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三章 一代穷仙

沙轩惊奇地问:那我的本体到底是什么?

七星葫芦继续说:我大胆地猜测,你练功时,你的本体躲在那个灰蒙蒙的雾球中,谁也看不清楚,包括我也看不进去。

秋野征风接过话茬儿,补充了几句:七星葫芦说得对,我猜测,那个雾球的作用,应该是保证主人你练功时,不受外界侵扰!

沙轩猛然醒悟过来:我明白了,这个防护雾球隔绝了我的本体和外界的联系,从外面看不进来,就误以为我没有本体!

七星葫芦:正是这个意思,哎,我居然也没有看出来。罢了,罢了,我认输。

沙轩心里突然又升起一个奇怪的问题:这个雾球是从哪里来的呢?我曾经也仔细检视过体内经脉,并没有异物侵入,为什么练功时,会无缘无故多出一个雾球出来?

这个问题,沙轩哪怕想破了脑袋也想不通。

寒冰娃娃已经在老练地办交结手续了:七星葫芦,既然你已经输了,那就接受我们的条件,不准耍赖!

七星葫芦:首先,我得申明,我只是个葫芦;其次,我还得多说一句,我无法放你们那个兄弟出来。你们看着办吧。

原来这七星葫芦也非愚蠢之辈,居然懂得耍赖。沙轩冷冷地看着它,没有发表意见,毕竟有寒冰娃娃全权代劳,以这家伙娴熟的谈判技巧,想来,也不会吃亏。只是,沙轩有一点疑惑不解,七星葫芦从一开始到现在,一直表现得相当冷静,而且相当忍耐,自己破了它的阵法,欺负到了它的家门口,它居然没有发作,仍旧一副好脾气,它到底顾忌什么?

沙轩正在推敲时,寒冰娃娃却给他提出了一个参考意见:主人,七星葫芦不肯放天火出来,我们只能带它走,日后寻一件法宝,把这葫芦破开,把天火救出来,你看如何?

沙轩想了想,眼下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就点头答应下来。

秋野征风问:真要带七星葫芦走?

寒冰娃娃反问:如果你有更好的办法,我们可以不带七星葫芦走,带一个闷葫芦,总是个累赘。

秋野征风沉寂了会儿,居然也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七星葫芦根本没有一点反抗的意思,是不是太顺利了?

秋野征风的意思大概是说,天上哪有掉馅饼的事情呢?

思前想后,还真是这样!沙轩挑衅地盯着七星葫芦:你自始至终就没有反抗过,我很想知道,你为什么不反抗?

七星葫芦:我说我无法反抗,你相信吗?

沙轩:相信。

七星葫芦:我只是个未曾长大的葫芦,在你们面前,根本没有能力反抗。

沙轩随口问:你生长了多久?

七星葫芦答:三万年。

沙轩吓了一跳:那你还得生长多久,才能长大?

七星葫芦:有可能明天,有可能一万年。

等于没说。沙轩又问:那只猪为何把你种在这里?

七星葫芦:我不知道,你得问他。

沙轩骂:你妈的!

七星葫芦好像没有懂起,神识依然平淡:我没有妈。

寒冰娃娃嘿嘿地笑:主人,七星葫芦可能是个闷葫芦,什么都不懂,你何必跟他一般见识呢?

沙轩叹息:真不知道这只葫芦长大了会有什么用?

秋野征风嘴张了张,欲言又止。

沙轩一眼就看见了,便用神识喝斥:秋野,你知道什么就直说,不要像个泥菩萨一样——假装深沉。

秋野征风老成持重地半眯着眼睛:传说中,七星葫芦可以装下一界,如果它什么都不能装,只能说明一点。

寒冰娃娃抢着问:说明了什么?

秋野征风深重地看向了七星葫芦:说明你里面在酝酿新的一界,对吗?

七星葫芦没有回答。

沙轩和寒冰娃娃却惊呆了!

沙轩惊世骇俗地指着七星葫芦,惊悸地问秋野征风:你这话有无依据?不要用自己胡乱的猜测,来吓唬人!

寒冰娃娃马上摇头:人言可畏,猪言不可信。

秋野征风一本正经地答:这些东西都是我以前在典籍中看见的。至于是不是真的,我也不能肯定。

寒冰娃娃顿时翻起白眼:说了半天,果然只是个传说。

沙轩再次冷静地问:秋野,你怎么能断定它就是传说中的七星葫芦?

秋野征风脸上闪过一丝犹豫之色,跟着便说:七界中的先天精华早已经被采摘得差不多了,这只葫芦里面还蕴藏着不少味道独特的先天精华,证明它就是传说中那个七星葫芦。

沙轩从他变化多端的表情就发现了一些问题,这家伙好像刻意在隐瞒什么。沙轩由此留了个心眼儿:秋野征风的话不可全信。

寒冰娃娃恰在此时用眼神暗示沙轩:主人小心,这猪妖和我们不是同路人。

沙轩眨了下眼睛,表示他知道了。

和寒冰娃娃快速交流了一遍,沙轩潜意识地便把寒冰娃娃当成了同伙,因此,他不露声色地看向了七星葫芦:你“吃”了我的天火,按照刚才下的赌注,我得把你带走,你没意见吧?

七星葫芦摇晃了两下:跟你走,我没意见,但是我不想在这个时候停止生长。我已经生长几万年了,停止生长对我的伤害极大。

寒冰娃娃满脸讥笑:如果我们强行带你走,你难道抗拒得了吗?

七星葫芦再次摇晃:我修炼了几万年,多少有些小成,虽说不能和你们对抗,但自保却毫无问题。

寒冰娃娃马上又问:你怎样自保?

七星葫芦毫不介意地回:我可以从地下遁走,你们拦不住我,也捉不到我。

寒冰娃娃面露惊异的神色,大张着嘴,转头问沙轩:主人,怎么办?

沙轩冷冷地看着七星葫芦:也许它(七星葫芦)没有乱说。

秋野征风给沙轩出了个主意:我们把这个岛整体搬走。

七星葫芦立即传出一个欢畅的神识:这办法好。

沙轩吃了一惊:这么大一个岛,别说我现在没法搬;就算能够搬,又能搬到哪里去?

秋野征风小心翼翼地问:主人在仙界可有领地?

沙轩不以为然地回:我在仙界上无片瓦,下无寸地。

秋野征风很失望:主人,你是我遇见的神仙中,最穷的那个。

看書蛧小说首发本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