军到!”

“胡老大到!”

钱博宇和胡老大是两个势力的首脑,他们一以出现,顿时整个宴会大厅都变的安静下来,而段鹏也正好借着这个机会喘口气,因为大家的目光都被钱博宇和胡老大吸引了过去。

钱博宇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虽然在门口和胡老大发生冲突让他很生气,但门报的那声钱将军却是比胡老大有气势的多,钱博宇的心情也随着那声门报变得舒坦了很多。

“老董,你们这个搞得还真不错,这座城市也好久没这么喜庆了,看来我也该向你学习一下,什么时候方便了在城市里也这么搞一下,说不定整个城市的气氛都阳光一些。”

“钱将军夸奖了。”虽然很不喜欢钱博宇大大咧咧的样子,但今天是个喜庆的日子,董鸣自然不可能向钱博宇摆个脸色,“其实这个宴会也不算是小女专用,我这也算是一宴多途。”

当然不可能让钱博宇专美于前,董鸣的声音刚刚落下,胡老大立刻凑了上来,“哦,还有这个说法,这一宴多途都是哪几途?”

本来火气已经压了下去,胡老大忽然上前插话,钱博宇的火气立刻又冒了上来。

“胡老大,你问这些有什么用,就算你也有几途,但你能办的起这个宴席么?”

“你……”当着这么多人被讽刺,就算胡老大涵养好,面子上也挂不住,毕竟胡老大也是一个势力的首领,他的面子可不仅仅只代表了自己。

董鸣对钱博宇的不满又多了几分,不管钱博宇和胡老大之间有什么样的矛盾,但这里是董家村的地盘,今天要办的事也是董若的订婚仪式,钱博宇这样不断挑衅也就是不给他董鸣面子,董鸣立刻张开了口,不过话到口中,董鸣还是将火气压了下来。

“哈哈……”董鸣先打了个哈哈,然后才又接着说道:“钱将军也太抬举我老董了,我们董家村也不过是勒着裤腰带过日子,要不是所有的事情都挤到了一起,不办不行,恐怕我也不敢开这个口子。”

钱博宇闻言一愣,董鸣的话看起来好像是在开解,不过实际上董鸣是在帮胡老大找面子。

转眼,钱博宇就想明白了董鸣为什么会向着胡老大,现在可是董鸣女儿的订婚仪式,董鸣自然不想发生其他什么事情,都是他自己没看清形势,想着,钱博宇立刻张开了口,他也不想将董鸣推向了另一边。

不过钱博宇的口只是刚刚张开,董鸣却又开了口。

“首先第一点呢,我们进入了城市,托庇于钱将军的保护之下,那就是一件应该庆祝的事情,第二小女订婚也算是一件喜事,至于第三,那就是我决定退休,然后将董家村交到下一代手中。”

董鸣做事也还算公道,先是不动声色的挺了一下胡老大,然后天平又很快向钱博宇这边偏斜了一点,尽量保持两边水平。

不过胡老大和钱博宇已经顾不上这些,董鸣所说的第三点让他们暂时失去了思考能力。

别说胡老大和钱博宇,那些站在董鸣身边的董家村村人也同样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虽然和高层都通过气,而且大家也同意了段鹏的接位,但是大家却没想到董鸣竟然会在今天宣布这一切。

惊讶过后,董家村人很快又露出了担忧。

段鹏和钱博宇之间的事情虽然过于了几天,但这几天钱博宇始终没有松口,董鸣现在做出这样的决定,大家也不知道钱博宇会不会有所反弹。

其实董鸣心里也同样没底,但董鸣这么做也是有原因的,钱博宇一直纠缠不放,而段鹏对董家村的重要性也是不言而喻,董鸣希望借着这个机会宣布段鹏的重要性,从而促使钱博宇做出让步,毕竟程旭东在钱博宇来说也只不过是一个稍有天赋的年轻人,应该不值得钱博宇和董家村翻脸。

…………

而更到!欢迎指点点评!

↖(^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