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厉天绝明显石隐的恶作剧时,却已经无法阻止了,幸而战争尚未开始,不过,厉天绝承认自己掉以轻心了,天底下竟然会有这样的人,竟然会做出如此的事情——厉天绝再次狠狠的瞪了石隐一眼。

石隐故做悠闲的坐在主控室里,心头却松了一口气,此次前来,自己的目的的确是为了拖延时间,所以故而暴露皇族战纹的秘密,以此为所持,然后控制人员释放病毒。从内部拖延住敌军进攻的时间,石隐相信,这一招绝对是出其不意,从厉天绝那眼神便可以看得出来。

而现在石隐所希望的,便是其他三部军区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将舰队集合到指定的位置上,也唯有那样,才能够让厉天绝知道进攻尚武境将会带来何等的后果。

石隐嘴角含着的那一抹笑意,是因为深信铁横定然会坚决的执行自己所布下的命令,而厉天绝则会因为自己在母舰之上而再次掉以轻心,然而,石隐又如何逃脱呢?石隐的精神力再如何的强大,也不可能控制住厉天绝,而石隐的力量一旦呈现出一点征兆,便会陷入万劫不复之地。石隐体内的力量随着各族隐性力量的升起,也逐渐的表现出了和八大行为力相关联的数据,除了精神力因为是从兽族的心念力演化而来,不归于八大行为力而可以任意释放之外,其他的力量也都在锁定器的控制范围内,石隐一旦被击中,多次赖以重生的木龙绿能和黄金细胞是否能够再次让其重生还是一个未知数。

而这些想法,厉天绝自然不可能知晓,然而他知道的是,绝对不会让石隐从自己手心里跑掉。

在厉天绝的命令下,程序员们焦急忙碌的搜集着数据,以最快的速度消除病毒,石隐暗笑不已,要消除这些病毒岂是一时半会的事情,除非母舰立刻连接军区总部的中心电脑,不过厉天绝又岂会做这种事情?那便等于将此事暴露出去,留为话柄。

厉天绝自认大将之才,又岂会落于小子之后,看见部下忙碌,心里却渐渐平静了下来,对他而言,此次出战,胜利是必然的,简单的胜利又有何乐趣可言,或许,战争中,是需要一些调剂品,想到这里,厉天绝的心里反而渐渐平静下来了,他慢慢跺步走回位置,吩咐属下再来几瓶酒。

石隐看见刚才还有些恼意的厉天绝突然又气定神闲了起来,便知此人修养功夫到家。

厉天绝举杯道:“战场无父子,强敌若兄弟,石部长年轻如此,却胆色过人,普天之下亦找不出几人敢于一亿兵力之中耍花招者,老夫敬你一杯。”

此话中有褒有贬,其中之意让人难以捉摸,石隐笑答道:“临战而饮,快意几何,大战在即,能如此逍遥,天下又有几人?不过,石某还得奉劝厉将军,且勿贪杯。”

厉天绝说道:“纵然今日老夫醉卧在此,此战之局亦是无法改变,尚武境必定战败!”

石隐将酒杯放在眼前,顺着灯光晃着,浅笑道:“败,有轻败惨败之分,胜,亦有大胜惨胜之别。我说过,今时今刻,谁想要进攻尚武境,都得付出沉重的代价。”

厉天绝哈哈大笑,笑罢说道:“我知道,你们战前数日已将老弱病残之辈迁至神化之地的边缘,想要籍此破釜沉舟。不过你们面对的可是我十三军团一亿之众,纵然有着暗星系的天然地形,也终将遭受灭顶之灾,所以你提前前来,倒未尝不是明智之举。”

石隐暗笑一下,原来神武帝国果然是认为迁徙之举乃是破釜沉舟的前兆,这样倒省去了自己的猜测,于是说道:“世事如棋,未到结局,谁也未料得结果,厉将军可且勿掉以轻心。”

厉天绝声音微微一低,说道:“石隐,要成为本将军的对手,你还——未有资格!”

石隐似是自言自语的回道:“是么?”

厉天绝哼声道:“你也就只能摆弄这些小把戏而已。”

此时,程序部门来报:主程序已经修复完毕,作战指挥系统和通讯联络系统已经恢复正常,此时——离石隐释放病毒的时间已有一个多小时,厉天绝猛然站起身,说道:“立刻回放所有范围内的敌军战舰情况。”

主控室正中的巨大战术台上空的三维屏幕中立刻显示出雷达所分析出的尚武境战舰图,那图上密密麻麻的红点便是尚武境的舰队了。

分析员在一边报告道:“禀告将军,敌方的舰队依然是呈梯形分布,层层叠进,数量上比起之前有所增加,大小型战舰约有两千多艘,看情况,对方的兵力依然处于部署阶段,在许多地方都有漏洞。”

厉天绝微微皱眉,尚武境不可能不知道面对的是自己的一亿兵力,尚武境的人也不可能全是傻瓜,按照计算,尚武境的舰支不可能超过四千艘,而这两千艘必定是其主力所在,然而这种阵形,完全没有办法抵抗自己的进军,莫非是——疑兵之计?然而,若是疑兵之计,也没有必要将主力派上,除非——尚武境还有援兵!

厉天绝想到这里,心里霍然有些开朗,此次借道尚武境,最终目的自然是魔法宗教地,据说教廷和尚武境已经开展起两国贸易,所以教廷出兵相助,亦是有所可能!

厉天绝觉得自己已经想通了关键的所在,怪不得石隐话中如此自信,原来有强大后援,只不过,自己又岂是普通人,对方使出疑兵之计,只有一个原因——便是拖延战机,好让教廷的援兵快些赶到,既然如此,那么自己便直捣黄龙,先把尚武境占领住,再看对方的后援有什么办法能从自己手上夺过尚武境!

厉天绝想到这里,大声下令道:“通知各舰队,呈翼龙之阵,两翼相护,龙头为先锋,在敌人兵力未集合之前,消灭对方!”

厉天绝话音一落,这一道命令便顺着通讯员的手指化成信号在空间中蔓延了出去,大小战舰如同脱缰的猛虎一样冲了出去,机舱打开,处于战舰内部的单座式“丹姆”飞舰和双人式低空轰炸机如同蝗虫一般的漫天飞去,根本无法用数量来计算。

舰队终于冲入了无边的黑暗中,暗星系里不知是谁开的第一声炮火,总之,这轰隆的声响终于将百年来的和平撕碎,战火将顺着尚武境朝四周蔓延,整个八大帝国40亿星系的领土将如大火燎原一般升起无边战火,和平的伪装不再,权力的野心占领着神的思想,对于以后的大战而言,石隐所要经历的这一场战争不过是一场小型的战争罢了。

捷报的传来让厉天绝大笑不已,转眼间的时间,舰队已经前进了五光时的距离,穿破了尚武境舰队的第一层防线,据前方先锋舰队来报,尚武境的舰队还未来得及反击,便被全数歼灭。

石隐对这个结果早已了然于心,根据计划,此次防御分为七层,厉天绝刚才以雷达探测到的是其中的三层,也就是两千艘战舰。这七层的舰队全部是由军部的网络中心进行控制,第一层不进行任何的反抗,舰队如同死鱼一般就等着被敌人轰沉,第二、三层在网络中心控制下匆匆迎战,亦是会遭到灭顶之灾,第三层之后,由网络中心调控,呈现出不同层次的战斗水平,这些便如同真人在进行战斗一般,战意高涨的厉天绝部队自然不会料到敌舰中竟然没有一人!

而经过网络中心的控制,战舰将会集中力量攻击对方的重要战舰,所以厉天绝部的战舰也会有不少的损失,纵然是一亿兵力,在为了立刻打乱尚武境和教廷兵力集结而进行的冲刺式进攻中,亦有不小的损失,不过厉天绝认为,这一点损失如果制止住对方两军结合,也是有所值的。

看着部队节节胜利,所向披靡,厉天绝纵然老沉如此,也忍不住大喜过望,转头看着石隐,说道:“尚武境果然如本将军所说,不堪一击,这一层应该是第六层防御了吧,临阵才换阵形,铁横这家伙也已经老眼昏花了吧,小国就是小国,心有余而力不足,再厉害的人留在这里,也不过是潜龙困水,无力施展。”

主控室的屏幕外是远方爆炸所产生的团团光芒,光芒一经产生又立刻被周围星球的物质所吸收,瞬间消失,如同烟火一般。

石隐说道:“当一头小兽面对着凶猛的老虎时,它的确没有多少力气跟老虎争斗,如果必须要战斗,它徘徊许久之后的一击必定是致命的一击。”

厉天绝笑道:“它所认为的致命一击,在老虎的眼中,不过是抓抓皮痒罢了。且勿期望过高。”

石隐笑了笑,看着地图上整个舰队的前进方向,已经快要抵达尚武境的中心地带,也就是——爆炸的原点了,遂说道:“不死,不代表不败;不活,不代表不胜。”

厉天绝只道是石隐的狂言,如今大胜在前,看眼前的情况,教廷的援兵并未赶到,这自然也在厉天绝的意料之中,教廷出兵必定要在神武帝国出兵之后才有理由出兵,所以迅速的进攻的确是最好的解决方式。

第七层的防御显得倔强而又顽强,这一层几乎是集结了尚武境最优良的战舰并且配合星球地面http://www.QUaNbEn-xIAoShUO.com

军事基地进行的防御,使得十三军区的小型战舰伤亡颇大,最终只有由大型而远程的攻击舰队进行远攻,再配合小型的飞舰进行攻击。

炮火连连,带起烟火不断,厉天绝享受着胜利的极大喜悦,而石隐则闻到了死亡的气息,心不自觉的砰砰跳起,莫非,这次自己真的会不成?

舰队终于进入到了指定的爆炸范围内,本来在计划中,此次尚武境有数十颗重要的星球成为炸药点,指定的范围准备炸毁十三军区40%左右的舰支,使其损失近五千万的兵力,然而让石隐觉得惊喜的是,此次进入到爆炸范围内的舰支竟然有60%以上,而且还在不断的增加,石隐的表情上不由得显露出了一丝笑意。

部队终于进入到尚武境的重要星球之上,部队不断的传来捷报,虽然地面上还有不少http://www.QUaNbEn-xIAoShUO.com

军事基地反击,但是大部分都已经被摧毁,厉天绝在欣赏战果之余,不由得朝着石隐望去,看见石隐嘴角露出的笑意,心里突然有种莫名的不安之感,因为他绝对不相信,这个男子是来投降的——国家都灭了,他还笑什么?

石隐的眼睛依然盯在巨大的三维屏幕上,嘴里慢慢的吐露出脑袋里计算的数量:65%,66%,67%……“

厉天绝眉头一皱,走过来,顺着石隐的眼看着屏幕,他是在计算什么?

厉天绝脑海里猛然想到了什么,浑身不由得打了个寒战,又瞬间定下心来,说道:“你在计算什么?”

石隐呐呐的道了声:“够了,够了。”已经到达了指定位置,已经超过了指定的兵力,为什么——还不启动?

此刻在尚武境北部边境边缘的http://www.QUaNbEn-xIAoShUO.com

军事网络中心,铁文龙正面色紧张的盯着屏幕,屏幕上的数十个红点代表着此次的爆炸点,而那密密麻麻的绿点则是进入爆炸范围内的十三军区。

铁文龙的额头上渗透出冷汗,眼神中的紧张和心里的犹豫使得他无法按动控制台上的按钮。

控制室内的分析员不断传来数据的分析,其中一个微紧张的说道:“将军,对方的兵力在范围内持续增加中,但是对方离我们的引爆范围也越来越近!”

如果被对方发现了爆炸点,对方有可能立刻撤兵!铁文龙知道,他自然清楚,然而他担心的是——石隐的安危,莫非此次他去竟是将生死抛之脑后了吗?他最后那几句铿锵有力的命令,便是遗言不成?而自己手下的按钮,便是他的催命符吗?铁文龙犹豫了,他无法下手。

铁文龙的手被一张更加强大而有力的手握住了,那熟悉的体温,那熟悉的身形,是自己的父亲。

铁文龙第一次颤抖的用力,想将手抽回,第一次想违背父亲的意图,铁横说道:“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路,他的路是他所选择的,他所坚信的,他坚信他会活着回来,他也坚信此次会按照计划进行。如果你连这点信任都不能给他,又算什么?”

铁文龙咬着牙道:“数十颗星球的爆炸力量,超过五千万兵力的损伤,其力量强大得如同十几个七阶力者同时轰出的力量,纵然是八阶力者,也没可能生还的!”

铁横说道:“这一点,他早就知道了,不是吗?”

铁文龙深吸了一口气,点点头。

铁横说道:“石隐绝对不是求死之人,他自然有活着回来的方法。”

铁文龙转过头,看着铁横坚定的眼神,问道:“父亲,你说的这句话,你相信吗?”

铁横坚定的说道:“相信,此时的我,相信他胜过相信我自己!因为,自从我将铁家交付给他那天起,他便是我的信心所在,此生此世,绝无二移!”

铁文龙终于深吸了一口气,摆脱父亲的手,说道:“我自己来。”

铁横简短的道了句:“好。”然后松开了手,是的,他信任石隐超过自己,他深信石隐会活着回来,因为石隐答应过的,他一定会带着他们打回去——

然而,此时的石隐身上散发出临近死亡的气息,此次的爆炸相当于十几个七阶力者的力量结合,其力量是自己从未碰见过的,武者的境界便在于不断的朝前,石隐是绝对不缺乏信心的——然而,他知道,此次,不成功,便只有死去,是否,人真的是——不得不死!

厉天绝从石隐那死亡的气息中终于发现了不对之处,他惶恐而不安,万分无奈却不得不大声的下令道:“命令全体——撤退!”

厉天绝从未想过,这句话竟然成了他自己的遗言,成为了六千多万士兵们所听到的最后一句话——撤退。

随着第一颗星球发出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后,星球上空和空际范围内的神武军战舰被巨大的声浪和冲击力摧枯拉朽一般的被震飞、撕碎,许多还沉浸在喜悦之中的士兵们,连最后的念头都没有起,就已经和尘埃一般消失在了茫茫的星际之中,第二颗星球、第三颗星球……数十颗星球如同连锁反应一般,在空中爆炸开来,没有人应变得及,没有人逃离得开,几十个星球范围内外的战舰们无一逃脱。而在爆炸范围外没有甘心进入前锋位置的舰队们见到这场面后,目瞪口呆的无法用言语来形容此刻的心情,他们耳朵里听到的也是那句“撤退”,他们没有退,却活了下来,有的人想退,却死了,原来前和后,生和死,不过是一念之间的事情,这一战,注定成为神武帝国建国以来的第一次惨败,第一次,意想不到的惨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