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良民镇妖

就在这时,无果老和尚迅猛地把手掌击向了石壁,顿时传出“砰”的一声,洞壁轻微地摇晃了一下。他的掌心和石壁接触的地方随即溢出了一团光芒,好像他现在按住了一团正在燃烧的火焰,伴随着“兹兹~~兹兹~~”的声音。

无果老和尚这个动作大概凝固了五秒钟,然后光芒渐暗,他才收回了手掌,往后退开了一步。此时,洞中十分安静,所有人都在等待着石壁打开的那一刻,

沙轩目不转睛看着那道石壁,仅仅过了几秒钟,石壁悄无声息地消失了一大块,露出一个圆圆的洞口!

“诸位仙友,里面请!”无果老和尚对众人做了一个请的动作。等到众人都进去之后,无果老和尚反手把洞口又原封不动地封住了。沙轩突然才发现,无花小和尚没有跟进来。

一步跨进去,沙轩有些失望,原以为现在可以看见猪妖,谁知道里面竟然还是一个深不见底的通道,大胡子杜痕和那个拿鹅毛扇的书生,以及另外十二个中年道仙,个个都想木偶一样,谁也没有提出疑问,沙轩只得无可奈何地跟在他们后面,继续往洞子深处走。

这一路都在往下走,好在时间并不长,不然,沙轩肯定认为自己在下山。

没隔多久,又走到一处平台上,这里稍微窄了一些,且又比刚才那个地方低矮了许多,沙轩以为石壁上应该还有符咒,就用神识在石壁上仔细搜索,谁知道没有找到。奇怪了,难道这个石壁可以推开?沙轩一边想一边认真地盯着石壁看,上面连一点裂缝都没有,根本就不可能有洞门。

沙轩好奇地用神识穿向了石壁,谁知道穿进去了十几米,除了表面有一层厚达两米左右的温玉,里面竟然还是坚硬的岩石,他试着用神识又往另外两面石壁穿进去,没想到,里面依然是这种硬邦邦的石头。

沙轩感到茫然不知所措了,甚至还有些泄气。

八叶灵芝弱弱地问沙轩:“哥哥,猪妖是不是关在里面?”

“不是。”

“你怎么知道?”八叶灵芝好奇地问沙轩。

有几个道仙回过头来看沙轩,意思是难道你以前来过?

“我猜的。”沙轩见那些人在看自己,不想说自己用神识去侦察了一遍,就随意撒了个谎,心里却在想,可能他们也用神识查过吧。

八叶灵芝撅了撅嘴,对沙轩露出了个“你又骗我”的眼神。而那几个道仙却流露出一个不屑的笑容出来。

“请各位仙友站稳,不要抵抗,顺其自然就行了!我马上打开最后的通道。”无果老和尚突然说了这么句怪怪的话出来,这句话令八叶灵芝没来由的紧张了一下,紧紧地拽着沙轩的手臂。

无果老和尚说完这一句,伸手往洞顶弹出一束光芒,众人抬头看见上面亮出一个奇怪的图案,都恍然大悟地哦了一声。

“原来,猪妖关在上面。”八叶灵芝悄悄地告诉沙轩。

谁知道八叶灵芝的话还没有说完,地面振动了一下,突然坠落下去!

刚才,大家都下意识地看顶上去了,也误以为上面还有通道。现在,除了无果老和尚,其他人都没有反应过来,随着地面飞快地陷落下去。尤其是八叶灵芝,“啊”的一声就大叫起来。

不过,幸好无果老和尚提前告知了大家放弃抵抗,因而,谁也没有过份紧张,更没有把身体浮在空中。即使有人真想飞起来,那也是不可能的,因为头顶的巨石以相同的速度落了下来。

沙轩第一个感觉,就是在坐封闭式的电梯。

半分钟不到,“石头电梯”停了下来,眼前豁然开朗,一个巨型的石洞出现在众人面前,中央有一个非常古朴的石头桌子,黑玉桌面,红石为腿,上面放着一个白色的石盘,石盘里面装着一个透明的蛋状物,足足有一个篮球那么大,蛋里好像还有个蠕动着的东西。

这个透明蛋发出了幽蓝色沁人心脾的光芒。整个石洞里面几乎没有别的东西,难道这蛋中的东西就是无果老和尚口中的猪妖?

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在那个蛋上面。沙轩原以为这里面关着一只长着獠牙的野猪精,心里还在琢磨,抓一只猪妖需要这么多神仙吗?

“请各位仙友留步,我们不能离这只猪妖太近了,以免不小心激怒它。”走在前面的无果老和尚连忙伸手阻止大家向前走。

“无果大师,它真是一只猪妖?”大胡子杜痕指着那个所谓的猪妖,率先发问。

“它是千真万确、如假包换的猪妖。你们可不要小看它,这只猪妖非常厉害。”无果大师小心谨慎地对大家介绍道,“它现在的体积是幻化了的,虽然它被我们办禁了几千年,但它一直没有停止想出来的。刚被抓进来的时候,它比现在的样子大多了,和我们高度差不多,我感觉到它之所以主动缩小体型,可能在炼功。你们看见的那个透明蛋壳,其实是当年数十位功力高强的神仙们,用自身的仙灵之气加持而成,换言之,这个壳,是种高纯度的能量,是前辈神仙用体内的仙灵之力配以自身的禁制,凝结而成的一种特殊的能量!由于每位神仙的能量性质不一样,手法也不一样,因此混在一起后,就自然形成了这种无人可以化解的禁制!”

“既然没有人能够化解,那这个禁制又为何会破裂呢?”杜痕接着问。

“这话还得从前几年说起,那时我师傅从仙界下来巡察时,他意外地发现这个禁制较之几千年前,变薄了很多,直到现在,他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原因。而昨天,我再来查看时,竟发现上面有细小的裂纹!不知道你们发现没有?”

大家一听,全都齐齐地看向了那个蛋壳。

“天啊,还真是这样,裂纹还不少!”拿鹅毛扇的那个书生首先看出了问题。

大胡子杜痕和那十二个道仙都点头表示认可。

沙轩却出人意料地问了个不相关的问题:“无果大师,这个猪妖为何长得一点也不像猪?而且还是个光头......小孩吧。”沙轩本想说蛋里面是个光头和尚,话到嘴边,又转了个弯。

经沙轩这么一提醒,场中有几人就在心里冒出疑问来了:“会不会是无果大师和其他寺庙里面的和尚有过节,把别人抓到这里来,现在需要帮忙的时候,故意找了这么个垃圾的借口出来呢?”

无果老和尚刚想回答沙轩,突然看见有几个道仙用审视的目光盯着他。无果老和尚虽然一直镇守在这里,却也是一个老得成了精的家伙,岂有不明白的道理。他急忙抬高声音,说道:“你们当中,有些人看来是误解了,其实这猪妖并不是成了精的猪,而是来自异界的猪之圣族,外形和我们差别不大。”

“我也早有耳闻,数千年前,天庭曾经和异界的猪妖打了一仗。只是我以前从未亲眼见到这种猪妖,未曾料到,他竟然会是这般模样。”大胡子杜痕叹息了一声,补充了几句。

“那段历史,已经过去太久了,我听我师傅说,当时仙界损失同样惨重,惟一的收获就是抓了八个猪妖回来。你们现在看见的这个,只是其中之一。”无果老和尚脸色突然变得有些凝重,大家都仿佛看见了那场惊心动魄、异常惨烈的战争。

洞里非常安静,此时,哪怕掉根针在地上,也清晰可闻。

沙轩觉得天庭有些窝囊,损失惨重的情况下,抓了八个猪妖也拿出来摆谱,因此他毫不客气地问:“抓几个妖怪也算收获吗?”

“此话差矣,这位小施主,当初我也是这样认为,后来,我才从我师傅嘴里获知,这种猪妖不是简单的妖怪。你们也许都有耳闻,异界统领魔界和妖界,而异界里面,几乎所有生灵都会了不起的功法,和我们仙法有异曲同工之妙。异界的生灵又分为几个等级,猪之圣族相当于凡间的皇族。”

“无果大师,你的意思是说,猪之圣族在异界拥有最崇高的地位?”沙轩咋了咋舌,能够统管异界、魔界和妖界,这种猪妖岂不是相当于仙界玉帝的族人?沙轩继续乱想:也不知道玉帝有没有族人。

“施主,你说对了。”无果老和尚平静地点了点头。

“还有一点,我也很奇怪。”沙轩慢腾腾地说道。

“施主还有什么疑问,尽管道来,老纳知无不言。”

“如果西王母被异界抓去了,玉帝会怎么做?”沙轩认真地问道。

“大胆!你怎能开这种犯上作乱的玩笑?”大胡子杜痕声威并重,冲着沙轩大喝道。

沙轩刚想说“关你鸟事”,无果大和尚就接下了话茬儿:“施主的比喻虽然有些不妥,不过,话却也在情理之中。老纳明白你的意思,你一定想说,异界这些年为什么不到我们这几界来发动战争,抢回他们的族人,对吧?”

沙轩冷默地鼓了两下手掌:“我正是这个意思。”

“那些事情,老纳我也不知道了,我只是镇守这只猪妖的佛家使者,那些高层的机密,自然传不到老纳耳中,也许异界早就蠢蠢欲动了,只是我们不知道罢了。”

无果老和尚说得十分客气,沙轩心里却在往旁边想:原来你这个老和尚,只是个狱警,即使再换个好听的称呼,也不过就是个监狱长罢了。

“我还有个问题。”有些道仙已经不耐烦了,沙轩居然还想提问题。

“哥哥,你今天成问题儿童了。”八叶灵芝对沙轩吐了吐舌头。

“施主还有什么问题?”毕竟沙轩送了紫金钵儿给无花小和尚,无果老和尚本着拿人手短的原则,只好耐着性子帮沙轩解答问题。

“既然这个猪妖是天庭重犯,那出了问题就应该由天庭来解决。为什么要找我们这些不相干的人来帮忙呢?”沙轩这个问题提到点子上了,你无果老和尚今天的做法,完全就是在引诱良民为天庭做义工哦。

有一半的道仙都开始点头,沙轩这个问题比较尖锐,每个神仙的能量都是通过他本身刻苦修炼积累起来的,当然,也不乏个别人寻到了一些高能量的灵果。但是不管怎么说,贡献能量,等于就是贡献自己的劳动成果。

“这个......”无果老和尚老脸有些挂不住了,无力地解释道,“这不是事急从权吗?眼看这个囚禁猪妖的禁制就要破裂了,老纳只好出此下策,找各位仙友帮忙,日后,老纳必会把今天的事情如是禀报给天庭,玉帝定会给各位论功行赏。”

“诸位仙友,昨天,先辈们用生命和鲜血,换来了今天我们的朗朗乾坤!我们应该继承先辈们的遗志,为了守护好我们赖以生存的仙界,我们必须看护好这些猪妖!”大胡子杜痕颇有深意地看了一眼场中众人,大笑了一声,振聋发聩地说道。

众人均点头称是。

沙轩心道:这个大胡子估计是仙界当官的,盅惑人心的本事不低嘛。

“诸位仙友,现在,老纳恳请大家随我一起加固禁制。”无果老和尚诚恳地对众人双手合什,行了个佛礼。

大胡子杜痕领着手拿鹅毛扇那个书生当先跨出了一步,其他十二个道仙也跟了上去,就连功力卑微的八叶灵芝也激动地走了上去,惟独沙轩没动。

这小子有点不识时务啊,大胡子杜痕回头看见沙轩没有跟过来,心里有点生气,便讥讽道:“小朋友,我看你功力低微,修炼也不容易,就不用跟过来,你在旁边看看就行了。”

那个拿鹅毛扇的书生十分配合,夸张地笑了起来。

换了旁人,一定会挺身而出,必定要证明给别人看看,老子也是一条好汉!可惜沙轩不会,他站着没动,神情镇静自若地说道:“那你们多多努力了,我从精神上支持你们!”

听了沙轩这句话,那十二个道仙反应最快,都觉得又气又好笑,怎么会遇到这么不在乎面子的家伙呢?而大胡子杜痕,碍于情面,又不便和沙轩争吵,气得须发上飘,就差没吐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