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海天点头道:“不错,而我们二人就是族内最年轻的资格人选了,而再过两日,就是分出胜负的时候了,除了我们之外,还有另外两个人,年龄比我们稍大,实力也很强,所以我们想借这次比武来衡量我们谁更强,好决定由谁来对付谁,从而取得学习另一半绝学的资格。”

石隐笑道:“年轻人有所野心,是一件很好的事情,既然今天有缘相见,我便告诉你们,其实要想分出胜负,并不难。”

金鸿云和碧海天不由喜出望外道:“阁下有方法分出我们的胜负?”

陈可欣不由依偎着石隐笑道:“我隐哥哥既然说了,那就一定有方法。”

看着陈可欣如此小鸟依人的样子,金鸿云和碧海天都不由得羡慕起石隐的艳福来,只不过,如果见到其他七女,心里又会是做何感想呢,相必只要是人,都会羡慕起石隐来吧。

石隐说道:“其实很简单,虽然你们的爆发力、内力和意志力都相似,但是,潜力却绝对有所差别,再者,你们的刀法和剑法都未达大乘,还有一部分需要改变,如果刀剑之决圆满的话,便足已在一招之中分出胜负来!”

碧海天眼中充满了怀疑,颇为傲然的说道:“你说的潜力我相信,不过你要是说我们这刀剑之决需要改变,我决然不信,要知道,我们使用的可是——皇族绝学!”

金鸿云也说道:“不错,这乃是皇族密传的皇族绝学,一招一式,每一个弧度,每一个角度都是经过精心设计而成的,又岂是能够随便改变的。”

石隐笑了笑,右手气劲从掌心射出,凝出一柄有形之刀来,手腕微微一摆,右肘稍稍朝后一挫,刀气散乱之中,竟然产生让人眼花缭乱的刀网来,金鸿云不由大惊失色道:“天啊,这是我的——倒转阴阳。”他从未想到刀势强横的刀气在速度加以改变之后竟然能够达到剑的速度。

石隐又是一笑,手腕微微变,刀化剑势,剑劲柔韧有力,恍然柳枝飞散,却散而有序,剑气之中更是隐带霹雳雷电之上,震耳欲聋,碧海天亦不由看得目瞪口呆,呐呐道:“这是——拂柳迎风。”这一招剑势加入了刀势的强横之后,竟然能达到如此效果。

石隐将劲气散去,说道:“刀之道,剑之道,并非只局限于刀之形和剑之形,同样,招式的运行并非只局限于招式本身,而是人自己局限了招式的发挥,所以,只要我开发你们的潜力,让你们的招式和你们的身体真正的融为一体,便将皇族的绝学变成自己的绝学……”

碧海天二人不由得被石隐一席话说得心头一动,更是被石隐刚才那刀法剑势引得心血澎湃,如果自己真能将刀剑练至到那种程度,胜负恐怕早已分出来,此时,二人的心里都是同一想法,心里更是不由得对石隐产生了一种信服之感,虽然,还未知道这个男人是什么身份,来自何方,但是,无可否认的是,他绝对是一个强者!力量的出现,已经使得二人忽略了石隐的年龄,而产生了一种崇敬之情。

碧海天不由得激动的说道:“那,怎么样才能够提升我们的潜力呢?”

金鸿云也说道:“是啊,还有两天的时间,要怎样才能够将我们的潜力提升到如此程度呢?”

石隐笑道:“神武族拥有战纹的力量,战纹便是潜力提升的最好证据,现在你们露出战纹来,我助你们一臂之力,至于潜能能够发挥多少,便要靠你们的资历了!”

碧海天和金鸿云同时点点头,双臂上肌肉紧绷,战纹从双耳处浮现,逐渐朝脖子之下蔓延而去,直到蔓延到腰部时才停止,石隐双掌一抬,轻按在二人左右肩上,皇族战纹的力量化成激荡的皇气涌入二人体内,二人只觉得从石隐身上传来一股熟悉而温暖的感觉,身体如同变成一个炼炉一般,本来疲倦的身体开始变得浑厚而沉稳,隐匿着的皇气开始从每个毛孔、每个细胞中释放出来,肌肉和经脉开始承受着一种炼狱般的痛苦,战纹就在这种情况下开始朝着腰部以下蔓延,帮助二人冲破下半部的极限力量。

二人皆咬紧着牙关,谁也不肯叫出声来,这似乎也是暗暗的较劲,暗暗的在比赛着,当战纹前进到大腿部的时候,二人的身上已被烧得通红,全身泛起红光,周身更是笼罩在一层热汗蒸发而成的雾气之中,而二人的嘴角都已经因为强忍着这样的痛苦而咬出了血迹来,二人的思想也进入到一片进化的混沌之中。

这种情形若是有人看到,必定惊讶不已,因为石隐正在替这两个七阶力者“脱骨洗髓”,一旦大功告成,便可以使此二人冲到七阶五层力,而凭空增加的五层力若是靠修炼,纵然是天赋极强的人,也至少需要三至五年的时间。而能够帮助七阶力者进行这项洗炼,绝对不是普通的神能够做到的,二人也正是稀里糊涂的接受了这种洗炼,得到了天生奇缘。

看着二人逐渐的被雾气笼罩,直到最后只能看得见血红色的雾气,陈可欣的心似乎提到一根线上,似乎自己正在经历着这样的考验一般。

终于见到石隐双掌一收,血红色的雾气由着虚体开始变化,犹如进入了冰箱一般,开始结成血红色的固体,陈可欣紧张道:“隐哥哥,他们没有事情吧?”

石隐颇为赞赏的道:“难怪这二人十年比武都分不出胜负,的确是天纵奇才,意志力极强,竟然能够承受如此剧烈的痛苦,虽然到最后两个人都晕过去了,不过,却完成了这项洗炼。”

陈可欣听到二人无碍,这才大松了一口气,此时固体也开始慢慢的发生龟裂,慢慢的化成碎片落在地上,露出二人的身形来,此时二人身上还是有些微微的红润,但是睁开的眼睛中明显看到神光内敛,已达至另一种境界了。

碧海天率先感受体内力量充沛超过之前,而且战纹竟然达至脚跟,遍布全身,就连之前战斗过的身体痛楚也随之消失,朝着金鸿天一望,四目相对,感觉到的亦是同样的变化,石隐果然帮助二人提升了潜力,虽然刀剑未在手中,但是二人相信再次出招,必定会比以前更加的进步!

深吸了一口气,二人同时朝着石隐一拜道:“多谢前辈,指点之恩,我二人必定永铭在心。”

石隐笑了笑,说道:“区区小事,何足挂齿。”转头朝着陈可欣问道:“欣儿,你之前说要来找什么菜?”

陈可欣回道:“是一种名叫‘冰火血燕’的生物,它们的窝建在一种地渊之中,北面吸冰之精华,南面吸火之精华,构成了一种名叫‘冰血燕窝’的极品食材,我听雪姐姐说起过,在这冰月星球的赤道附近的冰火**处有这种生物。”

碧海天抓了抓头,对着金鸿云道:“你知道这种东西吗?”

金鸿云想了想道:“我也不知道——其实,我们是在不久前才搬到这颗星球上来的。”

石隐点点头道:“没关系,我们自己找就好了,冰火**之处,呵呵,应该不会太难找的。”说完,便牵着陈可欣的手,转身离开。

碧海天叫道:“前辈,我们怎么样才能找到你呢?”

陈可欣转过头来,朝着天空上指了指道:“我们的飞船在上面,要找隐哥哥就来吧,我们还会逗留几天呢。”说话间,二人已经瞬移了到了上千米远的地方,失去了身影。

碧海天抽了口凉气道:“天啊,前辈的瞬移能力太强了,恐怕族里的长老都没有一个人比得上他吧。”说到这里突然一拍脑袋道:“完了,忘记问前辈的名字了。”

金鸿云说道:“反正知道他暂时住的地方,我们先回去吧,不然族里又要派人出来找了。忘记告诉前辈,前面是‘血魂一脉’的暂居地啊。”

碧海天突然笑道:“血魂一脉一向霸道蛮横,碰上前辈的话,说不定会被前辈教训呢,真想看看他们那落败的惨样。”

金鸿云微微皱眉道:“血魂一脉虽然人数较少,但是我担心前辈再怎么厉害,也敌不过他们一群人呢,再说‘血魂宝典’上的绝学也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

碧海天听完后赞同道:“前辈对我们有再造之恩,我们岂能袖手旁观!”

二人心思同一,同时朝着石隐二人消失的方向飞跟而去。

而此时,石隐和陈可欣已经到了十公里外的地方,平原之上已经生出了巨大的树木,每一颗都是十数米高,密密麻麻的一片,已经到了平原和森林的交接处。

在森林的入口出现了一条宽大的河流朝着西边流去,将森林和平原分割开来,远远的可以看到森林的远方有连绵的山脉和厚重的云层。

陈可欣突然发现了森林内的草丛中有一只正发呆的白灵兔,不由喜道:“隐哥哥,你看,好可爱的白灵兔。”

石隐笑了笑,带着陈可欣飞了过去,白灵兔还来不及反应便被石隐的气息锁定,动都不敢动一下,陈可欣弯腰逗逗了白灵兔,看着那红红的眼珠、高高竖起的耳朵,短短的尾巴,和一身雪白的细毛,不由得大喜的将白灵兔抱起来,喜道:“隐哥哥,你看它好可爱。”

石隐笑了笑,挥手在陈可欣周围设置了一道直径为五十米范围的气劲屏障,说道:“欣儿,你就在这里玩,不要走出这里,我到天上看看,哪里是冰火**处。”

陈可欣乖乖的点了点头,石隐身形一纵,直飞上天空而去。

陈可欣抱着白灵兔,一边抚摩着它的白毛,一边百无聊赖的东张西望着,突然在不远处的一颗大树旁,发现了一只血红色的白灵兔,火红的眼睛和血红色的皮毛,在绿林中显得特别的明显。

陈可欣不由有种惊艳的感觉,这种希奇的变种极为少见,陈可欣不由得忘记了石隐的嘱咐,蹑手蹑脚的轻脚走去,慢慢的脱离出了屏障范围,血红的白灵兔却十分的机灵,见到陈可欣朝自己走过来,身形一纵,迅速的窜入草丛中,陈可欣大叫道:“不要跑!”便跟着冲了过去,和兔子的身影一快一慢的,渐渐消失在丛林之中。

石隐直线飞升,在三万米的高空中停下身形来,鹰目俯视,朝周边望去,越过平原,越过森林,未曾发现冰火**处,所谓冰火**处,乃是由北半球的极限冰川逐渐沿着赤道处延伸,而消失的部分加上南半球的活动型火山逐渐沿着赤道处延伸而消失的尾部,这样的**会在土壤上有明显的表示,石隐高寻不得,便再朝前又飞了上万米,这才发现了一片淡红色的土壤和一片冰色的土壤所组成的深渊,这和陈可欣所说的生长环境也极其相似,石隐这才满意的停下身形来,之所以不让陈可欣跟来,便是怕她太累了,转眼处,在深渊的附近,石隐发现了一片小型的建筑群,有简易的钻井设备、采矿设备、武器加工厂,等等,整个建筑群虽然是麻雀虽小,却是五脏俱全,就连神坛都有。

但是这些简易的厂房都是高科技的结晶,并非是简陋破烂的那种,石隐直觉的感到这一片建筑群的居住人群不简单,再联想起碧海天和金鸿云的皇族身份,石隐的脑海里猛然跳出两个字——流民!

是了,如果那一大群都是皇族的后裔的话,很可能自己是碰上了流民部落,传说中的流民虽然具有八大帝国共认的身份和特权,但是政府为了防止其东山再起,规定其不能在星球呆上超过三年的时间,所以每到了三年,各流民部落便要进行迁徙,只不过由于流民各部落都是由各皇族后裔和随从组成,人数较少,最多的也不过上千人,加上由各大帝国提供的最先进的飞船、采矿机器等设备,使得迁徙也并非那么辛苦。

只不过关于流民部落的资料,各帝国都作为最高的机密,故而石隐也只知道关于魔法宗教地和天域神国的流民部落,而其他帝国的却无从得知。

念头一闪而过,石隐已转身飞离,朝着陈可欣所在之地斜飞而去。

正从高空飞落,离地面仅千米的时候,他发现了两个人在朝着森林的方向急驰而去,眼神微微一定,便发现是碧海天和金鸿云,便身形猛然一坠,落在二人的身前。

碧海天和金鸿云见到石隐突然出现,连忙停下身来,大口喘着粗气。

石隐说道:“你们跑这么急,做什么?”

碧海天调整好呼吸才说道:“前辈,刚才忘记告诉你了,森林那里是血魂一脉的地盘。”

石隐心里微微一动,奇道:“血魂一脉?”

金鸿云解释道:“在这个星球上,临时居住着一个民族的三条血脉,我们是其中一支,属于‘天方一脉’,住在这个平原,前面的森林里居住着‘血魂一脉’,在平原一边的高山上住着的是‘弥亚一脉’。”

碧海天接着说道:“血魂一脉的人都十分野蛮,不与人讲道理,而且地域性极强,如果被发现有外人进入的话,他们会立刻斩杀对方的。”

石隐笑了笑,没有说话,转身朝前走去,然而,只踏出一步,面色陡然一变,因为他发现在感知范围内竟然没有发现陈可欣的热能,连忙身形一纵朝前奔去。

碧海天和金鸿云也连忙跟了上去,待到来到森林入口边缘时发现石隐眉宇深皱,朝二人问道:“前面,就是血魂一脉?”

碧海天连忙点头道:“是的。”

石隐不由担忧道:“气劲屏障未破,定然是欣儿主动走出去的,这森林笼罩着一种氤氲之气,似是有毒,欣儿身无武功,若是受到伤害,必定危矣。”想到这里,便要朝森林深处行去。

碧海天连忙叫道:“前辈,请让我们同行吧,血魂一脉的武功来自‘血魂宝典’上,其武功深不可测啊。血魂一脉人数有数百之众,前辈决然不可独自前往。”

石隐平静的说道:“如果是我都打不过的对手,加上你们二人也无用,更何况——能够在休闲的日子碰到对手也是值得庆幸的事情,只不过,如果欣儿在他们手上有半分损伤,我便会让他们付出想象不到的代价!”石隐说完这句话,身形瞬移着消失在森林入口。

而石隐所着话所释放出的豪气和杀气却将碧海天和金鸿云震在当场,待到石隐消失了良久,二人才回过神来,碧海天不由问道:“鸿云,现在怎么办?”

金鸿云皱眉道:“我想,前辈说得对,但是我们现在回去求援已经来不及了,如果发生什么状况,恐怕就来不及了,前辈虽然武功高强,不过我们也并非没有半点用处?至少,可以在前辈受困的时候,救出欣儿小姐!”

碧海天赞同的点点头,二人纵身跃进森林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