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崖星球-血腥杀场

太强的差距,太强的劲气,石隐只一个失神,便被虎头怪兽的拳劲震飞几十米,重重的摔在地上,而刚翻起身,第二波的拳劲又到,石隐被一拳轰砸在墙壁上,吐出一大口血来!

自从黄金细胞形成,石隐体内的血液也跟着恢复了正常颜色——鲜红的鲜血,如同泛滥的血腥味刺激着所有的人,虎头怪兽狂吼一声,身体幻成一个黑球朝着石隐砸来。

内力受限,石隐就算招式再如何的精妙,无法接近对手,就根本起不了作用。石隐在对手一拳拳的轰击之中,亡命般狼狈的逃跑着。

虎头怪兽也玩起了猫捉老鼠的游戏,干瘪的笑声中带着轻蔑的感觉。

石隐每次想将内力提起,引来的不过是心脏的悸痛,究竟有什么办法才能打开心锁呢?石隐慢慢的在打斗中用微弱的体内知觉探索着“心锁”。

只觉得心锁如同五根强有力的手指将心脏牢牢的抓住,一旦提升内力,心脏的负荷便会加重,心锁感应到心跳频率的增加,立刻呈收缩的状态,脆弱的心脏受到压力,这种痛楚便使得全身力量都使不出来。

究竟用什么方法才能够突破心锁呢?石隐念头一闪而过,胸口又被掌风扫过,如同被利刀割中,露出一道深深的伤痕来。

石隐闷哼一声,痛苦感让自己想起头脑里猛地清醒一下——心锁就是用气劲深入体内如同锁住身体内最脆弱的部分,但是如果这脆弱的部分变成最强?心锁岂不是不攻自破?

石隐在研究自身心脏的时候,发现木系帝龙幻成的淡绿色的光晕将整个心脏笼罩住,并和身体内的细胞产生了一种奇妙的联系。

虎头怪兽大吼一声:“该结束了!”双手合拳,猛地朝上一挥,“冥妖二阶力——龙卷杀!”地面凭空黑雾卷起,一里内全是狂风骤然,狂爆的气旋朝着石隐蜂拥而来!

人声沸腾,吼声四起,杀气腾卷而来,带着众人的笑声朝着毫无退路的石隐冲去。

祭官站在空中抱着双臂,冷笑道:“仅此而已吗?”

前无生路,后无退路,石隐爆喝一声,竟然强行运起邪龙帝气,心脏猛然被心锁锁死,疯狂的收缩下去,全身犹如陷入炽热的火焰中,同时一种被捏爆的感觉在心中蔓延开来!

以险中求胜,以死中求生!但见石隐带着极端痛苦的声音之后,在心脏将要被挤破的那一刹那,心脏周围突然发出绿光大作,从心脏开始顺着血管在身体上迅速蔓延开来,只百分之一个呼吸不到的瞬间,迅速冲开心锁,邪龙帝气猛然爆发!

祭官右手如同受击一般颤抖一下,面露惊色道:“什么?竟然完全破解了我的心锁?”

正在他惊讶之时,在众人眼中,已经陷入黑雾旋风的石隐之处响起一声爆喝:“分云葬海!”

分云葬海,大千宇宙决第一式,以凌厉的刀气割破对方劲气,漫天狂飞,看似杂乱无章,实则聚合有的。

石隐喊声一出,招式立现,只见浓浓的黑雾旋风突地涌出无数的刀气,黑雾竟然被刀气生生的割开,露出空白的地段来,虎头怪兽还未有何想法,便被无数的刀气割中,强大的气劲将其冲出几百米开外,摔落在地上,只是这竟然才是刚刚开始。

刀气疯狂上涌,数以千计的刀气化做一头血龙猛朝着空中的祭官袭去。

祭官冷笑一声,右手一甩,五指张开之际,轻吐一声:“锁!”空间立现数道强光,从各个方向穿透龙体,如同一条长长的锁链将血龙捆绑起来。

力道入体,刀气化成的血龙立现崩溃之色,凌乱的刀气被击溃散落在虚空之中。

黑雾消散,现出石隐,石隐打开心锁,重获自由,自是兴奋不已,只是刚才祭官随手就破解了自己的分云葬海的劲气,此人的功力已是高深莫测了,那么那个狱主岂不是更加的强大吗?

石隐带着一种谨慎的眼神盯着悬在高空中的祭官,祭官身形突然消失,一闪出现在石隐身前一米之处。

祭官用冷冷的声音道:“血腥考验,不过才刚刚开始!”声音落下,全场的人继续振奋起来,不只是振奋,杀气从每个人身上弥漫而出,天空从淡淡的蓝色被染成飓风般的黑色,在场的几千人都站立了起来,发出桀桀的各种笑声来!

杀气,对普通人来说,绝对会产生畏惧之感,但是对于身具血婴杀气的石隐来说,这样的杀气,根本不造成任何的影响。

祭官见石隐镇定自若,说道:“三千人,这里有三千人,你如果能杀光这里的所有人,才有真正的资格进入——铁崖!”这话是什么意思,莫非进入关押在这里的囚犯都要经过如此的考验吗?

祭官说完话,一闪而失,整个气息都消失掉了,石隐站在广场正中,面对着疯狂的从朝着自己涌来的三千人,面对着这强大的杀气,已别无选择!

狱主大殿

祭官恭谨的道:“主人,他果然有能力打开心锁,而且轻易的击败了百分之二十进化生物体,只是奴仆不明白,为什么要让他参加血腥考验?”

柴豹半眯着眼说道:“你没有查觉到他的奇怪之处吗?”

祭官摇头道:“奴仆唯一感觉奇怪的是,他身上并无半点战斗力的指数。”

柴豹说道:“本主接触过无数充满着杀气之人,而唯一此人,杀气蕴含于全身各处,犹如天生而来的杀人者,和普通型的爆发性杀人者完全不一样,如果能用血腥考验激发其他体内的杀气,他将成为一个完美的杀人武器!”

祭官惊道:“奴仆还从未听到主人对一个普通人有如此高的评价。”

柴豹说道:“天下没有任何人是普通人,只要引发生物体内的杀机,就算是一个普通人,也会变成一个杀人恶魔,我们妖杀族对杀意的理解远远高于其他族,对生物体内的杀意更是敏感得多。道明尊竟然把这样好的实验体放着不管,实在是让我有些失望。”

祭管说道:“道明尊自以为身为非天就能主宰一切,实在是没有把主人放在眼里。”

柴豹冷笑一下,没有答话。

二人的面前显示出的全息影象正演示着血腥屠杀的前奏!

撕杀已然响起,无数的人影从高空中跳落,朝广场中央的石隐冲去,杀气汹涌弥漫的空间中,厚厚的云层纠结在一起,天空被罩上黑色的幕布,如同在一个天然的囚笼中,困兽而斗!

石隐沉哼一声,身上爆射出邪龙帝气,随手抓住一个扑来的妖族男子的手臂,就当做兵器朝周围荡去,一扫而过,震散四面八方的来人。

离得近了,石隐看清楚冲来的人,一个个目光呆滞,但是面部表情却分明是在狂笑,高大而结实的身体上长满了尸斑,皱皱的皮肤根本没有一点生机可言。

石隐不由得心生厌恶,这些究竟是什么人?正想着,一个男子以扑到自己眼前来。石隐冷笑一声,将手中的男子一把抛出,右手一爪朝着前方一个男子抓去,手肘一缩,将其抓入,随手一甩,将左边袭来的三个人弹开。

石隐以人制人,只是当汹涌的人群不断涌过来,如密密麻麻的蚂蚁般从高空中射下,石隐若是再不肯痛下杀手的话,迟早被人海所淹没。

而石隐一直没有动杀气的原因连他自己也很奇怪,他只是觉得在这种杀气腾腾的环境中,一点杀机都起不来,反而感觉很舒服,一种畅心的快意,就连使出招来都如鱼得水一般。

眼看涌来的人潮,石隐沉哼一声,双臂交错之后猛地朝两边一击,十成邪龙帝气化成霸道的劲气朝周围扩散开去,前方的人首当其冲,被硬生生的荡退几米,但是三千人的数量实在太多了,刚被荡退的,马上被人踩在了脚下,后面的就冲来上来。

石隐终于冷哼一声:“不知死活。”右手并出两指,以指为剑,轻喝一声“焚月无痕”!大千宇宙决第二式“焚月无痕”如疾风出鞘,幻作一道弯月罩住石隐身体,随着石隐劲气催发,弯月以石隐的右手两指为轴心开始飞一般的旋转起来,其产生的劲气宛然刀割的朝着周围的人群割去。

只是疯狂的人们满眼通红,虽然赤手空拳,但是却毫不害怕,石隐右手猛朝地上一甩,身形随之朝高空飞去,弯月随手脱出,落在地上,只听一声狂澜的爆炸声,弯月以一化百,以百化千,以千化万,幻成无数的弯月刀气朝着地面上的人群割去。

刀气过处,鲜血狂飙,惨声四起却带起阴森森的噬狂之意,至少有五百人被击中,被刀气甩到老远的地方,鲜血滴在空中,洒落地上,不少人贪婪的喘着气,呼吸着这带着血腥味的气味,就连那些被杀伤的人也跟着兴奋,还带着无比的吼叫声。

石隐飞在空中,劲气入背,使出“天飞翔”,幻出两道翅膀,扑扑的拍打着,停在了半空中。

很明显,地下的人已经失去了理智,或者说根本没有理智,石隐的注意力却在寻找出口,以期能够找到刑天,对他而言,实在不想耗力浪费在这里。

看着石隐使出“焚月无痕”,祭官忍不住道了声:“好妙的招式。”而看到石隐竟然背生羽翼之时,不由得愣道:“主人,这是……”

柴豹双目一亮:“这怎么看也象是兽族的羽翼,不过他却是以内劲幻化而出,当真是奇怪,这种武学倒是从未见过。”

祭官道:“主人,现在他人在高空,尸人无法攻击。”

柴豹说道:“在如此的杀意下,依然激发不出他的杀机,那就不是不屑,只有高尚的杀人者才有杀人者的自尊和高傲,好——带他去见杀奴!”

祭官浑身一震:“是,主人!”说起杀奴,连他都不由得心生恐惧,甚至,他不想进入那里半步。

石隐正在苦恼找不到出口的时候,周围的场景突然发生了变化,一条深深的走廊出现在自己面前,两壁俱是由巨石叠垒而成,幽深的前方有一种厚重凝结而成的杀气,犹如天生的堡垒,不让凡人靠近。

而身后则是一道墙壁,三面为墙,毫无退路,勇者无惧,况且石隐更想知道是什么生物竟然能够发出如此强烈的杀气,竟让自己的心也有些兴奋起来,这是在人界前所未有的感觉,为何自己到了冥国仙境之后,竟会有了杀意?莫非——是体内那股神秘力量的作用不成?对于急于吸收五头帝龙力量和神秘力量的石隐来讲,自然兴奋不已,只要能够吸收光这些力量,自己的等级肯定疯狂上涨,就算身上有残余的黄金之毒,也根本不足为惧,只是朦胧的意识中,石隐根本不知道九阶力是何等恐怖的力量,才有如此幼稚的想法而已。

踏着台阶,石隐一步步的朝下走去,斜斜而直朝着下方的台阶发出石隐响亮的脚步上,前方的杀气逐渐由浓厚变成锋利的刀刃,每一步走来都犹如利刃加深一般。

石隐运起邪龙帝气,身上坚固得如同钢铁堡垒一般,前方杀气迎刃而解,遇之则毁,再近些,杀气已不似刀刃那么脆弱,化成坚固的墙壁,阻拦住石隐的去路。

石隐沉喝一声,内力再次提升,八成的邪龙帝气咆哮卷出,前方的杀气亦被震得溃散开来,一脚踏在台阶的最后一级,石隐终于看到了杀气的来源。

诺大的石厅似乎是依照天然的山内开凿而成,石壁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小石针,就连地上也是,一个生物被双臂双脚被扣在墙壁上的巨大铁环中,长发披满全身,绿色的皮肤上不着片缕。看不见他的面容,只是石隐心知再朝前一步,定然会引起他的杀机。

闻到有生人的气味,杀奴开始有了动静,慢慢抬起的头露出一只绿幽幽色的眼睛来。

石隐猛感头脑一震,只觉那绿幽幽色的眼睛就如同在眼前一般,随着其慢慢的扩大,自己犹如掉入一个无底的黑洞一般。石隐的身体随之而失去了控制,面色呈麻木的表情。

狱主大殿

祭官说道:“主人,杀奴已经使出了心念力!”什么?杀奴竟然拥有古兽族才能拥有的‘心念力’,到底是妖族已经破解出了心念力的使用模式还是杀奴就是兽族人呢?只是远在宇宙西南角疆域的古兽联合国的兽族人又怎么会穿越异能帝国和狂暴帝国的领土在宇宙东南角的冥国仙境存在呢?

正当石隐在意识中掉入无底深渊之时,脑海里升起一股强大的意识力,木系帝龙亦发挥出本能的反应,刺激开石隐身体的禁制,石隐只觉得犹如醍醐灌顶一般,猛地清醒过来,大口的喘着气,犹如做了一场恶梦一般,这就是对方的攻击吗?控制人的意识,石隐不由得心头一颤,只是让石隐惊奇的却是——整个大厅,不,整个自己感知的范围中根本没有杀气存在了,就连那个人都已经没有了生气!

石隐是惊讶,而祭官和柴豹更是惊讶,杀奴竟然死了?死得如此无声无息?石隐的体内究竟隐藏着何等强大的杀意,竟然能够杀死恐怖的杀奴,这才是柴豹最想知道的。

虽然身具三阶的实力,但是石隐却逃脱不出空间的束缚,被困在一个金属牢房中,空有一身武功却无处施展,究竟刑天被关在哪里?石隐没有一点头绪,但是他更为奇怪的是,为什么祭官能够轻易的操纵空间变化,这等力量不属于冥妖力也不属于高科技。

正在他想这个问题的时候,脑海里却响起了一个声音道:“铁崖星球原本就是妖杀族人的居住地,妖杀族和其他妖族人不一样,在自身的领地中能发挥出奇妙的力量来,‘空间转移’便是其中一项,他们的力量来源于星球的核心,使得二阶力者能够发挥出三阶力者的力量来。”

石隐听是听明白了,但却是微一惊,三面都是金属墙壁,只有一面是电子栅栏,栅栏隔着过道过去是另一个囚房。

刚才自己打开天地视听之术,察觉根本没有任何生物体在感知范围内存在,怎么现在突然冒出一个声音来回答自己问题?

石隐心头念头刚起,脑海中的声音带着点沙哑回答道:“你不用找了,我就在你的脑海中。”

石隐这次算是被吓到了,双猛捂住脑袋道:“你说什么?”

声音响起道:“年轻人,平静点,举动不要太大,现在你可是在他们的监视之中,你的意识非常之强大,完全可以通过意识跟我对话。”

石隐在人界的时候便利用苍穹冰晶的关系和蓝月能够意识对话,虽然失去了苍穹冰晶,但是意识力却依然很强大,石隐在脑海里带点愤怒的道:“你究竟是什么人,怎么钻到我脑海里来了?”对于有人进入自己脑海,石隐显然非常之不满!

那个声音又响起道:“你忘记刚才见过谁了吗?”

石隐眼睛一亮,说道:“你莫非就是刚才那个充满杀气的人?”

声音响起来道:“正是,他们都叫我杀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