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柳青青犹豫不决的时候,一边的云仙代为开口,“墨儿妹妹不用担心,这些日子发生了太多的事情,娘也很忙,所以才没有时间处理这些事情,既然墨儿觉得自己能够打理这些嫁妆,娘当然会把这些都交到你的手上!到时候亏损,或者是铺子关门了,你不要哭鼻子就好!”云仙轻快的口吻算是缓解了方才柳青青迟疑的尴尬!

一听说要要将嫁妆全数奉还,柳青青立刻急了起来,这些年来,她可是从中捞到了不少的好处,她还想着留着这些嫁妆给仙儿做做嫁妆,为博儿的仕途铺路呢!如果都给了云墨,那她这些年岂不是白辛苦了?只是云仙已经将话说了出去,她也没有办法反驳!只能愤恨看着云墨,将这口气压下来!

云墨很是高兴,银子对她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不过貌似云仙比柳青青聪明多了,俗话说得好,壮士当有断腕之勇气,但是能做到的又有几个。人心总是贪婪的,不是谁都能毫不犹豫的舍弃已经拥有的利益!看样子,云仙比柳青青更难对付!不过,还是先走一步看一步!

“既然是我自己要打理娘亲的嫁妆,出了什么事情我当然也不会怪到别人的头上!这个仙儿姐姐就放心吧!”云墨看向另一边的柳青青,“墨儿在这里多谢二娘替墨儿打理这些嫁妆这么多年!我最后再确认一次,这顶级雪杉真的二娘收藏的?不知道二娘是从哪里得到的如此珍贵的茶叶?”

这个小贱人,拿走了嫁不说,现在还要把这顶级雪杉也要回去!她也太贪心了!难道云墨以为她真的如此好欺负吗?做人不能太贪心!“看样子墨儿还是不太相信我啊!这顶级雪杉是几年前将军出征回来送给我的!姐姐的嫁妆如此丰厚我都还你打理了,我又怎么可能拿你的茶叶呢?”

“云墨,你不要太不识好人心,姑姑为你做了这么多,你还在这里怀疑这怀疑那的!真不知道将军府怎么出了一个你这样心胸狭隘的小姐!真是丢了姑父的脸面!”柳禾在一边愤愤不平!

“云墨,你不要太过分!你跟温志奇在这里勾勾搭搭,纠缠不清,二娘都没有处罚你,这已经是够给你面子了!你不要不知道感恩!不但当着众位小姐的面抹二娘,还在这里抢二娘的茶叶,这次你真的做的太过分!一个连感恩都不知道的人,根本就枉为人!也就只有你这种为达到目的可以出卖一切的残花败柳,才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云依已经快要被嫉妒逼疯了,凤颜萱的嫁妆而可是一大笔的财富,尤其是那些罕见的珠宝首饰,美衣布匹,更是让她流口水!可是这些都要还给云墨!云仙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为什么要答应把这些好东西都还给云墨!

云依的嫉妒心也太强了吧!不过,这般嫉妒原本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可是要付出代价的!

“云墨,你这次真的太过分了!作为二哥,我不得不说你几句!做人不能太过贪心,太自私!二娘是我们的长辈,你怎么能如此质疑她!?刚刚还说你长大了,难道你就是这么长大的?连最基本的尊敬长辈都做不到!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将军府没有教养!”云孟摆出了二哥的架势,教训起云墨来!

云孟本就长着一副好皮囊,此刻他更是一身正气,一部分的小姐已经被他吸引了!云孟本就是风月高手,看到这些官家小姐如此为他着迷,更是自我感觉良好!又开始夸夸其谈来,“等温公子醒来,你一定要很是诚心的道个歉,相信温公子不会跟一个女子一般计较!这件事情如果忠国公府追究下来,吃亏的还是你!”

众人越是欣赏云孟,就越是鄙夷云墨!不尊敬长辈,心胸狭隘,诬陷亲人,勾三搭四,同男子纠缠不清!这其中任何一条罪名都有可能将云墨推入深渊!

这是柳青青和云孟一早就商量好的计策,云墨扫过众人,怀疑,鄙夷,蔑视,嘲讽,一道道眼光如利剑一般袭来,她毫不躲避,挺着笔直的身躯大大方方的接受。“二哥,墨儿知道你想要保住自己的名声,但是,你也不能以牺牲我的闺誉为代价!既然二哥对我不仁,那也不要怪我对二哥不义!”

云孟忽然觉得背脊一阵冰冷,心中攥住一阵浓浓的恐惧来!

“本来我是不想说的,毕竟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方才大家过来的时候只是看到温公子落水,我比大家先行一步,看到的也就比大家多一些!事情的真相是温公子看上了二哥,想要跟二哥亲热,二哥不愿意,就把他推入湖中!”

云墨的话可真的是平地一声雷,众人看云孟的脸色瞬间就来了一个三百六十度的大转弯,谁也没有想居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温志奇就是奚城第一恶霸,没有什么事情是他没有做过的!爱好龙阳之癖也不是不可能,而云孟还真的是有一副英俊的皮囊,要说温志奇看上了他,那还真的是十分的可能!

那些对云孟刚刚有些好感的小姐们此刻也立刻掐断了那心动的萌芽!两个男子纠缠不休,已经超过了他们的承受能力!

云孟如同吃了苍蝇一样,狠狠的瞪着很是无辜的云墨,恨不得一口吃了她!“云墨,你不要信口雌黄!我跟温公子只是兄弟之交!”

“哦!二哥,你无须解释,解释就是掩饰!我们大家都懂的!这件事情不怪你,要怪就只能怪温公子对你不是兄弟之交,要怪就只能怪二哥长的实在是太过吸引人!”云墨笑的更是明媚,既然你有胆子设计陷害我,那现在就好好享受这给你的回礼!这奚城又要多了一个可爱的传言了!

“柳夫人,多谢今日盛情款待,我就先告辞了!”一位小姐准备离开

“这顶级雪杉的味道还真的不是一般茶品可以相比的,改日必定回请!”又一位起身准备告辞!

“恭贺墨小姐通过宗族考核,改日我们再聚!”

众人纷纷请辞,作为宴会主人的柳青青再也维持不住她宽容大度的将军夫人的形象,恶狠狠的瞪着好似什么也没有发生的云墨,和同样脸色苍白的云孟!她还从来没有丢这么大的脸!宴会的时间还没有到一半,客人就纷纷离席!

这不过是餐前汤品,这你就生气了,那一会儿主餐上来了,你可能承受的住?云墨笑的越发的灿烂!