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一章 曾经威风

我日,连猪皮都砍不动,难道老子的功力退到了不堪一击的地步?沙轩心里不爽,挥起三尖两刃刀就又要砍下去。

那只小猪“哧溜”一下,就从壁上的石门跳了进去,顺着那个冰洞慌忙往里面爬。

沙轩气得大叫:“有种你别跑!”

那只小猪根本不理他,几下就爬过了那个冰洞,很快钻进了第三层,消失了猪影。

沙轩只得无奈地退了出来。

天火急忙用神识问:主人,逮着那个小贼没有?

寒冰娃娃接道:那东西贼精,主人亲自出马,它一定被你那风流倜傥的英姿、玉树临风的外表,吓得不战而退,是不是?

干你哥哥,老子还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吗?如果真有这么帅,那艾佳还不早就春心荡漾、不顾一切投怀送抱了?沙轩瞥了寒冰娃娃一眼:你丫的,一个马屁精。

骂归骂,不过沙轩还是尊重了事实:我刚才砍了那小猪一刀,谁知它皮坚肉厚,根本不还手,竟毫毛无伤地溜到里面去了。

天火嗤之以鼻:它要是敢还手,主人,你可以直接用神识把它拖出来修理。

寒冰娃娃急忙对天火眨眼睛,沙轩一眼就看出了天火这话好像暗含着一个重要的意思,仿佛自己可以主宰“幽影龙匕”里面那些生灵的命运。

沙轩不敢肯定,但猜到了一个大概,就假装不懂地问天火:我现在法力很差,可能拖它不出来吧?

天火面露得色地回:主人有所不知,在你那把兵器中,你就是天王老子,你不仅想修理谁,就能修理谁!而且,你还可以修改里面的环境!

沙轩诧异地问:我怎么修改?

寒冰娃娃狠狠地瞪了天火一眼,心虚道:主人,你放心,我们会帮你收拾那个怪物的,以后,里面的事情,就由我和天火兄弟帮你办了;主人,你英俊潇洒,崇拜你的妹妹很多,你的时间十分珍贵,还是安心泡妹妹要紧。

沙轩一言不发地盯着寒冰娃娃,冷笑着问:你的心怎么变得这么好了?

寒冰娃娃嘿嘿地陪着笑脸:我的心一直都很好,只是,聪明的主人,你暂时没有注意到罢了。

天火似乎没看懂寒冰娃娃刚才盯它的表情,立刻不客气地接嘴:你还算心好啊?昨晚你还告诉我说,当初在外面鬼混的时候,为了争一时之气,在一天之内冻死了五万人,对不?

寒冰娃娃淡笑:那是他们罪有应得,而且,你说的那一天,其实是仙界的一天,放在凡间,却是一年的光阴。一年冻死五万人,算他娘个屁啊?

沙轩吃了一惊:那些人犯了什么罪,为何要冻死他们?

天火立刻化作了一个可怜的娃娃脸,眨巴着眼睛帮寒冰娃娃回答:还不是有个无知的凡人,在雪地上搞女人,他自己准备措施没做好,身下的小弟弟被冻得直不起腰,却来责怪天气,还骂老天爷坏了他的美事。当时有神仙把这事反映到了天庭,北方北极紫微大帝一怒之下,就责成他(寒冰娃娃)来处理。

沙轩惊讶地望着寒冰娃娃:为什么要让你来处理?

寒冰娃娃谦虚地回:我当时司职“数九天神”,专管与寒冷相关的事务。

沙轩追问:那你怎么处理的?

寒冰娃娃顿时露出不屑一顾的表情:那些普通凡人愚昧无知,竟敢亵渎神灵,我自然替天行道,好好地教训他们了。

沙轩叹息:莫非你手臂一挥,就冻死了五万普通凡人?

寒冰娃娃憨笑:没这么夸张,那些都是流言蜚语,其实我不过把那一年中,凡是在下雪天气中脱光衣服**的男女,统统都给冻死了,仅此而已。

沙轩惊道:你丫的,也太狠了吧?

寒冰娃娃轻咳了声:紫微大帝也这么说,就把我发配到了一个山中,剥去了仙甲,命我面壁思过,且从孩童重修,谁知道我前几天醒来时,却发现来到了这里,真是造化弄人啊!

活该!沙轩骂了句:别人爱怎么**,是别人的事情,你丫的捧打鸳鸯不说,还取他们无辜的性命,不加以惩处,那还得了?

天火贼眉鼠眼地暗自偷笑。

寒冰娃娃不满地瞪着天火:当初你在西方大帝手下当差,呼风唤雨,好不威风,为何也落到了这种田地?

天火顿时露出忿忿不平的表情:还不是因为我看上了一只小灵猫,因而惹出了祸事!

沙轩好奇地问:那只小灵猫又是怎么回事?

天火尴尬地回道:是只九命猫仙。

沙轩:母的?

天火垂下了眼皮:正是。

寒冰娃娃直乐:主人料事如神,比我聪明多了。

沙轩不客气地打击寒冰娃娃:还好,没和你一样笨。

天火接着大叹:明明就是那小灵猫勾引我,最后西方太极大帝却把责任打到了我头上。他说我乃极端属性,根本不能对猫仙动感情,因此对我严加惩处,直接用天地混沌之气,把我打回了原形。

寒冰娃娃贼兮兮地问:那只猫仙很漂亮吧?

这还用说吗?天火恼怒地盯着对面的石壁:我怀疑那婊子和太极大帝有一腿!否则,我不会被整得这么惨!

寒冰娃娃奸笑:连顶头上司的小情人也敢勾引,你胆量也真够大的,本仙不才,万分佩服你。说完,寒冰娃娃立刻对天火竖起了一根指尖向下的小指头。

沙轩摆了摆手:那些问题太复杂了,天火,你直接说,最后怎么到我匕首里面来了?

天火垂头丧气地看着沙轩:面壁思过呗,就面进这里来了。我现在不知道是哪位天神把我移过来的,他妈的考虑得真周到,把我的火窝都拴进了这里。让我想跑都无法跑出去。想当年,我也是赫赫有名的火尊啊!

听天火与寒冰娃娃说了这么多,沙轩隐约有点明白了,他心里多少有些惊讶,原来这两个家伙曾经也是强大无匹的天神,仅仅因为犯了天条,而落进了自己的“幽影龙匕”中,想来,他们落进这里,必定隐藏着一个阴谋。决不会无缘无故、没来由地囚禁到了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