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主,依儿年纪还小,心智好不成熟,很容易被人蛊惑,被人利用的!回去以后,我会悉心教导依儿的,请家主看在依儿年龄小的份上,绕过依儿这一次!”云哲也走进了场内,为云依开脱!

云依看到云贡父女被家主惩罚,心里很是不安,在云哲出来的这一刻,云依的心总算是放下来了!挑衅的看了云叶一眼,这就叫做同人不同命!你只能怪你你的爹在家主面前没有地位!

云叶只能一脸愤恨的看着得意洋洋的云依,却没有任何反驳的能力!她的爹是家族里最没有权利的一个人,也是最不受重视的一个人,他在家主面前当然没有没有任何的力度!

只是这次云瑞并没有因为云哲的求情而轻饶云依!最后,还是云依还是和云贡父女进了戒律堂,接受族规的惩罚!

这边奚御君抱着云墨直接到了他母妃出嫁之前的闺房,郎中很快就到位了!只是诊断的结果很糟糕,云依的身子本来就十分的虚弱,成亲那天被掳走的重创还没有恢复,现在又被云贡面对面的一掌过来,这一口气上不来可就要香消玉殒了!

“怎么样?她什么时候能醒?有没有大碍?”奚御君整个人就好像是批了一层严霜,看的郎中心惊胆战,他虽然是护国公府里的郎中,也给护国公请过脉,但是,官位再高都只是臣子而已,眼前的这个可是货真价实的皇子,而且还是继承皇位呼声最高的皇子,一想到眼前的这个人十分有可能是将来的一国之君,郎中的声音就打颤!

“这位小姐的五脏六腑被强烈的震动,血气翻涌,这位小姐的身子很虚弱,一时间无法承受这样大的外力冲击,所以才会昏迷不醒!如果这位小姐能醒过来,修养个几个月就没事了!但是,如果……”郎中低着头,没有再说下去,言外之意众人都明白!

“庸医!本皇子不要听如果!没有如果!她一定要醒过来!”奚御君暴戾的声音云仙在院外都能够听得到,她在护国公府呆了这么久,遇到奚御君的次数也很频繁,但是他给她的印象也总是温文尔雅,很少有皇子的架子,从来都没有看到他如此威严暴戾的模样!没有想到,为了云墨,他居然会如此震怒!

“六皇子,墨儿身子一向娇弱,你就不要怪郎中了!他也只是实话实说而已!我相信墨儿吉人自有天相,六皇子无须担心!而且,刚才郎中已经喂过药了,墨儿应该一会儿就醒了!宗族祭还没有结束,我们一大群人都聚在这里有些本末倒置了!留下一个丫鬟在这里看守,我们还是先回去比较好!”

云仙轻柔的语气,很难让人拒绝!房间里的下人很是感激这个如同仙女下凡的小姐,六皇子的表情实在是太吓人了!那样子简直就是要吃人!也只有温柔美丽的仙儿小姐才敢在这个时候和六皇子说话!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留下的那个丫鬟就是绿绫,方才的惩罚还没有实施,就要照顾使她被惩罚的始作俑者,结果可想而知!

绿绫站在床边,看着面色苍白,嘴角残留着一丝鲜红的云墨,“没想到这么快你就落到了我的手里!你要打我二十鞭,我便要了你的命!这里可就你我两个人,就算是你断气了,也没有人会追究到我的身上!要怪就怪你刚刚太得理不饶人!”

绿绫手指间夹着一根银针,闪着刺眼的光芒,针尖泛着绿光,很显然,针头淬着剧毒!“云墨,去死吧!”

在针尖距云墨颈间还有不到一公分的距离之时,原本昏迷不醒的云墨忽的睁开了双眸,锐利骇人,杀气顿现。

这突然而来的变故让绿绫闪神了,手下随之慢了半拍,云墨趁机钳住她的手腕,原本对着云墨的针尖,此刻已经刺入绿绫的手腕!

“啊……”绿绫还没有喊出声,就被云墨堵住了嘴!

“这就叫多行不义,必自毙!你可以尝尝你自己的毒药的厉害!”云墨做了一个深呼气,云贡的一章差点要了她的命,如果不是她洞悉了云贡的行动,在他一掌打过来之前变后退,估计她现在真的就去见阎王了!

云墨将绿绫搬到了**,仔细的检查了一番,终于找到了一个小小的白瓷瓶,看着她那要吃人的眼光,云墨狡黠一笑,“这个就是解药吧?如果我心情好的话,我会考虑给你的!”

将小瓷瓶装到了怀里之后,云墨小心翼翼的出了房间。

她真的应该感谢云仙,如果不是她提议只留一个丫鬟,她的计策还不会这么容易的得到实施!刚刚对弈的时候,她就是故意刺激云叶,故意摆出盛气凌人,肆意狂傲,目空一切的模样,下快棋也是攻击云叶心理的重要方法!终于云叶忍不住出手了!云贡也为保住他的宝贝女儿出现了!

唯一失策的就是奚御君!她受伤,他在那里着急个什么劲儿,如果他真的留下来陪床,那她的计划可就真的泡汤了!好在有云仙,不管她出于什么心理,这次她真的是帮了大忙了!

只是这千年雪莲究竟放在哪里?护国公府可真的不是一般的大!

忽然,一个矫捷的身影在云墨眼前掠过!云墨想都没想,直接跟了上去,对方的动作太过迅速,如果不是她有及其好的动态视力,估计根本就注意不到!

云墨跟了能有半盏茶的时间,对方终于停了下来,他们的对面是一座三层塔!藏宝阁三个明晃晃的大字让云墨露出了笑容!

------题外话------

领养活动开始!

喜欢的亲可以火速下手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