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隐正要说话,却听见步妤宣轻笑道:“两位美人失踪了,也难怪你紧张。”

石隐心知这女人有所手段,对她的话不置可否,只是冷冷的说道:“时间不早了。”

步妤宣却是咯咯一笑道:“我的侯爷啊,你怎么就没有兴趣理理奴家啊,莫非你不想知道两个美人的消息?”

石隐猛一睁眼,上半身一撑而起,差点就要脸对脸的碰到步妤宣。

石隐连忙又将身体移开半尺,开口道:“你知道她们的下落?”

步妤宣用手理了理发丝,笑道:“只要我高兴,就一定能找到她们。”

石隐听出来她原来并不知道她们的消息,一阵失望,以为她又在耍他,闷声不语。

步妤宣笑道:“你不相信吗?”

石隐盯了盯步妤宣,不置可否的笑了笑。

步妤宣却说道:“好,我们打个赌。”

石隐问道:“赌你能找到她们?”

步妤宣说道:“不错,不仅能找到,而且就在三天之内。”

石隐笑道:“就凭你?”

步妤宣也笑道:“不错,就凭我。”

石隐暗道,多一个人倒也是一份力量,不由笑着说道:“好,赌就赌,只是输赢似乎都要有筹码吧。”

步妤宣咯咯一笑,将身体前倾,凑近石隐的耳朵,吐气如兰的道:“那侯爷要的筹码是什么呢?”

石隐就如老僧入定一般,对这种诱惑浑然不觉的笑道:“若是这个筹码是你……”

步妤宣咯咯一笑,又凑进了点,双手撑在石隐的大腿旁,前胸几乎要贴着石隐,柔声而妩媚的道:“我就知道侯爷不会不解风情……”

却听石隐漫不经心的接着道:“……消失在我眼前。”

步妤宣似乎早料到如此,含情脉脉的盯着石隐道:“侯爷如此无情,那奴家的筹码便是要侯爷的……”

步妤宣伸出葱翠玉指在空中一绕,贴着石隐的额头延鼻子的曲线朝下滑去,露过嘴唇才轻轻一点道:“侯爷的一个吻……如何?”

石隐突然觉得步妤宣很有趣,不错,能在此时此刻如此的女人,不是很有趣吗?

石隐笑了,声音恢复了正常,如此的淡然,说道:“那么,三天后见。”

步妤宣也不再纠缠,慢慢的站了起来,咯咯一笑,将头发一抛,满室幽香,转身开了门,逐渐的消失。

石隐则是略微一喜,总算能够清闲三天了,既然她敢夸此海口,也应该有所实力才对,再加上蓝老大三人……自己就应该做自己的事情了。

石隐面带着笑意,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天才蒙蒙亮,石隐就被王羲之拖出了客栈,上了一辆豪华的马车,朝着荆州城外赶去。

石隐揉揉朦胧的睡眼,却被王羲之狠狠的摇得清醒过来,看着王羲之一副严肃的表情,石隐暗道,莫非是昨天晚上自己没过关,他输了银子还恼怒自己不成?

石隐见王羲之不说话,自己也懒得说,只不过王羲之拉着自己出城,对自己却是一个很好的借口,想到这里,石隐嘴角不由得露出一丝喜笑来。

王羲之此时却凑过来,挤眉弄眼的笑道:“不错吧?”

石隐微微一愣道:“什么不错?”

王羲之拍拍他的肩膀,笑道:“还装什么糊涂啊,当然是雅轩妹妹啊。”

终究还是逃不开这个话题,石隐轻轻点了点头。

王羲之大为失望,他满以为石隐会大喜过望的,不过他续而说的话却让石隐惊得要站起身来,王羲之虽然失望,却仍然说道:“不愧是苏家的乘龙快婿啊,果然风范不同凡人。”

石隐错愕道:“你,你说什么?”

王羲之神秘的笑道:“你还在装傻?”

石隐无奈的道:“我昨天过最后一关的时候,苏小姐已经对我亲口说,我没有过关,我又怎么会是苏家女婿?”

王羲之也跟着愣了一愣,说道:“不对啊,叔父昨晚还亲口对我说,你已经过关了啊。”

石隐呆了一呆,莫非是苏雅轩骗自己不成?可是也没有这个必要啊?

王羲之看石隐的神情不象是玩自己的,连忙抓住他的手道;“我的好兄弟,好哥哥,好侯爷啊,还好这次把你带出来了,你要知道,昨天我可是押了你三百锭金子,得了的这三千锭小弟也不藏私,你一半我一半,可是你好歹今天也要去把苏妹妹的芳心追回来,要不然,我可得赔三千两啊。”

石隐无奈的一笑:“那我有什么办法啊,她都亲口告诉我,一不过关,二没兴趣。”

王羲之却是双手一拍,嘿了一声,说道:“不要紧不要紧,就算是其中有误会,今天可是一年一度的采花节,无论是游人雅士、富家公子、大家闺秀还是小家碧玉,都会到荆山赏春花一日,苏妹妹定然也会前去。这次,你可一定要施展浑身解术,得到她的芳心啊。”

石隐只觉头一大,这什么跟什么啊,齐静儿和薛宛铃的事情还没解决,自己竟又接了这个差事,而且看现在这个状况,推也是推不掉的了。

荆山上果然鲜花遍放,春气飘然,宛然百花仙子御临此地,石隐一出轿子,只觉得神清气爽,心中的忧郁心情竟也一扫而空,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气,伸展了手臂。

王羲之笑道:“不错吧,这荆山上的花木之多,花开之盛在这一带可是有名的,来,我带你上山,这半山上……”

话还没说完,王羲之突然如同见鬼了一般,忙用袖子将脸遮了起来,闪身躲在了石隐的身后。

石隐朝前一看,是了,天底下除了步妤宣,又有谁能够让王羲之如此面颜失色呢?

步妤宣面带笑意的如金莲轻摇的走了过来,吸引身边男人的目光是她一向最值得骄傲的事情,当然,如果能吸引眼前这个男人的话……

石隐笑道:“我记得步小姐似乎有件重要的事情要忙,竟还有闲情出来赏花?”

步妤宣咯咯笑道:“侯爷可真是说笑了,天底下的事儿不都那回事吗?”再贴近了一点,葱葱玉指停在石隐的衣服上,象个温柔的妻子一样将他的衣服合了一合,暧昧的说道:“就象,人啊,都一样的。”声音一顿,朝着后面的王羲之笑道:“对不对啊,王大少爷?”

王羲之如临大敌一般的满头大汗,苦着脸笑了笑,慌忙点点头,快步跑开,头也不会的高声道:“石兄,小弟在半山的亭子上等你。”

等到王羲之一走,石隐声音略略的一低,问道:“有线索了吗?”

步妤宣娇笑道:“一见面就得谈这事儿啊,要不,先亲近亲近。”

石隐面色一寒,说道:“你可要记得,三天之内,若是找不到人,你就别出现在我眼前了。”说完,跨步朝前走去。

步妤宣看着石隐走远的步伐,轻轻一笑,面色却更为沉重起来了,不错,她虽然夸下海口,不过三天之内能否找到人,的确是一个问题。

路上行人众多,石隐便似走进了人海一般,山路又窄,石隐被挤在人潮里朝前进着,而当石隐上了比较宽阔的路,却突然发现怀里蠕动了一下。

石隐微微朝怀里一摸,却见如青蛙般大小的金角翼龙嘴上咬了一物,石隐连忙将那薄薄的一物拿了出来,却见是一张小纸片,不错,一定是刚才在人群中放进来的。

石隐打开一看,只见上面写道:若不赶快行动,当心二人性命。

石隐面色一沉,看来对方的人马对自己的监视竟然如此严密,莫非在自己的住所布下了暗哨不成?只是如果有暗哨,又怎能瞒得过石隐的天地视听之术呢?

石隐的心情变得有些沉重了,如果对方的主脑是如此智慧高绝的人,能在避开天地视听之术之下对自己的行踪了如指掌,况且他的确有可能随时危及到二女的性命,看来自己也不能等闲待之了。

想到这里,石隐面不改色,将纸条用真气焚化,背着手朝半山的亭子上走去。

半山果然有个亭子,周围奇石突兀,鲜花遍地,而且正可远眺长江,加上此时云雾初散,红日当空,云霞布满,让人心旷神怡。

而半山的亭子里并不止王羲之一人,在他的对面正有个美丽绝伦的女子,那身材,那装束,那声音,只能让石隐想起一个人——苏雅轩。

虽离亭子有十来丈远,但是足已让石隐再次看到苏雅轩的真面目,有的女人,是让你看一眼就会动心的,石隐这个时候,心里也不禁一动,也只是一动而已。

在亭子外面十丈远有许多的排教汉子守着,外面的游客便只能绕道而行了。

而其中一个汉子一见到石隐的出现,连忙快步几个走过来道:“侯爷,请。”

周围的汉子也都恭谨万分,石隐暗自头疼,莫非王羲之说的是真的,自己竟真成了苏家的乘龙快婿不成?不过这个答案很快便可以揭晓,因为苏雅轩在这里。

二人一见到石隐到来,都站起身来。

王羲之则是哈哈大笑的站起来,笑道:“你们聊,你们聊。”说完,就朝外走去,擦过石隐身边的时候做了一个鼓励的眼色。

石隐还没开口,苏雅轩便轻起贝齿说道:“这件事情是爹爹决定的。”

石隐暗道,果然,光看王敦和苏御勒的表情便可以猜到三分了,这应该是一场政治婚姻。而自己和苏雅轩都成为了这二人发展势力的筹码。

想到这里,石隐心情一重,说道:“莫非就没有什么办法能够阻止吗?”

苏雅轩有些幽怨的盯了石隐一眼,说道:“我也正在想,只是爹爹今天早上已经在准备大发请柬,遍请天下英雄。”的确,在苏雅轩看来,石隐实在有些不解风情,无论是当面说出自己有心爱的人也好,或者是这个时候急不可待的要阻止这场婚姻也好,都让苏雅轩有些埋怨,自己可也是八大美女之一,论武论艺都不会输给其他人,凭什么,他看我都显得那么漫不经心。

石隐蹙眉,搓了搓手,急道:“请柬?这可如何是好。”

苏雅轩忍不住问道:“她漂亮吗?”

石隐想不到她会发此一问,愣了一下,闭眼回忆似的颔首一笑:“漂亮”。

苏雅轩正眼的瞧着石隐,问道:“那我呢?”

石隐只觉她目光中有些炽热,还有一些自己看不懂的眼神,依然答道:“漂亮。”

苏雅轩继续问道;“那我和她相比呢?”

石隐微微一笑:“一个冰梅若雪,一个秋菊若水,实难分出高下。”

这句话,似乎给了苏雅轩一些安慰似的,只是苏雅轩突然想到一个奇怪的问题:我需要安慰?从小到大被宠大的大家闺秀,被人追捧着的八大美女之一,竟需要一个陌生男人的安慰?苏雅轩被这个念头吓了一跳。

只是石隐突然一拍手,大喜道:“我想到了!”

苏雅轩愣道:“想到了?”

石隐一笑,笑得阳光般灿烂道:“我想到了阻止这场婚姻的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