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四章 断指斩手

沙轩这话一出口,朱可冬就夸张地仰头狂笑:“哈哈哈!见过无知的,却没见过像你这样无知的!”

沙轩对朱可冬的狂笑置若罔闻,转头望着夏青问:“就算我们对他千刀万剐,也不足以解除你对他的万般仇恨,对吧?夏青。”

夏青含着热泪用力点了点头。

沙轩继续和夏青商量:“如果一刀把他的头割下来,那样就太简单了;如果阉了再杀呢?好像还是不过瘾。我想想,怎样玩他,才有痛快淋漓的感觉!”

夏青依偎着沙轩露出了一个幸福的笑容:“我听你的,沙轩!”

周围的人开始指指点点。

路人甲指着沙轩问路人乙:“他准备杀鸡吗?”

路人乙嗤之以鼻:“杀鸡用得着阉了再杀吗?”

路人甲惊骇道:“难道他想杀人?”

路人丙:“太平盛世,哪能随便杀人,我怀疑他在意**!”

小区外面的公路上,没隔多久,驶来了两卡车,上面站满了手持铁棍和砍刀的楞头青。

沙轩抬头一看,见他们拿砍刀和铁棍的姿势很懒散,立刻就知道这些人平时游手好闲,根本就不是专业的打架队伍。

听说帮朱可冬砍人,这群楞头青个个都兴奋得像小孩子过年穿新衣服似的。车还没停稳,就吆三喝四地往下翻,嘴里还在喳喳哇哇地怪叫,大意是竟然有人敢惹他们的朱大哥,简直就是不想活了。

很快,两车人,大概有五六十个,欢天喜地地把沙轩和夏青围在了一个十米左右的圆圈中。

在这群楞头青的簇拥下,朱可冬不禁得意起来,他轻蔑地对着沙轩喊话:“小子,没本事不要学人强出头。今天我给你个机会,首先,你跪下给老子叩三个响头,必须头头见血;其次,留下一只手掌;最后,把夏青留下,晚上陪老子睡觉!老子大人不计小人过,就放你回去!”

周围的楞头青开始吹口哨了。

“这小子太不懂事了,敢惹朱少,砍他一只手掌,那真是大大地便宜他了。”

“那小妞儿真他娘的漂亮!可惜有眼无珠,跟了那小子,有什么前途?”

沙轩一阵冷笑:“朱可冬,你家还有些什么人?”

这小子看样子有点来头,被这么多人包围了,居然没感到害怕?朱可冬皱了下眉头:“大家都知道,我老爸是分管警察部门的副市长,小子,你是不是想找我老爸告状?我实话告诉你吧,你若是有这种想法,那就大错特错了,我老爸就我这根独苗,哪怕你找到郭市长说情,也绝不可能听你的!”

那群楞头青都在哄笑。

沙轩搂着夏青的纤腰,阴冷地说道:“几年前,你逼死了我老婆,我算算,得拿你家多少条命来抵!”

所有看见了沙轩目光的人,都被里面射出来的冷光吓了一跳,仿佛那里藏着一把刀,一把轻易就能捅进人心的钢刀。

朱可冬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阴阴地喊道:“小子,你不要逞口舌之能!不管夏青是不是你老婆,总之,今天,我要定她了!”说完,再往人群中退了一步,举起右手招了招,大声喝道:“兄弟们,给我狠狠地揍,手下不要留情,只要最后留口气就行了。”

围着的楞头青们得了朱可冬的命令,发一声喊,举起铁棍砍刀,就蜂拥而上,扑向了沙轩——

沙轩冷静地对夏青笑了笑:“日后上了天,千万别跟其他仙人说我和这帮凡人打过群架,传出去,真他妈的丢人!”

沙轩的话刚说完的时候,冲在最前面的三五根铁棍砍刀,已经离他的面门只有几公分了。

围观的人们都在尖叫,仿佛已经看见了个血糊糊的人,被凶狠地打翻在地,一边抱头,一边呻吟——

只要沙轩在旁边,夏青就不会害怕。她看见沙轩伸手就抢了把砍刀下来,反手一刀划过去,就切断了五个人的手指。冲在最前面那五人,每人断了一根右手拇指,他们手中的铁棍和砍刀就握不住了,“咣啷”地掉到了地上。

下一刻,那五人弯腰捏着手掌,杀猪般嚎叫起来。

沙轩再次飞快地踢出几腿,把离得最近的十几个人揣翻在地,一时之地,地上倒了一片。

短时间内,外面的人根本看不清楚哪些人倒在了地上,误以为已经凑效了,立刻停止了进攻。

沙轩闪身鬼魅般地穿过人群,一刀切向了朱可冬的手腕,闪电般砍掉了他的右手掌。沙轩在几乎没有人看清的情况下,返身又回到了夏青身边。

右手扔了刀,沙轩左手搂在夏青腰上笑。

下一分钟,朱可冬倒在了地上,一边打滚,一边凄厉地大哭大叫!

所有的楞头青都惊恐地转头去看情况。

沙轩运起功力,马上不失时机地提醒这帮楞头青:“你们砍错人了!那边警察来了,砍人的统统留下来,无关人员赶快滚蛋!”

不明所以的楞头青迟滞了两秒,立刻转身就跑,朱副市长的公子掉了手掌,谁都担不起那个责任!就连断了拇指的五个家伙,也慌忙从地上胡乱捡起一根断指,忍着痛,飞一般地钻进了大街小巷。

趁着混乱的时候,沙轩拉起夏青就走进了小区:“夏青,既然来了,我们就去看看你妈妈,好吗?”

“好!”夏青笑吟吟地挽着沙轩的手臂道,“今天我的大仇终于得报了!”

沙轩伸出手掌摆了下,冷峻地说道:“这才开始!今天只砍了姓朱的一只手掌,而他曾经害了你的性命,怎可能就这样和他完?”

夏青问:“下一步呢?”

“我还没想好。”沙轩脸上闪过一丝狠毒的笑意,最好找人当着朱可冬的面,把他老婆干了。想到那种香艳的场景,沙轩就觉得很爽,只是,不知道朱可冬有没有老婆?

考虑到目前朱可冬吃了亏,可能找人报复夏青家里,沙轩又冷静地说道:“夏青,你和你妈妈住在这里不安全,即刻搬到轩辕大酒店去住。”

夏青犹豫不决地说道:“我和妈住宾馆,可能都不习惯啊!”

看書網小说首发本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