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赤帝!”当电皇说出这一句话来,简直是语惊四座。

此话一落,其他三皇也透过这纯正的金光看到了些端倪,金色之中泛起微微的赤色,从整个人形,到脑部,到——那一颗小小的细胞!

水皇眼一亮道:“寄生细胞!”这样的话,便可以解释电皇认为他是赤帝的原因了,赤帝本尊虽然死去,但是细胞依然存活在世界上,靠着寄生于其他生物的身体而吸收能源,逐渐成长,假以时日,便可再恢复为本尊之身!神的生命比之六阶到七阶力者的重生决要强大许多,或许,根本就是其无法比拟的。

来者正是被赤帝附身的典童,典童散去凝固成形的皇气,露出一张标准的面孔来笑道:“呵呵,被你们看透了。”

新生的典童融合了赤帝的自负和典童的智慧,因而在气质上给人一种特异的感觉,他的野欲之心也更加的旺盛,想要得到的将是越来越强的力量——形成最执着的武道之心!那明亮的双眼,高翘的鼻梁,介于白色和黑色之间的麦色皮肤,都让人感觉到此人的与众不同,而那挥发自如的皇气更是让人不敢轻视于他。

电皇对这个曾经在天域神国权倾一时,后来战败的赤帝没有任何的好感,因为在他的眼中,天域神国的土地是属于四大皇族的,而非是一个外族人!对这一点,四大皇族有着共同的想法。

微微打量了一下赤帝,电皇冷冷的说道:“赤帝,你如果以为凭借着这副身体就有资格跟我们挑战的话,那我实在太高估你了。”

典童嘿笑道:“其实,我得告诉你,我并非是赤帝,我便是我,典童。”

电皇目光微微一凝道:“赤帝军中的第一智囊——典童?”

典童笑道:“没想到我的名声还这么旺盛,本来想收取点代价,不过,既然是我主动告诉你们的,那就免了吧。”

水皇不满的哼了哼,接口道:“我劝你还是赶快夹着尾巴回去吧,再晚一点,你那手下那些残余的大军恐怕剩不了几个了。”

面对水皇的讥讽,典童不以为意的笑了笑,指着电皇手里的囚笼之臂说道:“但是,有了那东西,一切都会解决的,不是吗?”

电皇面色一沉道:“就算你拿在手上,也于你无用。”

典童笑道:“但是,对异能帝国的皇室却是大有用处呢,有了它,就算叫繁皇借我十亿大军,我想他也愿意呢——或者交换——”

电皇声音一冷道:“你想得倒是很美,这天域神国迟早是我们四大皇族的拥有物,可不准你这外来人再来捣乱!”

典童无奈的笑了笑,低头之间眼神深处透着狡黠,缓缓抬头朝着四人招招手道:“看样子我们是谈不拢了,既然如此,只好战斗了,你们是要四个一起上?”

水皇沉哼一声道:“谁要跟你一般见识!水皇素相决——水灵缠身!”右手五指翻飞,空气中的水离子纷纷炼化成透明之状,地面土壤中的水份也随之炼化,化成无数的鬼爪朝着典童抓去。

典童呵呵一笑:“看是你的水灵厉害,还是我的雷龙更强!”,右手猛然一凝,浑厚的刀气从手中劈出,正是九纹迷心决第一式“雷龙斩天”!

这一劈之力在接触到鬼爪的同时猛然间化成黑白两股劲气,迅速的将水皇的气劲瓦解,显得轻松而快捷,就连隐藏着的几颗秘密水离子也被刀气一分为二。

风皇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嘱咐道:“水皇,不要掉以轻心,赤帝虽然只是寄生在他身上,但是典童身体已经成为受到赤帝意志所控制,同样可以发挥出神级的力量,而且,似乎跟我们调查的运行方式有所不同。”

火皇皱眉道:“似乎,是变了什么。”

这边在自言自语,而在第六家族的高手眼前,神级的震撼之战就此展开,欲战胜赤帝的水皇在接触了第一招之后立刻施展出十成的功力,身形腾空而起,暴喝一声:“水皇素相决——天水合一!”天之水蕴藏着天之无尽变化,人类纵然穷尽眼力亦看不到究竟,在最后一个字落下的时候,水皇似乎和空气中的水离子合为一体,空气之中的水离子成为了无孔不入的利器,无数的水离子以典童为中心飞弛而去,带着强大的冲击力欲将其肌体轰破,每一颗的威力都不压于红外线跟踪导弹,如果被这种力量击中,就如同遭遇核爆一般。

典童含笑应敌,双手连摆,身体周围凝出了有形的皇气,每一次挥拳都将袭来的水离子轰碎,爆炸之声在空中震耳传来,方圆百里之内都被二人的劲气笼罩,残余的气劲更是随着打斗而飞散开来,巨木应声而倒,整个山区在片刻时间之内犹如被拔光了头发的秃子一般,只剩下些残破的地皮。

第六家族的高手们纷纷运起功力抵抗着受到二人打斗而飞散的气劲,心里则叫苦不已。

就在二人打斗之时,只听电皇突然厉声道:“好你个畜生!”

求龙一行人连忙朝着电皇望去,却见空中突有一物抛了过来,竟是电皇手里的囚笼之臂,求经哪敢迟疑,眉头猛然一皱,施展瞬移之力,囚笼之臂立刻消失在空中,落在求龙的手中,囚笼之臂一入手,众人不由大喜,然而,求龙的面上却没有丝毫的喜色,因为电皇此时手中正掐着一物,正是飞天狸猫小仙!

电皇因为抓取小仙,而失落囚笼之臂,不由得恼羞成怒,欲掐死这只乘着自己不备而偷取囚笼之臂的宠物!

飞天狸猫身为宠物并不简单是由于其可爱的模样,它们还具有一项特殊的捕食能力,那就是:摄取。

摄取可以让飞天狸猫根据风力的速度而贴近猎物,然后用坚硬的牙齿迅速的咬住猎物的喉咙,小仙正是以此贴近电皇,然后迅速的将其抱在怀里的囚笼之臂咬起,用尽全身力气抛飞给求龙一行人。

电皇平日里自视甚高,而在眼前这种己方完全处于优势的情况下,更是对第六家族的一群小孩子不屑一顾,对于这只宠物他根本就当成一只虫子一样忽略掉了,只是没想到这只虫子竟然能够乘风贴近自己,迅速的将囚笼之臂抛飞,而在自己厉声一喝,想要抓取囚笼之臂的时候,竟然被对方以瞬移之法将之移走,电皇为此才大怒不已,欲亲手掐死这只飞天狸猫而后快。

如果这件事情是一早就计划好了的,那么求龙等人应该立刻逃跑才是,然而,事发突然,加之被电皇擒住的又是求龙视为亲人的小仙,莫说求龙惊得忘记了逃跑,其他人也因为突然得到了族内的圣物而震撼得不知所措。

求龙终于回过神来,大叫道:“混蛋,快放了小仙!”

电皇此时已将众人的气息锁定,冷冷的说道:“放了她?”嘴角冷笑道:“虽然我可以借此要挟你们跟我回异能帝国,但是很可惜,凭你们的力量,根本不需要我要挟!”

求龙一咬牙,拼命站起,用布满血丝的双目仇视着电皇,愤怒的吼道:“你若是敢伤小仙一根毫毛,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电皇哈哈大笑,手上的劲道开始变大,小仙哪里承受得起电皇的力量,被掐住的脖子越来越细,似乎下一秒就要被掐碎一般。

求龙全身颤抖不已,愤怒的要冲出去,求知和求解连忙拦住求龙道:“殿下,不可啊,千万不能去,圣物已经到手了,我们得赶快离开才是,我们必须要离开!”

求龙的视线逐渐被泪水所淹没,在这矛盾的关头他无法选择离开,小仙对于他而言就如同最重要的朋友一般,在最重要的关头,怎能弃朋友而去?

求龙猛一跺脚,做出万难的选择后,咬牙道:“我把囚笼之臂还给你,你不要伤害小仙!”

求知等人大惊道:“殿下,不可啊!”

求龙双手颤抖的说道:“我宁愿当族内的罪人,也不会抛弃朋友于不顾的!换作是你们任何一人,我也会这样做!”

众人一愣,突然觉得不知道能用什么话来劝说求龙。

却听电皇冷哼一下道:“很可惜,这囚笼之臂,根本就逃不出我的手掌心,何需要你亲自送上门来?”说到这里,电皇突然面色微微一变,朝着手中的小仙望去,在众人眼中,身为飞天狸猫的小仙突然之间发生了变化,身上萤光点点化落,弱小的身体突然间变成了窈窕的女子,身披轻纱,若妖若仙,只是那绝色的面容下却是被电皇牢牢抓住的粉颈,此时的小仙已经昏迷不醒了。

求龙突然呐呐道:“天啊,梦里,竟是真的……”在梦里,他曾经见过这个女子,但是,却从来以为那是梦,没有想到竟然是一直呆在身边的小仙,可是,怎么会这样?

八大高手也都面面相觑,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电皇突然笑道:“有趣,原来如此,这只飞天狸猫竟然从兽类进化到了妖类呢,在第一宇宙时期,万物都可吸收天地灵气而修炼成妖,妖炼至仙神之境,没想到第二宇宙也有修炼成功的例子呢——不过,这丝毫没有改变我杀她的意图!”说完,就要下手。

求龙猛然挣脱开求知二人,将囚笼之臂朝着身后一丢,身形猛然朝前一纵,撕破嗓子般的大吼一声:“住手!”说话间,左手已经凝起全身最大的力量朝着电皇轰去。

几乎是同一时刻,八大高手同时从各个角度朝着电皇跃出,八声怒吼带着八个人平生所学以极致之能朝着电皇攻去!

地面的草皮受之而起,大地天空亦为这悲壮之情而动容,然而,力量的悬殊是无法改变的事实,没有将潜力完全提升的众人只凭着一腔热血和最后的爆发力进攻,所能够达到的力量等级并未能超过七阶五层力,当然,加上发挥到七阶七层力的求龙,九人的力量对付一个神者是绝对有机会取胜的,如果对方的力量等级在八阶四层力左右的。

然而,电皇的力量高达八阶八层力,已经远远的超过了九人所能对付的力量,只见电皇沉哼一声:“电皇素相决——霹雳之锋”,左手五指在空中连划,空中突然出现无数的电光,无规则的闪过之时,众人只觉身体被强大的电流穿过,同时身上出现数十道的伤痕,纷纷被击飞而去,或许是电皇故意,他并没有对求龙用这一招,而是当求龙飞得近了的时候,左手猛然一探,轻松的将求龙抓在手里,而手抓之处,正是他的喉咙。

其他八人受力落在地上,虽然并未受多重的伤,但是电流使得周身麻木,动弹不得。

电皇双手移至平行,手上微微松劲,笑道:“看,我在你们临死前还是会做好事的,一个是身份尊贵的王子,一个是炼化成妖的妖狸,一主一仆,日久生情,真是感人呢,如果记载在小说里一定是一段不错的故事,需不需要我给你们刻一个墓碑,把你们埋葬在一起!”说完,又朝着地下努努嘴道:“对了,还有一大堆忠心的手下。”

求龙被掐住喉咙,哪里能回答他的话,头微微的一扭,朝着昏迷之中的小仙透去内疚的眼神,嘴唇颤抖之中,欲言无路。

典童在一边应对着水皇的发招,一边传音过来道:“就知道欺负小孩子,这也能让你快乐么?”

电皇冷冷的哼道:“你还是照顾好你自己吧,等会你落在我手里,我便将他们和你埋在一起!”

典童哈哈大笑道:“身为皇族,却如此的心胸狭窄,怪不得有人要看不过去了!”

典童这话刚说完,风皇突然眼一亮道:“风——好大的风!”

电皇闻言眉宇突然一皱,在前方抛落的囚笼之臂处,不知何时竟然出现了一个白衣人影,而这个人,电皇自是再熟悉不过,风皇和火皇也因为此人的出现而面色一惊,因为来人正是曾经死在他们手里的——石隐!

石隐弯腰将囚笼之臂拾了起来,冷冷的朝着电皇问道:“电皇,不知道,囚笼之臂落在我的手里,你是否还有信心拿得到?”

电皇面色沉了沉,石隐当日在四人联手的阵法之下不死,而且还在成婚之日以三成功力打败了流浪武神,如今再见到石隐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在这里,便知道石隐比之之前绝对厉害许多,况且现在这里还有一个赤帝寄生的典童!

不过,电皇并没有任何的惧意,冷冷的一哼,说道:“石隐,我们能够杀你一次,便能够杀你第二次!”说话间,电皇微微颔首,风皇和火皇迅速瞬移,截住石隐的去路。

石隐!此二字一出,本来倒在地上遭受电力的八个族人一听,眼中陡然有了神色,纷纷朝着石隐望去。

石隐握着囚笼之臂,看了看,抬头望着电皇笑道:“很好,那你便接我一拳看看!”说话间,身形猛然间一纵,瞬移到电皇跟前,闪电般的出拳,朝着电皇胸前轰去,电皇眉头一扬,感应到石隐拳头的冲劲,不敢轻视,双手一松,放下手小仙和求龙,准备应敌。

而石隐趁着这一瞬间,身形朝后一退,气息卷动之中已带着小仙和求龙随身离开,飘然退去三十丈之远。

出拳收拳宛若呼吸般的轻松自然,电皇此时更是深信石隐功力的确上升了不少,风皇和火皇也都戒备起来,预防石隐的突袭。

而在另一头,水皇和典童打得难分难解,或者说,典童根本没有和水皇硬碰,而是以游周的战术,时而攻击,时而撤退,惹得水皇怒骂不已,又无可奈何,而就凭他在打斗中还能够拥有比风皇更敏锐的感应力,对他的功力便应该重新估计。

求龙一脱离电皇的控制,被石隐的力量带着后退之后连忙抱住昏迷的小仙,随着石隐停下身形,他连忙探了探小仙体内的气息,输入数道真气,将小仙救醒。

小仙从昏迷之中醒过来,感觉到自己竟是在求龙的左臂怀抱上,几疑是在梦中,突然想起什么,抬起上身,望着求龙的右臂道:“你的手……”

求龙忍住手痛,摇摇头道:“你没事就好。”此时求知八人所中的电力也都解除过来,纷纷走了过来,八人连同求龙小仙一起呆在石隐的身后,感觉中,石隐是这里唯一能够帮助他们的人,因为,他们也曾听过来自名叫“石隐”的男人的传说。

和想象中的一样伟岸,和想象中一样的充满力量,呆在他的身边,能够让人感觉到一种来自心灵深处的安定。

石隐半侧过身子,看了看求龙,伸手朝着他的右手移去,当接触到求龙的右手时,求龙只觉得一股暖暖的力量从对方手中传来,右臂发出道道绿光,然后迅速的复员起来,只不过眨眼间的功夫,右臂已然复员过来。

求龙不由大喜道:“天啊,我的手竟然好了,谢谢陛下。”

石隐笑了笑,奇道:“你,认识我?”

下一章:第二百八三章《神威震四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