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袖儿似在挣扎着,石隐反而贴得更近了,身体几乎要压在她身上,而嘴更是凑近得要吻到耳垂了。

一时间没了言语,朴-袖儿只觉得耳朵发烫,身体如同变成海浪一般随着石隐呼来的热气而起伏着,有种燥热的感觉,口中不由得娇喘一声,身体一软,竟贴在了石隐的身上。

石隐重重的喘口气,反手将朴-袖儿抱在怀中,随着对方的呼吸而呼吸,感受着对方的心跳,感受着对方的气息,如此的近,朴-袖儿不由得有些陶醉了,原来,他的怀抱竟然如此的温暖。

石隐紧紧的抱着朴-袖儿,脸贴在她的脸庞,嘴角微微一努,含住了朴-袖儿的耳垂,朴-袖儿低娇一声,双手猛用力,想要将石隐推开。

不知道是朴-袖儿此时根本使不上力气,还是石隐突然变得力大无穷了,两个人反而贴得更近了,朴-袖儿只觉得石隐象要将自己勒进骨头里一般,心中突然百感交集,忍不住双目一红,若珠的泪水潸然而下。

石隐忙松开朴-袖儿,紧张道:“对不起,袖儿,我……”

朴-袖儿使劲的摇摇头,低头埋进石隐的胸膛,反手将石隐环腰抱住,蚊蚁般的声音道:“不要对我说对不起……”

石隐双手将朴-袖儿脸捧起来,右手轻轻的擦拭着她的眼泪,温柔的说道:“那你以后,就别哭。”

朴-袖儿勉强的一笑道:“怎么可能不哭呢?人总有悲伤的时候啊。”

石隐轻轻摇头,深情的盯着朴-袖儿道:“有我陪着你,一定不会让你伤心的。”情起之时,承诺便脱口而出了。

朴-袖儿展眉一笑,对石隐的这句承诺不置可否,只是说道:“我以后都不戴面纱了。”说完,将面纱取了下来。

眼见朴-袖儿又露出那动人似仙的容貌,石隐一时间竟不知用什么表情才好。

朴-袖儿将脸再次埋进石隐的怀里道:“我只是想,让你多看看我……”听着这句话,石隐想起当日蓝月中了黄金之毒后,一直对自己所说的要自己保重的话,现在听着朴-袖儿说这话,只感觉她似乎在和自己离别,似乎二人在一起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一般,不由得心头一酸,颔首放在朴-袖儿的秀发间道:“你,要离开了吗?”

朴-袖儿浑身一震,咬咬唇,抬起头,双手捧着石隐的脸庞,摩挲道:“不要再问了,现在这样,不是很好吗?”

石隐眼神一暗,叹了口气,苦笑一下道:“如果我只是想要回忆,又何必现在才对你许下一个承诺呢?”

朴-袖儿仔细的看着石隐,看了又看,犹如从来没有见过,似乎永远也看不腻一般,二人在这陌生的时代,陌生的场地,酝酿在心中的深情终于在这一瞬间爆发出来了,朴-袖儿靠在石隐的肩膀上,尽情的享受着这份期待已久的温暖,缓缓的才说道:“知道吗?袖儿一直以为自己喜欢的是那种痴情的郎君,可是,你这花心的家伙就这么粗暴的闯入了袖儿的心中,还毫不犹豫的将袖儿的爱夺走了。”

石隐笑笑,说道:“谁说多情的人就不痴情,不过,石某夺走的东西,可是不会还给你的。”

朴-袖儿问道:“若是有一天,袖儿一定要你还给我呢?”

石隐摇头道:“你可知道,我夺走的这颗心,已经放在了我的心里,慢慢和我的心融为一体,再也不分彼此了,就算你要我还给你,那也是我们的心啊。”

朴-袖儿轻轻一锤锤在石隐的胸膛上,撒娇似的道:“你,你这坏家伙。”

石隐一把抓住她的柔荑,另一只手则抬起她尖尖的下巴,呼吸慢慢的加剧中,朝着朴-袖儿的香唇凑去。

朴-袖儿自是知道要发生什么事情,胸口一起一伏的,缓缓闭上双眼,剩下长长的睫毛抖动着。

就在二人要接触的那个刹那,外面响起了脚步声来。

二人同时睁开眼,这才想起来,此时二人竟然是身在堡垒之内,而外面则全是人啊,朴-袖儿连忙朝周围望望,幸亏没有人发现二人,不然,岂不害羞死了。

看着朴-袖儿嘟着嘴,一副不满意自己选错地方,选错场景,石隐只得抓抓头,无奈的耸耸肩。

脚步声慢慢近了,露出向野和一个穿着蓝色长袍的中年男子的身影。

向野得意的朝着石隐和朴-袖儿一指,转头对着中年男子道:“这就是我大师傅和二师傅!”

中年男子似没有料到所见之人竟是如神仙中人一般,男的俊朗如玉,坚毅如山,女的美若天仙,平生为见啊,一时间倒如同嘴被堵上了一般,忘记自己想要说什么了。

向野奇怪的朝着中年男子看了看,扯了扯他的袍子道:“许老师,这就是我的大师傅和二师傅啊。”

许姓男子连忙正正色,说道:“在下名叫许优,是圣宗教廷高级魔法学院的老师,听向野说,二位只用了一上午的时间就教会了他不用咒语使用魔法?”

石隐点头道:“正是。”

许优不由得用激动的语气道:“看二位的打扮似乎不是教廷中人,不知用何等方法能够速成魔法?”

石隐笑道:“许先生有所不知,虽然说也有方法的问题,但是这一切还是得缘于向野七年如一日的练习一种魔法,才能够有所奇迹啊。如果是一般人,稍微聪明一点,反而错过了这个环节。”

许优自然也是聪明之人,虽然不明白其中具体的方法,但是听石隐说出来,心头也打消了本来的念头,叹口气道:“如今魔宗屡屡进攻,身在这最前线的一个角落里,大家都在想尽办法增加力量啊,我一听到向野所说的消息,满怀希望想让二位培养出更多的魔法师,只是……”

朴-袖儿正色道:“要成为一名优秀的魔法师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也不是投机取巧能够成功的,大敌当前,要注意的应该是应敌之策,而不是期盼着奇迹的出现。”

许优听着朴-袖儿正色说完,心生震撼,微微躬身道:“是在下太过幻想了,听完小姐一席话,有如醍醐灌顶一般,刹那间清醒了许多。二位远自他乡而来,如今此地乃是多事之秋,又无大型的飞船能够离开此地,不如我带二位去去见城主,让他给你们找一艘飞船离开此地如何?”

石隐朝朴-袖儿望了一眼,心领神会的说道:“许老师费心了,我们二人虽是误入贵乡,不过还是有些自保之能,寻常人也伤不到我们。”

许优摇头叹道:“二位有所不知,一方面,魔宗的人不断的前来进攻,八叶星系中我教廷守护的十八颗主要星球已经被攻破了十颗,这颗星球也不知道是继续守下去还是放弃,另一方面,如今军心不稳,若是二位被误会成为了奸细,事情就麻烦了。”

朴-袖儿突然说道:“既然如此,就劳许老师费心了。”转头悄悄对石隐说道:“象楮光这等名将,我倒想结识一番。”

石隐呵呵一笑,说道:“好,就劳许老师带路吧。”

许优忙道:“不敢不敢,二位请。”说完,带着二人朝着城主“楮光”所在的临时会议大殿行去,向野则一蹦一跳的跟在后面,瘦瘦的仍然象只猴子。

一路上,石隐和朴-袖儿立刻接受了魔法宗教地的人的注目礼,二人的回头率绝对超过百分之百,一方面是因为二人的服装明显不是当地人,另一方面则是因为二人之姿实在是万中无一,一眼望去,便被龙凤之姿所慑,石隐身有王者之气,袖儿更是皇族血统,二人并肩前来,无形中的气势一边引得众人侧目,一边则让许优也大汗连连,怎的身为高级魔法师,拥有三阶冥幻力的自己竟会被二人气势所慑呢?直觉中已感觉这二人不是普通人了,的确,若是普通人,怎么可能一上午就教会了一个用八年时间都学不会一个火球术的笨小子不用咒语就使出了火球术呢?许优之所以这么激动,这么看重这二人,实在是因为向野的父亲和自己是好朋友,而自从他父亲过世后,向野学习魔法的事情就由自己一手调教,所以自己的用心可谓是非常之重,只是连自己都没有办法,却被这二人用一上午就解决了,这的确不得不让许优震撼啊。

魔法宗教地-八叶星系-不知名星球-临时会议大殿

楮光正在大殿之上召集了城中仅有的七名禁咒魔法师商议着如何对抗下一场魔宗来袭的事情,许优的前来并未让楮光有什么惊奇的,只不过当他见到许优带上来的两个人时,的的确确被他们所震撼了。

在如此的关头,出现如此气势的人物,纵然是身为大将的楮光都忍不住主动开口道:“许优,这二位是……?”

楮光都忍不住开口询问,七名禁咒魔法师自然也早被二人的气势所慑,只觉眼前如若仙人一般,这二人如金童玉女,竟是如此的般配,七个人私下交换了几个眼色,揣测着这两个人究竟是什么来路。

许优恭敬的答道:“这二位乃是教会了向野不用咒语就使出火球术的……”许优话未完,朝着石隐和朴-袖儿望了望。

石隐轻轻牵着朴-袖儿说答道:“在下石隐,这位是袖儿。”

楮光浑身一震,惊喜道:“许老师所言当真?”

七名禁咒魔法师面面相觑,要知道,向野的笨可是在全球都出了名的,没有一个人不知道他笨得用了八年都没有学会火球术的,现在竟然有人教会了他,而且还能不能咒语,这对现在的局面来说,不能不说是一个转机!

只是许优接着说道:“只是石先生说此事乃是向野机缘,无法让其他人也跟着一样。”

楮光摆摆手笑道:“这事情是无关紧要的,关键是石先生和袖儿小姐貌若天人,楮某本是忧心如焚,此时得见二位,心情却平静了起来。”

石隐呵呵笑道:“楮将军乃当世名将,运筹帷幄于掌中,区区魔宗来袭又有何可惧呢?”

楮光哈哈一笑,摆手道:“来,二位请坐,许优,你也坐下吧。”

于是大殿之上,便由八个人变成了十一个人,虽然众人对石隐和朴-袖儿身份来历都不清楚,但是无形中却滋生着一种信任感。

楮光说道:“闫术,你继续讲。”

被称为闫术的禁咒魔法师站起来道:“这一个月来,魔宗对本城进行了十二次进攻,最频繁的时候是两天一次,最多的人数到达三千人之多。”

楮光问道:“我方现今还剩余的魔法师有多少?”

闫术回道:“能够做战的高级魔法师有四百名,中级魔法师有七百名。”

楮光皱皱眉,问道:“陶然,和教廷那边联系得如何了?”

陶然站起身回道:“由于光速传播系统遭到严重的破坏,到现在还未修复完毕,恐怕需要三天的时间,就算用光速传播,恐怕到达的时间也需要四天,如果教廷派兵支援,恐怕也需要三天的时间,也就是,我们至少要撑十天!”

十天?原来是如此回事,石隐和朴-袖儿对望一眼,对此事自然是心知肚明。而楮光如此不避讳的在二人面前谈起机密的http://www.QuanBeN-XiaoShuo.com

军事要情,是真的信任二人还是别有用心呢?

楮光站起身来,跺着步说道:“诸位对目前的状况可有什么提议能够支撑过这十天呢?”

一个禁咒魔法师站起来道:“虽然敌军屡屡来袭,但是我相信在城主的英明领导下,我们一定能够支持到圣宗前来。”

楮光摆摆手道:“现在不是拍马屁的时候,我需要的是建议。”

闫术坦然的说道:“城主,我们每次被袭至少会死伤五十名左右的魔法师,如果持续这样下去,我估计撑不到第六天!”

楮光深吸了一口气道:“这番话算是说中了我心头的病,最关键是现在没有足够的飞船将城中的人送出去。”

石隐脱口道:“既然送不出去,那就想一下办法如何保护他们了。“

楮光摇头道:“想是如此的想啊,但是要想认真的保护他们,可是非常麻烦的,如果——如果能够组成一个强大的魔法阵就能够将他们保护起来,而不必分散人力保护他们,这样使得我们的攻击也更加的集中有效。”

石隐说道:“既然如此,那就布置大型的魔法阵吧。”

朴-袖儿说道:“楮城主既然想到又没有去做,必然有他没有去做的难处。”

楮光叹口气道:“袖儿小姐说得是,要知道要维持一个强大的大型魔法阵是需要足够的魔法力量的,在目前来说,如果我们抽出部分人员也当然可以完成这个魔法阵,但是这样会让我们无法抵抗魔宗的攻击,所以只有求助于大型的晶石来增加魔法力量,但是关键是我们现在根本没有大型的晶石。”

话说出来,不少人都叹道:“如果有足够的晶石,魔宗的袭击也不值一提了!”

楮光说道:“八叶星系地处魔宗和我圣宗地域之间,身在夹缝之中,又比较偏僻,一向不为人所重视,所以只有我带领三千魔法师在此守护着。如今魔宗来袭,苦无支援,而那晶石所在的魔法星系又离这里遥遥不及,哎。”

朴-袖儿突然问道:“城主,魔法星系离这里究竟要多远?”

楮光说道:“如果使用超光速的飞船的话,估计也要四天的路程吧。”

朴-袖儿毅然的站起来说道:“城主,取晶石的事情就包在我们身上吧。”

楮光等人同时一惊,见着如此仙子般的女子说出这话,闫术忙道:“袖儿小姐有所不知,就算进了到达了魔法星系,也不一定能够取得晶石啊。”

石隐则奇道:“莫非还有什么阻碍不成?”

楮光接口说道:“不错,魔法星系乃是魔源所在之地,拥有神秘的力量,除非是魔源选中之人,不然无法进入到星系中,何况在魔法星系外的入口还有深不可测的危机……”

朴-袖儿突然笑了笑,双手朝前一摊,轻轻吟道:“大地之母啊,宇宙之神,以你纯洁的灵魂锻造出世上最美丽的——大地结晶!”

声音若天籁之音传出,洁白的光明从朴-袖儿身上闪烁而出,众人如同聆听神语一般,只见光芒之后,在朴-袖儿的手心上出现一块透明的晶石,闪烁着奇异的光晕,整个大殿都沉浸在如此的暖意之中,魂欲飞,心欲止,众人已是目瞪口呆。

楮光浑身一震道:“这,这是用六阶圣魔力才能够使出的——大地结晶啊!”其实就算他不说,众人也都知道,说出来只是表明他心中的震撼,眼前的一个外族人竟然会使出高达六阶力量的圣魔力,她究竟是何方神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